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她谁都不爱

作者:江月年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会议室内,夏宏看清进屋的楚夏星,他顿时神色一愣,感到些许意外。楚夏星面庞素净、不施粉黛,她穿着舒适休闲的卫衣,看上去更像幕后工作人员,自然随意地踏入会议室,跟寻常小演员不太一样。

      “你好,夏总。”楚夏星语气悠然,尽管她嘴上的称呼客气,但听上去总有配合小朋友的调侃劲儿,并没有其他员工的拘谨、恭顺。

      夏宏撞上对方平静的视线,莫名产生一种自己被看透的感觉。他低头看看手里的精致写真照,再抬头望望落落大方的楚夏星,不由神情古怪:“你是楚夏芯?”

      夏宏:她浑身的气场跟照片不符啊?

      楚夏星坦然地点头:“对。”

      夏宏挥了挥手中的艺人写真,诧异道:“……我没想到你照片是这种风格。”

      楚夏星探头看了一眼对方手里的照片,写真照上的楚夏芯是黑发白裙的清秀纯情路线,确实跟她现在的休闲打扮搭不上边。她淡定地解释:“图片仅供参考,请以实物为准。”

      夏宏:“……”你们这些人都是靠照片诈骗吗?

      夏宏原以为楚夏芯是不敢说话的畏怯小姑娘,但他如今却反倒有点不敢说话。他总觉得眼前的女生跟他预想中不同,楚夏星根本没有绝境中的郁郁不振。

      夏宏面色恍惚道:“行,坐吧……”

      楚夏星没有推辞,她自然地拉开身边的椅子,完全没有谨小慎微的模样。夏宏自她进屋后就有点别扭,他总觉得跟楚夏星面谈的氛围,犹如自己在家独自面对父亲,明明他才是公司老板,但在她面前莫名没气势。

      人身处不同的位置及高度,自然而然就会浸润出气场,尤其是部分掌握权力的上位者。即使他们笑意盈盈、态度亲和,但神态、谈吐里的自信和威严也会流露出来,让人不敢造次。

      虽然楚夏星现在外表变成楚夏芯,但她骨子里面的东西没变,依然是圈里大名鼎鼎的楚导。她一眼就能将夏宏看到底,在他面前当然没有半分畏怯。两人的人生厚度就不一样,相处起来的气氛也不同。

      夏宏还在为照片和实物感到发懵,楚夏星却已经先行开口,她漫不经心地挑眉:“夏总,你是跟我有不正当关系吗?咱们聊聊呗。”

      楚夏星跟楚夏芯聊过,她大致知道原身小姑娘怯懦软弱、心志不坚,但对方还真不是靠姿色上位的狡猾类型,否则也不会欠下巨款。楚夏芯是没胆主动傍金主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夏宏率先出手,夏宏才是惹事的麻烦精。

      楚夏星干脆单刀直入,也不跟对方绕弯子。夏宏要是人渣,她就不客气了。

      夏宏平常总在花丛里打滚,他要是面对其他小女生,少不了要油嘴滑舌两句,但他如今跟楚夏星直接交流,却忽生一种闯祸被长辈摁住的慌张。

      夏宏忙不迭摆手,语无伦次道:“没有啊!我跟你没不正当关系,我可是老实的良民,我也只是替人办事!”

      楚夏星一愣:“替人办事?”

      夏宏眼神飘忽,索性坦白道:“我只是名义上老板,我不清楚你们的事,具体情况等你们见面再聊吧,他最近可能稍微有点忙……”

      楚夏星完全没懂夏宏的话,但她大概理解对方就是跑腿的,皱眉道:“所以夏总背后还有别的总?”

      楚夏星:敢情这不是金主,这是金主的小弟?

      夏宏:“对对对,你们的事要问宋总,不要来问我!”

      楚夏星了然地点头,她得知夏宏的真实身份,态度便越发轻松,索性往椅背一靠,懒洋洋地寒暄:“哦,小夏,那你今年多大啦?”

      夏宏还没察觉她对自己称呼上的转变,他犹如面对有威望的长辈,下意识地应道:“二十六……”

      楚夏星若有所思地点头:“那就是奔三,现在做哪行?你跟着家里做,还是出来创业?”

      楚夏星一眼就看出夏宏是富家公子哥,尽管他外表看上去是浪荡子人设,但本质是脑容量不够的高富傻。

      “我自己开两三家影视公司,现在跟着……”夏宏突然反应过来,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提醒道,“等等,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我才是老板!”

      楚夏星面对他咋咋呼呼的模样也不急,慢条斯理地反问:“你还有别的影视公司?都叫什么名字?”

      夏宏不满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我好歹算你名义上的……”

      楚夏星抬眼望他:“嗯?”

      夏宏颇为愤愤地抗议,然而他见她眉头一皱,立刻又像被摁住的狗崽,气弱道:“梵可影业。”

      楚夏星沉吟几秒,坦白道:“没听说过。”

      她只知道有大腕的影视公司,显然夏宏的公司级别还不够,在圈内毫无浪花。

      夏宏当然知道自己公司名气不高,但他此时还是被踩中痛脚。他在家由于做不出成绩,总被父亲狠狠地训斥,立马下意识地暴跳如雷,恼羞成怒道:“你又不是我爹,凭什么盘问我?不要以为宋闻夜罩着你,你就能为所欲为,我其实也不怕他!”

      夏宏以前确实没接触过楚夏芯,但他怎么也不该被小丫头制住!

      楚夏星:“没有,你误会了……”

      夏宏冷哼一声:“你知道就好,不要以为我好欺负,我可不是宋闻夜的跟班!”

      楚夏星:“不是,我是想说就算没人罩,我也会为所欲为,跟你提的人无关。”

      夏宏:“???”

      楚夏星见对方满脸惊疑不定,沉着道:“小夏,我就不掰扯你们到底是夏总还是宋总,说实话我对这些也不太感兴趣,但要是后续有人买我合约,还是希望两位能配合一下……”

      原身楚夏芯其实没有过多商业价值,楚夏星觉得没人会死捏着她的合约。她现在就想把糟心事尽快处理完,然后离开这家经纪公司,懒得再细究原身跟夏宏的渊源,更不想了解对方口中真正的金主宋闻夜。

      楚夏星决定先礼后兵,委婉道:“你也是做影视公司的,圈子里一共就那么大,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合作。咱们都不用把事情做得太死,对吧?”

      夏宏听懂她的潜台词,他不由万分诧异:“什么意思?谁会买你的合约?”

      楚夏星:“现在还不好说。”

      夏宏慌张道:“等等,你该不会抱上谁的大腿,宋闻夜最讨厌这种事……”

      夏宏确定同事们口中的楚夏芯胆小怕事、柔弱易欺,但他现在望着楚夏星却颇为动摇,甚至推测她是找到金主。宋闻夜一向为人正派,偶尔略显死板,估计对此事是零容忍。

      楚夏星心想,金主得知自己包养的小明星找到新大腿,可能都会有被绿的愤怒感。她随意道:“他讨厌是他的事,跟我又没关系。”

      楚夏芯会畏惧他们身后的背景及资本,但楚夏星可没空陪富家公子们玩乐,自然不放在心上。她索性起身告别,镇定道:“当然,网上的事情还是感谢两位,倘若以后有适合的项目,我们说不定还有合作机会。”

      “梵可影业是吧?我已经记住了。”楚夏星想着改天找机会把人情还掉,她就能彻底跟金主事件分割,这也算是体面的解决办法。

      夏宏两眼发懵、神色怔愣,完全不懂欠下巨款的楚夏芯哪有底气说出这话!

      会议室外,韩楚宁眼见楚夏星走出来,她好奇地发问:“你们聊啥啦?他们怎么认识的?”

      楚夏星:“这不是金主,这是跑腿的。”

      韩楚宁恍然大悟:“哦,我就说金主应该是地中海、啤酒肚,没有如此年轻的……”

      楚夏星:“你叫车没有?”

      韩楚宁:“叫啦,等我送你回家,就去研究合约的事情!”

      两人现在要回的是楚夏星的家,她们站在写字楼门口等车,经纪人小程却急匆匆地追出来,怒道:“楚夏芯,夏总说你没签后面的合约,你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遥远心上的你》是楚夏芯好早以前签的合约,但她今天完全没签别的合约,似乎还公然顶撞新老板。

      楚夏星坦白道:“我没打算继续待在这里。”当然不必签后面的合约。

      韩楚宁点头附和:“就是就是。”她大姨咖位摆在那里,怎么能看上小破公司!

      小程难以置信道:“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违约金有多少!?”

      楚夏星面色淡定:“我没疯,你现在嗓门那么大,听上去倒是有点疯。”

      韩楚宁低头看一眼手机:“车到啦,我们走吧!”

      楚夏星跟着韩楚宁下楼梯,经纪人小程见对方无视自己,她顿时气不过地想要追上:“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手段,但你好歹还要在公司里演一部戏,怎么会如此有恃无恐!?”

      楚夏星拉开车门,她直接上车落座,全当对方是苍蝇。

      车辆启动后,韩楚宁回望路边大吼大叫的小程,忍不住皱眉:“现在的经纪人都这样吗?我以前见的经纪人都规规矩矩、极有素养……”

      楚夏星对无能狂怒的小程毫无反应,她却被天真可爱的外甥女逗笑,调侃道:“你见的经纪人可比她水准高多了,再说她们有胆子对着你吵嚷吗?”

      韩楚宁出生时,楚夏星就已经在圈内极有分量,谁会想不开训斥楚导的外甥女?

      韩楚宁担忧道:“她该不会跟着你进组吧?”

      楚夏星:“组里那么苦,她才不会跟,我猜最多派助理。”

      楚夏星根本懒得跟小程交流,她觉得跟这类人撕扯就跌份儿,反正杀青后就再无纠葛。

      汽车缓缓驶入郁郁葱葱、绿意盎然的小区,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下斑驳的光影,让人觉得暖洋洋的。楚夏星望着眼熟的景色,又触及阳光的温度,这才终于有重获新生的感觉,感慨道:“夏天要来了。”

      家里的摆设及布置一如既往,韩楚宁显然有用心打扫过,还在台子上置有头七的供品。韩楚宁看到供品,唯恐楚夏星感觉晦气,忙不迭道:“我这就把东西撤了……”

      楚夏星在屋里溜达一圈,她靠在自己常用的软椅上,在熟悉的环境里彻底放松,悠然道:“不用,我这也算是头七回来吧。”

      韩楚宁:“大姨,你是不是要买点新衣服?还有准备进组的行李?”

      楚夏星显然不能穿过去的衣服,她如今的外表才二十来岁,身材也有些许差异。

      楚夏星:“我衣柜下层好像有年轻时的衣服……”

      韩楚宁惊道:“那是多少年前的衣服,你不买新的吗?”

      韩楚宁:这些衣服的年纪不会比我还大吧?

      楚夏星:“那些衣服材质好得很!我哪像你们这些小孩儿,衣服恨不得是一次性的!”

      楚夏星和韩楚宁将旧衣翻出来,韩楚宁摸摸舒适的布料,又打量一番衣物款式,感慨道:“居然有复古的感觉,款式也完全不过时……”

      韩楚宁一瞥衣物的品牌,她顿时咋舌:“怪不得不过时!这价格就不能过时!”

      楚夏星的旧衣全是大牌,尤其是近期流行古着文化,她穿上依旧合身,复古又经典。时尚真是轮回,楚夏星年轻时喜爱的服饰元素,如今又在韩楚宁年轻时焕发新生,再次成为潮流。

      楚夏星望着镜子里穿上旧衣的自己,她神色恍惚道:“这还真是令人怀念。”

      她好像又变回几十年前敢拼敢闯、初入江湖的自己,完全没有在红尘中滚过一圈。

      她变年轻了,更重要的是变健康了,又能做想做的事情。如果说她的人生有什么遗憾,那就是年轻时苦苦拼搏却没有维护身体,最后年老时才后悔不迭。

      但现在一切还有机会,她已经明白有些东西比地位及名望更重要。

      楚夏星突然兴奋道:“我们待会儿炖燕窝吧!我要养好身体才行!”

      韩楚宁小声吐槽:“但燕窝其实没什么营养价值,科学报道显示……”

      楚夏星不满地驳斥:“胡说!你怎么知道没营养价值?你看好多养生方法里都用燕窝!”

      韩楚宁:“……”别看大姨外表变年轻,内在却还是老年人,只信养生营销号不信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