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我门庭

      东俊府的二管家马细郎,月前去临省办事,与当地富绅吃宴,无意在一个粮行老板的家眷髻上,看见一对碧玺点翠闹蛾的头簪。
      
      他当时觉得眼熟,回客栈后才想起,那是府里的茵表小姐及笄时,老太君从自己的嫁妆中寻来送她的,后来有一只找不见了,他还带人在外院找过一回。
      
      这管家原名马信郎,因为身形瘦高如麻竿,裁得再紧的衣裳穿着也像兜了一股子风,晃晃荡荡的,所以大家戏称他“细郎”。又因做事精细得紧,有些相熟之人干脆呼他“细娘”。
      
      旁的地方若细了不知怎样,心细却有心细的好处。马管家觉得那头饰不像劣工仿制,起了疑心,着人暗中去摸。从珠宝店查到当铺口,从转了几手的行脚商人、古玩贩子,最后溯回京城一家不起眼的小作坊。
      
      这厢查出眉目,马细郎也办完了事,回京后没急着回府,先去了那暗哨盯紧的小作坊。
      
      说是小作坊,其实不过一个穷手艺人住的两间瓦屋,屋地下被他的小子探出一个半深不深的斗形地窖,里头的东西可真叫马细郎开了眼:
      
      刚出骨架的水晶灯、一套十八件的金丝镶宝石首面、一年景冰髓胭盒、烧好的青花精瓷……不少东西还有那么点似曾相识。
      
      屋主姓陈,年纪轻轻,脸上泛着病态的苍白,单薄的身板和马管家有得一比,一双手也无甚出奇,很难想像这些以假乱真之物是出自他手。
      
      这人有些木讷,没怎么吓唬就把雇主交代了——竟是东俊府的库房管家蔡方。
      
      蔡方自一年前认识了这手艺人,就不禁动起歪心思。府库不是他一把钥匙打得开,寻机偷配了另一把,将时久不动的小零小碎运出府,给小陈过眼。
      
      小陈虽呆,却自娘胎里带出一团天生的匠气,瓷活缠金、磨珠仿石一应拿手,看过一眼的物件,多复杂的细节也能肖出九成。
      
      等他仿出赝品,蔡方再来个狸猫换太子。如此里头相安无事,外头找门路卖去外省远州,孔方进袋,自以为天-衣无缝。
      
      拨出萝卜带出泥,蔡方在外有一套班子,府里也不会全无照应。穆庭准的母亲南宫氏,即东俊侯后娶的续弦夫人,因婆母在堂,继子满列,治家向来勤勤勉勉,不敢出分毫差错,听闻这么件泼天的丑事,呕得饭都吃不下,恨不能将一干吃里扒外的东西捆起来打死。
      
      穆庭准是个油瓶倒了不扶的主儿,家里不指望他拿事,直到今早才要过供单看几眼,上头列出的物件条条缕缕,扫到汝瓷白轴茶具,他的眼皮跳了一下。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赶上东窗事发。
      
      穆庭准上前审视一回白瓷,指腹在茶盏边沿荡了荡,斗输了蛐蛐一样的表情:“我也走了眼了。”
      
      簪缨之门最怕祸起萧墙,有关东府里的事,穆澈不好多问多说。见他一脸轻松,便道:“开宗立派固不易,仿得肖鬼肖神也难得,百年后未尝不是好的。”
      
      “匠心这东西,我看是一代不如一代,后世瞧得出什么好歹。”
      穆庭准直起腰,不以为然地啧了声:“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还是砸了省心,等真品找回,我给良兄送来。府里还乱着,我便……”
      
      说到这儿,他想起此行的正事,眼风向后偏了偏,“良兄向来讲理,别错怪姑娘啦。”
      
      再不讲理的人,碰上穆庭准,也不得不拜下风。况穆澈是逗着吉祥玩儿的,物件原本任人取用,因物伤人,本末倒置了。
      
      他慵洋地拂拂手,“你走时把洛诵带上,我叫他跟着你长长见识,省得做事顾头不顾尾。”
      
      穆庭准心思九窍,恍然“哦”了声:“怪不得刚刚他见我跟见蝎子似的……嘿,良兄放心,我保准叫这位翻版的冷郎君大开眼界!
      
      走时经过吉祥身边,来去如风的小十一爷对着神游无方的姑娘,扯出个俊俏的笑脸。
      
      吉祥两次得他帮忙,两次都是倒忙,被坑得不知该哭该笑。又呆呆地想,他这么着急赶过来,就是为我开脱吗?
      
      算来,还不曾对他说过谢字……
      
      一片暗影挡住视线,吉祥抬眼看清走到跟前的人,下意识后退一步,一步没踩实,脚踝歪了一下。
      
      穆澈伸手拉她,长指在薄翼般的雾绡上一搭一放,留下一印暧意。
      
      两人面对面站着,吉祥矮得一头多,视线只及男子胸口,轻薄春衫下,几乎感应到一团干净的热气,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多少次梦中与他相见,都不曾离得这么近过,近得吉祥快要产生幻觉,觉得下一刻他就要放一枚玉佩在她掌心,款款温情地要她拿好。
      
      穆良朝。
      
      吉祥突然很想用过往所有黯淡无光的岁月,换这么一声。
      
      她怔营着向前伸出手,像要拥抱的样子,却只是福身退开一步,把头深深埋起来:“公子,我知错了……”
      
      她到底不是总在犯傻,还分得清何为肖想,何为真实。
      
      穆澈睫色极深,微微低头,盯着她粉粉耳垂上轻瑟的离南坠儿,目光下移,停在少女胸前的一缕青丝上。
      
      “既已入府,便是我府里的人。不忘本是好事,但往后与府外人来往,要知避忌。”
      
      醇音入耳,吉祥猝然抬头。
      
      她的眼瞳闪着黑晶墨玉也磨不出的光泽,仿佛潋滟流转一遭,便洄溯上古星河。
      
      神工鬼斧制得出举世无双的珍宝,终不及造化灵秀。刚刚,穆澈是想进前一步的,但规行矩步惯了,二则也怕吓着她,便止步没动。
      
      他看见吉祥发间的桃筠簪,想起颜不疑头上也有这么一支,统一种制式,葭韵坊的人都这样戴,仿佛一种默契的仪式。
      
      前一句才说了往来分寸,此刻却觉得她这样就很好,见人还呆着,穆澈续道:“往后想见我,不必费这么多心思,直接找……”
      
      想说“直接找洛诵说”,转念刚被他送人了,顿一顿,话音转成:“直接找我。”
      
      吉祥睁大了眼,不敢肯定是不是会错了意,抿动干涩的唇,未及语,厅门外就刮进一声:“良兄!”
      
      ……十一爷,您是专门挑关键的时候打断人吗?
      
      穆澈眼角柔光一敛,不动声色地退开。
      
      去而复返的穆庭准扬声道:“刚刚想起一件事忘了问良兄!”
      
      他不知是真忘了什么,还是不放心什么,一双贼眼看出情形不大对头,再要捂眼跑就欲盖弥彰,借着声量掩饰,玩味地打量起两人。
      
      卓清府的当家人自然心思不形于色,另一人的脸,红得可就有些明显。
      
      穆澈从袖中抽出一把竹骨扇,照着不安份的脑袋瓜轻敲一着。
      
      随后又叫吉祥先回去,再这么站着,怕她要成一块石头了。
      
      眼下这情形,不容吉祥追究刚刚那句话究竟是她耳误,抑或大公子口误,头重脚轻地往外走,末了还叫门槛绊了一下子。
      
      “啧。”穆庭准看着都心悬,以往瞧她挺机灵的,和姓宁的对峙时,甚有虽千万吾往矣的孤勇,怎的面对良兄,就蠢得像只急于撞树的兔子啦?
      
      他的眼睛在别人身上,别人的眼晴在他身上。“允臣,什么事?”
      
      “啊?哦……”穆庭准回过神,嘻嘻道:“前些日子翻书,看到古人以纸制衣,偶动兴念,可惜试了几个法子总不成。良兄杂学精,可知这纸衣制法?”
      
      穆澈对他想一出是一出的作派早就见怪不怪,窝回椅子里,好笑道:“大哥哥何时变好性儿了?”
      
      穆庭准几分赖气:“自然瞒着他了,不然还什么纸衣,我直接披一身皮开肉绽的‘血衣’是矣。”
      
      穆澈看着年少铭俊的脸,“怎么想起玩这个?”
      
      穆庭准笑:“佛家云,不衣蚕口衣嘛。”
      
      穆澈下颔点着他身上簇新的锦袍,“不衣蚕口?”
      
      “呃,”穆庭准眉头皱也没皱,顺嘴胡言:“所以才要改邪归正。”
      
      穆澈只怕他改正归邪,顿了一顿,语气认真了些:“允臣,物件虽不比生灵,亦有气象,譬如陶盂盛茶、弃爨寒食,皆是不吉。”
      
      晋惠帝蒙尘离落,沦落到瓦盂盛茶以奉;重耳避国乱,介推明志死,出禁火寒食令,皆非吉顺之象。
      
      六合之外圣人不言,此两件却非装神弄鬼的附会,便是武陵人作榖皮衣,亦缘起避祸。穆庭准闻弦音当知雅意,他是公子而非僧道,身被纸衣,非贫即丧,就算为免长兄得知后一顿好打,也不该胡闹出圈儿。
      
      穆庭准偏不在意这些,敷衍地笑笑:“良兄和我大哥定能说得来。”
      
      穆澈没有好为人师的毛病,如此便也笑笑,不拂他逆鳞。
      
      经年以后,独在异乡的穆允臣回想这一段往事,心想这位从兄,一直是拿他当自家弟弟看待的,只不过自己当时仗着无法无天的轻狂,未尝把这隐藏的好意放在眼里。
      
      彼时已是,万事覆水,悔之难收。
      
      然当下的穆庭准一心只琢磨裁纸成衣,从这处讨不着法子,便道告辞。
      
      刚转过身,略挟无奈的声音传来:“选上等越州坚皮纸,或五十幅、八十幅、百幅自试,取胡桃、乳香各一两并嫩竹内膜煮水薰蒸,热熟阴干,用枪杆横卷顺蹙着,存在无风的轩室里静待十日。”
      
      穆庭准嘴角一勾,扭身行揖:“我就知道良兄腹藏万帙,必有法子!等做成了我送你一件。”
      
      “敬谢不敏。”穆澈抖开扇子,加一句叮嘱:“只在你院里试试,未必能成,成了躲在屋子里新鲜两日便毁了,不可到别处招眼。”
      
      “是是是。”给了他主意,穆庭准怎么着都行,一迭声地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四舍五入一下:既已入府,就是我(府里)的人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