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春凤沉醉

      
      祁沉一个人便得到了68枚,其余八个人疯狂的抢夺剩下32枚。
      
      练武场中间摆放的石碑上,逐渐映出每个人所得数量。
      
      在时间截止前,林雪12枚,张舍10枚,其他人都只有个位数。
      
      魁首是祁沉这件事,在坐几人都早已料到,只有吕卓有些遗憾,毕竟后山对林雪及其有利。
      
      叶止对傅以匪说道:“师兄,我之前和小师叔提起你的厨艺,他说他很想尝尝。”
      
      “厨艺?”傅以匪眼里有些疑惑。
      
      “是啊,”叶止挪开目光,看着练武场的众多歪瓜裂枣,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小时候,不都是师兄下厨喂我的么?”
      
      傅以匪眨了眨眼,尘封的记忆被打开,他感慨道:“你还记得。”
      
      “师兄的事情,我都记得。”叶止轻轻说了一句。
      
      傅以斐:“好。”
      
      “好什么?”叶止转头,有些不悦。
      
      他好不容易有勇气说这话,居然回了个“好”字?
      
      傅以匪不明白师弟为何生气,勉强多说了两个字解释:“好,下厨。”
      
      叶止尴尬地笑了笑:“哈哈,这样啊,那我现在回主峰和小师叔说一说。”
      
      在起身的瞬间,他的手被拉住,被一只冰凉的手拉住,是大师兄。
      
      扑通、扑通······
      
      在这嘈杂的地方,叶止只听得见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和身后那人近乎为零的呼吸声。
      
      “坐下。”
      
      “嗯。”
      
      叶止低着头,慢慢地坐回去。
      
      傅以匪松开手,解释道:“他们会过来。”
      
      “嗯。”叶止双眼无神,左手无意识地模仿师兄刚才的动作,轻轻盖在右手上面。
      
      “来了!”
      
      “是林雪师姐!”
      
      “张师兄来了!”
      
      “咦?祁师叔怎么不在?”
      
      ······
      
      祁沉向来我行我素,没有出现这点小事,几位峰主更是不在意。
      
      仇久给到场的八人分发应得的奖赏后,突然发话:“张舍。”
      
      “到!”张舍反射性地抬头挺胸,凝视前方,心里开始有些担忧,该不会是因为他在比试时出糗,然后要被好好教育吧?
      
      仇久笑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全场哗然,夹杂在人群中的贺崇更是脸色僵硬,不敢置信。
      
      这个问题若是在以前问他,张舍肯定立马同意,可是听了祁师叔的一番话后,他的确发现自己更适合当一名法修。
      
      张舍犹豫半晌,才开口道:“峰主,弟子火木双灵根,祁师叔那日······”
      
      后面几个字越说越轻,仇久明白他的意思,笑道:“你与那人不同,你在剑道上天赋极佳,不需要强迫自己修法。”
      
      张舍愣住了,回想起当日的情况,突然发现祁沉说的“更适合去植峰修法”,根本就不是对他说的!
      
      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一根细小的藤蔓从衣袖中钻了出来,蹭蹭他的掌心。
      
      见看好的弟子犹豫不决,仇久收徒的兴致也淡了几分,说了最后一句话:“剑法双修大有人在,不愿拜我为师也无妨。”
      
      “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
      
      张舍果断双膝跪地,行了大礼。
      
      成为剑峰峰主亲传弟子一事尘埃落定,响起了一片恭贺声。
      
      那一声声祝贺词在贺崇听来,就是在狠狠地打他的脸。
      
      亲传弟子,仅有一人,他只能当一个记名弟子。
      
      “走。”贺崇咬紧牙关,拉着张字离开人群。
      
      *
      
      何灼也就是累了那么一会会儿,祁沉还没赶到主峰,他又开始生龙活虎,神采飞扬。
      
      “不去那边没事的吧?”何灼问道,他还是有些担心,万一那几个肚量小,不乐意让他们去藏宝阁怎么办?
      
      祁沉:“不必担忧。”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小师叔!”
      
      何灼从祁沉手上站起来,把脑袋搁在他的肩头,嘀咕道:“该不会是来说你的吧?”
      
      祁沉停住脚步,转身看着赶过来的叶止:“何事?”
      
      叶止笑嘻嘻地说:“不是说好了,让师兄下厨款待小师叔一次么?”
      
      好像是有这事,祁沉还没来得及开口,何灼就已经飞到了叶止头上,激动地说:“走走走。”
      
      傅以匪的住处,在外面看也奢华无比,但内部的陈列摆设及其简单。
      
      他们到的时候,傅以匪已经在坐在院中等着了,桌上摆放着七八样菜肴和一壶酒。
      
      “小师叔。”
      
      “嗯。”
      
      祁沉一点不客气,直接坐到主位,看了一眼何灼,示意让他坐到身边。
      
      何灼从叶止的头上飞下来,但不是飞向祁沉,而是循着香味飞到了那一壶酒边上。
      
      “这是什么,好香啊。”
      
      叶止拿起酒壶,笑道:“阿啄莫不是长了个狗鼻子?这可是师兄的珍藏。”
      
      说完给几人倒满了酒,还给何灼也倒了一小杯。
      
      “换骨醪?”祁沉抿了一口问道。
      
      傅以匪点头:“对。”
      
      叶止只知道师兄有一壶珍藏的酒,却不知是什么来头。听到这种奇奇怪怪的名字,好奇地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的瞬间便双眼朦胧,开始傻笑。
      
      见他一杯就醉了,何灼问道:“这酒是有什么来头么?”
      
      祁沉摩挲着酒杯,缓缓地说:“换骨醪,据说是龙族才能酿出来的酒,境界稍低的人,一滴便可醉倒。”
      
      “不错,我也是机缘巧合得到的。”
      
      傅以匪仰头喝完,眼神炯亮:“好酒。”
      
      祁沉举起酒杯:“干了。”
      
      “干了。”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何灼看着酒盏中清澈透明的酒水,伸头小小的啄了一口。
      
      有一点点甜,还挺好的。
      
      看看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叶止,他决定就喝半杯。
      
      半杯喝完,何灼就觉得自己脑袋发晕,走路带风。
      
      迷迷糊糊走到祁沉手边,整只鸟踩到手背上,右翅弯曲,装作麦克风,压着嗓子开始唱:“我、太帅了万人爱,太帅了很无奈——”
      
      “唔唔——”
      
      祁沉本以为阿啄是在说话,感受到体内汹涌的灵气后,才意识到他在唱没什么韵律的歌曲,瞬间压住阿啄的嘴,看向傅以匪。
      
      傅以匪拿着酒盏,眼神略微迷离,似乎是醉了。
      
      “我走了。”祁沉说道,紧紧盯着对方的反应,见他眼神失去焦距,才带着阿啄离开。
      
      等到祁沉的气息完全消失,傅以匪双眸瞬间恢复清明,摇了摇头,抱起醉倒的叶止。
      
      叶止蹭蹭他的胸口,呢喃道:“师兄、我、我······”
      
      傅以匪神色未变,淡淡地说:“你醉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故意用酒让我们忽略那些菜,居心叵测!
    祁沉:对,肯定是因为太难吃
    傅以匪:???
    *
    其实我本人更喜欢小叶子和大师兄这对(溜了溜了
    谢谢小天使们的评论呀o( ̄ε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