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狂凤怒号

      
      金殿进不去,千兮峰也没有其他可以住人的地方,祁沉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思索片刻,便打算带着阿啄到曾经的住所——剑峰。
      
      出了千兮峰,何灼就感受到这座峰和外界的差别了,千兮峰内的灵气极其浓郁,刚才进去的时候还没感觉,出来后,吸收剑峰略微稀薄的灵气,总有些不嘚劲。
      
      “咱们去找人开门么?”
      
      刚才那么多人都主动要帮要送他俩去千兮峰,肯定也是乐意当个开锁师傅的。
      
      祁沉:“不可。”
      
      “奥。”何灼就是问问,他也有些担心万一开锁师傅想要强留在千兮峰怎么办,他们孤儿寡鸟的,齐与真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罩着他们
      
      剑峰随处可见白衣飘飘,身佩长剑的弟子,看得何灼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祁沉吐出两个字:“寡淡。”
      
      何灼脱口而出:“什么蛋?”
      
      祁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寡淡。”
      
      这话被刚路过的一位白衣弟子听到了,脸色不虞地走到他们面前:“这位师弟,你是新来的么?”
      
      何灼啾了一声,点点头。
      
      见到祁沉肩上的雏鸟,白衣弟子脸色柔和不少:“那也难怪,你怕是还不知道我宗齐与真君的事迹吧。”
      
      何灼继续点头,接着白衣弟子就把齐与真君的丰功伟绩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末了开口:“我这身打扮,就是齐与真君最为欣赏的。”
      
      祁沉听完眼里有了些怒气:“......是谁传的谣言?”
      
      白衣弟子奇怪地看着祁沉:“这怎么是谣言,这是齐与真君亲口所说的。”
      
      “我、他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祁沉被气得险些说漏了嘴,他何时欣赏过如此寡淡的颜色!
      
      白衣弟子这会儿脾气好得很,就像是疯狂安利别人自己粉的爱豆,耐心地回答每一个疑问。
      
      “当年和魔族一战结束,峰主前去迎接,穿得就是这一身白衣,紧接着就被夸了!”
      
      祁沉沉默了,他当年只是夸赞那小子养的幼崽不错,没想到被人误解至此。
      
      一旁的何灼听得津津有味,这人虽然长得一般,但故事讲得挺不错的。
      
      “方栖!”远处传来一声怒吼,“你又来卖衣服了!”
      
      方栖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的死对头,连忙对着祁沉说:“我这白衣和剑都有的卖,你若是想买的话,去兽峰找我啊——”
      
      话一说完方栖就放出一只飞禽类灵兽,跳上去跑了。
      
      那位怒吼的弟子也跑了过来:“师弟,你是新入剑峰的吧,刚刚那个是兽峰跑来卖衣服的,以后看见他不必理会。”
      
      祁沉问道:“你与他有交情?”
      
      张舍愣了愣,他和方栖不打不相识,勉强也算是有些交情,便点了点头。
      
      祁沉冷冷地说:“告诉他,齐与真君不喜白衣。”
      
      张舍:“???”
      
      祁沉说完径直往前走,等走到人较少的地方,何灼才敢开口问:“那个齐与真君是不是喜欢金色啊?”
      
      祁沉眉眼终于舒展开:“聪慧。”
      
      “那是!”何灼昂首挺胸,傻子才看不出齐与真君喜欢的是金色。
      
      “现在要去哪儿啊?”
      
      “找仇久。”
      
      “仇久是谁?”
      
      “剑峰峰主。”
      
      何灼一爪子踹到祁沉脸上:“你再瞎几把说话,剑峰肯定容不下咱们。”
      
      祁沉转头,眼里有些茫然。
      
      何灼解释:“你现在不过是个刚入门的小弟子,要叫人家峰主好嘛?”
      
      祁沉微微皱眉,半晌才蹦出一个音节:“嗯。”
      
      何灼低头啄了啄羽毛,他只是收个小弟,怎么感觉像在教儿子似的。
      
      剑峰的主殿,祁沉曾经来过无数次,可这是第一次,被拦在门外。
      
      “发生什么事了?”
      
      何灼觉得这声音怪熟悉的,转身一看,怒火蹭得飚了起来。
      
      贺崇!
      
      他下意识抓紧了爪子下的衣服,浑身绒羽炸开,脑袋微微前倾。
      
      “贺师兄。”
      
      师兄?
      
      何灼眨了眨眼,头脑一片清明。
      
      贺崇这龟儿子,早就入了万道宗,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那个狗屁倒灶的玉佩。
      
      唯一的问题是,贺崇没有得到那块玉佩,为什么会动手?
      
      难道是知道了他没有玉佩么?
      
      雏鸟大起大落的情绪,引起了祁沉的注意,他转过身,看到了一名穿着青衫的男人,长相不俗,气质尚佳。
      
      负责看守的弟子立马挂上了笑容,对祁沉解释道:“这位是贺崇贺师兄,是峰主的徒弟。”
      
      此话一出,贺崇浅笑:“这位师弟,不知你想见峰主所为何事?”
      
      祁沉:“住所。”
      
      贺崇解释:“住所是弟子堂负责的,往西走便是了。”
      
      祁沉瞥了贺崇一眼,他自然知道是由弟子堂负责的,但是他怎么可能和那帮新入门的弟子同住。
      
      “告诉仇、峰主,我叫祁沉。”
      
      这名字听都没听说过,看守弟子嗤笑:“你以为你是谁?峰主听到你的名字就得赶来迎接?再说,你都这把年纪了,还不清楚宗门的规矩么?峰主是你想见就见?”
      
      贺崇在两人谈话间就翻遍了宗门修二代的名单,没有一人叫祁沉,也没有听说过姓祁的大家族。
      
      “祁师弟,不如你同我细说......”
      
      何灼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来,现在也还没有能力揍贺崇一顿出气,烦躁的不得了,在祁沉肩头来回走,啾几声。
      
      祁沉把雏鸟放在掌心,缓缓地抚摸,他不知道为什么阿啄现在这么烦躁,只以为它累了。
      
      “尔等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
      
      贺崇脸色也有些不太好了,但是为了顾及保持自己人前风度翩翩的模样,耐着性子说:“师弟,此处是主殿,若你无事生非,戒律堂的师兄们有权处置你。”
      
      “师兄何必与他多言,我看这小子就是欠教训。”看守弟子冷笑,直接传讯让戒律堂的师兄们过来。
      
      何灼用脑袋顶了顶祁沉的手掌,从指缝中探出一个脑袋,对着看守弟子翻了一对白眼。
      
      堂堂齐与真君的徒弟都不认识,萨比!
      
      区区二阶灵鸟,竟敢这般态度对金丹期的修士,看守弟子怒掐法决,一团火球就对着一人一鸟飞了过去。
      
      “陈师弟——”贺崇开口似乎是想要制止,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见火球直直地冲着手上的雏鸟来,祁沉神色一冷,拿出金剑刺了过去。
      
      看守弟子双手抱胸,不以为然,他倒是想看看筑基初期的弟子如何挡住金丹中期的一击。
      
      下一刻,祁沉不仅破开了火球,金剑还朝着看守弟子的飞了过去,将其掐诀的右手手掌斩了下来。
      
      “啊啊啊啊——”
      
      “祁师弟,你!”贺崇十分惊讶,一是没想到他居然能够还击,二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大胆。
      
      看守弟子并非普通弟子能当,这陈飞是戒律堂出身,想得到剑峰峰主的指点,才愿意当看守弟子。
      
      祁沉收回金剑,淡淡地说:“对幼崽出手,你不配用剑。”
      
      陈飞捂着伤口,惊恐地看着祁沉,那剑不知是什么妖物,他无法止血,而且灵气也从伤口处疯狂流失。
      
      “贺师兄救我!”
      
      贺崇闻言,拔出长剑,指着祁沉:“祁师弟,此处容不得你放肆。”
      
      祁沉扫视贺崇,皱了皱眉,金丹巅峰,有些麻烦。
      
      何灼抱紧祁沉的手指,他就算看不出贺崇的境界,也猜到这龟儿子肯定不怎么好对付。
      
      “咱们要不先跑进去找峰主?”
      
      祁沉摸摸何灼的脑袋:“莫要担心。”
      
      何灼啄了一口祁沉的手指:“你傻啊,他肯定是想拖住我们,等那个什么戒律堂的人过来,到时候寡不敌众......”
      
      话未说完,贺崇一招打了过来,祁沉闪身避开。
      
      何灼睁大眼睛,怒骂:“妈的,辣鸡就知道偷袭。”
      
      辣鸡?
      
      这个词祁沉不久前听见过一次,他将灵气凝聚到双眸,再次审视了一遍贺崇,发现他身体里流淌着及其稀少的不属于人类的血。
      
      是在太过稀少,以至于祁沉分辨不出来是什么血,听到阿啄一直说辣鸡,便以为他看出了这一丝血的来历。
      
      “辣鸡么?”祁沉喃喃,他并不清楚这一族,但阿啄三番五次地提起,应当有些实力,想着,他的神色认真了几分。
      
      须臾之间,两人过了几招。
      
      贺崇紧紧地握住剑,这个弟子并不简单,境界的确是筑基期,可剑道上的造诣及其出众,以至于能用基础剑道挡住他的招式,甚至回击。
      
      若被师尊知晓,那唯一的弟子名额必然......
      
      贺崇运用灵气,手下的动作狠厉起来。他如今不过是记名弟子,峰主亲口说等一年后宗门比试收一名亲传弟子,如今出现了这么一个威胁,自然要早些铲除。
      
      “贺师兄,发生了何事?”
      
      戒律堂的弟子突然赶到,贺崇眸色一暗,收住剑招,任由祁沉攻过来。
      
      祁沉见状,也止住了动作。
      
      何灼死死地扒拉住祁沉的衣服,心如擂鼓,来了来了,传说中的打脸情节。
      
      戒律堂来了三位弟子,皆是金丹巅峰,穿着一袭黑衣,表情严肃,带头那位正是方才遇到的那位怒吼弟子。
      
      张舍发现传讯的陈飞瘫坐在地上,鲜血淋漓,又见贺崇在与那位师弟交手,直接拿出锁灵链朝着祁沉攻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祁沉:我打脸等于你打脸。
    何灼:滚犊子,我才是主角!
    *
    昨天累的木有码字,现在赶完了昨天的一章QAQ
    继续码字,明天应该可以双更,把今天的份补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