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秋凤萧瑟

      
      作为当世第一大宗门,万道宗测试弟子的方式十分新颖。只要站在阵法中,阵法会自动检测骨龄、根骨和心性。
      
      根骨佳,心性普通以上的直接入内门。
      
      根骨和心性都差的人会被分配到外门。
      
      还有一些根骨佳心性差、根骨普通心性极佳等等的复杂人群,被会负责弟子带到长老处,进行人工挑选。
      
      祁沉,就是其中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方长老看了一眼被带来的少年,没有问他的年龄,而是问道:“你师从何处?”
      
      祁沉摇头:“没有师傅,只不过数年前得到了齐与真君的点拨。”
      
      听到“齐与真人”几个字,屋内几名弟子脸色一变,方长老猛地站起身:“当真?”
      
      祁沉:“嗯。”
      
      何灼好奇死了,这个齐与到底是谁?
      
      就算看完了原著,他也只记得男主和反派的名字,还有一些比较关键的情节,至于其他东西,早就抛在了脑后。
      
      何灼一爪子踩在祁沉的脸上:“齐与是谁啊?”
      
      方长老为他解了惑:“齐与老祖是我万道宗太上长老,数年前离宗,没想到你竟然能遇到老祖。”
      
      太上长老,听起来就很厉害啊!何灼收回爪子,紧紧地抓住祁沉的衣服。
      
      方长老话锋一转:“你是在何处遇见的老祖。”
      
      祁沉面无表情地回答:“龙吟州。”
      
      方长老幽幽地叹道:“既然是在龙吟州,那也不奇怪了。”
      
      齐与不仅是万道宗太上长老,还是当世第一剑修,自小暴露出绝佳的天赋,八岁入万道宗,九岁便筑基,仅百年时间境界便与当年万道宗各峰主媲美,之后在修真界与魔族一战中,斩灭魔尊,自此齐与的名号响彻修真界。
      
      万道宗更是人人崇拜齐与老祖,哪怕不学剑的弟子,身上都背着一把剑,一如齐与老祖年轻时候。
      
      方长老当然是齐与老祖的粉丝之一,还是脑残粉,所以他十分清楚齐与老祖的故乡是龙吟州,在龙吟洲随手指点个天资极佳的孩童也不奇怪。
      
      想到这里,方长老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走向祁沉:“来来来,我带你去大殿,你与我仔细说说老祖的风姿。”
      
      祁沉本想拒绝,可方长老瞬间移到他身前,手掌覆了过来。他如今堪堪筑基,方长老在元婴已有几百年,境界差距过大,他只来得及移动半步。
      
      方长老的手就这么盖在了何灼脑袋上。
      
      何灼眼前一黑,脑袋被摸了一下后又恢复了光明。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他单纯地以为这糟老头子觊觎他的美色,来吃了一口豆腐。
      
      方长老也没能料到区区一个筑基期的少年,竟然躲开了他爱的摸摸头,罢了,摸到了少年灵宠的头,也勉强算是和齐与老祖接触过了。
      
      老祖当年应该也是如此慈爱地对待这位少年吧?
      
      毕竟他仅有的一丝温柔都留给了孩童和灵兽幼崽。
      
      “你的灵宠不错,”方长老拿出一颗灵兽喂给了何灼,灵光一闪,又问道,“这灵宠不会是老祖赠与你的吧?”
      
      何灼本来还挺开心,见这长老眼神突变,目光灼热地看着自己,浑身的绒羽瞬间炸开。
      
      “卧槽,这个老变态想对我做什么?”
      
      祁沉护住何灼,向后退了几步:“长老,自重。”
      
      话音刚落,屋内的几位弟子脸色大变,方长老是剑峰四大长老之一,出了名的喜怒无常,生怕方长老一个不开心就出手伤了这位新来的师弟。
      
      “哈哈哈哈,好好好。”方长老大笑几声,十分欣赏祁沉不畏强权的模样,不愧是齐与老祖看中的人。
      
      几位弟子:“???”
      
      长老,你变了。
      
      最后方长老还是允许祁沉自己御剑飞往大殿了。
      
      何灼站在肩头,迎面吹风,情不自禁地把张开双翅,挥动几下。
      
      察觉到雏鸟的动作越来越大,祁沉出声提醒:“莫要掉下去。”
      
      “怎么可能,”何灼说着开始在他肩上走动,一边还唱着,“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
      
      音律奇特的歌声传入耳里,祁沉消耗的灵气猛地增了回来,他眸色一变:“别唱了。”
      
      何灼走过去啄了一下他的脸颊:“你不让我唱我就不唱么?”
      
      “到了。”
      
      祁沉跳下剑,见方长老神色不变,知道是因为这点灵气对方并不能察觉到,垂眸提醒:“殿内大能诸多,以我如今的情况,不一定保的住你。”
      
      听到这话,何灼不再嬉皮笑脸,好不容易收到一个相对称心的小弟,万一等会儿他被哪个女修看上,强取豪夺怎么办?
      
      何灼犹豫片刻说道:“我去你衣服里待一会儿吧。”
      
      祁沉将他放进衣襟,再次叮嘱:“不要开口。”
      
      何灼想了想,回道:“啾。”
      
      大殿内的人不多,只有天资极佳的几人才可直接来面见诸位峰主,其余的都需要在弟子堂锻炼自身,等到一年后宗门比试,赢得在人前露脸的机会。或者看缘分,不少真人见着顺眼的弟子,随手便收了。
      
      何灼安分地呆在衣服里,也不敢乱看,细细地听他们在聊什么。
      
      方长老向诸位峰主解释了祁沉的来历后,剑峰峰主直接开口:“你可愿拜我为师?”
      
      毕竟当年齐与老祖也是从剑峰出去的,仇久想不出少年拒绝的理由,直到他看见了祁沉拿出的令牌——千兮令。
      
      千兮峰的通行令牌,千兮峰,齐与老祖座下的山峰,以他的千兮剑命名,整个万道宗只有宗主有千兮令,除了宗主,也无人知道千兮峰是何等风景。
      
      方长老笑着摇头:“是我糊涂了,老祖怎么会无缘无故指点。”
      
      祁沉神色平静,仿佛根本不知道手上拿着的东西代表着什么。
      
      “那我先告辞了。”
      
      “慢着。”剑峰峰主仇久喊了一声。
      
      窝在祁沉胸前的何灼打了激灵,屏住一口气,往里缩了缩,生怕是因为自己,祁沉才被叫住。
      
      祁沉缓缓转身,仇久笑道:“不如我送你去千兮峰罢。”
      
      何灼闻言瞬间松气,小肚子也弹了出来,真是吓死个鸟。
      
      方长老赶忙说:“还是我送你去吧。”
      
      祁沉知道他们心里的小算盘,冷冷地说:“不必,我认识。”
      
      仇久笑意不减,问了一个在场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不知老祖何时能回?”
      
      祁沉扔下两个字,转身就走。
      
      “不知。”
      
      殿内的几人看着少年的背影,纷纷感慨他颇有老祖当年的英姿。
      
      “师尊,他便是齐与真君的弟子么?”
      
      “什么他他他,叫小师叔。”
      
      过了半个时辰,何灼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打量四周,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看起来没有人,他踩了踩祁沉的肚子,用眼神问:我可以说话了么?
      
      祁沉低头看见他灵动的眼珠子,揉了一把毛绒绒的小脑袋。
      
      “此处是千兮峰,在峰内你可以随心所欲。”
      
      何灼眼睛一亮:“真的么?”
      
      祁沉垂眸:“峰内除了你我,并无其他开了灵智的生物。”
      
      何灼动了动小翅膀:“快让我出来。”
      
      祁沉伸过去一根手指,让他自己站上去,只见绒羽随风飘扬,两只小翅膀扇动两下,圆乎乎地身体微微前倾,鸟喙一张:
      
      “贺崇!!你TM给老子等着!!”
      
      嚎完,何灼心里憋着的气总算消了一部分。
      
      “贺崇是谁?”祁沉轻轻按了按雏鸟的脑袋,他感受到身躯中的怒气。
      
      何灼只觉得一丝凉意从天灵盖顺了下来,怪舒服的。他抖了抖身子,浑身的绒羽更加蓬松,看起来就像个小球。
      
      “是个弟弟。”
      
      祁沉顺着他的绒羽抚摸了下去,摇了摇头:“你没有弟弟。”
      
      何灼语塞,想了半天才开口:“这个弟弟的意思是......他是个辣鸡。”
      
      祁沉神色一肃:“你不是鸡。”
      
      何灼此刻深深地感受到了时代的鸿沟,心累地不想说话。
      
      祁沉抚摸着雏鸟的背脊:“今后我们就在此处修炼。”
      
      何灼歪了歪脑袋,看着周围的树林湖泊,难以置信地问:“堂堂太上老祖,就让咱们风餐露宿么?”
      
      祁沉动动手指,前方的湖泊消失,逐渐显现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他看着金色的大殿,眼里闪过一丝情绪:“自然是去那儿。”
      
      此刻正值午后,大殿折射的金光让何灼睁不开眼,他眯着眼睛,忽然想到了祁沉那柄金色的长剑,惊觉自己误会了祁沉。
      
      真正的村口王大妈应该是齐与真君。
      
      何灼感慨:“齐与真君果真与众不同。”
      
      祁沉冷笑一声:“有何不同,不过是个无法飞升的废物罢了。”
      
      何灼倒吸一口气,使劲地挠了他的手背:“别瞎几把乱说!”
      
      这种话心里想想不就得了么,还非得在别人家门口说。何灼生怕下一刻那个齐与真君就回来了。
      
      万幸的是,齐与真君没回来。
      
      只不过那座金殿,他们俩进不去。
      
      何灼斜视祁沉,毛绒绒的脸摆出了复杂的神情:你看,让你瞎几把说话。
      
      祁沉半阖着眼,没有开口解释,是他忘记了殿外还有阵法,元婴以下无法靠近。
      
      就把责任都推给齐与罢了,反正阿啄也不知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不知道什么?
    祁沉: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
    明天陪麻麻去医院,可能会更的晚一点
    o( ̄ε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