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file:/var/www/jjwxc.net/www.jjwxc/lib/Net/Tools/ChapterTxt.php line:112
    array ( 'authorid' => 2439388, )

    第四十章—天镜诀别(一)

      一阵风似地卷至梵谷尽头,我银牙一咬,一紧腰封,轻闭双目,深吸一口气,双手后举,左右松了松颈椎,捏了捏指节骨。杏仁眼一眯,盯紧前方一处,娇呵一句,
      
      “破!”
      
      猛得穿过一种介质,我破身飞出梵谷,周遭太虚一片,万籁寂静,匆匆间,我回首一望,梵谷已远,楼宇影影绰绰,遥遥望去,好似树影憧憧,脑后的景象,好似从地上瞧见的圆月,孤单单的一轮,清清冷冷的悬着,只是好远又好恍惚…
      
      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似乎又再重演,我心内一阵恐慌,不及细思,我回头往前,心里只反反复复,低低念着,
      
      “菩提,等我…”
      
      飞了一刻,前方远远可见一团赤乌,离得甚远仍觉得十分耀眼,我揉了揉眼睛,指腹微湿,视线中模糊可见一个小点缓速移动。我心内一动,忙疾速前行,小点愈来愈近,瞧得分明了,是一枚圆乎乎的绯色结界,一个身着粉色宽袍的少年端坐其中,双目紧闭,正在盘膝静坐。
      
      我一跃而上,落在结界顶上用力地拍打界壁,大声叫道,
      
      “菩提!菩提!”
      
      菩提睁开双目仰头而望,见我四脚蛇一般趴在结界顶端不由得吓了一跳,忙伸手一指在界顶旋开一个一人宽的入口,我探身滑落,坐到他身旁,双目粘牢在他身上,上下打量,好似久别重逢。
      
      菩提被我定定瞧了半天,有些不自在,撇了一下嘴角淡然道,
      
      “老陶,你这样瞧着我作甚?我哪里不对吗?”
      
      我摇了摇头,含泪微笑道,
      
      “无事无事,只是好久没瞧见你了,瞧瞧……”
      
      菩提有些哑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小声嘀咕,
      
      “哪有好久?不过几日罢了……”
      
      我吸了吸鼻子,在他身旁盘膝坐下,又往他身侧挪了挪,挨得更近了一些,他渐渐长大,身上也开始弥漫出一股浓郁的树香,但与记忆中的长梧不同,菩提的气息总还有些奶奶的孩子气。
      
      “你……去了哪儿?”我犹豫着开口问道。
      
      “去了一趟池底。”菩提的回答十分的简洁。
      
      虽然早在料想之内,我仍旧怔了一怔,又道,
      
      “去池底……作什么?”
      
      “上回我们并没真的走完……”菩提别开头,沉静地凝视着苍茫一片的虚无之境。
      
      “走完了!”我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
      
      “未曾!”菩提更坚决地应道,“只走了一个开头,连时蠹都还未曾走到底,今日我往里走,又遇见……”
      
      “不重要!”我高声打断菩提道,“时蠹内一切皆为虚幻,这是你告诉我的!”
      
      “老陶……”菩提转回头,一双秋水冷月般的眸子沉静无比,里面开始有我读不懂的毅然,“逃避不是长久的法子,你晓得的!”
      
      我垂头默然不语。
      
      半响,菩提柔声道,
      
      “其实,往里走,我遇到了你……长梧神君心中的你……”
      
      我轻轻合上了眼,仍旧不说话,说什么呢,真也好假也罢,一切都如烟逝去了。
      
      “原来你与他……”菩提顿了顿,似乎在找什么,半响,他幽幽道,“你与他曾经走得那么近,老陶你知道吗,由小到大,你在我面前也笑过,闹过,时常傻兮兮的一点不像个女仙,但在时蠹里我才发觉,老陶你其实也年轻美丽过……”
      
      “你这孩子,越发没大没小了!什么叫我也曾经年轻美丽过!梵谷里老仙横行,我这点岁数算个什么!”越听越不像话,我忍不住脸红脖子粗地嚷嚷。
      
      “……”菩提无语,很鄙夷地瞥我一眼,不予理会继续慢悠悠道,“时蠹的尽头有一面横跨天际的水镜,无边无垠仿佛隔出了另外一方天地,我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
      
      “菩提……”我轻轻地唤他,伸手拨开他额角的碎发,无比慈爱道,“咱们以后不去那里了好不好?其实司理处要做的事情真是无穷无尽,你看啊,傀史馆的马梁子君很快便要卸任了,我听说啊,苍离会继任他的位置,白泽他们阎罗司啊兵强马壮的,又新进了好些个无常,就咱们司理处,只有我一个苦哈哈的,你来帮我好不好,咱们菩提真真是能干,前些日子有你帮衬我真是觉得欣慰极了,咱们一块把司理处的差事办得美美的……”
      
      “老陶!这不是我该做的!”菩提的声音里透出一种森然的决绝,声音并不大,却震得我耳朵生疼,他顿了一顿,继续冷冷道,“也不是你该做的!”
      
      我心中一凉,呆呆地瞧着他青白的清秀的脸,他一双薄唇紧抿着,虽然稚气未脱,却已然有一股凛然的威仪。
      
      他说罢,不再看我,只举手缓缓驱使结界降落,结界一头旋出了出口,菩提一跃而出,向内伸出右手递给我,简短道,
      
      “下来吧。”
      
      我扶着他的手步出结界。一阵清风吹来,我瑟缩了一下身子,突然觉得四周一片萧索。
      
      默默注视他将结界幻小收入袖中,细细整好了衣衫,发髻,他一切微小的动作我日日里看得多了,从不觉得有什么特别,总觉得既寻常又长久,如今他微微一动,我心里都好似扎入一根细针一般隐隐作痛。
      
      “菩提……”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终于打破了沉默,“你……要作什么?”
      
      菩提在我前方缓步走着,闻言身形微微一滞,浑身紧绷,他并未曾回头,只淡淡道,
      
      “长梧神君未曾做完的事,如今应当由我来做……”
      
      犹如被天雷劈成了两半,我心神俱颤,僵立在原地再也挪不动步子,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抖得不像话,断断续续道,
      
      “如,如何,做……不可,不可以,绝不可,长梧他都做不到,你……你还这样小……”
      
      菩提猛地转身,眼中一片炽热,愤愤咬牙道,
      
      “你怎知我不可以!?长梧神君不曾说我不可以,他泯灭而去独独将我留下,陆判也不曾说我不可以,他自小便给我 ‘少梧神君’的封号,梵谷里谁都可以说我不可以,唯独你不可以!”
      
      我被他勃发的怒气迎面逼来,一时懵了不曾抵御,竟然连连退出十几丈,不由得急火攻心,一个腾跃直飞过来逼视他怒喝道,
      
      “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我辛苦将你拉扯到,不是为了看你有今日!”
      
      “老陶!你不是我亲娘,你又有何权力命我如何?!”菩提声音陡然森冷,一字一顿道。
      
      我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浑身真气暴涨,也敛了神情森然道,
      
      “你讲你可以,好,那今日我倒要试试这么些年,你到底学了多大的神通,如若连我也赢不过,我瞧你如何去做长梧神君未完之事!”
      
      说罢我双臂凌空画圆,将周遭的百朵祥云都聚拢挤压,化作一支支冰凌齐齐朝菩提射去。
      
      菩提面色一凛,不想我竟然真的动手,忙双臂舒展鼓风而跃往后激退了几十丈,双掌斗转乾坤,旋出一团碧火迎着万千冰凌而去,冰火相遇,“噼啪”作响,化作一场滂沱大雨淋漓而下,在我与菩提中间形成了一道水幕。
      
      “老陶!你这是作什么?你要与我斗法不成?!”菩提对着我遥遥呼喊。
      
      “怎么?你怕了?不是神通广大要做神君吗?!”我咬牙道,“打不赢我,你休想出这梵谷!”说罢我双目圆睁,自双眉间逼出一条雪白蛟龙,蛟龙离身立即身形暴涨,转瞬便庞大到几百丈高,举起巨爪对着菩提便抓。
      
      菩提周身紫光一闪,身形不见,再出现时,手中已然提了一根赤色火炼,凌空一抛,朝着白龙缠绕而去。
      
      我腰肢一摆,侧身便朝旁蜿蜒卷飞,雪白蛟龙也影随我的身姿蜿蜒卷飞,旋出一股邪风将火炼牢牢控在其间,张口吐出一股龙涎,瞬间便将那根火炼变作了飞灰。
      
      菩提一惊,仰头长啸,冲天而起,雪白蛟龙见状,紧咬着菩提的影子便是疾追,我忙奋力收势,想将白蛟影龙心念摄回,白蛟却去势甚猛,一时竟欲挣脱我的念力重获自由。
      
      我心叫不好!忙用力一蹬,离弦箭矢一般紧追而去,边飞边奋力收念,唯恐控不住影龙伤了菩提。
      
      梵谷突地一暗,失却了恒然一片不刺目的亮,继而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罩下一天网,雪白蛟龙长吟一声,惨然跌落,缩成一小片暗影僵卧在地上。我抬头四顾,只见这天网恢恢,盘根错节,阴翳蔽日竟然是一片林海。四周全然一个模样,辨不清东西南北,树叶婆娑遮天蔽日,渐渐地漫出一片幽蓝色的瘴气,说不出的森然可怖。
      
      这是哪门子仙术?我心中暗惊,搜肠刮肚回忆着这万余年内我修习过的种种仙术,却着实瞧不出门道,瞧不出门道,便想不出法子应对,我一时喜忧参半,长叹一声,背靠一根老桩坐到。
      
      “老陶……”菩提的声音在林间回荡,近在咫尺又缥缈无踪,“我的神通如何?还可入你的法眼么?”
      
      “呵呵,算你小子狠,不知从哪学来的邪门法术,快收了吧。欺负自家老娘算什么好汉!”我嘴上不服气,心中却有莫名的欣慰。
      
      “老陶……”身后的老桩晃了晃,生出了眉眼,口吐人语道,“这不是什么仙术,这林子,乃是我的真身……”
      
      话音刚毕,巨林瞬间幻去,菩提静静端坐在地上,与我背靠着背。
      
      我大惊,猛地转身盯着他,诧异道,
      
      “方才,方才这是,你的真身??!!你……你不是一棵菩提树吗?”
      
      菩提也转过身来,端端正正跪坐在我的面前,一双冷月眸中晶亮晶亮,他一字一顿道,
      
      “是啊,我是一棵菩提树,我们菩提一族幼年时虽然弱小,要寄生于别的壮健的树上才得以存活,然而,菩提乃是榕树的一支,独木则可成林……老陶,我,已决定了,我要扎根在虚元入口,以我的真身化林,封闭住那个出入口……”
      
      我仿佛盯着他的脸一瞬不瞬看了万年,终于颓然垂下头,尽最后的力气虚弱地问道,
      
      “但若如此仍封不住呢?你还回得来么?”
      
      菩提默默摇了摇头,小小声道,
      
      “我不知,我想,谁也不知,但总要试一试……”
      
      又一阵清风吹来,将我的发丝吹散,有几根飘落在菩提年轻的面庞上,他的目光澄澈依旧,对我轻轻地露齿一笑,清俊至极,
      
      “老陶,送送我,好吗?我想你陪着我去……”
      
      我极缓慢地摇了摇头,艰难道,
      
      “没有娘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养大的娃去送死……我做不到……”
      
      “老陶,你终于肯认这个娘了么?”菩提突然对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拉起我的手贴轻轻贴在他柔软的面颊上柔声道,
      
      “在我心里,你一直便是我的娘,你认也好,不认也好,我都不管的……”
      
      “菩提……”泪水滂沱而下,好似方才那一场雨,我一把搂住他的头颅,泣不成声,“我做不到,我不舍得,我怎么能舍得……”
      
      “妈妈……”菩提在我耳边轻唤,一下一下轻拂我的长发,他像儿时一般做错了事情便会特意放低声音,喏喏道,
      
      “老陶,你是我的母亲,又是我的父亲,昨夜我的天书终于化作了人形,我曾千百次的想,我的天书会是什么模样,我以为会是长梧神君,但其实,是你……老陶,母亲会难舍儿郎,父亲呢,父亲却会微笑着送他离去的,是么?”
      
      他轻轻捧起我的头,学着我的模样将我额角的碎发理好,像哄一个小娃娃一样用极软糯的声音哄着我道,
      
      “这一回,当我的父亲好么?”
      
      我无力再摇头,他一双秋水冷月般的眸子简简单单,明澈见底,不需去猜,合盘托出,他的眼里满含着热切,也映照出满目痴苦的我。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