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肃慎的家访

      
      我不等菩提应声,转身走入司理处正厅,后面静默了半晌,终于传来了菩提的脚步声。我腾空而起,飞入了造册室,端坐到那把日常伏案改册的桌椅间,一言不发地等待着菩提到来。
      
      菩提的脚步声渐近,听着略有些迟疑,停在了门口。
      
      “你进来吧。”我沉声道。
      
      菩提慢慢走了进来,立在我案前,瘦长的身影在我桌面上投下了一片狭长的暗影。
      “菩提,这里你小的时候常来。我有时候很忙,不能带着你玩,你便执意要坐在这里,你可还记得?”我柔声问道。
      
      “我记得。”菩提就站在我的面前,可声音却好像自很远的地方传来,有些缥缈不可捉摸。
      
      “你有一次缠着我问,这里怎么这么多书,故事都不好看。我告诉你,这些不是故事,是凡人的命格。你又问我,什么是命格,你可还记得我是如何与你说的?”我抬头望向他,日日相见,我不太能察觉他是否长大了,有时候倏忽回首,才发现菩提已然这样大了。
      
      “你说,命格是凡人的一生,生、老、病、死,爱、恨、别、离,全都在你写的册子里。”菩提清清楚楚答道。
      
      “原来你都还记得,”我低头随意翻开一册,轻轻念道,“曾小玉……”随后我将这一册递给菩提道,“你来念念……”
      
      菩提不接,一瞬不瞬地盯着我,不耐烦道,
      
      “老陶,你究竟要说什么,直说便可。”
      
      我收回手,将册子放下,往后靠坐,将自己的脸没入了暗影中,语音清冷道,
      
      “你今日为何不暗册织种?别的仙童倒也罢了,你长在司理处,日日见我为了命格册忙碌,难道还不知道做这些为了什么?何等要紧?!为了自己心内小小的执念,弃本职不顾,视命格册为儿戏,凡人虽不如仙神有神通,能与天地同寿,却也不是蝼蚁,你如此草率,日后如何堪重任?!”
      
      “我又能堪何重任?我连自己是谁,自哪里来都搞不明白,我还能堪何重任!”菩提突然激愤起来,涨红脸大声嚷道,仿佛心内挤压了数不清道不明的陈年郁结。
      
      “你能堪何重任要看你是自己!从来便不是看你的出生,你父母为何人,就算你的父亲真如你所想是长梧神君,你如今的样子也半分不似他!”我听到一个声音饱含着怒意在造册室中激荡开去,扫过书册,簌簌作响。怔了一怔,我有些吃惊,原来这是我自己的声音。
      
      从来,未曾用这样严厉的语气对训斥过菩提。我有点茫然若失,手有些疼,低头一看,原来是我拳头攥得太紧,指甲掐入了手心。
      
      “呵呵……你总算说出来真心话了,我晓得,在你们心里,我哪里及得上长梧神君万分之一,自然无仙愿意承认我是他的子嗣,说什么 ‘少梧神君’,简直就是个笑话!”菩提冷笑了一声,语音凄然道。
      
      “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我急急立起身来解释道,“我何时说过你不如他,你与他本就是不同的,你为何总要拿自己与他去比?”
      
      “我自出生便处处听到他的名头,如雷贯耳,梵谷哪一个仙不对着我提起他?陆判子君赐我名号作 ‘少梧神君’,到底是何用意?为何我体内会有截然不同的两股真气?谁可以告诉我,你可以吗?!我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有何不对,谁都有个来处,才能安然奔赴归所,我这样无来由的生在这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往何处去?还谈何重任?!”菩提一口气说了许多,说得双目赤红,身子微微发颤。
      
      我哑然,他的问题,他的烦恼,他的执念我不是不知晓,可是我总是安慰自己,这些不重要,有我,有小白,日日里悉心的照顾着,三只仙虽然毫无血缘关系,但总归是一家子,菩提虽生事迷离,但有我兢兢业业扮演着娘亲,已然足够。然而……
      
      “你说的这些,我确实回答不了,也许谁也不能知晓真相几何,也许陆判也不知,既然不知,你为何不能暂且放下,好好过这眼前的日子不好么?你的课业如此优秀,日后必然有所作为……”我将声音放柔了又放柔,近似恳求道。
      
      “优秀?哪里优秀了?呵呵……别的仙娃,连宛童都打开了自己的天书,我却连一本天书都打不开,别的书背得再好又有何用!”菩提颓然道。
      
      “天书?啊?”我不明所以呆看着他。
      
      菩提苦苦笑了一声,咬了咬泛白的薄唇,低低说了声,“算了吧,这些说了你也没什么法子帮我,何必多费口舌……”说毕,自顾自转身走了。
      
      满腹忧虑的和衣躺下,闭上眼睛想去梦里寻来天书盘问一番,却怎料心下纷乱,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起身盘膝而坐,正想运转大周天,入定调息一番。却听到门外有清音传来,
      
      “陶仙子君在否?肃慎来访!”
      
      我心下一惊,纳闷什么风把她吹来了。急急忙忙起身迎出门去,半道上遇到仓惶飞奔的小白猫。
      
      我一把提住它后脖颈,问道,
      
      “作甚,跑得这样没头没脑的?”
      
      “喵呜~她,山长……来了……”小白被我提拉在半空,四爪乱刨,口吐人语惶急道,
      
      “子君快把我放了,我怕她,我不在啊,我什么也没做过啊……”
      
      说毕后脖子一缩,从我手中挣脱,飞也似地朝着楼上蹦去,不晓得要躲去哪个犄角旮旯。
      
      “哎……”我长叹一口气,心下恼恨,“想必是小白又在仙塾里胡作非为闹出什么乱子了,上回跟皮金打架,打损了几十株仙树,我跟苍离被叫去好一顿训斥,还只得厚着脸皮去愧史馆求马梁子君赐画,欠下老大一个仙情,还不曾还上,今天想必是闹出更大乱子了,肃慎这只神鸟居然亲自上门了!”
      
      抖抖索索打开大门,只见婴勺神君负手而立,着一身素洁蓝袍,一颗丸子发髻梳得溜光水滑一丝不乱,身姿挺拔好似一根修竹,只是一张俏脸上仍旧千里冰霜,万里雪飘的毫无暖意。
      
      我忙恭敬作揖道,
      
      “不知婴勺神君到访,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婴勺还了一礼,冷冷清清道,
      
      “陶仙子君客气了。”
      
      “快请进……”我忙闪身将她让入,下意识地扶了扶自己有些松垮的丸子发髻,飞速的将额角鬓边的乱发一把捋到耳朵后,又不放心的拉拉了宽袍。
      
      翻出司里最好的瓷盏,又把净空送我的龙井拿来泡了,双手奉上道,
      
      “神君请尝尝鲜,这是阎罗司的净空仙者送的新茶。”
      
      婴勺接过茶,道了谢,姿态极端肃雅致地喝了几口,问道,
      
      “用的是什么水泡的?倒有些花香?”
      
      “神君真是内行!”我谄媚道,“用的是茶树上采集的朝露沉坛水泡的,想必沾了些茶花的香味了……”
      
      “嗯,留香绵长,好茶!”婴勺又微微呷了一口,闭眼品了一刻。
      
      我忙起身端上鲜花饼,鲜果盘,殷殷勤勤地劝她尝一尝,脸上装得云淡风轻,心内却七上八下很是忐忑,只候着她开口道明来意。
      
      吃吃喝喝了半响,婴勺才掏出帕子按了按嘴角,擦净了双手,敛容正色对我道,
      
      “菩提与阿立诺打架了,你可知晓?”
      
      “啊?!不……不知啊……何时打的?所为何事?”本以为引得山长上门的只会是那只白猫,却未曾料想今次却是菩提犯了事,虽说这个娃娃从小便有些执拗,但在仙塾里是出了名的勤勉恭顺又好学,一向让我省心得很,怎会……
      
      “就是方才发生的事。”肃慎答道。
      
      “打得如何?有没有伤着谁?”我有些紧张地追问。
      
      “菩提与阿立诺都受了些轻伤,不过你莫担心,我已帮他们医治了,并无大碍……只是……”婴勺顿了顿,欲言又止。
      
      “只是如何?!”我心内一紧,手下意识地想去拽她衣袖,不留神间带翻了杯盏,茶水洒了一身。
      
      “哎,子君莫急,看把茶水都洒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看来是真话,我自己并没有孩子,虽在仙塾担任山长,每日也是看顾这些娃娃仙,但毕竟不如你这当娘的肉疼。菩提无碍,只是情绪很是低落,独自在梵谷各处徘徊不去,我有些担心,顾前来与你相谈。”
      
      “啊?他如今在何处?”我一听心内更是紧张,几欲起身出门寻去,却被肃慎一把按住道,
      “你莫急,先听我说完再去找不迟。”
      
      “嗯嗯……”我六神无主地坐下,强按心内焦躁,挤出一个笑道,“劳烦神君了,菩提与阿立诺究竟为了何事打架?我看他们素来交好,阿立诺还上司里来过一同玩闹的,怎会打起来?”
      
      “我也颇为讶异,且不说他们素来关系不错,阿立诺这娃娃本就有些狂傲不羁倒也罢了,一时生了口角冲动了些倒也是有的,只是菩提素来十分沉稳内敛,从不像别的娃娃那般胡闹的,我对他甚是喜欢,近日来不晓得怎了,好似突得转了脾性,今日之事,几个亲见的娃娃七嘴八舌地说了,听着也不过是孩子间寻常的口角,好似为了一场课业演练,阿立诺胜过了菩提有些得意,口内便失了分寸说了些风凉话,大致是提到了菩提想当神树想疯了,织因也非要织什么梧桐树自讨苦吃笨死了什么的……然后菩提便发了怒,一拳击中了阿立诺的脸,然后两个孩子便扭作一团,厮打在一起……”
      
      我听了这一番言语,心里一惊,原来还是为了这事,阿立诺这孩子口无遮拦的偏偏要寻这痛处去踩。正在发愣,又听婴勺道,
      
      “菩提……是不是有些喜欢空夺?”
      
      “啊?!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呆看着婴勺诧异道。
      
      “我观几个孩子情形,有些隐约觉得阿立诺与菩提之间,恐还有为了空夺所积攒的私怨,想来怕是少男少女情窦初开,总有些纠缠。”
      
      “这……这我便不知了,孩子大了,许多话也不会与我说了,想来不至于吧,空夺人美学业优异,男娃娃们有些喜欢她也是极平常的事,我家菩提就算有些爱慕之情,也绝不会为了呷醋这样的事动手的,这不像他,必不是为了这个缘由!”我有些激动,护犊心切道。
      
      “不是便好……今日你晓得了,便多花些时间陪陪他,疏导一下孩子的情绪,马上便是仙塾最要紧的考试了,菩提成绩一向优异,千万不要为了无谓的事情乱了心神,在考试中失利,影响了前程。”婴勺一脸凝重道。
      
      “考试?什么考试?”我又一脸愕然道。
      
      “陶仙子君,你不也兼任仙塾的夫子的么?怎的连这样重大的事也不知晓,我方才还道你是慈母心,现下看来你对菩提的关切着实不够啊!马上就要 ‘天书大考’啦!这是孩子们从仙塾学业后最要紧的一次考试,结果关系到这些仙童们日后的去处!哎,你啊……”婴勺目露责难,肃然道。
      
      “是是,神君所言极是,我疏忽了……”我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心内更是愧疚茫然,“天书大考”,到底是什么?为何我从不曾听菩提与小白提及,不对,先前训斥菩提时,他确有提及他打不开天书,难道这便是关节所在?原来他最近脾气古怪是在紧张这次考试吗?
      
      送别了肃慎,我急忙翻上一朵祥云,捏了几个决,化出几十个影人四下找寻菩提,但不知是我自己焦躁亦或今日梵谷异象,举目四望,周遭雾气弥漫,渺渺茫茫,我心中一遍遍暗念,菩提,菩提,你到底在哪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拥大妈:每个麻麻的噩梦,老师家访......
    女读者:娃进了叛逆期可要怎么教啊,跟刺猬似的......
    男读者:就是胖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