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醉初醒

      
      何灼挣扎了一路,那只捏着他嘴的手都没有放开,仰头看着祁沉紧抿的唇,莫大的委屈涌上心头,金豆豆啪嗒啪嗒滴了下来。
      
      祁沉慌了,连忙松手。
      
      何灼没有哭出声,也没有飞走,只是坐在祁沉手上,低着头默默流泪。
      
      小小的背影看起来委屈极了。
      
      感受到掌心湿热的液体,祁沉不知所措,沉着嗓子说:“我不该那样做。”
      
      听到这句话,何灼“哇”的一声大哭:“呜呜呜,我都没来得及吃,你就把我带走了呜呜呜······”
      
      听到是因为这件事,祁沉松了一口气:“明日再让他做。”
      
      “骗人!”何灼嚎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明日复明日。”
      
      祁沉失笑,摸了摸那个毛绒绒的小脑袋,用衣袖擦干净他脸上的泪水。
      
      “不骗你。”
      
      何灼冷笑:“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祁沉突然发现自己词汇量异常贫乏,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阿啄,只好说道:“我带你回去。”
      
      听到这话,原本萎靡不振的何灼立马站了起来,翅膀一挥:“走!”
      
      “闭上眼睛。”
      
      何灼不解:“为什么?”
      
      “那便不去了。”祁沉不想解释,继续往前走。
      
      何灼见状又开始干嚎,嚎到嗓子都有些疼了,这个冷酷无情地男人也停下步伐。
      
      “好好好,不看就不看。”
      
      那只白皙的手在眼前拂过,何灼就只看得到一片漆黑,失望地叹了口气,算你狠。
      
      祁沉抱着红色的小凤凰,没有转身,而是向前迈了一步。
      
      在脚落地的那一刹那,景色突变,正前方出现一桌布满佳肴的石桌,数只酒盏歪倒。
      
      祁沉动动手指,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收入空间,只留下两只叶止和傅以匪用过的酒盏。
      
      下一秒便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可以——”看见呼呼大睡的小凤凰,祁沉有些无奈,将他放在软垫上,再一一拿出菜肴。
      
      软垫比祁沉的手掌舒服多了,何灼一躺在上面就舒服地伸展开四肢,哼唧两声,闻到了熟悉的香味。
      
      眼皮子沉重得睁不开,他只好闭着眼睛,跟着香味慢吞吞地飞过去。
      
      “要喝。”
      
      祁沉靠着椅背,慵懒地为自己倒满酒:“你不能喝。”
      
      说完,一饮而尽。
      
      听到耳旁的吞咽声,何灼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睁开了一条眼缝,看见摆在面前的一碟子肉。
      
      他低头叼起一片,嚼吧嚼吧咽下去,觉得还怪好吃的,把刚才想要喝酒的事情抛在脑后。
      
      小凤凰一口接一口的吃,祁沉看着也起了食欲,拿了筷子夹住一块肉。
      
      何灼一咬,咬到了细细硬硬的东西,仔细一看,发现一双筷子挡在自己面前,阻止了他吃肉的步伐。
      
      “???”
      
      祁沉夹起那一块肥瘦相间的肉,看到小凤凰眼里快要化为实质的怒气后,转口道:“啊——”
      
      “哼。”何灼甩了甩头上的毛,缓缓地张开嘴。
      
      不需要自己出力才能吃到的肉,格外美味。
      
      何灼眯着眼找到茶壶,斜靠在上面,说道:“鱼。”
      
      下一刻鲜嫩的鱼肉出现在了嘴里。
      
      “酒。”
      
      沾着酒的筷子在嘴里碰了碰。
      
      “还要······”
      
      “祁师叔。”
      
      屋内突然多了个女人的声音,还有一股甜腻的香味。
      
      何灼扶着茶壶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看见祁沉背后多了一个白衣女人——林雪。
      
      “何事?”
      
      林雪闻到屋内香甜的酒气,脸颊泛起红霞:“奉师尊之命,将奖酬交与师叔。”
      
      祁沉看到阿啄如临大敌的模样,声音都柔和了些:“放下吧。”
      
      林雪耳廓都浮起了红色,她只道师叔转变了对自己的态度,放下储物袋后,壮着胆子开口:“师叔,我还想感谢在后山时······”
      
      祁沉并不是有意救她,纯粹只是想抢走她手上的令牌,所以之前几次道谢也不曾理会。没想到她借着送东西之由,还要再次道谢。
      
      或者说,真的只是为了道谢?
      
      祁沉放下酒盏,侧了侧身子,抵着头看向林雪:“然后呢?”
      
      喝完半壶酒,他眼里多了些雾气,唇瓣殷红湿润,先前冰冷疏离的气息消失不见,让人不禁想要靠近的。
      
      林雪常年独自一人修炼,不知该如何与别人相处,见到祁师叔这副模样,羞涩地说不出话来。
      
      这种作态,祁沉早就习以为常,正想赶人,眼前飞过一道红色。
      
      何灼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飞到林雪面前。
      
      这只险些让自己毁容的鸟,林雪记得清清楚楚,见其停滞在空中,似乎是对自己有敌意,她下意识地看向祁沉,寻求帮助。
      
      “师叔。”
      
      “嗝————”
      
      扑面而来的酒气,林雪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何灼眨巴眨巴眼睛,把肚子里那股气打出来,舒服多了。
      
      “还呆着作甚?”祁沉皱眉,眼里有些不悦。
      
      以为是在说自己,何灼耷拉着脑袋往回飞。
      
      “嗯?”
      
      林雪看向对方,发现他盯的是自己,那话也是对自己说的,脸色愈发不好看,甩袖而去。
      
      何灼眯着眼睛,直直地撞上了祁沉的胸口,啪嗒掉到了他的腿伤,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祁沉叹了口气,把小凤凰放到床上。
      
      “咚——咚——咚——”
      
      三下钟声,代表有宗门有要事宣布,并且是丧事。
      
      祁沉神色一肃,原地消失。
      
      “怎么了?”
      
      “那位师叔陨落了么?”
      
      “该不会是······”
      
      “是什么,你说啊!”
      
      “我不敢说。”
      
      ······
      
      几个时辰之前,练武场上还是一片欢声笑语,此刻没有一个人敢嬉皮笑脸,皆是神色肃穆。
      
      祁沉抵达的那一瞬间,傅以匪出现在他身后:“小师叔请跟我来。”
      
      台上站着诸位峰主,祁沉跟着傅以匪走了上去。
      
      仇久对他点了点头,上前一步,沉声道:
      
      “我要宣布一件悲痛的事情······”
      
      *
      
      主峰
      
      小凤凰双眼紧闭,翻来覆去磨蹭着床单,似乎很难受,忽然从腹部发出一道金光,笼罩了他的全身。
      
      床上赫然出现了一名大汗淋漓的少年。
      
      何灼活生生从梦中渴醒,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咕噜咕噜灌下一整壶茶水,才心满意足地擦擦嘴巴,爬回床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友情提示,马上会变回去的
    今天也依旧短小,向小天使们鞠躬(bd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