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周郎欲顾

      “还有这种事?”
      
      穆澈早起听到萱宁堂传来的消息,温文的眼角带出一片似笑非笑:“消停不过三天。”
      
      半刻钟后,吉祥连人带茶具被唤到前厅。
      
      天气渐热,透雕椅中人身着一件家常春衫,手中一杯清水,将垂首走近的小姑娘一步一行看在眼里,徐徐开口:“送去的茶器可还喜欢?”
      
      这样开门见山的话,听得吉祥身后的琏瑚小脚一软,手上捧的锦盒跟着一颤。
      
      吉祥偏头看她一眼,软腰下福:“多谢大公子,吉祥喜欢。”
      
      穆澈意味不明地挑下眉心,翻指在桌上敲了两下,琏瑚连忙捧盒过去。
      
      她没有姑娘那样好的定力,每靠近大公子一步,便咽一下口水,及至面前,唇舌干成一片,恨不得把大公子手里那杯水抢过来救渴。
      
      但也只是臆想,琏瑚心里打鼓,手还算稳,将黄地团云锦盒轻轻放在桌上,启开后低头退回吉祥身边。
      
      她自以为走得沉稳,不知从旁人看来完全是“落荒而逃”。吉祥面上不露痕迹,心里也不由暗骂:来之前的话全白教了!
      
      锦盒之内,确是完好无瑕的汝瓷茶具,与库中那一套别无二致。穆澈目不瞬睛盯着瓷器看了一会儿,不知瞧出什么,忽然笑了。
      
      吉祥的脸色像被风雨零落的梨花,手心刹那冒出一层冷汗。
      
      掩饰得再好,也是心虚在先,就听座上问:“这是我送去的那一套?”
      
      琏瑚要不是一直掐着自己的手,这时候恐怕就要叫出声!
      
      她不聪明,可知道大公子聪明,早说了这法子不好,姑娘就是不信邪!
      
      吉祥也顾不得别的,硬着头皮道:“是。”
      
      穆澈眼皮不抬,“你先下去。”
      
      琏瑚怔愣一下,如蒙大赦地退了出去——她虽也想与姑娘同进共退,却实不是顶得住压力的材料。
      
      剩吉祥一个在空旷旷的厅子里,提了一颗七上八下心,还能恍神,觉得这场景莫名熟悉。
      
      “早起听说姑娘打碎了茶盏,想不到还能好端端地见着。”穆澈抬起眼,依旧雷霆不惊的语调,又问了一次:“这是我送去的那一套吗?”
      
      短短功夫,吉祥心里不知翻了几个来回。这自不是穆良朝送的,他送的那套已经在几天前碎成渣了。
      
      ——碎片不在地上,却整齐地收在盒子里,琏瑚吓得一问三不知,当时吉祥一看这情形,便知是有人故意使坏。
      
      可罪魁是谁呢?吉祥一直不能确定,茶器打碎这件事只有她、琏瑚和湘辰知道,再有知道的,必然就是动手脚的人——穆良朝是听谁说的?
      
      “大公子,我……”
      
      “吉祥,”穆澈看着她:“不要说谎。”
      
      削金断玉的四字,堵住了吉祥事先编好的说辞,数尺之隔的人,既不愠也不恼地看着她,似在纵许,又像在诱导她。
      
      这套茶具是十一公子给我的。这句话吉祥几乎脱口,好歹给忍住了。
      
      那日她甫见一盒碎瓷,恐慌得不行,待到镇定下来,才觉得这事先不能告诉穆良朝。倘若去说,她必然要说这是被别人打碎的,可公子若问是谁,她是能说“不知道”还是“怀疑某人”?无论哪个答案,只会让公子认定她失手碎盏,反而怕承担而嫁祸他人。
      
      并非心思多狡,是她从前切实吃过这个亏,一朝被蛇咬,不得不怕了。
      
      却恰巧那日穆庭准来府里,百无禁忌地逛荡到瑶华苑外,院门未关,一个一脸愁容在里,一个满面春风在外,不倚不偏对上了视线。
      
      吉祥之前与他有些阴差阳错的交情,本来为他冒认二公子的事,自己生着闷气,可穆庭准那条三寸莲花的舌头岂是虚名,兼之吉祥走投无路,三引两引,话便顺嘴溜了出来。
      
      穆庭准闲时就想生事,闻言立即大包大揽了过去。
      
      因他家里有一套一个模子烧出的瓷器,还是当年先帝爷分赏给两府的,穆庭准不知用什么法子避过眼目送进来,给吉祥偷梁换柱。
      
      当时穆庭准打包票,就算良兄有火眼金睛,也绝对看不出来。
      
      穆良朝有没有火眼金睛不论,但十有八-九,他是看出来了。
      
      穆庭准舍了一套贵器帮她,吉祥不能把他牵扯进来,可穆澈一句云容玉秀的“不要说谎”,她就真的说不出假话来了。
      
      正在两难之间,一人跨步进厅,“此事是我的过错,罚便罚我。”
      
      吉祥一惊,洛诵已大步走到她身前,脸廓棱角紧绷:“公子,姑娘出府是我恳求她的,令牌也是我给的,与姑娘无干,我愿意领罚。”
      
      一个音儿都没来得及出的吉祥,就听洛诵自己把罪状招了,一脸流年不利的哀愁:这回好,一罪不清,又加一罪。
      
      果然穆澈诧道:“出府,呵,这又是哪档子事?”
      
      他几乎怀疑这丫头是“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否则,闯祸的速度未免太一骑绝尘了。
      
      洛诵晨起与容许陪穆温练拳脚,并不知茶具之事,回来听说公子在前厅单独问吉祥的话,只当出府买书的事漏了。
      
      他不是个古道热肠的,但自己的责任还不至推给姑娘家承担,便自告奋勇撞上了桩子。
      
      他是百密一疏,穆澈是千虑一失,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事居然未察,两方一对质,纸便包不住火。
      
      吉祥丧着小脸,此事她也委屈,将前因后果说出,末了觑着眼角,声音小小道:“这件事不怪洛诵哥,他、我们就是想让公子高兴。”
      
      “让我高兴?”不知从哪句话开始,穆澈的闲逸不见了,目光晦暗地将杯水饮尽,唇上仿佛渡了层秋露。“洛诵,你可知何为令行,何为禁止?”
      
      洛诵对上公子的眼睛,似被扎了一下,反射性低下头:“我知道。”
      
      “你不知道。”穆澈定定看他,“你一句为我高兴,便私下筹谋,可有想过出府的人身上带出什么没有,回来带进什么没有,与之见面的是什么人,说的是什么话,府令可有流到他人手里,可有别有用心的人仿之假造?”
      
      吉祥尚未适应穆澈突然沉脸的样子,就无缘无故成了别有用心的人,无措地看着他。
      
      穆澈瞥她一眼,嗓音松了一分,带出不易察的浅沙:“你可有想过,是否有人盯着她,她是否会遇到危险?你们一个两个,当真有胆子,当真有主意啊。”
      
      洛诵身上练武才散的热气变作冷汗,他没想过,公子数说的这些,他一件也没想过。因为吉祥太纯真太笃定了,他看着那双黑漆明亮的眼晴,连怀疑与担忧的念头都没转过。
      
      穆澈没有说下去,洛诵已明白了言下之意,吉祥是不会,可是别人呢?有此开端,以后再有此类事,他会不会再度擅作主张?
      
      为主与媚主,一线之左右,成事与毁事,一镜之两面。他一直觉得好心办坏事的人很蠢,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步上后尘。
      
      洛诵跪下来,“公子,洛诵知错,愿受百藤。”
      
      吉祥觉得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怎么还真要动家伙?再说这不是洛诵一人的错,错多半还在卖力怂勇的自己身上,怯怯张口道:“这不能怪……”
      
      欲要揽过一半,又不敢想五十藤条抽在身上的滋味,勇气再衰三竭,眼珠定了又虚,话就僵在那儿了。
      
      这副茫然模样好比一只含了一嘴松子的松鼠,不知该拿手里的食物怎么办,穆澈冰沉沉的脸一霎暖开,当真……台上搭的大戏,也不如她的表情精彩。
      
      手点眉心遮了下脸,穆澈缓和了语气,侧头对洛诵道:“打你有什么用,洛大侠身手了得,不在乎一点皮肉之痛,罚钱你也不心疼。”
      
      想来想去,穆澈想到个让他长记性的好法子:“你一会儿去东俊府找十一,说我的话,叫他带着你见识一个月,走哪带哪。”
      
      但凡长着洛诵这样一张冷脸的,大半都是喜静不喜动的性情;那十一爷却是拿新鲜玩意儿下饭的,跟着他犬马声色折腾一个月,可比一百藤抽在身上还扒层皮啊。洛诵瞬间变色:“公子我错了……”
      
      穆澈修眉淡淡一勾:“嫌一个月短了?”
      
      洛诵不敢再说话,看了吉祥一眼,也不敢替她说话,向穆澈行了一礼,匆匆而退。
      
      穆澈望着那道年少的背影,心想:不急,爹身边的袁伯也是快四十岁时才能面面俱到,虽如此,偶尔还不免疏漏,他才多大呢。
      
      转眼,目光定在吉祥身上。
      
      吉祥白瓷般的喉颈滚动一下。
      
      之前有限的几面,穆澈都是温和随适的,她第一次知道,这个人也有让人大气不敢出的时候。
      
      寻书出于好心,已经这个下场,吉祥不敢心存侥幸,忙不迭就要一股脑招了,突听背后一声:“良兄!”
      
      吉祥眼前一黑,今日黄历上是写了“不宜自首”吗?
      
      未等哀叹,身着象牙地玉叶滚银袍的穆庭准尘沙过境般走进来,又在看到那套汝瓷时戛然止步。
      
      他看看穆澈,望望吉祥,一贯笑意儇然:“良兄,此事是我的主意,莫要怪她。”
      
      穆澈不甚意外的样子,“府上出家贼了。”
      
      吉祥以为说的是自己,登时耳尖发烫。
      
      穆庭准却是眼皮一跳,沉默瞬息后由衷道:“良兄料事如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给我呀,谢谢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