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鬼啊——!”
      
      那婆子一声尖叫直接就把外面的人都给喊进来了。
      
      林雅错愕地和环儿依附在一起,脸色煞白。
      
      这婴儿明明身上的黑纹已经有渐渐消退之势,可是突然就开始大面积疯长,渐渐遍布了婴儿的全身。
      
      胡宣廷急忙冲了过去。
      
      怎么越治还越出事了呢?!
      
      苍穴派掌门见那婴儿身上的黑纹活络起来,担心那鬼婴再回来,因而也过来查看一番。
      
      胡宣廷只好先请人把林雅她们送出去休息,让苍穴派掌门暂时接管。
      
      林雅方才分明看到那婴儿冲她突然地诡异一笑,吓得她心脏猛跳,半天没缓过来,只能坐在石桌旁先休息一下。
      
      “林姑娘……尽力了。苍穴派掌门要在房内布阵施法,姑娘先回去休息吧。”胡宣廷强打精神对林雅说道。
      
      林雅被先行送回了房。
      
      院子里只剩下了化雪门的人和年疏他们。
      
      “听闻殷兄也擅长医药之术,能否过后进房为小儿诊治一番?”胡宣廷恳求道。
      
      “少门主!他是毒……”旁边的化雪门弟子急道。
      
      胡宣廷回看了他一眼。
      
      殷离缠闻言道:“我只擅长毒术,治病救人非我所长,我师兄年疏近年倒是一直在研习医术,不妨让他一试。”
      
      忽然被点名的年疏差点没反应过来:“我?”
      
      胡宣廷没怎么听说过年疏的名号,之前还是听一峰提过几句,眼神中不免带着一丝怀疑。
      
      年疏调整了下,接道:“少门主,过后不妨让我先看看情况?”
      
      胡宣廷也是没办法了,出于对殷离缠的信任,便同意了。
      
      苍穴派掌门的秘法持续到了夜晚。
      
      这期间,年疏一直等待着自己入场的时机。
      
      而另一边被送回房休息的林雅则在房里和环儿稍稍争执了起来。
      
      “小姐,您可不能再犹豫了。”
      
      “……”林雅眼神闪动,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年疏少爷晚上就会进房去医治了,若是真让他治好了……”
      
      林雅一手按住太阳穴,只觉得头痛:“我都没法子的事,他如何能治?”
      
      环儿苦口婆心:“先前他在乌灵郡解过一个小女孩的蛊术,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法子,这次这事来得蹊跷,指不定就让他赶上好事了!”
      
      林雅想起送牌匾的客栈许老板,心里一惊,道:“那我们……?”
      
      “那孩子折腾了这么久,即便治好了,也必然留下残疾。小姐苦学医术多年难道还看不出来?”
      
      “可是……!”林雅刚想说什么,又想起那怪婴诡异的笑容,根本说不下去了。
      
      “小姐。”环儿轻轻拍了拍小姐的手背,“您的名声不能这样被毁,真人的名声也不能,更何况,您忘了——魔尊的第二个香囊是谁送的了吗?”
      
      林雅想起那天环儿跟她说起的年疏房里的针线,如醍醐灌顶般忽然站了起来。
      
      “我明白了。”
      
      夜幕悄然降临。
      
      环儿四处张望了一阵,才把身后的人请了进来。
      
      房内,林雅正一个人独坐房中做着针线活。
      
      白灵不知道师姐来找他是为何事,“师姐?”
      
      林雅嫣然一笑,放下手中的东西。
      
      “师姐好些了?怎么还做上了这些东西?”白灵记得今年的香囊已经送出去了,魔尊还戴上了。
      
      林雅故作烦心道:“好多了。也是,我还做这些干什么?做了也没有用处罢了。”
      
      白灵:“那不妨再做个小玩意儿给魔尊啊?”
      
      “可惜不止我一个做啊。”林雅回道,“你年疏师兄也不甘于人后。”
      
      “年疏?!”
      
      环儿趁势把先前在年疏房里看到的景象告诉了他。
      
      “天啊,他居然偷偷做这些!”白灵听了立时火冒三丈。
      
      “白灵,你知道师姐我苦学医术多年,好不容易为断路崖积攒了些好名声,却没想到今日竟遇到难题了。”
      
      “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年疏师兄马上要去为那婴儿诊治了。”
      
      白灵奇怪道:“那婴儿现在凶险,让他去好了。”
      
      “可万一他……成了呢?”林雅语气都变得急促起来,“难道你想看他在断路崖,乃至整个仙门如日中天吗?”
      
      “白灵少爷,您平日和他关系那么差,他一旦得了势……”环儿附和道。
      
      白灵听了半天,有点醒过闷儿来了:“师姐,你要干什么?”
      
      林雅握住白灵的手指,“殷师兄之前不是提到有身份不明的人进山了?他正要出去探查。白灵,你和他一道,想办法把师兄牵制住,让他暂时别回化雪门。趁这时候,我一定拦住年疏的势头。”
      
      “你想对那婴儿下手?!”白灵大惊失色。
      
      “怎么会呢?”林雅道,“只是给年疏他添点麻烦罢了。”
      
      “你都治不好,若年疏也失败,普天之下还有几人能治好那婴儿?”白灵性子急,越说声音越大。
      
      环儿急忙劝他放低声音。
      
      “可是那孩子是无辜的啊!”白灵瞪大了眼睛,他不明白他最喜欢的师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计策来。
      
      林雅显然也没想到会跟白灵纠缠这么久,她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白灵,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是把你当自己人才把你叫来的。若是年疏得了势,你在魔尊心中的地位——”
      
      白灵皱起眉头,心里也慌乱起来:“可是这跟那孩子没关系啊!”
      
      “白灵少爷,您……”
      
      “别说了!我要一个人冷静冷静。”白灵止住了环儿的劝说,直接站起身,和她们告辞。
      
      “白灵。”林雅眉眼间满是担忧,“你不会出卖我的,对吗?”
      
      白灵纠结地看了看自家师姐,咬了咬嘴唇后才答道:“师姐待我好,我自然明白,不会说出去的。可是这事儿……我实在无力相帮。”
      
      过了一会儿,林雅房间的门打开了。
      
      白灵低着头,神情暗淡地走下台阶。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院子里飘起了雪花。
      
      白灵步伐沉重地独自走下台阶。
      
      师姐说我不会出卖她的。
      
      我到底该不该告诉年疏呢……?
      
      白灵心里一阵纠结,猛地一抬头,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就走向了年疏房间的方向。
      
      还隔着老远,白灵呆呆地看了看紧闭的大门。
      
      “年……”
      
      身后忽然卷起一阵雪浪。
      
      强劲的掌风直轰白灵的背后。
      
      原本就在失神的白灵根本没有注意到来自身后的鬼手,生生吃了一掌,整个身体瞬间倾覆。
      
      从口中涌出来一片殷红的血,染红了石板路上的白雪。
      
      “死人就不用这么纠结了。”一道带着几分苍老的声音在白灵耳边响起。
      
      白灵半趴在雪中,左手随即抓住了一把雪,可是又忍不住吐出口血来。
      
      “用不着你替我操心!”他强撑着回道,“你是什么人?!”
      
      老者慢慢走到白灵面前,蹲下来,抓住了他的头盖。
      
      “天上掉下来的机会帮你除掉年疏,你不珍惜,现在还要赔上一条命,真是可悲。”
      
      白灵气极反笑:“我们两个还没斗完,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年疏后面!”
      
      “年轻人就是好啊……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老者突然加大了手掌心的力量。
      
      ……
      
      原本在房内独自打坐的年疏,听到了敲门声。
      
      原来是化雪门的人来叫他了。
      
      小院里灯火通明,年疏出来后才发现,外面竟然下雪了。
      
      这在化雪门本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了,但年疏见了仍然觉得新鲜。
      
      年疏拉了拉衣领,呼出一口哈气,跟随其后,抓紧赶往怪婴所在的房间。此时苍穴派掌门早已回去休息,门口竟然还出现了胡宣廷的夫人红鸳,胡宣廷本人倒是罕见地没有出现。
      
      胡一峰率先和年疏打了招呼,告知他少门主临时有急事去看望老门主了,这里暂时由夫人负责。
      
      年疏点了点头,并向红鸳夫人行了礼。
      
      红鸳面色平淡,微微欠了下身。
      
      林雅上前道:“师兄,我为你帮忙。”
      
      夫人领着二人一同进了屋。
      
      胡一峰本来也想跟进去,夫人回身让其他人都留在门外。
      
      “我所习医术与林雅师妹不同,而是用功法之力来治病救人,请您在外稍候。”
      
      夫人知道医者通常都不喜欢被人打搅,她眼下情绪似乎很稳定了,还特意为年疏拉上纱帘。
      
      林雅第一次亲眼见年疏如此救人,心里不由一惊,但还是帮他把擦手的帕子等物一应准备好,全都为他安置妥当才退到帘子外面。
      
      年疏坐在床上,看了看那婴儿的样貌。
      
      自打出生以来,他便没有一刻是安宁的吧?这样想着,他不仅不害怕这小东西了,反而觉得他真的可怜。
      
      随着手心金莲的转动,年疏将金莲之力一点一点传到婴儿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婴儿身上的黑色纹印开始缓缓地消失。
      
      年疏心里正觉得振奋,忽然喉咙微甜,从四肢不断生出阵阵寒意,连带着碰触婴儿的手掌也开始麻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总想当鸽王。咕咕咕。晚上6点我还没发就是咕了。——《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