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眼看入秋了,天空一碧如洗,风隐约带着几分萧瑟,吹落了片片树叶。
      
      小狐狸尽忠职守地在院子里浇着花,不时地晃动下雪白的尾巴。
      
      年疏站在院中,远远望着勤劳的小狐狸,忽然想到天凉了是不是可以给小狐狸整件小衣服,奈何在房间里翻腾了半天也没发现个可用的针线布料。
      
      他只好打起了库房的主意。
      
      断路崖内部虽然走的是自由主义风格,但是还是有统一的库房保证魔修们基本用度的。
      
      前两天和书生没事闲聊,书生听说他从未去领过库房的补给还吃了一惊。
      
      年疏和小狐狸商量了下,便一同前往断路崖的库房。
      
      平日里来库房的人并不多,年疏看附近冷清得还以为自己又走错了路。
      
      库房里只有个掌事在,他正舒舒服服地靠在柜台边上读着话本。
      
      年疏在门外敲了敲门,掌事见来的是他,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说明了来意后,掌事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圈,然后才回道:“补给倒是有,但是针线和布料……没有。”
      
      开玩笑,断路崖谁不知道这时候正是林雅姑娘给魔尊做东西的时段,断路崖库房本来这些东西就存得相对少些,哪儿能随便给?
      
      “你要这些东西干嘛啊?”掌事听了都觉得纳闷儿。
      
      年疏闻言举了举小狐狸,道:“给它做衣服。”
      
      掌事瞅了眼那白毛狐狸:“你要是急着用,那估计得去乌灵郡买了,给它做一身要不少布料呢。”
      
      年疏正要回话,结果门外走进来个意想不到之人。
      
      “哎呦,白灵少爷怎么有空来这儿啊!”掌事赶紧丢下话本招呼道。
      
      白灵一脸高傲:“我来帮林雅姐姐取点新布料,她那儿不够用了。”
      
      “哦……那我得找找。”掌事瞥了眼一旁的年疏,犹豫了下,但最后还是去翻柜子给白灵取了出来。
      
      年疏见掌事前后两张面孔,无意在这儿多浪费时间了,随即抱了小狐狸出门。
      
      白灵心中甚是得意,拍拍掌事的柜台,问道:“他来干嘛?”
      
      掌事挤着笑容道:“他也是要布料来了。”
      
      “他也?”白灵大吃一惊,“难不成他也要给魔尊做衣服?一个大男人为了争宠也好意思。”
      
      掌事心说论争宠这事儿,您可比别人都厉害好吧!
      
      “不是不是,他是给那只白毛狐狸做。”掌事回道,“要我说啊,白灵少爷,您平日里就别再和他这么对着了,如今风向开始变了,我们这些小杂烩夹在中间也不好过啊。”
      
      “怎么的?你还想变节?”白灵眼睛一瞪。
      
      “那肯定不会的!”掌事赶紧为自己辩解。
      
      白灵听了总算是没再急眼,把东西塞进储物囊中就离开了。
      
      可是去找林雅的路上,他竟然再度遇到了年疏。
      
      年疏没领到东西,此刻正闲坐在一块假石上逗小狐狸玩。
      
      白灵正琢磨着是上去嘲讽一番还是眼不见为净,结果年疏倒先看到他了。
      
      “白灵?”
      
      被突然叫到的白灵便顺势大步走了过去,看了看年疏手中的小狐狸,道:“一只破狐狸,还当个宝似的。化雪门的山上遍地都是。”
      
      “化雪门?”
      
      白灵看他那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急着嚷嚷道:“化雪门盛产白狐,不知道吗?!”
      
      “可是这只狐狸很特别啊,我不忍心让它一个人走,所以才留下的它。”
      
      “哪里特别了?就你当个宝似的。”白灵不知道小狐狸和烟女的故事,自然不能感受到它的重要意义,当即扭头就走。
      
      “狐狸皮毛厚的很,做什么衣服!”白灵一路嘴巴上嘀嘀咕咕地越走越远,心里却还回想着那小狐狸毛茸茸的姿态,不过年疏压根没听清楚他后面说的是什么。
      
      年疏没兴趣跟他吵架,只是带着小狐狸回了自家院子,刚才路上顺手领了个新任务,心里盘算着等去乌灵郡出任务的时候,把布料什么的一起买回来吧。
      
      然而刚进了院子没多久,外面就有人喊着收东西了。
      
      年疏出去一看,竟然是库房的人把针线布料都给送过来了,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才还说没有,结果这么会儿的工夫又主动送来了。
      
      第二天,年疏照原计划去乌灵郡跑任务。
      
      路过留仙楼的时候,他特意去看望了下阿英。
      
      阿英正在门口帮忙,久违地见到年疏,欢天喜地地把他带了进去。
      
      刚好客栈老板也在,三人坐下叙了个旧,还跟周边的客人聊起了近日的一些江湖秘闻。
      
      “听说化雪门门主的儿媳马上要生了,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是啊,估计就这几天了!”
      
      年疏听着是自己打过交道的仙门便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阵。
      
      可惜后面就没什么重要的消息了。
      
      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大堂里格外热闹,饭菜和酒的香气自然也四处飘溢,不久就引来了留仙楼的一位“老朋友”。
      
      “去去去!你怎么还来啊?!”小二守在门口,拼命赶着面前衣衫褴褛的酒鬼。
      
      对方却对小二的呵斥不以为然,仍旧赖在门槛上死活不肯走。
      
      年疏离得不远,看这酒鬼不小的年纪了,头发花白,许是因为长年喝酒的缘故,不仅脸色发黄,眼皮也发肿,一副潦倒疯癫的模样。
      
      “给我酒!给我酒!”酒鬼大声叫嚷着,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看他。
      
      “那人是怎么回事?”年疏问道。
      
      老板叹了一声,回道:“唉,就是个赖皮酒鬼!整日疯疯癫癫,到处赖着要酒。前两回,我们看他可怜也就给了,谁知道是个无底洞,还影响客栈生意,所以我们都现在都往外赶他。”
      
      见小二怎么也赶不走那酒鬼,老板忍不住对小二道:“别赶了!直接去找巡逻的官差!”
      
      小二立马应了一声,就出去寻官差了。
      
      酒鬼神志不清,抱着门框突然痛哭起来:“阿离啊——阿离!”
      
      年疏看了半天,赶上任务约定的时间到了,不得不先离开客栈。
      
      做完任务时乌灵郡上已是灯火通明。
      
      年疏没打算留这里过夜,因而急着赶回了断路崖。
      
      晚上练练功,写写字,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翌日清晨,清风书院。
      
      书生坐在案前,不时翻着探子传来的线报。
      
      年疏一大早就被叫了过来,看书生难得眉头紧皱,琢磨着是有什么要紧事。
      
      没成想书生酝酿半天,竟来了句:“化雪门门主儿媳昨晚生了。”
      
      说来也巧,书生要跟他商议的竟然正是昨日化雪门的那桩子事。
      
      年疏不假思索问道:“男的女的?”
      
      “男……”书生顺势要答,忽然改口道,“不对,这不是重点。”
      
      “化雪门出了事儿了。”
      
      “出事?孩子不是生下来了吗?”年疏不明白,孩子都顺利生了,那不是天大的好事才对?
      
      书生敲了敲自己的扇子,道:“问题是,生下来的孩子是个怪婴。”
      
      年疏闻言不由微微张大了嘴巴:“怪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如既往评论和收藏的大噶~——《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