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种因实践

      得了菩提的肯定,我心里有了底气,渐渐地将夫子做出了些意趣。
      
      一日,又轮上我授课。念着仙童们操练“命格写作”已有些时日,大部分都能将例格写得言简意赅,经络分明了,我甚感满意。
      
      和暖地环视一周,深深吸了一口仙气,瞧着娃娃们鲜活的脸庞上泛着嫩仙特有的朝露之气,我精神大振,朗声道,
      
      “各位!夫子我掐指一算,今日实乃良辰佳日,很适合踏青、野游,咱们换个地方授课!”
      
      “哇塞!”
      
      “真的啊?”
      
      “陶仙夫子最好了,皮金最喜欢!”
      
      “耶!”
      
      “喵呜~~”
      
      ……
      
      课室内一片欢腾,仙童们嘻嘻哈哈乱作一团。
      
      “好了好了,并非不授课,只是换个地方而已,可不一定比 ‘命格’写作轻松多少!”我一边笑一边挥手示意大家安静。
      
      “夫子,我们要去哪里?”空夺语音婉转,沉稳地问道。
      
      “去司理处。”我仍一脸笑意答道。
      
      “喵呜!”小白一下子蹦将起来,立在椅子上连连摆手道,“不成不成!我昨儿才将咱们司理处里里外外洒扫了一番,叫他们这些泥猴土孙一窝蜂地都去闹腾,我不是白忙活了一场!”
      
      “小白!你莫不是藏了什么见不得仙的东西,怕叫我们翻出来?!”皮金领头指着小白大声质问道。
      
      “正是正是!小白怕是藏了哪个仙子的画像……”
      
      “八成是一大包小鱼干……”
      
      课室内又嘻嘻哈哈闹腾起来,乱作一团。
      
      “好了好了!肃静!”我扯着嗓子吼了几声,见控制不了场面,我气沉丹田,暗运仙气,大喝一声,
      
      “肃……静……”
      
      一条影龙自我口中激荡而出,绕着课室房梁盘旋直上,巨口一张,龙吟咆哮,魔音贯耳,仙童们吓得噤若寒蝉,几个胆小的抱头蹲下,紧捂双耳求饶道,
      
      “求夫子快收了影龙吧,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我双唇微启,深深吐纳了一口,影龙蜿蜒而下,渐渐化作一团幽幽雾气,悄然没入我口中。
      
      我收敛了神色,环视一周道,
      
      “本君所授‘司命学’,本就是教授各位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司命。司命们日常所在便在司理处,谁也不要多言了,速速排成一列,菩提你本就是司理处的,你领头,空夺是班长,排在最末监察。小白,你过来!”
      
      仙童们听命,一个个神速起立列队,齐齐整整鱼贯而出,小白抖抖索索地挪到我跟前,脑壳低垂,两个圆发髻好似猫耳一般耷拉下来。
      
      “今日课毕,将司理处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九百九十九间屋舍全部给我仔仔细细洒扫一遍!”
      
      “喵呜~~”小白哀嚎一声道,“我昨儿才洒扫完了啊!子君你也忒狠了些~~~”
      
      “再! 扫!一!遍!”我笑眯眯地拍拍它的头,铿锵有力道。
      
      ……
      
      司理处后院,锦域岸边。
      
      仙童们齐齐整整排了三列,虽被我发威震慑不敢再行嬉闹,却都好奇地东张西望。
      
      我走到队伍最前方,指了指身后一片似水非水,如锻似绸的柔波得意道,
      
      “此乃司理处的神域,名曰 ‘锦域’,相传乃是洪荒初神苍茫念海中的一滴所化,如今便是司命们 ‘种因’之地。”
      
      “哇!”
      
      仙童们都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盯着我身后的一片柔波赞叹,唯有菩提与小白一脸意兴阑珊。
      
      我眼珠一转,朗声道,
      
      “今日,我先与夫子水芝一起给大家演示一下如何种因,各位瞪大眼睛看仔细了,一会就轮到你们自己亲自上阵了,”顿了一顿,我又补了一句,“这锦域的下方,联结的乃是凡界,然而,如不慎从锦域上跌落凡界,仙神可就一命呜呼了,诸位切莫掉以轻心。”
      
      仙童们被我这一说,面面相觑,方才还一脸的兴奋转瞬便白了一白。
      
      一片刺目的霞光飞来,一名一身亮橙色的仙子自空中飒然而下,俏生生地飘落到我身旁,明艳一笑道,
      
      “孩儿们,夫子水芝来了,大家可好?”
      
      “水芝夫子好……”仙童们老老实实齐刷刷见礼。
      
      “娃儿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木木的……”水芝见众学童脸色不对,凑头悄声问道。
      
      “无事,先前有些不听话,放了影龙吓唬了一下……”我微翕朱唇,极细声答道。
      
      水芝嘴角一抽,象牙白的光洁额头上顿时显出一茬黑线,瞥了我一眼,嘟囔道,
      
      “陶陶姐,他们都还是娃儿呢,你居然放影龙吓唬他们…你也太狠了些……”
      
      “哼!”我冷笑一记,冷冷道,“今日我只是放出一条影龙,他日他们要对付的可不是影子这样简单,早晚都要吓唬的……”
      
      互视一眼,我与水芝很有默契地同时腾空而起,在空中擦身飞跃而过,各自飘立在祥云之上,衣袂飘飘,风姿绰约。
      
      “开始吧!”我对水芝展颜一笑,左手一挥自锦域中引出一段细细的锦丝,旋即,又飞速地引出另一段,又一段,再一段,还一段……片刻间,数千锦丝炫舞而出,在我仙力引导下化作一条游龙,银光闪闪活灵活现;水芝抚掌赞道,
      
      “妙不可言!”随即,纤掌一翻,弹出一团碧火,直射入锦域。碧火如飞星入海,没入波光盈盈之中,火势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腾”得炸开,极绚烂地绽开,激起数千锦丝如火树银花一般飞跃至半空,簌簌团拢,渐聚成通体焰红的一只凤鸟,拖曳着长尾在空中翻飞。
      
      我双臂运气,将锦丝游龙旋出漩涡,一声娇呵朝水芝掷去,水芝舒展了柔美的双臂,提起右足外后一个飞踢,运势将锦丝凤鸟推出,迎向我的游龙。风云流转,游龙戏凤,锦丝交缠,很快织造出一匹锦缎,我与水芝各执一边,迎风展开。
      
      底下的仙童们一个个瞠目结舌,眼神迷醉,满目繁星。我与水芝相视一笑,互相眨了眨眼,我清清嗓子,朗声道,
      
      “此便是如何将锦域之念织成‘因’了。各位看清楚了吗?”
      
      “……没……”仙童们答道。
      
      “无妨,若要将织造耍出我与水芝夫子这般气势,确然不是一日之功,需日日里勤学苦练。你们最开始,自然不必耍出这样多花腔,实在些便好了,将基本功打扎实些才是正经。”
      
      “夫子,我们什么也不会,如何去锦域中操练啊,万一……万一跌下去如何是好”空夺担忧道。
      
      我左手一挥,从空中抓住一捆丝线,抛在地上,嘻嘻笑道,
      
      “各位莫怕,当然不会真叫你们马上在锦域内织造的。这里是云丝一捆,夫子精选了谷中最软糯的祥云所制,你们先那云丝联系,按照范册命格,凭借各自的念力织造成因,要求是,不可断,不可打结,不可疏漏,不可重复,你们一定要牢记,每一片锦丝织造的因可是关系到凡人的命运,司命所犯的任何小错都可误人一生!司命的责任重大,一定要慎而又慎!好了,分成四个小组,由菩提,空夺,阿立诺,小白作为队长,分组练习,练习好了,轮流上来汇报演练,向大家展示自己小组的作品,表现优异者可得仙丹一枚!”
      
      我说着从腰封中摸出一个小袋,从中掏出几颗金光闪闪的药丸子,举在空中,得意道,
      
      “这些金丹,服下立可仙力激增,逢考必过!各位努力吧!”
      
      仙童们一听眼中都冒出绿油油的精光,立刻三三两两抱成团,别的组暂且不说,唯小白一组由高到矮站成一溜。五骁,小白,皮金,宛童。小白看了看自己组里这几只仙,苦着脸“喵呜”了一声,对我道,
      
      “夫子!这不公平,全班最渣的几个全在我组里,我如何去比啊!”
      
      “小白!”五骁一脸怒容抗议道。
      
      “臭猫!”皮金一脸生气嚷嚷道。
      
      “啊?发生了什么?”宛童一脸迷茫喃喃道。
      
      我抿着嘴,拍了拍小白的肩膀鼓励道,
      
      “拿出真功夫来!夫子相信你可以的!”
      
      ……
      
      接下来的时光,司理处后院便叽叽喳喳,唧唧歪歪,鬼哭狼嚎,又乱作一团,四组嫩仙吵吵闹闹,热火朝天地扯着云丝织造起来。云丝极软极糯,微一用力便会崩断,娃儿们哀声叹气,屡屡挫败,断丝乱飞散落一地,场面惨不忍睹。水芝呆看了一阵,一把扯着我朝凉亭走去,嘴里小声嘀咕道,
      
      “哎呀我的亲姐姐啊!好在我与水芸教授的是古法瑜伽,这些娃儿,太能折腾了……”
      我与水芝走入凉亭,闲闲坐下,我抬手化出一壶花茶,两盏青瓷杯,给水芝与自己各斟了一杯,扶额道,
      
      “娃儿们总要慢慢长大,也急不得。”
      
      默默喝了几盏清茶,我偷眼去瞧水芝,小妮子一改往日热闹,变得沉静了许多,一边喝茶一边低垂着秀美的头颅出神,长长的睫毛在玫瑰花瓣一般娇艳的脸颊下投下一小片阴影,簌簌抖动,好似蝴蝶振翅,煞是美丽。我边看边暗自感叹,
      
      “净空这厮这是祖上积了几辈子德啊?能被如此惊艳绝伦的大美人看中,真是傻人有傻福,呆子拾到大西瓜!”
      
      “陶陶姐……”水芝幽幽唤了一声,欲言又止。
      
      “怎的了?”我柔声道。
      
      水芝抬起一双丹凤眼,眼波流转,眉梢含情。她微微一笑,有些害羞地从衣袖中摸出一物,递到我面前,小声道,
      
      “我……绣了一个香囊……姐姐帮我看看可还好?”
      
      我惊诧地“啊”了一声,失声道,
      
      “你还会绣花啊!”
      
      又觉得此话甚为冒失,忙打哈哈道,
      
      “看姐姐老糊涂了,你本就是织女,绣花这样的事自然是极熟稔的。”
      
      说着打开布包,拿起香囊,凑到眼前细看。不看也罢,一看之下,我不由地一阵嘴角抽搐,尴尬地咳了几声,我揉了揉鼻子,干干笑道,
      
      “不错不错……”
      
      水芝俏脸一红,欣喜地抓这我的手道,
      
      “真的嘛?姐姐真的觉得还好嘛?我……笨手笨脚的,绣的乱七八糟,很是担心送不出去……”
      
      我又尴里不尬勉强一笑,低头再瞧了一眼那个香囊,只见天青色的绸缎上用了极粗的红丝绣了一根树不像树,似筒非筒的光杆子,上头掉了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我实在纳闷,只好指着这团东西委婉道,
      
      “姐姐眼拙,敢问妹妹,此乃……何物?”
      
      “这……这是……我呀……”织女害羞的一垂眼,小小声道。
      
      “啊?!”我瞪大了眼,瞧瞧黑团再瞧瞧水芝,纳闷道,“这哪里像妹妹你啊,你粉雕玉琢一般的水晶人儿,跟这团黑丸子有甚关系!”
      
      “姐姐瞧我如今囫囵了,像个人样了,先前许多年,我孤零零飘零在飘忽林里,可不就是这个鬼样子!”水芝道。
      
      “哦……”我点了点头,装作很了然的模样道,随即我又指了指边上一个巨大的圆脸道,
      
      “这,这莫不是绣的,净空仙者?”
      
      “嗯……”水芝蚊子哼哼道。
      
      “呵呵,呵呵,这脸,倒是挺圆乎的哈,瞧着喜庆……”我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话说,只好胡乱敷衍道。
      
      “姐姐!你帮我转交给净空仙者好不好?我实在不好意思去……”水芝一把抓住我的手,满目期盼地瞧着我道。
      
      “啊?我去送啊?呃……”我挠了挠头,颇有些为难,心想,这么寒碜的东西,就连我也拿不出手啊。
      
      “求求姐姐了,好姐姐……”水芝微微嘟起嘴,一脸乞求的神色甚惹人怜爱。
      
      “好……好吧……”我实在无法推脱只好硬着头皮应允了。顺手拉开香囊闻了闻,一股清冽的异香扑面而来,我心神一荡,仿佛拥抱了整个初夏。
      
      “这是什么香?如此好闻?”我惊讶道。
      
      “这……这是我的气味……白莲连天碧藕翠,道尽女儿相思味……”水芝的脸红得好似初夏旁晚天边的晚霞,清脆的语音脉脉含情。哎,我的心微微地痛了一下,又涩涩的酸苦起来,恋爱中的仙子美得让人心碎……
      
      “夫子!我们准备好啦!”
      
      “我们也好了,我们先好的!”
      
      “我们快好了,再一刻!”
      
      ……
      
      仙童们的聒噪声飘来,击碎了我的柔情,我只好摇摇头收好香囊,立起身来拉着水芝朝岸边走去。
      
      仙童们满脸仙汗涔涔,眼神亮晶晶地瞧着我。
      
      “那一组组轮流来说吧!”我微笑道。
      
      第一组:菩提。
      
      主题:神树天生。
      
      只见菩提一组展示的云丝因缎织造成一棵参天大树的模样,虬枝盘结,树冠盖天,但明显是织到一半才发现云丝不够了,树冠左边肥硕,右边稀疏,我伸手去抚去,啪啪啪,断了好几根绷得太紧的。
      
      我一语不发,拿起范册对照着一查,发现好几处扭曲错处,沉声问道,
      
      “这是为何?这几处明显不该如此织造,为何强扭?”
      
      “是菩提……我本说不该如此,可菩提是组长,他执意要织一棵梧桐神树……”
      
      我抬眼深深地看了菩提一眼,只见他毫无惧色地直视着我,我正色道,
      
      “织造种因,形式是次要的,要紧的不是自己的心意,而是凡人的命格!如此不顾命格册强扭运势,实是司命大忌!”说毕,转头便走向下一组,再也不看菩提一眼。
      
      第二组:空夺。
      
      主题:祥云吉瑞
      
      空夺一组的创意虽很简单,却规规矩矩一丝不苟地照册织造,几乎全无错处,只是有几处云丝捏断了重新用仙力粘结了,却又不够结实。我指了出来,柔和指正道,
      
      “你们做的不错,这几处断处一定要反复加固,若是疏漏了,凡人遇到命运起伏关节处或可优柔寡断错失良机,也或会意志软弱误入歧途,以后要注意!”
      
      第三组:阿立诺
      
      主题:立方体
      
      阿立诺这一组……除了他自己手捧一个方方正正的云坨子一脸得意,其余组员都不好意思地垂着头,不敢看我。我皱眉看了看,细细照着例册查看了,倒找不出一丝一毫的错处,各个环节严丝合扣,很是严谨,整个云团冰冷无情,极具工业感。
      
      “完成的……很不错!可谓完美……”我公正地评价道。
      
      “瞧见没,我说啥来着,信本少爷没错!咱是新人类,思想绝对超前!”阿立诺打了个响指,得瑟道。
      
      “虽毫无错处,然则云团外形太过生硬,毫无转圜处,于理虽无瑕。于情却太冷漠……如此造命,凡人一生都冷情冷心,难免孤家寡人……希望日后造册还是要情理皆具,才可有血有肉。”我语重心长道。
      
      第四组:小白。
      
      主题:……鱼……一条滚圆的,河豚鱼?
      
      我看看小白这一组的作品,无语。无一处对的,云丝杂乱无章堆砌在鱼肚子上,把一条鱼硬生生撑成了个球状。
      
      “哎……”我长叹了一声,挨个揉了一遍学渣组众娃的头,安慰道,“没关系,下次再努力些,夫子给你们开开小灶。”
      
      最后,自然是阿立诺一组赢得了金丹,阿立诺一蹦一跳,甩了乱发,从我手中接过金丹,抛了几抛,对我一鞠躬,油腔滑调道,
      
      “多谢夫子赐丹!”
      
      又转身对着空夺一个鞠躬,油腔滑调道,
      
      “班长大人,承让了!”
      
      随后,有一蹦一跳蹦跶了回去,拿出金丹,朝每个组员嘴里喂了一颗,怪叫道,
      
      “兄弟们,吞了!”
      
      几只仙一仰脖,干干生吞了老大一个丸子,都摸着嗓子有些噎着了,我赶紧化出几盏茶分给众娃。又挥手总结道,
      
      “今日各位都做得很好,日后再接再厉!散课!”
      
      仙童们齐声见礼,三三两两散去。我瞧着一地凌乱,正在犯愁,余光一瞥,瞧见阿立诺走到空夺身边,从袋子里掏出最后一颗本属于他的金丹,往空夺手里一塞,悄声道,
      
      “班长,孝敬您了!嘻嘻”
      
      还没等空夺说话,他一蹦一跳,吊儿郎当地消遁了……
      
      我摇摇头,微微一笑,旋即,对着小白柔声道,
      
      “小白白,这里就辛苦你啦!金丹子君也给你留了一颗哈,小鱼干味的约……”
      
      “喵呜~~”小白无奈的叫唤了一声,老老实实洒扫收拾去了。
      
      我正色转身面对菩提,严肃道,
      
      “跟我来,我有话要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