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树种化人

      
      一个神仙觉睡醒,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本君翘起兰花玉指,掐指一算,今日大吉,宜炼丹,开光,移徙,栽种,访友……
      
      思定起身,精神大振,今日定需好好一番作为,我扯开嗓门唤道,
      
      “小白白!白公公!come on!去采草药咯~~~”
      
      “喵呜……”一身,一道白光闪过,一团毛茸茸的物什扑进我怀里,亲热得拱拱小脑壳,蹭东蹭西。我“格格”娇笑了几声,撸了撸它一身油光水滑的毛皮,轻轻扯住它的猫耳,嗔怪道,
      
      “仍不肯化人吗?乖啦……化人吧,帮我提着篮子,你看啊,咱们这司理处,就只你我两员仙,仙丁虽稀薄了些,然司虽小司,唯吾德馨!咱们俩,打今儿起,再不可偷懒耍滑,凡界圣人云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虽吾是一名如花似玉的仙子,汝乃一抓鸟摸鱼的仙猫,哪个也谈不上是君子,却仍该学着人家傀史馆诸仙神,更精进些,天道酬勤嘛!”
      
      我一番慷慨陈词罢了,小白猫腰一伸,猫爪一张,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喵呜……”一声懒洋洋叫唤,丝毫不为所动。我顺手抄起一旁的天书,一计爆栗敲下去,厉声喝道,
      
      “你给老子利索化人!”
      
      “砰!”的一声,一个清秀小童捂住两个圆发髻,一脸惊恐地蹲地哀号,手中的蓝皮天书也隐隐抖索了几下。
      
      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我瞥了一眼左手里攥着的已然卷边的旧书,再扫一眼墙角蹲着的懒娃,无奈地仰天长叹,到我这儿,咋滴就成了弱仙手下皆劣枣了呢……
      
      一把拖起小白仙童,我强打起精神头蹦上祥云,板起仙脸一路耳提面令叨逼着小白往林深叶茂处飞去。
      
      将将说的有些口干舌燥,词穷理屈,前方瞧见一片郁郁葱葱,我赶忙降下了云头,郑重地干咳两计,总结陈词道,
      
      “本君我,也不是个争强好胜的脾性,只盼着咱们能不落于仙后,小白!你可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仙童可怜巴巴瞪圆了蓝眼仁,张嘴就想“喵呜……”,见我杏仁眼一瞪,只得一仰脖子,强咽下了猫叫,唯唯诺诺应道,
      
      “小仙记下了……明日……不,今日起必当苦练仙术,早日化出九尾仙身再不敢偷懒了……”
      
      我老眼一闭,缓缓点了几下头,一脸感怀地揉了揉小白的头。
      
      “陶陶姐姐!”一句黄鹂脆啼般的声音传来,一张肉乎乎的小脸从一棵大树叶冠中钻出,对着我招手道。
      
      我心下一暖,忙亲热地张开手臂应道,
      
      “哎呀,是皮金啊!”
      
      “腾”地一记,我双臂一沉,怀里坠入一团小人,我搂了搂他,又往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一旁的小白看得来气,暗暗伸手狠狠掐了皮金一下,皮金吃痛,“哎约!”叫了一句,小手一捂屁股,张嘴便要哭喊。
      
      我忙将他放下,避出丈远,对着小白骂道,“一个作哥哥的,怎地没个哥哥样,总欺负弟弟!”
      
      皮金一手揉着肉屁股,一手捂住龙眼核,呜咽道,“小白才不是我的哥哥呢,他明明比我小上许多,我唤陶仙作姐姐,小白唤陶仙是子君,按着辈分,小白该尊称皮金一声 ‘仙伯’!他不是欺小,乃是不尊老!”
      
      我瞧着圆滚滚矮墩墩万年不曾变化过的皮金不由失笑,小白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地发窘,呲出一嘴白牙,凶巴巴地盯住皮金。
      
      “好啦好啦,你俩别吵了,梵谷里的仙童本就稀少,你们瞧着年纪相仿,理应友好些嘛……来来,快帮我找找仙草,我还赶着炼丹呢!”我摆出和事佬的模样,柔声劝道。
      
      “姐姐要找什么仙草?告诉皮金,皮金没有不知道的!”一听要寻仙草,皮金来了精神,吸吸哭出来的两根鼻涕道,“是否还是上回的赤霞洱尾草?”皮金扭了扭小圆身子,摆出了舒展筋骨准备舞蹈的架势。
      
      “今日不找那个了……我新得了一个方子,要寻 ‘嘉果、泑泽、櫰木、鬼草’ 这几种。”我掰着手指,一味味数出“焕春丹”的几味主药。
      
      “哦!这些呀,不难不难,皮金都晓得,只是嘉果长得高些,鬼草扎得深些,我人小力弱,姐姐遣小白与我帮手去摘便是!”皮金抱起小胳膊,老道地说。
      
      “小白,去吧,好好跟着皮金,乖乖帮衬,莫要胡闹!我可都看着呢!”我沉下脸,一声令下,小白蓝眼一翻,老大不情愿地撅起小嘴,却也不敢违抗。
      
      不一会儿,皮金一蹦一跳地回来了,满脸得意,跟着的小白一张嫩脸糊满了脏泥,光溜的圆发髻也蓬开了,东倒西歪插了几根枯草乱叶,一副狼狈的模样。他气鼓鼓地将手里提着的篮子往我怀里一塞,也不等我发话,自顾自“砰!”地一声化出猫身,“哧溜……”一道白烟,跑得个无影无踪。
      
      我无奈地一撇嘴,横了皮金一眼,嗔怪道,
      
      “这回解气了?明明晓得小白最爱干净,一身白毛每日里要舔上百回,你偏偏引它钻土扒洞的……”
      
      “嘿嘿嘿……”皮金笑弯了一双眼,拍着小手美滋滋道,“谁让它仗着是猫,总是欺负我一只鸟儿,这回趁着姐姐在,我也狐假虎威痛快一回!”
      
      道别了皮金,我赶回司里,禁闭了大门,捣鼓起最新丹药。我聚精会神研磨了诸草,飞起朱砂,伏下硝石,死固了水银。与仙草药粉和在一处,研成粉末,翻手燃出三味真火,九转灵砂,升打九火,关入炉鼎养了数时。结出冰霜清了几回,耐心等到炙丹冷却完毕,我轻轻嘘出一口真气,徐徐拂入五枚金丹,心内一片柔情,定定瞧着几颗新丹出神,越瞧越觉得有如亲生的孩儿一般清新可爱。
      
      瞧了又瞧,终于恋恋不舍地将五枚金丹收入玉壶,想了一想,又倒出一颗。攥在手心,翻出一个铜盆,端着缓步来到了后院。
      
      唤来一朵最鲜嫩的祥云,化出一阵细雨,密密层层浇下,尽数落入铜盆,我将金丹投入盆中,顷刻间,化出一盆粼粼金水。撤去仙障,我虚空抓出一柄长勺,舀了一浅勺慢慢灌入小苗身下的土中。金水洒落顷刻,便被土壤吮干,我紧紧盯着苗儿,心内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等了半晌,苗儿突地一窜,灰色枝干上隐约闪过一阵金光,盘延而上直至树冠,苗儿浑身一颤,“啊!”地一声大叫,“噌噌噌……”以我肉眼可见的奇速疯长出半丈粗,一丈高。
      
      “哇!果然是好丹啊!大妙大妙!”我乐得一把搂住苗儿,大声叫道,
      
      “如何如何,是不是觉得此水甚好?!吃了下去,立时三刻长高变壮了许多?!”
      
      “mama……好吃好吃……”苗儿开口说了人语,脆生生地十分稚嫩。
      
      “跟你说过了,我不是你妈!我是人飞的仙!你是神留的树!物种大不同懂不。”我一听苗儿又张嘴喊娘,头皮一阵发麻,急忙解释道。
      
      “呜呜呜……mama……”苗儿颇有些委屈地垂下了树冠。
      
      我瞧着有些不忍心,便不再计较称呼,又舀了几勺金水,乐滋滋地浇下去,瞧着金水灵光,我心情大好,轻轻哼起了歌。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you\'ll never know dear ,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The other night dear when I lay sleeping
      I dreamed I held you in my arms
      When I awoke dear I was mistaken
       So I hung my head and cried……”
      
      周遭的祥云好似听见了我轻柔婉转的吟唱,一朵两朵渐渐聚拢起来,热热闹闹挤作一团,围在我身边。梵谷清风徐徐而来,吹散了几绺我盘紧的发丝,痒痒地拂过我的脸庞。我唱了一遍,又唱一遍,歌声飘荡开去,没入了锦域一池碧波里,千百个莹亮的汽泡蒸腾而出,映照着波光,漫出满天奇异的瑰丽光晕。气泡忽上忽下翻飞舞动,搅动着清风,竟然互相应和,生出了缥缈的乐声。我屏息聆听,仙乐飘飘,似乎整个梵谷里都回荡着熟悉的曲调,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you\'ll never know dear ,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The other night dear when I lay sleeping
      I dreamed I held you in my arms
      When I awoke dear I was mistaken
       So I hung my head and cried……”
      
      “长梧……”我喃喃唤出那个名字,泪水轻轻滑落,飘入了风里,滴入了土里,干在了我的心里,“你曾说过,梵谷的清风,好似一曲仙乐是么,如今,我果真听到了……”
      
      默默地舀出最后一勺金水,瞧着它流入土中,我抬头瞧瞧苗儿,已然抽成一株亭亭玉立的小树,我满足的笑了,虚空画圆,化出一个老大的仙障,将它罩在里头,转身独自飞回楼内。
      
      回到屋内,松开发髻,我慢慢地梳了许久,轻轻抚摸着一头青丝,我心想,“作仙还是好啊,如今我已好老好老好老了,若不飞仙,早该死透了,如今,一头青丝仍在,半根白发也无呢……”
      
      扑进被窝,我把脸埋进枕头里,合上了双眼,暗暗地祈祷,今夜,梦回百转,能见到他么?这样地想着,我渐渐沉入了混沌。
      
      似乎是在梦中,我孤身一人走在一片沙海之中,烈日高悬,万里无云,茫茫无边,我似乎就要渴死在这荒漠之中了,“算了吧,别走了,就这样丢开手吧……”我对自己说,刚想停步直直地跌倒,梦境忽得一暗,周身犹遭万根荆棘刺入,巨大地痛楚使我从混沌中清醒,一睁眼,我仍在一片荒漠之中。长长叹了一口气,我只得继续拖着步子往前走,“仍旧不让我丢开手么……”我又对自己说。
      
      不晓得走了多久,我似乎觉得自己已被晒成了一具干尸,早已失了知觉,只余残躯仍在前行,远远似乎看到一团金光,是谁?是他么?我一下失去了最后的气力,跌坐在沙土中,再也无法动弹,可是,谁在前面等我?我挣扎着想要站起。突地凭空一个霹雳,电光一闪,雷声大作,我一下心惊,又一次睁开了双眼。
      
      这次我醒了,真正地醒了,我仍旧躺在我的屋内,我的床上,楼外一片漆黑,一道闪电划过,
      
      “嗯?梵谷要下雷阵雨?!!奇怪,从未见过此等天象啊?”我翻身坐起,小白从外头仓惶地奔入,一头扎入我怀里,“喵呜喵呜”叫个不听,两只爪子胡乱地扒拉着我的衣衫,一双猫眼满是惊恐。
      
      “怎的了?化人,说话!”我被它的神色惊怒了,一声断喝。
      
      还未等它落地化人,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似乎还和着一些隐约的滴水声,是谁?谁闯入我司内?我一下警觉起来,腾身而起,双臂绷紧,双指合拢,暗运起一股真气,以备不测。
      暗光中一个人影凸显,小小的,瘦瘦的,好似一个孩童……我狐疑地走出屋外,门外遥遥立着一个男孩,约莫着三四岁地光景,瞧着直到小白胸口高,小身子光溜溜地,湿哒哒地滴着水,仿佛刚从海里冒出来似的。他好瘦好瘦,小脸苍白,透着青白之气,有些天生未足的羸弱模样……只一双眼睛,清澈澄净,幽幽地散出柔光,好似月色。
      
      他定定地瞧着我,张了张嘴,哑哑地发出几声碎音,隔得有些远,我并没听清,只是瞧着他的模样实在可怜,忙走近了化出一床毛毯轻轻裹住了他,柔声问道,
      
      “你是谁啊?怎的到了我这里?”
      
      “mama……我……化人了……”他用一双包含月色的眸子,沉静地瞧住我,轻声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拥大妈:要想娃长得好,说到底还是要喂得饱!
    女读者:正是正是!我家那个就是不肯吃饭,总面黄肌瘦的......
    男读者:胃口太好也不成,我家两个小胖子了,不是可乐就是薯条!
    拥大妈与读者们苦恼地撑着脑壳,一起陷入了忧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