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魂穿同一人

作者:牛尔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商佚有个故事03

      商佚醒来,先给粉笔灰狠狠呛了一下。
      面前黑板放大了无数倍,旁边不再是垃圾桶,而是她们班女中豪杰小班长。

      她以为自己坐错位置,但看面前书桌,连切碎的橡皮块儿都是张绪本人的。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老师给人调换了座位。

      她恨自己模仿张绪功力不够,惹得老师以为自己真是深藏不露蓄势待发。
      突然丑鸡变凤凰,飞到老师眼皮底下,多少小动作都尽收眼底,商佚用尽毕生功力参透表演艺术,把自己想成张绪本人。

      同桌小姑娘上课犹如战场厮杀,腰杆挺直,右手握笔在纸上拼命与老师的语速搏斗,语文书上挤满笔记,商佚扫了一眼,连老师“哎呀三脚踢不出个屁,气死我了”这样的话都速记下来。她瞥见小姑娘中指握笔的茧子厚厚一层,感叹学习劳苦。

      她在座位上煎熬了两节课,被叫起来解了一次小明放水又注水的一看脑子进水的问题,又在自习上被老师拽起来朗读单词表第一页。
      怀着三分从容七分冷冽,商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得过且过无所事事,上一个值班的徐菀卿没怎么作妖,没有什么大事找上来。

      这份从容不迫在她从书包里掏出一本黄色小说的时候,像一朵烟花把脑子炸成一团浆糊。
      这是谁放进来的?

      张绪?徐菀卿?

      料张绪没有这个胆子。

      她才掏出来,同桌像是装了什么扫黄雷达,扭头尖叫:“你上午不是说被男生抢走了?你怎么偷偷看,我要告老师!”
      果然是徐菀卿。
      竟然是徐菀卿?

      徐菀卿虽然为人神经,但商佚对她印象不算差,虽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商佚也不知人家什么模样,自行想象了一副饱受封建糟粕荼毒的深闺怨女的形象。
      没想到竟然还是粗野豪放派。

      同桌行动力极强,说告老师就告老师,把手一举,力可补天:“老师!”
      商佚那商人的市侩迅速显灵:“你不告老师我就请你吃干脆面。”

      老师抬起头:“怎么了?”
      同桌说:“39页练一练我已经会背了。”

      不愧是班长,随机应变。
      下课,商佚摸出零钱请小姑娘吃干脆面,但校规禁止小孩吃这样的零食,两人对着栏杆冲外面的阿婆比了半天。
      “奶奶,我们要小浣熊啊!”
      “什么?唐僧肉?好啊,这个辣条好吃的。”阿婆递过辣条。

      商佚觉得阿婆根本不耳背,只是想趁机多卖一些,奸商。
      辣条,干脆面,还有泡泡糖,提了一兜子,商佚递过去,张绪父母死前留下工资,张绪舅舅也算有良心没吃绝户,因此买小零食也还有钱。但商佚还是之后记下了张绪的银行卡号,叫老男孩悄无声息地打进几笔小钱,算作自己大方的补偿。

      忽悠过班长,但书还在,商佚多看两眼,粗俗得描写不出来,充满男性的幻想,写满了不科学的姿势。
      切。

      她不是古代人,看黄书也不至于一律打成封建遗毒,就是怎么想徐菀卿,都觉得匪夷所思。
      县城的书店全都是无趣的教辅资料和言情小说,没有她需要的内容。

      终于找到一本繁体的《金瓶梅》,看起来符合徐菀卿调性,她顺势淘汰那本采花贼。
      但这本书也并不像外界所想充满各类艳词,琐碎倒是更多,但声名在外,还是被她扔进书包。

      为了给自己加深印象,她特地多看两眼写满小字的《唐诗三百首》。字里行间都显出徐菀卿良好的文学素养。
      所以无论如何都该好好地端正端正徐菀卿看此类小说的审美。

      自从直面徐菀卿的灵魂,商佚对这个人注意就多了一些。
      如果真是个神经病,她是不是得有些什么措施解决问题?

      等她推门进屋,抱着柴火预备点火烧炕时,瞧见炕头晾衣架上晾着一张纸。

      一张肖像画,署名雷锋。
      肖像左看右看都像自己。

      她蓦然回神,兜着的柴掉了一地。
      中国有人不认识雷锋?
      认识那么多字,对诗词歌赋颇有研究,却不知道雷锋是谁?

      看自己那张妩媚一笑的脸下挂着那位榜样的名字,她头痛地将雷锋二字抠下,扔进柴堆。
      她在冷炕头坐了许久。

      混到现在能有这番成就,也是因为商佚敢想凡人所不敢想。
      或许这个徐菀卿是……个古代女鬼?

      女鬼画她干什么?
      自己太凶,记恨上了?

      她匆匆站起,一把火烧了画,摸出张绪手机,却实在想不起丑男孩的名字。
      趁着夜色,做贼一样猫出房门,带了些钱出去,坐最近一趟公交车到市里,辗转几趟终于见到丑男孩和老女孩。

      她不讲封建迷信,格外唯物主义,但经历这样魂穿的事情,头再铁这时候也怂了。
      “我还活着吗?”

      丑男孩:“……”
      商佚冲冲拉开两人。

      床上,自己在床上安详得像个被纺锤扎了手的公主,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姐,发生什么情况?是不是被发现了?要不派几个保镖过去——”
      “别。”

      这根本不是保镖的事儿。
      “我得找人作法。”商佚说出这辈子最不唯物主义的一句话,扶着额头,听见世界观嘎嘣碎掉的脆响。

      “怎么了姐?”
      “那个徐菀卿,查到了吗?”

      “没。”
      “她,她可能,可能已经……已经嗝屁了,懂吗?老女孩,你去,找,找个什么高人,狐仙啊什么的,招标,谁有本事找谁。”

      两人悚然,杵着像两尊兵马俑。

      商佚坐在自己身体旁边,第一次旁观自己的身体感觉奇怪得像灵魂出窍,仔细想想也确实是灵魂出窍。
      这都什么事儿啊!

      烦躁不安地想了一会儿,想起那幅画来。
      徐菀卿画自己是什么意思?
      自己可还好心地给她买《金瓶梅》诶。

      那两人终于还魂,老女孩得令去了,剩丑男孩继续捧起平板:“先把女鬼的事儿放下,之前说的那个工程,压死的工人的家属找到了。”

      商佚回了回神,点点头,切换工作状态。
      “该赔的就赔。”

      “我认为该让你知道一下。”丑男孩翻转屏幕给她看。

      张绪戴着红领巾和一对夫妻站在一个公园门口合照。

      报应来得果然快。
      商佚呼吸一窒。

      “但是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丑男孩划拉屏幕,翻到下一张。
      几个领导视察场地,角落里,张绪一家正坐着说话,很小,但放大看能看出是乱糟糟的看着倔脾气的张绪。

      “事情发生的时候,张绪也在工地。而且有目击者说,张绪也被埋进去了,但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而且,根据你的描述,她应该是不记得这件事了。”丑男孩说完,停顿几秒给商佚反应。

      “而且我回去仔细调查过了,”丑男孩又翻过一张,放大,“一切设施都没有问题,按理说不应该塌下来。这绝不是我在替公司推卸责任。”
      “停。”商佚抬手,止住他的话,略一思考。

      大致意思她懂了,意思是,张绪这里有疑点,当时工程的事故也有疑点。
      “查。”

      “那家属——”
      “赔,改天发你银行卡号。”

      商佚凝视自己的身体,想了一会儿:“老女孩怎么还不来?请来什么高人?”

      没等到高人,她先睡过去。
      从自己身体里爬起来,张绪呆呆愣愣环顾四周,见了她,噫了一声。

      “过来——”商佚一勾手,张绪凑过去,恭恭敬敬地敬了个少先队礼。

      商佚:“……”
      丑男孩噗嗤一笑。

      商佚是资本家,是资本家中有良心的那类,但毕竟做大做强,带血的钱也有,不过都是意外,因为离得远,她没有太多触动。这次,看见张绪,第一次直面自己的财富下的血痕,心里抓挠得难受。
      轻咳一声,又觉得自个儿虚伪,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会儿。

      “跟你说个事儿。”她把被子掀开,“我实在不能再给人搓脑袋了,这样,你给我当女儿吧,我领养你。”
      张绪:“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