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file:/var/www/jjwxc.net/www.jjwxc/lib/Net/Tools/ChapterTxt.php line:112
    array ( 'authorid' => 2439388, )

    第四十一章—天镜诀别(二)

      盘膝静坐,调转了万余大周天,渺茫的念海中,我轻如鸿毛,足踏金波前行。晕出的一圈圈涟漪边飞溅起的几滴细碎的波光,悠缓地上升,在半空中,自碎波中生出了小小的翅膀,一滴滴均化作了光灵,翕动起一对对碧色的薄翅幽幽荡荡环着我飞,有一两只调皮地趴在我脸庞上,拿翅膀接着我缓缓流淌而下的泪珠,有展翅飞去,泪水滴滴散去,汇入念海碧波之中。
      
      我缓缓飞至念海中央,拔下发髻上的荆钗,握入手掌化成一柄长长的木勺,插入念海波漩中开始搅拌。顷刻,一双鱼儿自漩涡中游出,互相追着尾儿嬉戏,我将木勺从中划界,分出了太极。收小荆钗插回头上,双掌互旋运出一团真气,再托掌送出,气团化成两股没入鱼身。两尾鱼儿越游越急,绕旋渐成两束金光,升至空中。一朵蓝莲自中含苞而生,在我眼前渐渐绽开,我双手结印,气沉丹田,蓝莲绽放,我探手入内,取出两枚琉璃铃铛,收入袖中。
      
      拉开了木柜,将菩提自小而大的几件衣衫展开铺平,一一捋顺又慢慢叠好,看着满目的粉嫩我轻叹一口气,化出一块锦布,将衣物收入打成一个小小的包裹,又细细挑了几样可口糕点琼果塞入。
      
      换了一身浅粉色的宽袍,打开菩提送我的小箱子,挑出一根绯色发带绑好丸子头,我抱着包裹静静安坐,旋即,又打开木柜将包裹藏好,苦笑着摇摇头暗道,
      
      “做个娘亲,最终能做的便是收拾出个小包裹吧……只是,去那个地方,哪里还用得上……”
      
      慢吞吞一步步走下楼梯,菩提早就静静端坐在他平日里常坐的椅子上,小白化作一只白猫乖乖地趴在他怀里。见我终于出来了,菩提轻轻拍了一下小白柔声道,
      
      “下去吧,我要走了,以后她,就交给你了……”
      
      小白幽幽地“喵呜~~~”了一声,极亲昵地拿头蹭了蹭菩提,慢慢地跳开去了。
      
      菩提抬头细细瞧我,微微一笑道,
      
      “老陶今日很美……瞧着也只比水芝大了千岁吧……”
      
      我想唬脸笑骂几句,可扯了几回,却僵僵地做不出表情。
      
      一路上我都没怎么说话,只静静陪在菩提身旁,菩提却一反常态活泛了起来,东一句西一句的说个没完。
      
      爬近了金刚石结界,菩提终于也翻不出新花样词穷了,他嘘了一口气与我头并头躺倒,突然开口道,
      
      “老陶……”
      
      “嗯?”我转头看他。
      
      “没什么,就想叫叫你……”菩提合上了眼,伸手牵住了我的手。
      
      结界乘风破浪颠沛而去,我紧紧地握着菩提的手,一刻也不想松开。
      
      今日的时蠹异常安静,不晓得是来过一回熟悉了路,或是时空扭曲过了头,我还没回过神,便走到了尽头,长梧的影像再没出现。
      
      果然,眼前现出一面横跨天际无边无垠的天镜,仿佛无前无后,无始无终便一直在这里,天镜内一无别物,一片虚空,只有我与菩提两个极细的影子。
      
      菩提慢慢止了步,回头对我轻轻说了一句,
      
      “到了……”
      
      我点了点头,依旧没有松开他的手,菩提轻轻抽了抽,又无奈道,
      
      “就是这里了,到了老陶……”
      
      我又点了点头,更紧地握了握他的手。
      
      菩提不说话,只抬头看着我,眼中一片乞求。
      
      我对他勉强一笑,抬脚便往镜前走,轻快道,
      
      “走吧,一起去吧,虚元池长什么样,为娘的也想开开眼界……”
      
      菩提没有动,微微使力一把扯回了我,轻轻靠近,将我搂了搂,轻声道,
      
      “老陶,你不能去……”
      
      我微微一挣,闷声道,
      
      “为何!?我神通也算不小,也许去了也用得上……”
      
      “老陶,只有神,才可穿越天镜,你是飞仙,不是神……”
      
      我拿额头抵住了他的胸膛,两行清泪缓缓滑落,虽然才听到他说,却好似心内早就知晓的答案。
      
      我自袖中掏出了两枚琉璃铃铛,一把扯过他的左手,默不作声地牢牢系紧,菩提微微皱了皱眉,嘀咕了一句,
      
      “松些,好痛……又不是小娃娃了,还系这个……”
      
      我倔强地一圈圈系紧,没好气道,
      
      “让你戴你就戴,我有一个,你有一个,我摇一下,你回一下,一声表示 ‘我到了’,两声表示‘一切安好’,三声……三声是娘想你了……”
      
      我突然讲不出话,眼泪扑簌扑簌直砸下来,落到铃铛上,击出一声脆响……
      
      “好……我记住了……”菩提轻轻抬手擦着我的泪。
      
      铃铛缠了几十圈,终于再无线可缠,我缓缓地松开了他的手。菩提又轻轻搂了搂我,像小时候那样扯了扯我的衣袖,软软唤了声,
      
      “妈妈……”
      
      我咬住下唇,忍住又将滑落的泪,点了点头,呜咽答道,
      
      “哎……”
      
      “给我唱那个曲子吧,我还是树种的时候,你有一次唱一个小曲,我听不懂,但是很好听……”菩提撒娇道。
      
      “哪个?”我抬头望住他。
      
      他尝试着哼了几句,不成曲调,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却听懂了,我接上去轻声唱着,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you\'ll never know dear ,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The other night dear when I lay sleeping
         I dreamed I held you in my arms
        When I awoke dear I was mistaken
       So I hung my head and cried……”
      
      菩提在我眼前缓缓没入水镜与镜中的影子合二为一,一并远去,我边唱边哭,唱到后来,语声呜咽曲不成曲,我多想去拉住他远去的身影,却心知不能,一直一来,他总在找寻他由何处来,我却只想让他明白这些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他想往何处去,如今他终于有了想去的地方,我便只能放手……
      
      我轻轻抬起手腕,摇了摇自己的那枚琉璃铃铛,一声……
      
      一个遥遥的脆声荡了出来,在天镜中间荡出一个小小的涟漪,一声……
      
      我静静等着铃声消匿,又小心翼翼摇了摇铃铛,又摇了摇铃铛,两声……
      
      又一个清脆的铃铛声自那边传来,一声未绝一声又来,激荡在天镜上,慢慢荡出两圈涟漪……
      
      我微微安心,弯了弯嘴角。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突然三个涟漪连番激荡,天镜上泛起一小撮清波,极轻快地往边际圈圈晕开……
      
      天镜中倒映出我孤零零的身影,又像在哭又像在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