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云人物

      
      锁灵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了过来,祁沉却一点躲避的意思也没有。
      
      何灼急地大喊:“后面!”
      
      漆黑的锁灵链在触碰到衣角的一刹那,仿佛耗尽了所有灵气,直挺挺地掉到地上,发出了沉重的响声。
      
      张舍难以置信:“你、你究竟是何人?”
      
      元婴以下之人根本无法避开锁灵链,更不用说将锁灵链变成这副模样。
      
      贺崇握紧手中的剑:“张师兄,此人擅闯主殿,还伤了陈师兄。”
      
      何灼见他信口雌黄,愈发怒火中烧:“狗东西,丫的就知道瞎几把乱说,迟早有一天天劫劈死你!”
      
      见雏鸟这么护住自己,祁沉抿了抿唇,压住想要翘起的嘴角,手下的动作更加轻柔。
      
      张舍对着身后两位戒律堂的弟子打了个手势,同时对着贺崇说道:“贺师弟,助我等一臂之力,将此子拿下。”
      
      话音一落,四位金丹修士齐齐动手,何灼的小心脏跳得就像是要离开胸腔。
      
      虽然知道祁沉这么淡定,肯定是有保命的手段,但亲眼看着数道剑光袭来,紧张在所难免。
      
      祁沉一动不动,坦然地站在原地,任由铺天盖地的剑光落在身上。
      
      四位金丹修士的全力一击,对方却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掉。
      
      这回贺崇的表情都有些崩不住:“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何灼连眼睛都不敢眨,把刚才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祁沉的确没有动手,是他身上的衣服把剑光都吸收了。
      
      何灼抖了抖身体,从祁沉的掌心走到衣袖附近,小心翼翼地探出爪子,狠狠地挠了一下他的衣服。
      
      果然,爪子隐隐作痛,衣袖安然无恙。
      
      知道这衣服是宝贝后,何灼目光灼热,扭捏地问:“这衣服,你还有么?”
      
      祁沉眸光闪了闪:“喜欢?”
      
      “是啊是啊!”何灼疯狂点头。
      
      祁沉垂眸:“等你长大。”
      
      何灼一脚踩在他的掌心,四舍五入算击掌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在场的其他四人,见这一人一鸟旁若无人的样子,脸色愈发难看。
      
      张舍对着另一位师弟传音:“去找师兄前来援助。”
      
      那位师弟转身正想离开,天上忽然传来一道声音:“这是怎么了?”
      
      张舍抬头,瞬间喜出望外:“方长老!”
      
      何灼也看了过去,发现是之前吃过自己豆腐的小老头,下意识地往祁沉掌下缩了缩,想把自己藏起来,下一秒又往外走,走到祁沉的手腕处,挺起胸膛让自己显眼一点。
      
      说不定这小老头会因为他的美色站到他们这边呢?
      
      哎,当主角真累,还得牺牲美色保护小弟。
      
      想着,何灼幽幽地看了祁沉一眼,说好的衣服可不能忘啊。
      
      方长老扫视一圈,走到祁沉身边,点了点头:“以一敌四,不错。”
      
      张舍:“???”
      
      “方长老,这小子擅闯主殿,还把我伤成这样。”陈飞见帮手来了,立马捂着伤口告状。
      
      方长老问道:“是么?”
      
      祁沉摇头:“此人心性不佳,企图伤害幼崽。”
      
      闻言,方长老脸色一变,衣袖一拂,陈飞又被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瞬间吐血。
      
      “竟然对幼崽出手,该打。”
      
      祁沉满意了,看着方长老的目光中带着些许赞赏:“不错。”
      方长老不仅没有计较他的态度,反而慈爱的笑了,不愧是真君的徒弟,脾气心性与真君如出一辙。
      
      张舍知道方长老脾气阴晴不定,生怕下一个打的就是自己,连忙开口:“误会误会,我等先行离开。”
      
      方长老皱眉,似乎还想说什么。
      
      祁沉制止道:“无妨。”
      
      当事人都不追究,方长老也不再说什么,转而看向另外一个没有离开的人:“你还呆在这儿做什么?”
      
      贺崇恭敬地回道:“弟子是来找峰主——”
      
      方长老打断:“仇久闭关了,你还是好生修炼,准备一年后的比试吧,如今的境界,着实不可入眼。”
      
      贺崇暗自咬牙:“是,弟子先行告退。”
      
      “仇、峰主闭关了么?”祁沉问道。
      
      方长老脸上再次挂起了笑容:“是啊,找他有什么事么?和我说便是,仇久他反正也不管事。”
      
      剑峰向来以苦修出名,峰主及几位长老更是痴迷剑道,潜心修炼,唯独方坤方长老不同,他热衷于打理剑峰杂事,以至于境界一成不变,处于元婴巅峰多年。但峰主及长老们对方长老做出的牺牲十分感动,便将所有事情全权交给方长老,成为他坚实有力的后盾。
      
      剑峰,最不能惹的就是方长老。
      
      祁沉当然不知道这些事情,听方长老说愿意帮他,便开口:“千兮峰内大殿设了禁制,我打算现在剑峰待一段日子。”
      
      这话一出,方长老瞬间脑补了不久之后齐与真君前来剑峰接弟子,顺便表扬了他在这段时间里对祁沉的照顾。
      
      “你想待在哪儿?不如就留在主殿吧?主殿灵气最浓郁,适合修炼......”
      
      祁沉看了一眼前方灰扑扑的剑峰主殿,嫌弃地摇头:“不必,我打算去我、师尊曾经的住处。”
      
      齐与真君当年在剑峰的居所么?方长老点头:“也是该如此,不过近年来,有众多弟子每日都会去观瞻真君留下的试剑石......”
      
      祁沉:“我会将试剑石留给他们。”
      
      方长老感慨:“不会是真君的弟子,舍己度人。”
      
      *
      
      被方长老落了面子,贺崇心里非常不痛快,直接去弟子堂接了任务,到后山屠了一批妖兽。
      
      感受着在体内流淌的凤凰精血,贺崇吐出一口郁气。
      
      方坤,你滞留元婴百年,恐怕等我到了出窍期,你还在元婴。
      
      贺崇眼里划过一道厉色,把物品尽数收尽储物袋,前往弟子堂交任务。
      
      “贺师弟?”
      
      贺崇挂上平日里温文儒雅的模样,转身道:“张师兄,巧了。”
      
      “确实巧,”张舍点头,上前后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问道,“你是去后山了么?”
      
      贺崇笑道:“去做了任务,每日去观摩齐与真君的试剑石,着实需要不少贡献点。”
      
      张舍感慨:“师弟如此勤奋,难怪境界飞涨,快要赶上我了。”
      
      贺崇忙说:“哪里,是师兄为了剑峰,才事务繁忙。”
      
      “哎,不说这个了,”张舍摆摆手,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你可知道那个祁沉是什么来历?方长老居然能这么和颜悦色。”
      
      贺崇思绪一转,开口道:“我并不清楚,不过方长老都这把年纪了,也确实会对后辈好一些。”
      
      张舍笑了笑:“他什么时候对后辈好了,又不是......”他儿子。
      
      !!!
      
      难道那个祁沉真的是他儿子?
      
      张舍咽了咽口水:“难道那位是方长老的亲子么?”
      
      “师兄说的也不无道理。”贺崇故作惊讶,仿佛把话题往这个方向引的人不是他。
      
      张舍仿佛天雷轰顶,他无法想象是哪位女修看上了方长老,还愿意为他孕育子嗣。
      
      “师弟,你说......诶,师弟?”
      
      在张舍晃神的时候,贺崇早就离开了。
      
      他交完任务,便赶去齐与真君曾经的住所,想要继续观摩试剑石,提升境界,早日到元婴期。
      
      “没想到二阶灵鸟都这么有灵性。”
      
      “是啊,仿佛看得懂似的。”
      
      “怪可爱的。”
      
      往日大家观摩,都是一言不发,偶尔有人顿悟才会发出些声响,从未像今日这般喧哗吵闹。
      
      贺崇走近后,发现试剑石从住所院子被移到了一处宽敞的空地。
      
      “师弟,这是怎么了?”
      
      被唤住的师弟一看是贺师兄,解释道:“听说有人住进了齐与真君曾经的住所,不过他将试剑石移了出来,以后都不需要贡献点了。”
      
      贺崇眉心一跳:“是么,不知那位是何来历?”
      
      “这我也不知道,好像没有人见过他长什么样子,这几日也没有见到人出来。”
      
      “为何今日格外喧闹?”
      
      “哝,因为那只灵鸟。”
      
      贺崇望过去,发现一只红色绒羽的幼鸟,站在试剑石前,看得入神,时不时地抖动翅膀,摆出姿势,仿佛在练剑一般。
      
      二阶灵鸟随处可见,贺崇也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是兽峰弟子的灵宠。
      
      何灼痴迷地盯着试剑石,他不知道别人的感受是什么样的,反正他透过这块石头,看到了一个丰神俊秀的身影,在练剑。
      
      明明是及其简单的剑招,这人使出来,就格外的潇洒漂亮,以至于他下意识地跟着动作练了起来。
      
      何灼只觉得头脑清明,仿佛看到了体内有一簇小火苗逐渐燃了起来,可灵气流失的速度逐渐加快,他挣扎离开,再看下去就没力气回去了。
      
      半天前,祁沉带着他到了那个传说中齐与真君的住所,刚把试剑石挪出去,祁沉就说:“我要到金丹了,需要闭关几日,若你觉得无趣,可在附近玩耍,莫要走远。”
      
      何灼叹了一口,踩踩系在爪子上的红绳,这是祁沉给他的储物袋,不、储物绳。
      
      里面只有灵石和回去的传送符。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院落,犹豫了一会儿,没用符纸。
      
      这么近,走几步就到了。
      
      红色的小鸟一步一步缓慢地往前走,忽然,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靴子。
      
      何灼抬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让鸟隐隐作呕。
      
      是真的有点想吐......
      
      “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我什么时候才能变成人啊?
    祁沉:不成功的时候
    何灼:???
    祁沉:不成功便成人
    何灼:......
    蠢作者:好冷啊
    *
    争取二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