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千岁宴(一)

      
      “你说...你是谁?”我有些发愣地瞧着缩在毛毯里湿淋淋的小人,不可置信地问。
      
      “砰!”地一声,身边腾起一团白雾,一个童子干咳着,手足并用爬了出来,正是化成人形的小白,他好奇地凑头上来,在我耳边悄声提醒道,
      
      “子君,他说,他是小树!他化人了!他喊你妈妈呢!”
      
      我横了他一眼,恶声恶气道,“我又不是聋子!他说的话,我都听着了!用不着你再来说上一遍!”
      
      “噢!”小白见好心卖乖没得好脸,有些无趣,讪讪道,“那子君您还问他作甚,不都听着了么?”
      
      “……我,正是小树……今日妈妈你给我喂了一颗金丹,打通了我通身的脉络。后来……忽地一阵天雷滚滚,一计忽闪凭空霹下来,我……我就化人了。”小人见我好似不信,又开口小小声地解释道。
      
      “哦……原是如此啊……”我仍有些发懵,往怀里拢了拢小人,一面提起毯子给他擦揉着湿发,一面有些为难地道,
      
      “小树……那个……见你化人,我着实又惊又喜,虽知金丹灵光,却也未曾料到竟灵光至此,你酱紫快就化成了人,妈妈我……哦,不对,我不是你妈!我不是啊!”我伸手轻轻抽了自己一计耳刮,呸了两声,惊得怀里的小人一个激灵,我忙放柔声音又道,
      
      “我与你说过的,你可还记得,我不是你的妈妈,我是此处的子君……”
      
      小人小嘴一扁,秋水冷月一样的眸子委委屈屈瞧着我,慢慢漫出了水气。旋即,一滴豆大的泪珠滚了出来,滑过他的小脸,啪地滴到我手背上,冰凉冰凉的,还未及我开口劝慰,噼里啪啦地更多的泪珠掉落下来,小人“呜呜呜……”低声抽泣起来,边抹泪边断断续续道,
      
      “妈妈你是不要我了么?为何老说不是妈妈?”
      
      我瞧着眼前的小人已哭成了泪人,心下着慌,手忙脚乱抽出自己的帕子给他抹泪擦鼻涕,尴尬道,“不哭不哭,我确实不是你的妈妈,我是人飞的仙!你懂不,原本是个人,两手两脚一个脑袋能走路吃饭的那种,你是我在长梧神君禁室内发现的一颗树种,你……想来理应是株神树吧……所以,我怎么会是你的妈妈呢?是不?”
      
      小人听我仍旧矢口否认,哭得更凶了,瘦背脊一抽一抽,呜咽道,“那……谁是我的妈妈呀?那个什么长神是吗?”
      
      “是长梧神君……”我一字一顿纠正道,“他也绝非是你的妈妈,他是公的……母的才能当妈……公的只能作爹……”
      
      “呜呜呜……”小人大概哭得累了,偎进我的怀里,拿小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瞬时我感到一阵凉意,衣衫渐渐湿透了,“那……长神是我爹爹吗?”小人不甘心,寻不着妈,就问起了爹。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呢……瞧着你的模样,好像与他并不相像,他的真身乃是一株梧桐神树,你……”我腾出一只手,挠挠自己的头,自己也颇为困惑。
      
      “我不是梧桐树么?那我是什么树啊?”小树转过脑袋,闷闷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也转过脸,闷闷地答。
      
      “哇……”小树一听自己迷离的身世,更伤心了,原本低声地呜咽转为号啕大哭,死死扒住我的肩膀,哭得气吞山河。
      
      我痛楚地一闭老眼,微微偏了偏头,无奈地又拍又揉又劝道,
      
      “小树乖宝宝,小树不哭,我虽不是你的妈妈,也暂且不知你是何树,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呀……”
      
      见他仍旧悲泣不已,我有点技穷,只好伸腿踢了一下小白,对他努努嘴,腾出一只手,将它一把扯了过来,使劲转过小树的身子,指着小白道,
      
      “小树你看啊,咱们这里,还有个小白哥哥呢,可以陪着你玩,其实没有爹妈也会无事的啦……”
      
      小白皱了皱眉,犹犹豫豫伸出手,也学着我的模样轻轻拍了拍小树的脑袋,柔声柔气道,
      
      “嗯嗯,哥哥我会带着你玩儿的哈,咱们一起上树抓鸟,下河捞鱼,还有还有,去追皮金好不好呀?”
      
      小树瞪着一双哭肿的泪眼,瞧了瞧我,又瞧了瞧小白,怔怔地呆了一阵,大概觉得现下也并无别法,只好点了点头。
      
      我吃力地单手抱起他,哎约,看着瘦瘦小小,抱起来却也很有些分量呢。一手扶着墙,指使小白道,“你去神君的屋子洒扫洒扫,我带小树去梳洗穿衣,一会过去。”
      
      两仙分头行事,我抱着恹恹的小树回到自己屋里,给他细细擦干了身子,头发,化出一套与小白一般无二的白色小童衫裤,正想给他套上。小树身子一躲,别别扭扭撅起嘴。
      
      “怎的了?化了人都要穿衣服的,不能光着身子到处晃悠,多不体面……”我耐心地劝道。
      他摇了摇头,仍不肯穿。
      
      我有些气恼,把衣裤往床上一撂沉声道,“小树!”
      
      他瞧我脸色阴沉,小嘴一扁,眼中又隐隐泛出水汽。我一瞧立刻脑壳生疼,这棵树还真是个爱哭包啊,难不成是我浇水太勤,喝得太饱了的缘故?
      
      我深深吸了一口仙气,按捺怒气,放缓了脸色道,“衣衫呢,是一定要穿的,你要乖一些听话一些我才喜欢。”
      
      小人拿眼愁愁地瞧着我,微微点了点头,小小声道,“我不要白的。”
      
      “噢。”原来是不喜欢这颜色啊,小小一个人,居然还如此挑剔,我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耐着性子道,“那你要什么色啊?”
      
      “粉的……”小人指了指我头上的发带道。
      
      “粉的……”我一阵无语,想了想劝道,“小树你是个男娃娃呢,这男娃娃呢,刚武些好,女娃娃才喜欢粉的呢,咱们换一个好不好”
      
      他倔强得摇了摇头,坚定地道,“我要粉的!”
      
      我一扶脑门,嘘出一口闷气,抬手一拂,将白色衣裤幻出淡淡的粉色,再不等他开口,一把拿起直往他头上套进去,三下两下穿好,一把抱起来,快步走到长梧房中。室内碧草箐箐,流水潺潺,一派安逸静谧的好光景。我抬手化出一张檀木小床,一个玉枕,一条锦被,将小人往床上一塞,沉声道,
      
      “好了,今日你且好生睡吧,别再闹了,有什么事,咱们明日再说,我累了!”
      
      小人乖觉地钻进被窝,把锦被直拉到眼下,缩成软软一小团,有些惊恐地看着我。
      
      我一挥手罩下黑幕,屋内顿时暗了下去,我抬脚转身欲走。背后传来他低低一声唤,“妈……哎……那个……”
      
      我停了脚,转身不耐道,“我不是你妈!又怎么了?”
      
      “我怕黑……”小人小小声又道。
      
      我抬手刷刷刷点出几颗繁星,歪头想了一刻,又虚空画出一轮弯月,轻轻吹出一口仙气,弯月便放出淡淡柔光,我退后一番审视,觉得光亮颇合宜,甚觉满意。沉声开口道,“这下可满意了?乖乖闭眼,莫再多言,快睡!”
      
      小人赶紧一缩,伸直了手脚,闭紧了双眼,再无声息。
      
      我瞧他老实安睡,深深嘘出一口气,轻手轻脚走出房去,习惯性地化出仙障罩了下去。
      身旁一直未吱声的小白突然开了口,道“子君,你好凶哦!”
      
      “嗯?!有吗?我不一向如此的么?对你还更凶十分吧。”难得听到小白说句有条理的人话,我颇有些吃惊道。
      
      “我是惯了,无所谓滴,小树他还是个娇嫩的娃娃,你一个仙子,不是妈也是妈了,怎能如此凶巴巴的呢?”抛下一句,小白又“砰”地化出猫身,哧溜一阵烟窜了出去,几下腾跃,不见了踪影。
      
      我楞在原地一头黑线,纳尼?!!刚才发生了何事?我教一只猫公公教训了?内容还是关于如何当个好娘亲?!!!我擦……
      
      第二日,早早醒了,扭了扭脖颈,疼!怕是睡得不踏实有些落枕了,浑身僵僵地很有些倦。揉着脖子简单梳洗了,刚想去瞧小树,就听到隐约一阵嘈杂声自门外传来。
      
      嗯?这么早,怎的了?我狐疑地放出仙识去探,却着实吓了一大跳。司理处门外挤挤挨挨站满了仙。小白童子正煞有架势,恭恭敬敬地一个个作揖行礼。
      
      我赶忙飞身迎出。见我出现,众仙立即团团围了上来,熟悉不熟悉的,都对着我一团喜气,作揖地作揖,拍手的拍手,七嘴八舌地招呼道,
      
      “哎呀!陶仙子君,司理处出了这样天大的喜事怎的不通告一声……”
      
      “是啊是啊,莫不是我家天书托梦与我,我竟然不知陶仙家添丁了!”
      
      “正是呢!陶仙这仙胎瞒得好紧,虽说凡界有说怀胎三月不便外传是个旧历,但陶仙你既飞了仙,就不该再讲那些凡界的虚礼了,再说,你这胎我看怀了几千年了早过了危险期了……”
      
      “哎,老夫的天书多少年不曾托梦于我过了,昨日夜里,竟然现身了,在梦中告知我这个天大的好消息,真是将老夫我一颗心惊活了似的,长梧神君虽然泯灭而去,然能与陶仙留下这个神种,真是梵谷的大幸啊……”
      
      …………
      
      我被四面八方花式道喜声浪淹过,又懵又恼差点背过气去,怔了半响,涨红了脸皮,平地一声雷地大吼道,
      
      “等一下!!你们都在胡诌些什么?什么胎?什么种?什么丁?!!!”
      
      众仙均被我一计声浪击出几个趔趄,一时闭嘴,全场静默,齐齐瞧着我。互瞧了半响,净空挤身出来,凑到我跟前,拉拉我衣袖道,
      
      “陶陶,咱们,都是得了天书们地信儿,好心好意来给你道喜的呀,你这……凶巴巴的不合适吧。这神种降世,乃是值得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啊……你快些迎了众仙入府吧……”
      
      织女也袅袅娜娜挪步上来,轻轻扶住了我,细细瞧着我的脸色关切道,
      
      “陶陶妹妹怕是月子没坐好,气息虚浮,脸色也有些潮红,咱们仙子可不比他们男仙神,身子到底弱些,生产之事也尤为艰辛,你可一定要当心身子,姐姐我带了一些灵药来,稍后给你炖上,与你好生将养将养……”
      
      我急赤白脸地推开他俩,咬牙恨道,“天书这厮,我要杀了他!昨夜不过与他抱怨了几句,他竟然到处胡说!”
      
      众仙听我要杀天书,皆大惊失色,瞧疯婆子似地瞧住我,交头接耳嗡嗡议论,
      
      “约,陶仙这莫不是产后抑郁吧,瞧着有些癫狂呢……”
      
      “可不是么,平日里挺和气喜庆的一只仙呢,不过,单亲娘亲确实也是难为了她……”
      
      “我看还是得让我家天书赶紧告知一下陶仙的天书,让他出去避避风头为好,杀天书可是逆天大不敬啊……”
      
      ………
      
      我急得双爪挠头,“啊!”地一声苦叫,仰天悲叹道,
      
      “苍天呐!陶仙我指天发誓,我与长梧神君清清白白,从无苟且啊!脖子以下从未有过亲密行为啊!!小树不是我生的!!!!!!!”
      
      “啊?!!”众仙听闻,都惊愕地长大了嘴,一脸痴呆地看着我。
      
      “她不是我的妈妈,她说我没有妈妈……”一张小脸从我身后探出,小树不知道何时已然起身,整整齐齐穿戴了一身粉色,下到厅中,小小声地道。
      
      众仙都身子一歪,绕过我身子去瞧他,净空呆看了半晌,一指头戳了戳我,凑到我耳边悄声问道,
      
      “它就是神种?不听说是个男娃么?怎么一身粉色,瞧着身子单薄,是个女娃?”
      
      我叹了一口气道,“男娃,倒正经是个男娃,只是对粉色有些执念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众仙道喜.......发不发红蛋....
    拥大妈:苦啊,百口莫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