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年疏一口鲜血吐在胸口,白衣上留下一片赤血斑斑,此刻只觉全身寒冷异常。
      
      他吐着血,不得不中止了对婴儿的治疗,随即竟发现自己的胳膊上出现了一条条黑色的纹印!
      
      守在帘子外面的林雅听到动静,一副十分担心的模样赶紧冲了进来:“师兄?!师兄你怎么了?!”
      
      然而速度比她还快的是化雪门少夫人红鸳。
      
      她直接冲到床边,一把揪住了年疏的衣领,注视着年疏的双眸满是无尽的寒意。
      
      可是下一秒,她的表情就变了。
      
      “乖,我的孩子。”红鸳不顾年疏身上的血渍,忽然一脸慈爱地摸了摸年疏的脸颊,那眼神完全就是在看另外一个人。
      
      林雅本来也赶到了床边,然而事情发展的形势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
      
      年疏遇寒会遭鬼婴反噬她早已算计好,可眼前的红鸳夫人是怎么回事?!
      
      “红鸳夫人……?”林雅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状似陷入癫狂的女人。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一齐冲了进来。
      
      为首的是刚刚匆忙赶过来的化雪门少门主胡宣廷。
      
      “红鸳!”
      
      胡宣廷唤她的声音里竟有了一丝颤抖。
      
      红鸳夫人仍旧紧紧抓着年疏的衣领,迎着漫天的飞雪,目光清冷地盯着面前的夫君,早已没有了方才的柔情。
      
      “红鸳!你这是干什么?!别闹了,快点过来!”胡宣廷像是已经猜测到什么一般,竭力劝着自己的夫人。
      
      可惜红鸳夫人“铁石心肠”,完全不为所动,“我早知你会这么说。”
      
      她看透了夫君的犹豫不决,夫君亦已看透了她的虚与委蛇。
      
      既然如此,又何必再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
      
      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口哨声,红鸳夫人仰头看了眼天空,便提起几近昏厥的年疏闪身跳上了屋顶。
      
      化雪门的弟子们怔在原地,一时竟不知该不该追上去。
      
      胡一峰担心年疏的安危,见少门主也情绪激动,便自作主张地扯了几个算是心腹的,让他们和自己一起快快追上去。
      
      好在胡宣廷只是失控在一时,很快便意识到自己作为少门主的责任,于是喝令其余人等守护好小公子,守护好化雪门,他也跟上队伍一同去追红鸳。
      
      这期间,年疏虽然能听得到身边的动静,身体却不听自己使唤,感受到黑色纹印在皮肤表面的流动,他意识到自己是被鬼婴附身了。
      
      可是身体如此寒冷是怎么回事?莫非也是这鬼婴带来的……?
      
      正想到此处,年疏就被红鸳丢在了化雪门外的雪地里。
      
      红鸳身法虽快,但终究带着个人,因而没多久便被胡一峰他们追赶上。
      
      年疏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只模模糊糊地看到一白衣男人正跪在雪地中,苦苦哀求着他面前的女人。
      
      “红鸳,我们好好过日子不行吗?你收手吧!”胡宣廷双眼发红,言语间已是哽咽。
      
      “你想想我们的孩子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胡一峰永远不能相信他们的少门主竟然如此低声下气地去求一个女人。
      
      化雪门的少门主胡宣廷与他父亲脾性不同,算是个痴情种,江湖早就传闻他爱妻子如命,不顾父亲反对,硬是坚持娶了当时毫无钱势的红鸳夫人。
      
      红鸳夫人怀孕的消息传出来时,许多人都是表示祝福。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夫妻二人的真实景象竟是这般。
      
      可惜红鸳打定主意破釜沉舟。
      
      面前已经围满了化雪门的弟子,红鸳神色冷峻,长袖一挥便是迎战。
      
      几个弟子又要救人,又不敢伤到少夫人,连出刀都慢了两分,眼看就要落了下乘。
      
      不料,一片飞雪中忽然闪出一红一黑两道身影。
      
      来人出招极快,红色的长陵顷刻间袭向了红鸳夫人。
      
      红鸳硬接下了这一召,却坚持不住吐出一大口血来。
      
      “红鸳!”胡宣廷见她受伤,身体不由自主地便要往她那边过去。
      
      “魔尊?!”红鸳没想到此人竟然出现在了化雪门的地界。
      
      而当胡宣廷即将靠近她时——“你别过来!”红鸳的眼神中满是抗拒,“成王败寇,我不需要你可怜!”
      
      这边儿女情长,那边沉珂可没有这么多顾忌,他根本不关心这二人的关系,犹自动手去救年疏,出手招招狠辣。
      
      红鸳一人如何能抵挡得过当世魔尊?
      
      不过几招,她已身受重伤,连起身都成了困难。
      
      年疏昏昏沉沉间,看到了自家师父那身红衣,只是虚弱地叫了一声“师父”。
      
      沉珂低头看看他,迅速点了他几处穴位,然后把他从雪地里拦腰抱起。
      
      靠在师父胸前,年疏才看到,原来师弟殷离缠也到了,他背后还背着已经昏迷的白灵。
      
      “魔尊!看在化雪门的面子上,请你放红鸳一条生路!她是我结发妻子啊!”胡宣廷知道局势难逆,可纵然是飞蛾扑火,仍要一试。
      
      沉珂冷冷道:“与我何干?”
      
      在一旁的殷离缠也道:“你夫人暗中勾结冥轮教,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你还要保她?”
      
      虎毒尚且不食子。
      
      胡宣廷悄悄握紧了拳头。
      
      明明是他心中已经猜到的事实,可是如今被人亲口说出来,他的胸口仍像是被一块巨石堵住般。
      
      是了,他当年便知道红鸳出身并非那么简单,可他扛下一切压力也要和她在一起。
      
      那段时间,的确是红鸳夫人最为落魄和凄惨的日子。然而,胡宣廷算错了一点,红鸳注定不是关在金丝笼里的雀儿,她心中有一片天地——终日在化雪门的房间里绣花,忍受着老门主的苛待,这些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他以为他们有了孩子,便可以重新开始,却没料到这孩子竟成了红鸳彻底背叛化雪门的一个道具。
      
      她只是冥轮教安插在化雪门的一枚棋子。
      
      越想越是错。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胡宣廷跌坐在雪地里,只是默默盯着红鸳,再说不出话来。
      
      那边沉珂知道胡宣廷已心如死灰,即刻召来红菱再次袭向红鸳夫人。
      
      红鸳艰难地站起了身,看了看面前一同生活数年的男人,只觉身上发冷。
      
      这冷竟是刻骨铭心。
      
      她在红菱打过来之前,忽然笑了一声,随后便纵身跳下了悬崖。
      
      寒风凛冽,伴随着飞舞的雪花,那女人的生命终究是逝去了。
      
      从今往后,化雪门再无红鸳夫人。
      
      冥轮教,亦再无鸳轮护法。
      
      胡宣廷一头扎在雪地中,失声痛哭。
      
      他这个少门主当得何其窝囊!何其失败!
      
      断路崖对于化雪门的是是非非并无兴趣,这次冥轮教暗中在化雪门搞出怪婴一事,无非就是想搅乱化雪门,在中原一带挑起纷争,好让冥轮教入主中原。
      
      但是这些乱事一旦牵扯到断路崖,魔尊便必然不能善罢甘休了。如果不是红鸳的身份早已被暗中调查的魔尊识破,她今日怕是要打着化雪门的旗号挑起和断路崖的纷争,让冥轮教坐收渔翁之利了。毕竟在外人看来,害得魔尊首徒被鬼婴附身之人正是化雪门的少夫人。
      
      胡一峰见少门主这般痛心,心里也不落忍,只能拍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抚。
      
      如今红鸳坠崖而死,也算为年疏报了仇,这里便再没有断路崖留下的理由了。魔尊沉珂兀自抱起年疏,准备直接下山。
      
      胡一峰见了,赶忙劝少门主道:“少门主,魔尊要走了!这天寒地冻的,他们又有两个伤患,咱们就这样不管不问,实在说不过去啊……”
      
      尽管他不知晓那个白灵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年疏会重伤确实和化雪门有着无法撇清的关系,年疏又曾经帮助过他,他哪里看得下去。
      
      胡宣廷被这么一劝,还真清醒了几分。
      
      事情由化雪门而起,无辜牵连了断路崖,自然应该由化雪门来解决才是。
      
      胡宣廷抹了把脸,好让自己再清醒些,然后才郑重对魔尊道:“魔尊,此事是我化雪门牵连了断路崖,害得令徒无辜受伤。今日雪势越来越大,不妨先留宿山上,我们也好想办法为令徒医治。”
      
      沉珂思忖片刻,看了看面色惨白的年疏,出人意料的,他竟然答应了胡宣廷的请求。
      
      于是年疏暂且被送回了化雪门休养。
      
      一直在化雪门内焦急等待消息的林雅,左等右等之下终于盼回了殷离缠等人,还意外之喜地还盼来了心心念念的魔尊。当她听到化雪门弟子通报说魔尊也出现了的时候,她甚至不敢相信。
      
      “魔尊……!”林雅眼眶发红,像是被这突然的变故吓着了,迫不及待地想靠近魔尊。
      
      可走近了,她才注意到,魔尊手上正抱着重伤的年疏,他无视了她哭哭啼啼的声响,丝毫不为所动地自她身边通过。
      
      眼看着年疏被魔尊亲自抱进了房间,林雅竟难得遭了如此冷落,心中只觉十分妒忌,暗恨自己明明乃明月真人的义女,出身高贵,竟然屈居年疏之下。
      
      “小姐……”环儿担心地望着林雅,“难不成魔尊发现咱们动的手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个主角的故事马上到~——《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