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怪婴?!”
      
      “没错。”书生似乎也觉此事颇为诡异,“那婴儿脑袋硕大,身体却小,生来不哭反笑,笑声如同鬼魅彻夜响个不停。”
      
      年疏听他描述得分外逼真,想象了一下,只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现在化雪门上上下下都急坏了。”书生又道。
      
      “这事虽然诡异,可化雪门和咱们相隔甚远,你找我来……?”
      
      书生:“说起来此事和咱们本无关系。但是,化雪门早上加急送来一封信,要请咱们断路崖的三大药师出山呢!”
      
      “三大药师……那不就是你、林雅和殷离缠吗?”
      
      “不错。”书生道,“不过那鬼地方我是不会去的,殷离缠又出崖去了,不知道会不会赶回来,估计会派林雅去了。”
      
      “化雪门竟然会请咱们去帮忙,真是有点想不到。”年疏想起之前月宴的事,两边闹得很不愉快。
      
      “还不是因为你吗?”书生反问道,“你不是救了化雪门的一个弟子吗?信里还提到要请你也去呢!”
      
      “而且,据探子送回来的情报,化雪门现在怀疑怪婴是有人故意而为之,怀疑的人一个是咱们断路崖,一个是那冥轮教。”
      
      之前化雪门冤枉过断路崖,虽然最后摆脱了嫌疑,可越是这样,化雪门越担心断路崖就此记了仇,反过来真来害他们。
      
      那岂不是成了鸿门宴了?年疏暗自想道。
      
      把人喊过去,是凶手的话可以趁机调查,不是凶手的话还可以救治怪婴,化雪门的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那咱们过去吗?”年疏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断路崖的一份子,这些大事上总是习惯于从断路崖的立场考虑了。
      
      书生沉吟片刻:“我和魔尊请示了下,林雅一定会去,她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你……就看你自己了。”
      
      年疏没什么好犹豫的,当即回道:“我没问题。既然已经事关断路崖名声,我去一趟自然是应当的。”
      
      书生顿时露出感动之色,紧紧握住年疏的手道:“年疏啊,你要是早点失忆该有多好啊!”
      
      “……”年疏。
      
      二人说着正热闹,院外便有个小个子魔修跑过来通报:“书生!那老家伙又来了!”
      
      书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谁:“又来了?!他可真是不死心啊。现在在哪儿呢?”
      
      “外崖口。白灵少爷也听说了消息,直冲着外崖就去了。”
      
      “……那咱们还是赶过去看看吧。”书生对自己弟弟的暴脾气太了解了,为免闹出人命,决定还是亲自走一趟。
      
      年疏不晓得又冒出什么事来,便也跟着一同过去看。
      
      还没到外崖,年疏就发现前方不远处举了不少小灯笼。
      
      “看来白灵他们已经到了。”书生加快了步伐。
      
      果然如他所料,没走两步只听白灵的尖嗓门几乎响彻了整个外崖。
      
      “老东西,你还敢来啊?!”
      
      “……阿离……”老酒鬼抱着个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酒瓶子,迷迷瞪瞪地冲着白灵念叨着。
      
      “阿什么离!”白灵似乎非常生气,两只手叉着腰,“上次挨的打都忘了不成?”
      
      见老酒鬼根本一副听不明白的模样,白灵扭头对身边的魔修吩咐道:“你去给我打盆冷水来!”
      
      魔修赶紧听话地打了一盆回来。
      
      白灵接过冷水,上前两步,当即就是一盆冷水朝老酒鬼泼了出去。
      
      整盆水一点没带浪费的。
      
      “我告诉你,断路崖没有什么阿离,你趁早滚远点!下次再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滚吧!老东西!”旁边的几个魔修跟着嚷道。
      
      书生看了半天热闹,对年疏叹道:“现在我终于知道魔尊为什么要收白灵这么个徒弟了——这掐架的阵势,谁来捣乱也得赶走啊!”
      
      年疏却忍不住拽了拽书生:“这老酒鬼到底是干嘛的?我今天在乌灵郡也碰见他了。”
      
      “别提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书生回道,“你知道他来一回咱们打一回就是了。”
      
      “……”年疏瞎琢磨了一会儿,脱口而出道,“难道是……殷离缠?”
      
      书生没说话,表情却是默认了,见老酒鬼被白灵赶走了,便拉着年疏先回去了。
      
      年疏回身又看了眼那老酒鬼,心里大概能猜到此人八成是殷离缠的家人吧,可是断路崖的人似乎对他颇有怨气。
      
      “想不明白?”书生知道年疏必然觉得奇怪。
      
      “嗯……断路崖的人好像很恨他?”年疏回道。
      
      “当然恨了。常言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殷离缠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他是魔尊收的徒弟,怕是只有魔尊一人清楚了。我只记着那老酒鬼第一次来的时候,殷离缠正好也在,当时是魔尊亲自出来揍的人。自此断路崖上下自然全知道该如何对付这老酒鬼了。”
      
      年疏没想到他师父往日神出鬼没,一副闲事莫来的模样,竟然会在这事上替人出头。
      
      书生看年疏一脸惊讶,摇摇扇大步流星地往前走路,笑道:“断路崖的家伙虽说不上是什么好人,但自有情义在。这事儿与其说众人是信那老酒鬼又多坏,不如说是信了殷离缠,信了魔尊。”
      
      魔尊亲自出来揍的人必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能让殷离缠就此不闻不问,永不再见的人必然曾经犯下过什么令人绝不可释怀的过错。
      
      这样想着,年疏和书生分开各回各家。
      
      眼看快到自己的小院了,年疏意外看到了自家师父。
      
      沉珂斜靠在树边,手里握着个什么东西正在看。
      
      走近了才发现好像是个香囊?
      
      “师父。”年疏主动问好。
      
      沉珂罕见地惊了一下,看来刚才可能是有点出神了。
      
      “林雅师妹的香囊?”年疏歪着头问道。
      
      沉珂一听这名字,脸当即就黑了下来。
      
      年疏还没搞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变脸,就听沉珂道:“你今天去库房要针线布料了?”
      
      “是啊。”
      
      “拿来干什么?”
      
      “给小狐狸做件衣服!”年疏美滋滋地回道。
      
      “你会这些?”沉珂从来不知道“年疏”还会这些东西。
      
      “会的!”
      
      沉珂沉思片刻后,说道:“给我做个香囊去。”
      
      “……?”年疏一脸黑人问号。
      
      “丑点也没关系。”沉珂淡定补充道。
      
      “你不是有一个了吗?”
      
      沉珂眯眼道:“做还是不做吧?”
      
      “不做赔碗。”威胁的声音。
      
      “……”年疏顿时心虚了,“做!肯定做!”
      
      于是年疏在赶赴化雪门前,突然多了个新任务给自己。
      
      说实话他虽然会针线,但是没做过香囊啊!
      
      迫不得已,年疏只能大晚上跑去请教烟女。
      
      夜晚的芦烟阁格外宁静。
      
      年疏一路黑灯瞎火地进了芦烟阁。
      
      对于年疏的请求,烟女倒是颇感意外。
      
      “你这是要给谁做?”烟女想了一圈断路崖的魔修们,实在没想出来合适的人选。毕竟香囊这种东西往往都是女孩子送给心上人的。
      
      年疏干咳两声,回道:“我师父。”
      
      烟女本身对这些八卦秘闻并不好奇,只是了解香囊的佩戴者情况了才好告诉他该如何去做罢了,可是这会儿听到了实在是大吃一惊。
      
      “别误会啊!”年疏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明明已经有一个香囊了,还非让我再做一个。”
      
      “每年林雅都会给魔尊做香囊。”烟女开始帮他翻找图样,“只是魔尊即便收下也不曾戴过。”
      
      年疏奇怪道:“不愿意戴,何必收呢?”
      
      “你这是不懂女人的心思了。”烟女回道,“林雅的礼,魔尊不好推脱,收下了也算是保她在断路崖的面子罢了。”
      
      “因为她是明月真人的义女?”
      
      烟女手上的动作忽然一滞,过了几秒才接道:“明月真人于魔尊有恩。”
      
      意识到自己说了太多了,烟女后来便紧闭其口了。
      
      送年疏出门的时候,烟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年疏看了出来却始终未等到她开口。
      
      最后还是年疏走前留了句:“后天我就动身去化雪门了,我的院子里种了八仙花,花快开了,姐姐无事时可以多去看看‘它’。”
      
      烟女没想到年疏这样看透她的心事,自亡夫离世后心性愈发凉薄的她一时竟觉眼眶一热。
      
      待年疏走远了,烟女才对着他的背影轻声道了句:“谢谢。”
      
      莫说魔妖殊途,魔修的一生长路漫漫,总要有个盼头,总要有个陪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只有莫得情感的码字机器才能做到心平气和,我不生气,大笑三声。PS烟女故事结束,准备下一个。——《断路崖报你妹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