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凤火火

      
      “呕————”
      
      一股比身体还庞大的火焰从鸟喙中吐出,喷向面前站着的男人。
      
      贺崇及时闪躲,但仍有一簇小火苗蹭到了衣袍,下裾须臾间燃尽,露出了下面的裤子。
      
      “噗呲——”
      
      不知是谁憋不住,笑了出来,带起一片笑声。
      
      “哈哈哈哈哈。”
      
      “哎呦哈哈哈哈。”
      
      何灼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得太用力,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到地上,继续笑。
      
      贺崇掐了个法决装回下裾,若无其事地问:“不知这是哪位师弟的灵宠?”
      
      没有人回应。
      
      何灼晃悠悠地站起来,回忆刚才喷火时灵气的流动,缓缓运转灵气,正当摸到窍门的时候,身体忽然腾空向上飞去,和贺崇面对面。
      
      贺崇施法托起了雏鸟:“这灵兽与我有缘。”
      
      听到的弟子们纷纷感慨:
      
      “贺师兄果然大度。”
      
      “是啊,如果是我的话,说不定要揍一顿这只让我丢人的灵鸟。”
      
      “不愧是贺师兄。”
      
      ......
      
      何灼把他眼里的怒意看得清清楚楚,说这话,无非就是想私下再把他解决掉。
      
      什么大度,根本就是人面兽心。
      
      距离近了,贺崇愈发觉得这灵鸟长得十分眼熟。他眯了眯眼,扫视一圈,没有找到祁沉。
      
      “你主人呢?”
      
      何灼:“主你个屁!!”
      
      贺崇浅笑:“小孩子不应该说脏话。”
      
      “你能听懂我说话?”何灼浑身僵硬,仿佛碰一下就能倒地。
      
      “那是自然。”
      
      贺崇伸手想要抚摸雏鸟,却被狠狠地啄了一下食指,指尖破开一个小洞,鲜血缓缓流出。
      
      何灼也没有想到他这么不耐啄,之前啄祁沉的时候,都是嘴巴痛,从来没有把人啄伤过。
      
      他咽了咽口水,准备随时跑路。
      
      贺崇看着伤口,嘴角笑意更深,金丹修士的身体,普通二阶灵鸟不可能伤到,这灵兽必然不凡。
      
      何灼扭头,对着不远处的女修啾了一声,双眼湿润,全身发抖,看起来十分可怜。
      
      这女修方才一直在赞叹这只灵鸟乖巧,见此情此景,犹豫片刻上前一步:“贺师兄,这灵鸟看起来吓坏了。”
      
      “是么?”贺崇低头,眼神幽暗,“兴许是有些饿了,不知师妹可有是什么灵食灵果?”
      
      女修双颊泛红:“自然是有的。”
      
      说着,拿出一枚浆紫色的灵果,含羞带怯地递了过去。
      
      贺崇笑着收下:“多谢师妹。”
      
      “贺师兄!我也有灵果。”
      
      “我这儿有灵食。”
      
      “这是我的灵宠最喜欢吃的。”
      
      一堆人围了上来送吃送喝。
      
      何灼恨铁不成钢,低头啄了啄脚上的红绳,想要传送回去。
      
      贺崇一把捏住了红绳,掐断灵气,紧紧抓住他,淡淡地说:“你还未结契,想来是没有主人的。”
      
      何灼被抓得动弹不得,也无法运用灵气,怒骂:“你才没有主人!你就是缺主人□□!”
      
      贺崇听得懂他在说什么,表情未变,恍若未闻。
      
      围在边上的弟子们只能听到啾啾声。
      
      “它在贺师兄手上好乖啊。”
      
      “因为和贺师兄有缘。”
      
      “贺师兄不如与它结契。”
      
      贺崇点头:“我正有此意。”
      
      结契?
      
      主宠契约?
      
      何灼心里呕出一口老血,想要挣扎,但身体一点都不听话,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见到小红鸟眼中的惊恐,贺崇心里涌上快意。
      
      祁沉啊祁沉,等你下次再见到它......
      
      “轰隆隆————”
      
      天边炸响一道雷,所有人纷纷抬头看。
      
      只见明朗的天空倏地乌云密布,紫色的雷电在云层中翻滚,时而发出令人恐惧的怒吼。
      
      片刻后,一道半米粗的闪电从云层中打了下来,所有弟子立即御剑离开。
      
      何灼第一次亲眼看到大自然的奇观,哪怕贺崇飞离,也一直盯着雷电的方向。
      
      贺崇眯了眯眼:“这天劫,是祁沉的么?”
      
      何灼愣了愣,祁沉的确说过他要到金丹期,是该渡劫了。
      
      “既然你们主宠情深,我也不再勉强。”
      
      贺崇把雏鸟扔向天劫覆盖区域,在附近的峰头观望。
      
      何灼才不相信他有这么好心,果不其然,刚落地就看到一个跑得慢了些的弟子,被一道雷电打落。
      
      这丫的就是轰炸区啊!
      
      “轰隆隆————”
      
      头顶上再次发出巨响,何灼下意识地往屋内跑,跑到一半想起来自己有传送符,连忙啄了啄传送回去。
      
      下一秒,直接出现在祁沉面前。
      
      祁沉此时已经挨了两道雷劫,身上法衣暗淡失色,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何灼后,眉关紧锁:“你怎么——”
      
      “轰——”
      
      一米粗的雷电从天而降,打破阵法,将院落夷为平地。
      
      每次晋升的雷劫有九道,境界越高,雷劫越强。若无法度过雷劫,轻则掉落境界,重则身死道消。
      
      三道雷电后,天空聚拢的乌云逐渐消散,远处围观弟子纷纷惋惜:
      
      “看来是失败了。”
      
      “这雷劫着实有些渗人。”
      
      “不知是哪位道友贸然渡劫。”
      
      “嗝——”何灼缩在祁沉的怀里,边打嗝边问,“刚才、嗝、怎么了?”
      
      雷电落下来后,他就吓得闭上了眼睛,什么都没看见。
      
      祁沉摸着雏鸟的羽毛,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
      
      雷劫进入了阿啄的身体,不仅什么事都没有,反而让他柔软的绒羽变得有些坚硬。
      
      而且,他到了金丹期。
      
      “无事,已经结束了。”
      
      何灼仰着脑袋:“那你金丹了么?”
      
      “自然。”
      
      何灼激动地扇了扇翅膀:“好!那你现在肯定能随便揍那些人了吧?”
      
      祁沉垂眸:“哪些?”
      
      何灼告状:“就是今天遇到的其中之一,刚才我去看试剑石,他居然抓着我,还说要和我结主宠契约,幸亏我跑得快,不然就......”
      
      “是么。”祁沉语气平静,可眼里已经布满了冰霜。
      
      “是啊,”何灼愤愤地说,“你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也不要把他揍死了,以后我要亲自动手。”
      
      “好。”
      
      何灼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感觉自己神清气爽,特别精神,全身上下每一根羽毛仿佛都充满了力量。
      
      他蹦跶到祁沉的肩头,看到了一片废墟。
      
      “这、这是我们住的地方?”
      
      祁沉点头,雷劫来的太过突然,他来不及去空旷之处。
      
      何灼哀嚎:“我的豪宅!”
      
      这座院落十分豪华,整座院子基于聚灵阵上,屋内装潢摆设都是能亮瞎眼的灵器,甚至连院子里的树都与众不同,树叶子纹理脉络都有些金色。
      
      他都没来得及享受一晚,就这么没了???
      
      似乎是听懂了他的哀嚎,院落仅剩的树微微晃动,落下一片叶子,盖到了何灼头上。
      
      祁沉拿下那片叶子,揉了揉他的脑袋:“换一处便是。”
      
      何灼眼睛一亮:“咱们还有其他豪宅?”
      
      祁沉:“现在没有,等会儿便有了。”
      
      “你要造吗?”
      
      “阁下可是祁沉,祁师叔?”
      
      何灼转过身,看到了一名青衫男子,面如冠玉,嘴角噙着一抹浅笑,让人心生好感。
      
      祁沉:“嗯。”
      
      青衫男子的笑容更大了,右脸颊出现一个酒窝:“在下叶止,受宗主之命请祁师叔前往主殿居住。”
      
      何灼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这个青年身上的气息,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祁沉注意到后,把手盖在他头上,隔断了视线。
      
      “走吧。”
      
      叶止在前方御剑,与他们有一定距离,何灼小声地问:“他叫你师叔,你辈分这么大么?”
      
      祁沉淡淡地说:“万道宗,仅剩齐与一人,是宗主的师叔。”
      
      何灼咋舌:“哇,那其他人是不是都飞升了?”
      
      “飞升?”祁沉嗤笑,“数千年来,飞升的寥寥无几,万道宗的前辈们,多数在与魔族一战中陨落。”
      
      何灼站在祁沉肩上,抓住他的一缕发丝,认真地说:“你别难过。”
      
      祁沉沉默半晌,开口道:“我不难过。”
      
      “我定然能飞升到仙界。”
      
      何灼没有回应,他在回忆,祁沉是为什么会变成反派,为什么会把自己切片。如果一切剧情按照原著走下去,他肯定会败在主角手下。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记起来,只记得祁沉出场的时候,不是少年,是二三十岁的青年模样,帮了主角几次忙后,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好基友。
      
      如果主角在万道宗,就说明祁沉把自己切片了。
      
      如果主角不在,那么就是他没有受到刺激,变成反派!
      
      何灼吐出一口气,所以当务之急是要知道,万道宗有没有一个叫时煊的人。
      
      在他被自己的机智折服时,主峰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好像有什么不对?
    祁沉:没有,你是个小机灵鬼。
    *
    何傻鸟没有反应过来第三种可能!
    解释一下
    虽然知道祁沉在书里是反派,但是祁沉对他很好,也没有无恶不作什么的。
    另外还有小弟滤镜+雏鸟情节。
    所以何傻鸟想要帮祁沉,改邪归正(其实祁沉也没有多少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