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期间,女人受了重伤。
      
      待好转时,已是三个月过去,一月三声之约早已结束。
      
      女人在房间里静静坐了一整日。
      
      最终,她还是推开了那道门。
      
      这段情感即便是死了,也要死得干净彻底,她要看个分明才肯罢休。
      
      女人连夜赶回了卢家所在的小镇。
      
      然而却只看到卢家里里外外挂满了白色的丧幡。
      
      卢家小公子死了,刚过了头七,卢家人一夜之间离家远走,整个卢宅只剩下一对被雇来的老夫妇在守门。
      
      女人独自进入他的房间,只见里面一切还如同她走前的模样,可是人却已经不在了。
      
      她在床头翻出了当初交给他的那支烟杆。
      
      烟杆还在,一月之期却已过。
      
      他终究是负了她。
      
      女人将烟杆砸成了两段。
      
      残损的烟杆里露出一节白纸来。
      
      女人弯腰捡了起来。
      
      ……
      
      “烟女后来抢了卢家小公子的一半骨灰,回了断路崖。”书生的故事到了该收尾的时候。
      
      年疏默默听完了整个故事,心中不免也受到了触动。
      
      这个故事的确有了结局,可是它却并不完整。
      
      卢家小公子为什么会死?
      
      一月之期,他为什么到死都不肯敲响那支烟杆?
      
      一时陷入疑惑的年疏都没注意到,身旁何时多了个人来。
      
      直到沉珂坐下了,他才反应过来。
      
      年疏赶紧给他新倒了杯热茶。
      
      “魔尊,烟女和那小卢可去外边溜达了啊。”
      
      沉珂道:“无妨。反正谁也弄不死谁。”
      
      “昨天夜里那个小卢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是个鬼吧?”年疏向他确认道。
      
      沉珂喝着茶,算是默认了年疏的话。
      
      “……所以昨天晚上我和鬼睡在了同一个院子?”年疏后怕起来。
      
      “是鬼也非鬼。”沉珂见他害怕了,终于解释道,“白天成形,夜里成鬼。”
      
      书生:“难道是……附身?”
      
      “也可以这么说。”沉珂看了看院外的方向,“不过它撑不了多久了。”
      
      “既然如此,就让烟女做完这最后的梦吧。”书生叹道。
      
      夜幕时分。
      
      年疏和书生一起为小卢办了酒宴。
      
      打着来者是客的旗号,年疏还秀了一把自己的厨艺。独自生活多年,年疏自认厨艺还是上得了台面的。
      
      往日这时候沉珂多半不会掺和,可这回他不仅贡献出了小厨,还亲自守在了小厨门口。
      
      年疏被他这么守着,只觉得紧张,手一抖差点多放了勺盐。
      
      刚好这时候书生摇着扇子过来,两眼放光地盯着刚出锅的菜。
      
      “做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啦,还有条鱼。”年疏在盆里洗了洗手。
      
      书生回头看了眼门口的魔尊,凑到年疏跟前道:“你居然还做得下去?”
      
      “……我也没有办法啊。”年疏无奈道。
      
      书生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当年烟女会离开卢府,是因为断路崖出了事。想必魔尊心中多少觉着有愧于她,所以才对此事上心。你不用有太大负担。”
      
      年疏默默点头。
      
      待所有菜肴做好,摆满了长桌,烟女已然收到消息,带着小卢回来了。
      
      小卢看起来格外高兴。
      
      就连烟女也面带微微的红晕,只是嘴角却仍隐含着一丝苦涩。
      
      年疏看了看烟女。
      
      她应该也看出来了吧?小卢不是活人的事情。
      
      窗外一阵凉风吹了进来,树叶都被带得“唰唰”响着。
      
      年疏抬头看外面的天色,竟是又下起了小雨。魔尊的位子还空着,他似乎无意参加酒宴。
      
      雨点不断敲打着屋檐,窗边,更敲打着人的心。
      
      “在下今日能坐在此处,还要多谢诸位的救助。我与烟女一见如故,今日在外面闲聊了许多趣事。我便以酒谢过!”小卢起身执起酒杯,向众人敬道。
      
      书生跟着起身道:“何须多谢,相逢……便是有缘了,更应珍惜才是。”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坐着的烟女。
      
      烟女痴痴地连饮了数杯,才猛然喝出味道来。
      
      见她拿着酒杯来看,书生道:“这是黄粱酒,许久不拿出来喝了。今晚就一醉方休吧。”
      
      黄粱一梦,匆匆而过。
      
      有情,有念,有绵绵的恨与怨。
      
      这场酒宴直到了天明。
      
      书生看着弱,竟是里面最能喝的,生生陪着烟女喝到了最后,不过还是喝倒在了酒桌上。
      
      天渐渐亮了。
      
      原本也趴倒在桌上的小卢,忽然动了动,整个人的体积也在不断缩小。
      
      最终居然慢慢变成了一只蜷缩在了一起的白毛狐狸。
      
      小狐狸忽然睁开了眼,趴在原地向四处看了看,视线落在了昏睡中的烟女身上。
      
      它眨了眨明亮的眼睛,立起了小小的身子。
      
      【有缘再见啦,烟女姐姐。】
      
      小狐狸轻巧一跃,跳下了酒桌,朝门外奔去。
      
      外面的空气十分湿润,夹杂着泥土的气息。
      
      雨竟又下起来了。
      
      小狐狸看看天空,冒着雨跑了出来,许是跑得太快,半路上还差点滑了一跤。
      
      眼看着就要跑出外崖了,小狐狸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小小的脑袋朝身后的方向远远望去,一眼望不到头。
      
      【你说魔妖殊途,我不该留在你身边,可我还是想报答你的恩情。】
      
      【这回是真的再见啦,希望你幸福。】
      
      小狐狸拼命甩了甩头上的雨水,耳朵不自觉地耷拉了下来。
      
      它蹬了蹬后腿,最后还是转回身来,继续朝前方奔跑起来。
      
      雨水“哗啦哗啦”,小狐狸越跑越快。
      
      娘亲说,跑得快了,就来不及回头啦。
      
      不知又跑了多久,雨雾朦胧中,小狐狸的面前突然蹦出来个圆溜溜的果子来。
      
      小狐狸当即停了下来,用爪子拨弄了几下面前的果子,然后才反应过来朝果子蹦过来的方向看去——
      
      雨中飘摇的树下,闪出个人来。
      
      “就这么走了?”
      
      年疏一边说,一边走近了它。
      
      小狐狸抬着头往上看他。
      
      年疏忽然蹲下身,低头笑道:
      
      “我的小院还缺个浇花的小工,愿不愿意干就看你自己啦。”
      
      他出来时还未下雨,眼下等了许久竟连他自己也成了落汤鸡。
      
      雨水顺着发丝从额头上轻轻滑过,年疏还没等到小狐狸的答复,便觉头上的雨水忽的消失不见了。
      
      抬头看去,一条红色的长绫赫然出现在他头顶上空。
      
      身后竟是一袭红衣的沉珂。
      
      年疏顺势把小狐狸抱了起来。
      
      “你也来了?”
      
      昨夜,书生他们都喝得沉醉不醒,唯有年疏不喜喝酒所以喝得少,不过陪着到了快天明的时候,一直不见人影的沉珂把睡着的他拍了起来。
      
      沉珂早知小狐狸力量撑不了多久,今日便会显出原形,没了伪装自然不会再做停留,于是让年疏一早到外崖守候,果然守到了小狐狸。
      
      问过小狐狸后才知道,原来小狐狸很早之前在外面受了伤,受到了烟女的救助,小狐狸自此就一直偷偷跟着烟女,想要报答她,可惜并没有什么是它能帮上忙的。
      
      跟了一段时间后,烟女狠着心还是把它赶走了。
      
      小狐狸不能继续跟随,却意外碰到了烟女亡夫的一缕游魂,于是他们两个相互附身,暂且合而为一,便有了今日的小卢公子。
      
      它曾撞见过烟女背后藏着的亡夫骨灰,于是一心想让思念亡夫的烟女过得幸福,只可惜一缕游魂承载得太少太少,从前的记忆大多破碎不堪了,它能为这缕游魂提供的力量又太小太小。
      
      但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段却仍然埋藏在记忆的深处,不曾揭开。
      
      那年烟女离开卢家,赶回了断路崖。
      
      卢家公子日夜思念,将烟杆奉在床头,不忘一月之约。
      
      然而没过多久,卢家又一次收到了来自徐家的消息。
      
      徐家女儿不堪忍受在婆家的痛苦,在房里上吊自杀了。
      
      当天夜里,卢家公子便见到了已经化为恶鬼的徐家女儿。
      
      因爱生恨。
      
      徐家女儿将所有的痛苦与不甘都记在了卢家公子的身上。
      
      卢家公子终日为恶鬼所缠,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时常精神上也会出现混乱,卢家倾尽全力也没能改变。
      
      一月之约悄然过去,卢家公子却只能在清醒的时候,握着烟女留下的烟杆发呆。
      
      今日我所承受之苦,无论如何亦有我自作自受之因。当年若是早日和徐家女儿说清,也不会酿成今日苦果。
      
      只是再没必要拖累一人。
      
      卢家公子在最后的时候,写下了一封简短的绝笔,放入了烟杆之中。
      
      也许烟女已经心灰意冷,不会再回来。
      
      但若有一天。
      
      ……
      
      又是两个月过去。
      
      归来的女人将烟杆砸成了两段。
      
      残损的烟杆里露出一节白纸来。
      
      女人弯腰捡了起来。
      
      “愿你今后所遇之人,皆为良人。”
      
      读完,女人已是眼中含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魔尊和年疏的秘密?你猜鸭。烟女的故事之前埋了两个小伏笔~——《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