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魂穿同一人

作者:牛尔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徐菀卿讲故事02

      她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认识孔孟之道,也认识自家官人。
      唯独不认识雷锋。

      雷锋二字冷硬非常,格外凛冽,像寒冬冰雪中出鞘的利刃。
      女子怎会取这样的名字?但想起前朝曾有女将女承父业,抵御外侮,想来,也是个被父母寄托厚望的女子。

      徐菀卿回来后,总想起那个女子。
      豁达又江湖气,脸上也总带着活泼的笑。身边有侍者两人,一男一女,亲密顺从。
      生得像祸国殃民的妖妃,是徐菀卿见过最好看的女子。

      即使以张绪的身体领略过那世界的厉害,见那姑娘,也是叫她惊奇,甚至对镜自照,感叹自己生得哀愁,低眉顺眼,看着便好欺负,没有那姑娘大气爽朗的模样。

      若能再见——
      哦,怕是不能再见了。

      她再进张绪身体里,起来,依照惯例再翻开本子。
      在之前那次与那叫商佚的对话下,胡乱潦草涂着两行字。

      隐约看见自己的名字,但被涂掉了。
      下面笔画整齐,字迹公正地,写了徐菀卿三个字。

      一个字一行,每一笔都拆开写,仿佛授课一般。
      字迹太过工整,一时没能辨别出是谁的字,但想张绪不学无术,写不来这样好看,多半是商佚了。

      平白无故,商佚写自己名字做什么?她仔细探究,却也没忍住照着这比划再写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作为回礼,她在下面有样学样地写了商佚二字,各占一行。

      听人说,这样是低年级的孩童习字的法子,稚拙有趣,她便忍不住多写一遍。

      起得早,闲来无事,她开了灯。
      灯在头顶,无需灯油无需点火,光亮夺目,恍若白日。

      这一切令她啧啧称奇,一边新鲜,一边学习,又要兀自镇定,当作平常。
      习惯用这些神奇物事的人们却也没有太多变化,还是吃喝嫁娶。

      提笔,勾了个轮廓。
      她有心画一画那位姑娘,但惊鸿一瞥,之后未敢多看,只好寥寥几笔,算有神韵,也算认得出,但毕竟不好看,没有那姑娘神采的万中之一。
      无法落款,想起那姑娘的名字,于是浅浅写上:雷锋。

      张绪家的纸仿佛都是厕所掏出来的草纸,墨洇散得很快,还有雪花般的纹理,纸也湿透,她只得拿了晾衣架将画晾在炕头。
      时间到,她该去私塾。

      张绪往往都会将书包收拾好,方便她与商佚提着就走,因此她拎起来也没看。
      谁能想到张绪终于疏漏,她打开书包,掏出了一桶红烧牛肉面。

      语文课代表在前排大声地背初中古诗词,猛地听见一声响,一个转头过来,凝视那红色纸壳:“张绪你居然上课带零食,我要告老师。”

      零食?
      此物她也见过,只是不知是吃食。
      看外表,不过红纸,只是纸质绵密光滑,掂着有分量,内里似乎裹馅,哗啦啦直响。

      她诧异了,端起方便面看了一圈,无从下嘴,只好问:“怎么吃?”
      “泡着吃嘛!桶装的你还想干吃?老师——老师,张绪还想在教室吃方便面!”

      因来得早,也没他人观看,课代表并不能将信息传达到在家炕头的老师耳朵里。看她傻,又有意留下犯罪证据,拉着她去热水房,一通哗啦啦作响,泡了一碗面,拿叉子压住纸盖,热气腾腾地端在手里。

      “喏。”
      徐菀卿施施然接过,心内诧异此物方便,若是行路,带上一车,路上还能吃到香气扑鼻的热汤面。
      真好啊。

      等面泡软,她背对小姑娘,轻咬一口面条。
      果然香气馥郁,味道浓烈,面条筋道非常,口感十分不同。

      她不习惯这样站着,在漆黑角落里背对一个人用饭,如老鼠啮咬木头,在黑夜里鬼鬼祟祟,吭哧吭哧,上不得台面。但女子毕竟不能上桌,吃东西吃了现成的,她心内感激,回身一看,小姑娘盯着她,被撞破了又扭过头:“好吃吗?”
      “好吃。”她有意分享,但想自己吃过的再给人,怕是不妥。

      小姑娘咽着口水望眼欲穿,又探头探脑看四周无人,于是伸手:“我,我给你泡的,我们见者有份,你要是给我吃,我就不告老师了。”

      两人分享方便面,热水房充满了泡面的味道。
      徐菀卿暗自记下此物,若能带回家与她的小丫鬟一同分享就更好了。

      这个六年级一班的班长姑娘年纪幼小,比她的小丫鬟大几岁,但稚气相同,眼神澄澈,她心中怜惜又慈爱,就隐隐将这孩子当成她的小丫鬟。而且这小班长威风凛凛,在私塾说话有些分量,男孩子都被她追着打,而且,小班长成绩优秀,又帮她许多,帮她买来笔墨与词典,如今又帮她遮掩。

      自从来到这里,若没有小班长,她怕是要被当作异类驱打出去。
      因此班上最大的先生,哦,这里的人叫班主任。班主任先生问她最近有何需要时,她申请与小班长同桌。

      小班长坐第一排,孤零零一人,但又骄傲,因成绩好,老师另眼相看,又身兼数职,自有一分气势,只是私底下,却没什么人主动找她一起玩闹,只有大家一同玩耍,小班长又强行加入,才显得不那么伶仃一个。

      徐菀卿此举出于同情,她也不知自己会惹来什么麻烦,但有人照应帮助,她学习这世界的事物更加便捷。
      只是没想到,才做了同桌,小班长就带她威风凛凛。

      后桌一些男孩聚在一起看书,小班长就冲过去:“你们在看什么!”
      像大鹅冲进小鸡群,哗啦啦把男生都驱散了。大鹅格外英勇地撕扯来半本书,哗啦一声,惹得徐菀卿格外心痛。

      小班长扫了两眼,立即把脸憋了个通红:“你们!臭流氓!”
      “你告老师呀,你也看了!你也看了!”男生们四下里起哄,围着小班长转圈圈,特意要将她欺负哭。

      双手开弓,小班长几乎要扯碎这本书了。
      徐菀卿爱书心切,忙忙救下,没来得及细看,男生们就长出一口气:“张绪!还给我们!还是你够义气!”

      可能原主与这些男生关系亲密,但徐菀卿做不出与男生打闹的动作,将书扔过去都嫌孟浪。
      低头翻开扫了两眼。

      ……
      “不学好。”她轻声指责这些男生,作为在场唯一的大人,她认定她该教育一番。可她不是先生,只憋出这一句,自己脸先红了。

      男生们仿佛瞧见了什么稀奇的景色:“哎呀张绪脸红了!卧槽张绪脸红了!”
      小班长个小,将人高马大的她拦在身后:“你们居然看这种东西!我要告老师!”

      这本书大致是个采花贼与各个女子之间发生的床笫故事,对□□描绘得格外详尽。
      她上课时,将它压在数学练习册下看完了,只觉言语粗俗,肉-欲四溢,却没有半点情分,更谈不上令人心迷神醉。

      下课时,小班长急着去厕所,叮嘱她守好书,相约一起告老师。
      小姑娘一走,男生们呼啦一群涌上来:“张绪,你最好了,还给我们吧,老师知道了就完蛋啦。”

      “老师不会知道,”她多管闲事起来,认定此类糟粕不能荼毒孩子们,便说,“这本我没收了。”

      “切,反正我们也看过了。你可别告老师啊!”
      她如多抹了几层胭脂,脸色红透,不敢再近,只说自己保密,匆匆将那糟粕放进包里藏起,等小班长回来,只说被男生抢走了。

      在她的时代,写小说的人并不敢用真名。人说,写小说编排是非,要遭报应,因此看的人快乐,写的人躲藏,但写作终有一种释放的愉悦,仿佛遨游天地,魂游四海,自以造物,能造万物,能成功业。

      但这类糟粕写出来,愉悦谁?俗艳二字形容都是褒扬,字字粗制滥造,不知作者到底怎么想。
      才指责了这书的作者,又立即自愧。

      这些腌臜脏事,隐秘不言,她怎么还仔细追究起来?实在不雅。
      匆匆藏起心思,继续上课,计算时间,匆匆吃过饭回教室,等待商佚接班到来。

      恍惚间,就回到自己住所,悠悠转醒,小丫鬟蹲在床边似乎看了她很久。
      见她醒来,欣喜笑:“少奶奶可醒啦,我今儿个捉了只猫儿,软乎乎的,我给抓了洗过,这会儿房顶上睡觉呢。”

      被兴冲冲地牵着去看那只橘色的小猫,它蜷在瓦上,睡得很是安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