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和日丽

      
      主峰分为三大区域,峰顶是宗主的洞府以及万道宗处理宗门事务的大殿。山腰又分为三小块,每一块有一座建于灵脉上的院落,其中两处院落叶止和他的师兄一人一处。
      
      剩下的一处,就是叶止带祁沉去的地方。
      
      “师尊在闭关,所以没有办法与你见面,这段日子你便安心在此处修炼,若有什么需要的,可来找我。”
      
      叶止说完,注意到小师叔只穿着朴素的黑衣,身上连个低阶灵器都没有佩戴,又想起齐与真君不问世事的样子,心里有点酸涩,小师叔必然是在外界受了不少苦。
      
      “这是师尊嘱咐我转交的,里面是你如今能用的一些灵器灵药。”
      
      储物戒十分精美,玫瑰金的戒身上布满了神秘的纹路,还镶有透明的灵石。
      
      祁沉忽然想起百年前,万纵似乎说起过,自己收了个天资卓越的弟子......
      
      只不过那时他忙于找寻龙墓,没有见面,更不用说什么见面礼了。
      
      祁沉看着笑吟吟的叶止,犹豫半晌,接过了戒指:“你,很好。”
      
      比起身外之物,夸赞才是极佳的见面礼。
      
      叶止不知道这句话是齐与真君说的,只以为小师叔挺喜欢自己,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何灼抓着祁沉的衣服,身体半悬在空中,脑袋一个劲儿地往前伸,想把戒指看清楚。
      
      祁沉见状,把戒指套进了何灼的爪子上,顺便摸了摸脑袋。
      
      自从变成了鸟,何灼用爪子比用翅膀顺多了,下意识地用爪子勾了勾戒指。
      
      清脆的声音听得他身心愉悦,情不自禁地啾了两声。
      
      叶止站在一旁浅笑:“小师叔与灵宠关系真好。”
      
      祁沉侧头看着小红鸟,摇头道:“他不是灵宠。”
      
      不是灵宠?
      
      叶止愣了愣,联想到一人一鸟相依为命,千辛万苦抵达万道宗的样子,眼眶突然有些湿润。
      
      是伙伴,对吗?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他扭过头闷闷地“嗯”了一声。
      
      一人一鸟都没有想到走在前面的青年脑补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次的院落比之前的还要再奢华几分,不像之前的院落,到处都是金闪闪的光芒,只在一些恰好到处的地方点缀。显然这个设计师比齐与真君的品味高上不少。
      
      何灼很满意,因为他终于能肆无忌惮地打量,再也不用担心被闪得睁不开眼。
      
      祁沉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尚可。”
      
      叶止笑道:“那我先行告辞,小师叔和......不知它叫什么名字?”
      
      “阿啄。”
      
      “小师叔和阿啄好生休息。”
      
      等叶止离开,何灼跳到桌子上:“小铲啊。”
      
      祁沉挑眉:“嗯?”
      
      何灼昂首挺胸,丝毫不怂:“我给你取的爱称,小铲?”
      
      祁沉想起初遇时,阿啄对他的称呼——铲屎的,问道:“可有什么含义?”
      
      何灼想了想,解释道:“意思就是你对我很好,我很欣赏你。”
      
      不是每一个铲屎官,都能被主子承认的!
      
      “嗯。”祁沉应了声,坐到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何灼。
      
      何灼被他那双乌黑的眸子盯得有些发虚,还开始自我谴责:祁沉对你这么好,你还起这种昵称,太坏了。
      
      自我批评了一会儿,何灼一屁股坐在桌子上:“算了,我还是觉得叫你小祁比较好听。”
      
      雏鸟的双爪本来就短小,坐下之后,更是看不见了,整只鸟好像是一个毛绒绒的红色小球,让人特别想狠狠地揉一把。
      
      祁沉也这样做了,他摸了摸雏鸟的脸,见其露出了舒适的表情,心情也好了几分。
      
      他以前也养过几次幼崽,但是没有一只像阿啄一样,如此情绪多变。虽然会莫名其妙的闷闷不乐,却异常容易讨好。
      摸一摸就能惬意地眯起眼。
      
      若有其他人,阿啄是不是......
      
      “对了!”何灼总算是记起来了,“我想找一个人。”
      
      祁沉垂眸,长长的睫毛掩盖住眼里的情绪:“那个叫贺崇的人么?”
      
      “啊?不是。”何灼愣了愣,没想到祁沉还记得贺崇。
      
      祁沉:“还有谁?”
      
      何灼总觉得他的语气怪怪的,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只好把自己编好的说辞拿了出来:“那个、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叫时煊的男孩子在万道宗修炼,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时煊这么一个人。”
      
      祁沉表情有些严肃:“何时梦见的?”
      
      “唔,不久前吧。”
      
      何灼偷偷摸摸地打量祁沉,看见他的表情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好就好在,你瞎扯淡的话,大家不仅会信以为真,还会觉得你天赋异禀或者受天道眷顾。
      
      谢谢天道粑粑。
      
      见祁沉一直没有说话,何灼小心翼翼地问:“这个不能查么?”
      
      “自然能,”祁沉摩挲茶盏,感受到茶盏冰冷的温度后,转而去抚摸雏鸟,“稍后我让叶止去弟子堂问一问。”
      
      何灼两只小爪子抓住祁沉手指,低头轻轻啄了啄:“嘿嘿,谢谢啦。”
      
      祁沉动动手指,看着雏鸟微微晃动的羽毛,嘴角有了些弧度:“无需言谢。”
      
      何灼一想,是没有必要道谢,他明明是在帮祁沉啊。
      
      应该祁沉好好谢谢他才对!
      
      整只鸟瞬间趾高气昂:
      
      “走,带爷仔细瞧瞧这豪宅。”
      
      *
      
      花了几天功夫,何灼算是把院子里大大小小的地方都逛遍了,这会儿已经不想动弹了。
      
      为什么别人筑基了,可以不吃不喝不睡,但是他筑基了,就吃得更多,睡得更多呢?
      
      何灼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开始怀疑祁沉说他筑基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微风拂过,平静的湖面泛起波澜,波光粼粼。
      
      何灼站在门槛上对着美景发呆,总觉得缺了什么。
      
      缺了什么来着?
      
      树!
      
      湖边居然连一棵树都没有。
      
      这里连鸟都有了,怎么可以没有树!
      
      何灼转身想去找祁沉,正好撞进一块布里,下意识用爪子抓住,头猛地往下,整只鸟倒挂在布料上。
      
      恍惚间听到了一声轻笑,接下来被人抓着爪子提了起来。
      
      祁沉觉得挺好玩,拎着晃了晃。
      
      何灼恼羞成怒:“放我下来!”
      
      祁沉眼里含着笑意,伸手挠了挠雏鸟胖乎乎的小肚子。
      
      “啊哈哈哈、快让我、哈哈哈哈下来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别玩了!快、快点哈哈哈。”
      
      何灼又生气又好笑,最后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祁沉才把他放到肩上。
      
      回到熟悉的地方,他喘了口气,走到祁沉颈边狠狠地挠了一下。
      
      “啊——”
      
      何灼觉得自己挠到了一块钢板,钢板什么事都没有,他的爪子要废了。
      
      一抽一抽的疼痛让他无法站立,重心不稳从肩头跌落下来。
      
      熟悉的失重感让何灼心里涌上了巨大恐慌,那天跳崖的情景重现,哪怕被祁沉接住了,一时也缓不过来。
      
      祁沉见到雏鸟湿漉漉的眼睛,还以为他是因为疼得厉害,小心地凑近检查何灼的脚丫子。
      
      雏鸟的双腿是嫩黄色,指尖本应当是白嫩的,现在却有些红肿。
      
      “嘶——你别碰,疼。”何灼反射性地想躲开祁沉的手。
      
      祁沉按住他的身子:“别怕,不疼。”
      
      一道温热的灵气覆盖在脚丫子上,扎心的疼痛逐渐消失。
      
      何灼动了动脚趾,感觉不到什么异样,低头想要贴近看。
      
      但是和脚之间,隔了一个圆滚滚的肚子。
      
      ???
      
      我什么时候这么胖了?
      
      何灼难以置信,他不过就是这几天吃吃喝喝睡睡,好歹也走了不少路,怎么会变成这样?
      
      祁沉见他愣住了,低声问道:“还疼么?”
      
      何灼呆呆地摇头。
      
      “走吧。”
      
      “去哪里?”
      
      祁沉捏了捏雏鸟的刚痊愈的脚丫子:“你不是想要树么?”
      
      何灼震惊:“你怎么知道?”他都还没来得及开口。
      
      “脸上写了。”
      
      何灼下意识地想摸脸,可举起的却是一只毛绒绒的小翅膀,内心地震撼愈发强烈。
      
      就现在这张毛脸,你还能看出来表情?
      
      “你真的不是鸟吗?”
      
      何灼怎么想都觉得,这个听得懂鸟语,还那么了解自己的小弟,不像是个人。
      
      祁沉注意到他狐疑的眼神,有些无奈:“不是,别乱想。”
      
      *
      
      众多弟子在一块石碑前静心打坐,没有人发出声响,只有清脆悦耳的鸟叫声。鸟叫声不仅没有打扰到修炼,反而让人更容易感受到石碑中的剑意,不少人皱紧的眉头逐渐松开。
      
      “轰——”
      
      所有人立即起身,拿出飞剑,准备随时离开。
      
      等看清楚是有个黑衣男子在不远处移树,众人纷纷抱怨:
      
      “这是植峰的弟子么?这么乱来。”
      
      “估计挑在我等入定时,居心险恶。”
      
      “不对,这树好像是真君院子里的树。”
      
      ......
      
      张舍今日无需巡视,便在试剑石前修炼,听到动静后,定睛一看。
      
      那人不正是方长老的儿子祁沉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你为什么这么硬?
    祁沉:作者说你喜欢。
    蠢作者: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
    上一章的设定稍微改了一下,齐与真君变成了宗主的师伯,这样叶止才能叫祁沉小师叔
    这本写的卡卡的,从下午码到晚上,才码了一章QAQ
    所以不能固定时间发文QAQ(还会时不时修改小设定,怪我莫得存稿
    有感觉可能六点就发了,码不出来大概要九点或者往后。
    谢谢
    吴吴的地雷
    懒书虫、神淮、糯糯、吴吴的营养液
    还有小天使们的评论
    o( ̄ε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