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兮可知

      说起伯爵府之女如何得封郡主之名,还要追溯到先肃瀛太后仙逝之时。
      
      肃瀛太后薨殁的时辰据司天台卜算,正处于阴夙重合申酉相交,是大凶之时,逝者魂魄离体不离窍,三年无所安。司天台监史说,除非找到两位阳陵吉时出生的贵门童女,为太后诵经祈祝三年,方可破解。
      
      今上对鬼神之事从来敬而远之,却不能不为母尽孝,于是遍查宫中与王侯卿相家女童的八字,当真有两位符合阳陵吉时,一是宫里的三公主,一位便是浔彰伯的幼女祢灵霜。
      
      那年祢灵霜才是垂髫之年,圣上下旨封为容华郡主,与三公主一同送上皇陵旁的云台寺。
      
      她本是被家人娇宠出的掌上明珠,三载青衣禅香,一朝回到金粉繁华中,却是洗尽了一身贵气,亭亭而立的豆蔻少女,透出几分不世的清脱。
      
      圣上因此更怜佑她,允诺将来郡主有了良配,亲自为她赐婚添妆,十里相送。
      
      浔彰伯夫人与卓清侯夫人交好,穆侯夫人一向喜欢容华安宁清净,时常请她过府做客,明里暗里地示意儿子不知凡几。
      
      穆澈却也明里暗里地回示:他只当灵霜做小妹妹看待。
      
      这位小妹妹却对他的事异常上心,这不是听说了穆澈在找一位前朝诗人的遗作,遣人百般打听收购,刚到手便登门送来了。
      
      此书确是穆澈眼下的逢甘之雨,他心中感激,再三谢过祢灵霜,而后口风一转:“只是此等小事不该劳动郡主,往后莫为这些琐事费神了,我于心不安。”
      
      祢灵霜喝茶的动作一顿,轻轻道:“良朝哥哥怎么这样说……”
      
      她的五官生得小巧精致,寺中过了一千个清心无思的日子,眉眼被菩萨雕琢出容允,蹙眉时也无忧愁,也无娇矜,仿若洛女凌袜清波之上,若有似无一个回顾。
      
      她想起入寺之前那些模糊又愉悦的记忆,那时良朝哥哥还叫她灵霜的,待回来之后他的称呼就成了容华,到如今,生疏到只称郡主了。
      
      她怕有一日他会用这种温煦却疏远的语气对她说:不要再叫良朝哥哥……
      
      “良朝哥哥。”祢灵霜咬唇叫了一声,抬起水眸,轻而坚定:“只要是良朝哥哥想要的东西,我都愿意帮你得到。”
      
      穆良朝将水杯转了一圈,避过清挚的视线,浅笑道:“家母一直想养个女儿,先后却得两子,颇为遗憾。郡主待我,当是亲妹妹也没有这么好的,如此,为兄只得愧领了。”
      
      三言两语,把意思由表及里点了个透。
      
      祢灵霜哀淡一笑,我为你寻得心爱之物,便连一句我想听的也不愿说吗?
      
      她不知穆澈却在想:既不属意,便不可拖拉暧昧,误人歧路。犹关女子终身之事,宁可一时狠心,不得积时成疴。
      
      穆夫人从前不是没问过大儿子喜欢什么样的女子,穆澈却未说出个所以然。
      
      并非敷衍推托,只是情之一事,如何能锱铢不爽地言称清楚?
      
      他知晓父亲遇到母亲之前,亦是四姬俱全的,后来风露一面,便空置后苑,朝思暮刻苦苦追求母亲两年,才成就这一段良缘。
      
      他也知东府里的五哥,因订亲的心仪女子沉疾早逝,此后便再不议亲,香姿一天天淡去,相思一日日入骨,到如今靠药石吊着半条命,依旧念念不忘旧爱。
      
      都道侯门一入深似海,可生于长于侯门的人,哪尽得薄情之辈。
      
      只不过穆良朝觉得,这些都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罢了。
      
      他与肆意随心的穆菁衣不同,与东俊府的情痴五爷更不同。穆良朝从小才锋出众,发人先机,能察事于微末之时,避妄于未萌之际。
      
      太通透的人,又如何陷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相思局中?
      
      两人对坐无言,祢灵霜眼中的失落一瞬而逝,岔开话题道:“听闻府上的司茶姑娘是位茶艺高手,不日便是立夏,良朝哥哥准备得如何?”
      
      关于卓清府侍女替穆清侯当场应战一事,京中传得有鼻子有眼,都快编成一段故事说书了。
      
      适才祢灵霜又听见他寻茶器送那姑娘,便忍不住想亲眼看看,那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
      
      穆澈准备得实在不怎么样,佯叹:“那日郡主最好莫去凑热闹,给我多留一分颜面也好。”
      
      祢灵霜被逗得展颐一笑,取帕子轻遮口鼻,带出一阵醇雅的双竹香。
      
      她不尚浮华,所用皆是佛前的禅香。吉祥却压根不用香,为免混杂茶气,连胭脂也少擦,常常素白一张脸,却能盛出三春颜色……
      
      意识到自己正在想什么,穆澈眉头一个松合。
      
      这时琼瑰静步进来:“萱宁堂摆好了饭,大夫人请大公子和郡主过去呢。”
      
      卫氏一直留祢灵霜到卯时将过,天色大黑下来,笑盈盈对这乖巧的孩子道:“天色晚了,浔彰伯府离得不近,便在府里留宿一夜,如何?”
      
      祢灵霜红烛映面,静垂眼睫道:“这不大方便吧,不好打搅大伯母的。”
      
      卫氏与穆澈母亲一样,觉得容华郡主实乃穆澈的一门良配,侄儿不上心,她不能不引线张罗,拉着祢灵霜的手道:“我喜欢你这孩子,何来的打搅不打搅,着人去你家告诉一声——”
      
      话才说到这儿,琼瑰在外间轻轻请示一声:“大夫人,刚刚大公子叫洛诵来说了句话。”
      
      卫氏问:“什么?”
      
      琼瑰在外道:“大公子说夜深留客不妥,当送郡主回去了。”
      
      这不软不硬的一句,使祢灵霜当即眼色黯淡,卫氏不禁几分恼,“你去跟他说,我把霜儿留下了。”
      
      琼瑰迟疑了一下,心想大公子怎知夫人做何打算,接着就道:“大公子还说,郡主千金贵体,祢夫人怜爱深切,一刻离了眼前都要惦记的,岂可令悬心一夜?若大夫人不放心,叫洛诵亲自去送便是。”
      
      这话对卫氏说也罢了,偏祢灵霜还在屋里。
      
      柔致少女眼波颤了颤,起身行一福礼:“大伯母,灵霜还是回去了,大伯母若想我了,改日再来拜望。”
      
      卫氏有心留她,却也不能不顾穆澈的意思,只得宽抚几句,命人好生送她回家。
      
      祢灵霜行至门口,停了一步,明知问这种话不合适,还是忍不住回头:“伯母,听闻司茶姑娘灵秀出众,良朝哥哥他是不是有意……”
      
      卫氏怔了一息,慢慢道:“一个丫头子,再讨巧,也灭不过正头娘子的次序。”
      
      不知是否隔得远的缘故,祢灵霜觉得大夫人眼里的温度像冰霜打过的火炭,一瞬冷却成灰。
      
      此厢壁,吉祥尚不知自己成了别人的话头,这日在湘辰房中晨起,与主人争着菱花镜前梳妆的先后。
      
      琏瑚忽地进来,脸上是死灰的颜色,除却叫声“姑娘”,再也说不出别的。
      
      吉祥莫名地放下檀梳,同琏瑚回到自己房中。她往敞开的储物柜里看一眼,脸上的血色立刻也褪了下去。
      
      只见柜子里的黄地团云锦盒内,那套还没及捂热的汝窑茶器,整整齐齐地……碎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穆侯:我不知相思,不会相思,不害相思。
    看透全局的某:打脸、真香、呵呵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