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驰电掣

      
      看着掌心唯一一块牌子,张舍一拳砸向树干怒斥:“祁沉!”
      
      耳畔传来簌簌的声音,他跳到树干上,屏息凝神,用木元素掩盖气息,完美地和树枝容为一体。
      
      片刻后,一名青年驻足在树下,望着前方,查探是否有人。
      
      张舍一手紧贴树干,让散灵树的藤蔓能不被察觉,游到青年头上。
      
      在青年收回神识的瞬间,张舍探出脑袋,阴恻恻地说了句:“师弟~”
      
      李矛抬头就是一掌,全然没有注意到正欲袭向他的散灵腾。
      
      张舍轻而易举地避开,看着李矛的脖子嘿嘿一笑:“师弟,这可不能怪师兄我啊。”
      
      李矛刚想开口,就感受到脖颈处异乎寻常的触感,以及体内急速流失的灵气。
      
      从树上跳下来,张舍上下打量着不敢轻举妄动的师弟,说道:“不如这样吧,你给我一半,我就放你走。”
      
      “师兄说话算话?”李矛十分怀疑,哪怕张舍平时在宗门内为人正直。
      
      张舍点头,他扫视了一圈李矛的身体,也没有发现对方把令牌藏在哪里。这种情况,应当是李矛有收纳令牌的灵器或者有什么秘法隐藏了令牌。
      
      “师兄我对天道发誓,若欺骗师弟,就让雷劫把我劈死,”张舍咧嘴一笑,凑到对方面前,“如何?”
      
      李矛愣住了,沉默半天才缓缓地说:“张师兄,你牙上······”
      
      张舍立马闭上嘴巴,用舌头一感受,果真有!
      
      是刚才为了解毒服用的叶子。
      
      丢人丢大了!
      
      舔掉残渣,张舍不再露齿,若无其事地抿唇笑道:“多谢师弟提醒,交出一半牌子,我马上放了你。”
      
      李矛用眼神示意张舍:你的东西还缠着我呢。
      
      “它不会伤你。”张舍解释。
      
      “好。”
      
      李矛说完,脚下用力,一串令牌从土里飞了出来。
      
      张舍眼睛一亮,觉得这个师弟着实机灵。
      
      “我只找到了十枚。”
      
      张舍拿走一半,把剩下一半还给他:“辛苦师弟了。”
      
      李矛面无表情:“哦。”
      
      “再过一刻钟,你身上的毒素会自然消失。”
      
      话音刚落,张舍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矛等了一刻钟,身体的确恢复了,将令牌放入衣襟里,继续向前搜寻,直到被大名鼎鼎地祁师叔拦住。
      
      他才意识到,为什么方才张师兄是往另外一个方向跑的。
      
      “祁师叔。”
      
      祁沉:“嗯。”
      
      李矛苦着脸:“我只有五枚了。”
      
      祁沉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只是倚着树静静地看着他。
      
      不远处的何灼啾了两声,踩踩脚边的牌子,示意李矛赶快来进贡。
      
      李矛忽然明白了,张舍应该也是被抢了,所以才去抢他的,还“好心”的只抢了一半。
      
      最毒师兄心啊。
      
      李矛观战过祁沉,心知肚明若是动手,自己一分胜算也没有。
      
      他长叹一口气,乖乖地走到何灼身边,为师叔夺得魁首的事业添砖加瓦。
      
      见他把全部的牌子都拿出来了,何灼挑出一块边角磨损的令牌,推到李矛面前:“啾。”
      
      李矛没敢拿,转过头看着祁师叔,见他点头,才如获至宝地接过,赶紧藏进怀里,往回跑。
      
      “1、2、3······28。”
      
      “只有28,还剩多少时间啊。”
      
      “两个时辰。”祁沉看着躺在金光的小凤凰,眼里尽是温柔。
      
      两个时辰,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
      
      何灼懒懒地翻了个身:“希望下一只是肥羊。”
      
      一个时辰过去了,别说肥羊了,连瘦弱的羊都没有出现。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何灼开始急了。
      
      “时间不多了,咱们是不是该主动出击啊?”何灼飞到祁沉面前,一圈一圈地打转。
      
      祁沉抬起眼:“你要的肥羊来了。”
      
      何灼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被一株发着金光的东西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看清楚树枝上挂着的都是牌子后,才激动地看向它的主人,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女修——林雪。
      
      见到是祁沉,林雪表情未变,但眼中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虽从未与祁师叔交手,但对方与贺崇师兄的那一场比试,她看了,也看出了祁师叔没有用尽全力。
      
      是个妹子,何灼也不是很想为难她,算了算只要再23枚,他们就一共有51枚,妥妥的第一了。
      
      想着,他用爪子,对着林雪比了个23,顺便数了数林雪手中有多少。
      
      1、2、······40。
      
      竟然有这么多!何灼惊了。
      
      这样不行,他们修仙之人,不能有性别歧视,必须全部进贡。
      
      时间所剩不多,祁沉也不想拖,给了阿啄一个眼神,便原地消失,下一秒出现在了林雪的背后,想要夺过令牌。
      
      察觉到危险,看似是摆设的植株忽然暴起,一部分袭向祁沉,另外一部分疯涨,紧紧地裹住摇晃的牌子。
      
      灵植的反应为林雪争取到了时间,让她能冲向终点。
      
      在半路上却被一只红色灵鸟挡住。
      
      何灼扇动翅膀,嘴巴大张,喷射出一道隐隐泛白的火焰。
      
      林雪不以为然,挥手之间一面绿色枝叶聚集而成的墙便出现在了身前。
      
      在接触到火焰的一瞬间,绿墙被烧成灰烬,火焰直直地攻向林雪面部。
      
      何灼也没想毁人家容,只是没料到对方的墙这么不经烧。
      
      火焰迎面而来,林雪一瞬间滞住了,没能反应过来。
      
      在被要被烧到的前一秒,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出现在她面前,挡住了全部火焰。
      
      林雪觉得脸颊发烫,磕磕巴巴地说:“祁、祁师叔,多······”
      
      她手中的植株也因为感受到了灼热的温度,开始退缩,金色的令牌重见光芒。
      
      祁沉直接夺过全部的令牌,飞到阿啄边上,帮他止住火焰。
      
      才短短几秒的时间,何灼就发现体内的灵气消耗了大半,嘴巴也特别酸。
      
      整只鸟瘫在祁沉怀里,虚弱地说:“不行了,我好累。”
      
      祁沉轻轻地按摩阿啄的脑袋,右手一抬,不远处的令牌瞬间出现在手上。
      
      “祁——”
      
      林雪连“师叔”两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完,祁沉就已经带着灵兽离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不及了,今天比较短小
    抱住小天使们么一大口
    o( ̄ε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