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路遇

      东仙居、南皇家,西见万顷树、北见千里沙,中有人间富贵花。
      
      被称为“人间富贵花”的悦原位于第五洲中部偏西,正是涵水流域,水网密布,四通八达。这里几乎自古以来便是整个大陆的商业中心,即使到了深夜,依然是人来人往灯火通明,堪称不夜之城。
      
      四月天,涵水两岸花香浓,歌女弹着琵琶唱曲,唱哪位仙君对沦落风尘的美人情有独钟,旧事在口耳相传中早已面目全非。
      
      七年时间仿佛能够抹平战争带给这片土地的伤痛,悦原的夜晚一如太平盛世,而阴暗和罪恶埋藏在繁华之下。
      
      .
      
      黎明时分,一支商队慢慢驶离悦原城门。守门的人正困倦,见来的是老熟人,便也没有仔细盘查。
      
      自然也就没发现藏在车队之中特殊的那几辆。
      
      这支商队来往大陆,主要贩卖各种药材……以及两脚羊。
      
      .
      
      确定没有了监视的人,假装昏迷的姜沅芷睁开了眼。
      
      她看了看绑在身上的绳子,要不是暂时还不想惊动人,这种绳子也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这伙人贩子也算经验丰富,又是下麻药又是绳子绑,可惜这次踢在了铁板上。
      
      毕竟武力值都不在一个数量级。
      
      姜沅芷叹了口气,研究了一下周边环境。
      
      到底只是运载“货物”的车,自然不会考虑什么舒适性,锁死了门又没窗,只留着点透气的缝隙。车厢昏暗空气混浊,道路又颠簸,姜沅芷觉得自己两辈子没受过这种委屈。
      
      或者干脆说,自从穿越之后,她的生活质量一直在刷新下限。
      
      .
      
      这个年代家破人亡没爹没娘的小孩子实在太多,多到没有人会关注他们。即使哪一个忽然失踪了也没有人会管,谁知道是不是饿死冻死在了哪个角落。
      
      因此动了歪脑筋的人也越来越多,人贩子都快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了。
      
      这伙人算是被生活逼上这条路,最开始还小心翼翼地挑流浪儿拐,时间长了越赚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这次干脆对悦原中几个富商家里的孩子下了手。
      
      他们这一次是打算先把孩子运走照常处理,再带着身份信物回去敲上一笔,拿到钱立刻就走,之后就金盆洗手不干了。
      
      以上信息全部都是姜沅芷通过偷听归纳出来的,毕竟修真者听力好,这些人也没点危机意识。
      
      .
      
      姜沅芷是属于刚好路过悦原,然后被波及的无辜路人。
      
      真要说起来,她已经很注意“财不露白”这个问题了,然而一个粉雕玉琢干干净净的小女孩实在还是太过显眼,以至于被胆大包天的人贩子盯上。
      
      其实最开始她也不是逃不脱,但到底没办法冷眼旁观别的孩子就这么被拐走。原本不知道也就算了,这都撞到面前来了,又不是没有能力,不管感觉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这十几个人好解决,但听他们的说法,这个人贩子团队规模不小,要她一个人顺藤摸瓜一个个解决完未免太过浪费时间。
      
      倒不如先把这些孩子送回家,再把人贩子绑到官府去,接下来的事情全部丢给别人去做,她自己还是按老计划赶去目的地。至于会不会有官匪勾结?那些富商的孩子险些被绑走,难道会善罢甘休不成?
      
      受害者家属盯着,官府总得给出交代。实在不行,再去吓唬一把也该差不多了,这个世界修真者虽然不能说是只手遮天,但地位实在是不低。
      
      姜沅芷正想着要怎么简单方便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伙人,忽然感觉到一道视线,她下意识看过去,借着一点透进来的天光,看清是靠在门边的一个女孩。
      
      那女孩看上去也就和她现在差不多年纪,八九岁的样子。眉黛远山双瞳剪水,小小年纪就看得出是个顶尖的美人胚子,看样子醒了有一会儿,一双眼正清凌凌望过来。
      
      她既不挣扎也不呼救,见姜沅芷看回去也不慌,神色都没有变一变。
      
      姜沅芷眨了眨眼,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小小年纪就能这么冷静,总感觉将来前途无量啊。
      
      .
      
      姜沅芷惯常耐心,任由陆陆续续醒来的孩子们大吵大闹,八风不动地等待时机。
      
      等到被拐带的孩子们闹也闹累了,只有一两个还在有气无力地哼哼唧唧,她听着外面的动静,感觉也差不多到时候了。
      
      毕竟做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车队急着赶到目的地,连夜在赶路。听外头的声音,估计周边实在荒芜。姜沅芷微微垂下眼,指尖蓝光一闪,绑在身上的粗绳应声而断。
      
      她站起来,向门边走去。见那个女孩礼貌地侧了侧身,让了点位置出来,姜沅芷道了声谢,一脚踢开了从外面锁上的车门。
      
      状似无意地甩上门,阻挡住车里人的视线,趁着被惊动的人贩子还没赶过来,姜沅芷右手一伸,掌心上光芒浮现,几乎是眨眼间便幻化成了一张形状奇异、通体冰蓝色的弓,雕刻着的花纹古朴而神秘。
      
      先天灵器,清语。
      
      等到人贩子转过来,就看见弓弦上箭矢凝聚成形,流光划过夜幕,领头人一个踉跄摔了下去,膝盖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其余人显然没想到这么个发展,一愣神的功夫,又是两个人倒下了。
      
      作为一个在和平年代长大的未成年人,姜沅芷自认为心理素质还没有好到能够面不改色地杀人,所以这会儿严格贯彻“射人先射腿”原则。若是还有人能挣扎着爬起来,那就往另一条腿上再补一箭。
      
      有几个人贩子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想要重新抓住姜沅芷。可惜实力差距悬殊,还没到近前就已经趴下了。至于想要跑走的也没能跑出多远,就被姜沅芷一箭一个地解决掉。
      
      短短片刻时间,人贩子躺了一地,抱着腿鬼哭狼嚎——灵器之所以叫灵器,效果就和一般的武器不一样。箭矢本身消失得无影无踪,反倒是被射中的地方有冰晶蔓延,某几位挣扎得厉害的大概整条腿都已经冻结实了。
      
      姜沅芷悠悠然把清语收起来,依然是纤尘不染干干净净。
      
      对于她这种轻度洁癖来说,既不需要和人贴身打沾上脏东西,又不需要从血泊里把箭矢捡回来回收,清语实在是太友好了。
      
      当然这些人也实在是太弱,没有半点挑战性。
      
      .
      
      见敌人没有了行动能力,姜沅芷走过去把车门打开,把小孩子放出来松绑再用解下来的绳子把人贩子绑起来。
      
      这些孩子大的十岁出头,小的才四五岁。显然没见过这么大阵仗,见这一地伤残都吓得像是掉了毛的鹌鹑。不仅流浪儿们乖乖听话,连富商子女都没敢有什么意见,全部自觉缩到了一边,既不敢靠姜沅芷这个大魔头太近,又不敢离她这把保护伞太远,小心翼翼地觑着她,一堆堆在那边窃窃私语。
      
      姜沅芷善解人意地假装既没看见又没听见。
      
      现在是晚上,她倒是无所谓,其他人年纪小又是普通人,走夜路毕竟不太安全。但等到天亮就可以让这些小鬼头各回各家,之后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交集,谁在乎他们是把她脑补成凶神恶煞还是什么?
      
      于是姜沅芷就坐在一边的大石上,托着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一群小萝卜头,姿态闲适不慌不忙,就差摸出包瓜子来嗑着吃了。
      
      .
      
      姜沅芷如意算盘打得响,就等着天亮送走人,然而这才安生了没多久,小孩子们闹起来了。
      
      最开始她不想管,想着大不了让他们吵两句,一群小鬼能出什么事。结果这一吵没完没了,不像是小事的样子。
      
      姜沅芷冷着一张脸走过去,问:“怎么回事?”
      
      这才发现小孩们泾渭分明地按照出身站了两边,吵得脸红脖子粗。
      
      倒也不是没有第三方,比如那个之前引起了姜沅芷注意的女孩,就一个人站在人群外,没有参与争吵。
      
      见姜沅芷走过来,刚刚还吵吵嚷嚷的小孩们个个噤若寒蝉,你看我我看你地不敢说话,最后还是那个人群外的女孩开口解释。
      
      原来他们之前被拐的时候,身上值钱的东西基本都被人贩子摸走了。这会儿有人翻出来就拿回来物归原主,然而分到一串玉饰的时候却出了岔子。
      
      那串引发矛盾的玉饰拿在一个人手上,红绳串着的吊坠两大一小,都是铃兰花的形状。玉质温润,主体洁白,只有花瓣顶端泛着翠色。
      
      那女孩声音清冷,条理清晰不偏不倚,可是别人显然没有她那么冷静。话音刚落,另一个富家出身的女孩愤愤不平地开口,原本还因为害怕有些小声,到后来越说越快越说越响:“穷鬼会有这么值钱的东西?真要是他的,他怎么不卖了去把身上的破衣服换一换?!”
      
      另一边有人反唇相讥:“你又不是人家,怎么肯定不是他的?说到底你就是看我们穷,看我们不起!”
      
      “对,我就看你们不起,”那女孩扬起下巴,神色倨傲,“不是因为穷,是因为不仅穷还撒谎,想要占便宜!”
      
      “那你倒是说,不是他的是谁的?除了他有人站出来认领吗?”
      
      “他不就是看没人站出来所以才敢开口的吗?”
      
      “你是不是傻?这串玉刚拿出来的时候他就说是他的,哪有什么没人站出来才开口?”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姜沅芷在心中无奈扶额,但还是摆着张高冷脸厉声道:“闭嘴!”
      
      效果拔群。
      
      那个引发了这场争端的男孩站在一边,也就十岁上下的年纪。看着出身不算好,衣服上缝缝补补打着补丁,收拾得倒还算干净。偏偏长了张唇红齿白秀气过分的脸,一双还没完全长开的桃花眼水光滟滟,眉眼中自带三分妖气,看着就没什么可信度。
      
      不过姜沅芷还是相信他的。
      
      一来确实没有第二个认领的人,二来……
      
      这玩意儿是玉铃兰啊!
      
      雕刻成铃兰形状的玉不算少,但并不是所有的铃兰形玉都可以叫做玉铃兰。
      
      玉铃兰的原材料是养魂玉,有温养魂魄之效。产地不明,产量稀少,来源成谜。且所有的玉铃兰都是巧夺天工,毫无雕琢痕迹,于是始终带着点神秘莫测的风范。
      
      总结一句话,这玩意儿稀有又昂贵,在仙门都算得上是无价之宝,更别说在凡人中了。
      
      所以说,“流浪儿拿不出这么值钱的东西”这种论调毫无意义,因为按照家底推算,在场没有一个人拿得出这串玉饰。
      
      而拿得出来,多半意味着身世有异;再加上无家可归沦落街头,则意味着……
      
      姜沅芷看着那个男孩,总感觉他脸上写着“麻烦”两个大字。
      
      .
      
      其实玉饰归属问题倒是好解决,反正在这些普通小孩眼中仙人无所不能,装神弄鬼配合威逼利诱,足够取信他们了。
      
      然而姜沅芷心情糟糕透顶。
      
      她自欺欺人地不去问也不去思考那谁的身份问题,只盼着天快点亮,在此之前别再节外生枝。
      
      可惜她注定要失望。
      
      天还没亮,便听见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来人数量只怕不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前知万年后知万年(虽然知道的不一定是对的),但这并不是穿书,对于女主来说她就是单纯的(?)今穿古,书名里所谓的剧透就是历史书。
    这个故事说明了穿越古代不好好学历史是会倒霉的,好好学了历史……也不一定有用的。
    本章末尾男主已出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