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魂穿同一人

作者:牛尔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商佚有个故事02

      商佚第一次客观视角看见张绪本人,感觉有点儿像网友见面,第一反应是幻灭,接着她迅速将人留下,等着会会那个什么徐菀卿。

      徐菀卿可能有点儿什么精神病,说话怪气,还指责她短视浅薄。招你惹你了就短视浅薄?但她那时正在补英语作业,没空回复,下意识以为是微信聊天,顺手写了个“?”。

      等想起来自己的言简意赅已经是又一次在张绪身体里,班主任口吐莲花正在说服她无论如何都要记得下周六的诗词比赛,看看比赛时间,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上场,所以她掏出《唐诗三百首》复习,看见了小字注解,又看见大王八。

      这两样东西结合起来,她还没联想到本子上的文绉绉的留言,只是看那繁体字的笔记越来越多,心里颇有些异样。

      还是个文人?
      她对这个徐菀卿产生了一些兴趣。

      这是个沉溺在古风文化中难以自拔的小姑娘?还是研究学术到走火入魔的国学大师?
      而且,如果能和徐菀卿聊上,或许能发现自己和她莫名魂穿的根源。

      她的生活几乎分裂,一半成人一半孩童,前一秒她还在和远在日本的大老板商讨接下来的发展规划,后一秒她就坐在教室和红苹果脸蛋的姑娘翻花绳。

      丑男孩和老女孩正在翻花绳,也没有绳,两个人拿手势对着翻,无实物表演炉火纯青。
      突然电话一响,说张绪溜出去了。

      十二点十分。
      三人下楼,从酒店出来过马路,对面就是大厦。

      张绪正作抬头仰望星空状,商佚也跟着抬头,天空雾蒙蒙,没有星辰。
      丑男孩说:“她是不是梦游?”
      老女孩说:“这个是徐菀卿?”

      紧走两步,商佚打量过这具身体,确信换了灵魂。气质不同,有些哀婉的眼神和体态绝不是张绪泼猴一样的灵魂能做出来的。
      “你好。”商佚留丑男孩和老女孩留在马路牙子上,自己靠近张——不,徐菀卿,心生预警,伸出手去。

      张绪一头短发剪得有辱理发店名声,乱糟糟的,身上穿着脏了的背心和一件薄外套,套着灰白的牛仔裤,特意把脚腕子露出来,配一双白帆布鞋,黄袜子格外明显。

      商佚握手握了个空。对面对她施施然行了个礼:“姑娘好。敢问这是何处?”

      伸出去的手在空中抓了抓才讪讪收回,商佚被这见面问候惊到失语,话在嘴里囫囵了好几圈,才艰难回答:“平都啊。”

      “敢问,平都市,莲花县龙心镇怎么走?”
      商佚指了指东边:“直走,走个十多里吧。”

      “多谢姑娘。”对面施施然又躬身行礼,袅袅娜娜地就往马路对面冲。
      红灯亮了,商佚突然想起来镇上唯一的有红绿灯的街口好像废弃了好久。

      那个,什么,徐菀卿是吧?
      是傻子?

      对着红灯大无畏地就义,才踏出去一步,老女孩多管闲事地给人拽回来。
      一辆车擦着两人鼻尖飞过去。

      “姑娘有何贵干?”
      老女孩脸上五味杂陈地拧巴了一会儿,求助商佚。

      商佚问:“到龙心镇多久?”
      “坐大巴两个小时,直线距离40里左右。”丑男孩又捧出他的iPad。

      商佚哦了一声,对徐菀卿学了一句:“哦,大概四十里,姑娘慢走。”
      “一个时辰?”徐菀卿也还算有些生活技能,自我换算一番,仿佛胸有成竹地往东边一望,脸上浮出恬静温和的笑容。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出发前,她低头端详两只脚丫子,脚跟着地腾挪一下,又注目商佚的高跟鞋。
      被谁盯着脚看都不舒服,商佚咳嗽一声:“您,快走?”

      她没勇气和这么一个人对话,说话方式会要了她的命。
      “姑娘鞋子式样新奇,不知……”

      商佚急着送走这位大神,双脚一蹬把鞋子脱下来,拎起来给她看一圈:“喜欢?给你买一双,丑男孩快去,快去带她买——赶紧……”

      “哦,妾——我并无此意。”徐菀卿仿佛被她的举动惊到,又凝视她赤足踩在地上的样子,眼神动了动,接了鞋子,拿手指捺了下大小,似乎明白了什么,点点头,轻轻搁在她脚前,“多谢姑娘,我明白了。”

      谁也不知道徐菀卿明白什么了,丑男孩已经去开车了,剩她和老女孩两人。

      徐菀卿望了望东边,又凝视久久不穿鞋的商佚。
      她也不说话,单用眼神望着。

      一旦看过张绪那张脸嬉皮笑脸又没什么骨气的猥琐样子,再看现在好奇又怯生生的纯情的眼神,商佚又觉得自己分裂,扶着脑门把鞋套上,指挥老女孩去和徐菀卿说话。

      老女孩:哎你那个,你叫什么呀。
      徐菀卿:小女子张绪。
      老女孩:……哦,你不是本地人吧!
      徐菀卿:是本地人。

      商佚:……行了行了。
      她还没勇气和徐菀卿摊牌说自己就是商佚,看徐菀卿的眼神,很明显,不认识自己。

      她带着老女孩退避到街那头去,徐菀卿却走过来。
      恰逢绿灯,也竟然给她走过来了。

      徐菀卿过来,先静默观察车流,凝重地望了一会儿,自言自语:“以灯指路,极为高明。”
      商佚脑瓜子疼,给丑男孩打电话:“救我!这个神经病开始自言自语了。”

      车停在几人面前,丑男孩还是有办法,居然有模有样地先拱手:“姑娘请随我来。”
      “公子带我去哪里?”

      商佚搓着身上的鸡皮疙瘩,把人薅进车里去,没等徐菀卿反抗,先开口道:“哎呀那什么,相逢一场就是缘,本姑娘见你喜欢我的鞋,决心送你一双,顺带把你送回家,可好?”

      “我与这位公子单独相处?”
      “嗯。”

      徐菀卿像坐到钉子上似的弹起来,死活下了车:“不可不可,于理不合。”
      “怎么不合了,没事没事。”商佚像拐卖人口的老太婆,死活将人塞进车里。

      徐菀卿称男女授受不亲,共处一室极为荒唐,又说自己未嫁,名节最重,抵死挣扎。
      你推我拽,老女孩怕推到商佚不敢帮忙,在一边劝说,一定要将徐菀卿放进车里回镇上。

      丑男孩扶着方向盘等三个女人吵完。
      突然,警车来了:“过来!有人举报你们拐卖人口。”

      商佚头痛欲裂。
      从公安局出来已是深夜,徐菀卿也知自己给这三人惹来麻烦,声音怯怯,道歉说:“实在对不住,我久居山中,不大……开化,性情顽固……”

      “没事,我饿了。”商佚指示老女孩去处理后续事务,毕竟自己这样沙雕的事件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新闻上。

      她怎么就和徐菀卿一般见识,没把人直接打晕了扔回去呢?

      一盆麻小上桌,丑男孩禁止商佚喝酒,倒了可乐。
      徐菀卿左右环顾,见男女同桌,笑语欢声,感叹民风开化,自己绝不能再顽固,才虚拢裙摆坐定——她并没穿裙子。

      商佚自顾自地剥龙虾吃,老男孩心灵手巧,就是速度慢,所以她自己剥,一双一次性手套又油又辣。
      那个什么,徐菀卿是不会吃吗?难道请她来就是看着吗?
      商佚屈尊降贵地剥了虾肉放进她面前的碟子里。

      “姑娘与我素不相识,为何——”
      “有缘相见哈,就,就一起吃饭,吃吧,吃完送你回去。”
      商佚没了脾气。

      老男孩已经发消息告诉她,已经找人调查关于徐菀卿或者徐亦久这个人的资料了,需要更多信息,所以商佚现在缓过劲儿来,心平气和地与徐菀卿说话。

      好惨一女的,大半夜不能睡,与神经病谈天。
      聊了一阵,徐菀卿看着傻,像个远古人类,但心思缜密,时刻记得她是张绪,没有露半点口风。

      就是说话方式文绉绉的,不像个正常人。
      商佚突然叫了一打啤酒两瓶白酒来,眼神暗示老男孩,两人像犯罪分子,左右开弓,打算灌醉徐菀卿。

      左边商佚说:“来,走一个。好朋友就要一起喝酒。”自己却一口不沾。
      徐菀卿称女子醉酒实在不雅,抿唇不喝。

      右边老男孩说:“相逢一场不容易,今日别过就当饯行。”
      回道:“萍水相逢何须酒,以茶代酒更好。”

      等吃饱后,商佚坐到副驾驶,噼里啪啦打字:
      就在那种专门关精神病的医院找找,把那什么电击的那种医疗机构也找找。

      老男孩:我觉得她就是说话方式有点奇怪,其他都还蛮正常。
      商佚:放屁。

      后座的徐菀卿拘谨坐了一会儿,不懂就问:“平都民风都如您二位般好客?”
      “平都人都是神经病。”商佚带着情绪回了一句。

      “何谓……‘神经病’?”
      商佚转过头,凝望了张绪身,徐菀卿心的那个分裂的样子,莫名想到课堂上的场景。

      每次想到自己就在前一秒这么神经的状态下过来,换成一张冷脸——
      她该去为张绪去六医院预定个位置。

      “就是——”商佚咬牙切齿地想词。
      老男孩已经递过iPad:“喏。”

      徐菀卿小心谨慎地接过,逐字逐句地看百科,还没看完,屏幕暗了下去,惊吓她往后仰脸。
      商佚猜想,或许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徐菀卿才选了凶神恶煞的自己求助。

      徐菀卿轻轻拍一下她袖口的衣裳,轻声:“姑娘……”

      她没好气地把手指一摁,屏幕再度亮起。
      于是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徐菀卿求助无数次,商佚没了脾气,帮她输了指纹。

      算了。
      神经病也没什么可调查的。
      送到家门口,老男孩第一次见,商佚还演了一出戏,问了该往哪里拐,实际上她熟记于心。

      下车,徐菀卿轻轻抚摸车门顶端边缘,又看看商佚:“多谢姑娘大恩大德,敢问……”
      “能不能好好说话?能不能?”商佚一抬声,惹得狗叫四起。

      话出口,显得她更凶。
      “我只是想问姑娘名讳。”
      “我叫雷锋,不用谢。”

      车子绝尘而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