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她谁都不爱

作者:江月年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如果换做年轻单纯的小姑娘,她们初闻自己靠金主上位恐怕万分窘迫,但楚夏星都已经在圈内拼搏几十年,还曾拥有极高威望,遇到此事只感到好笑。

      这就类似于“倔强青铜说要带最强王者上分”一样,按道理楚夏星不可能再碰到青铜局,哪想到她还能搞出小号。她听到金主论并没有别扭或害怕,毕竟青铜再怎么杀也杀不过王者,她怎么会怕呢?

      楚夏星:居然碰到人傻钱多的冤大头,我的青春回来了!

      韩楚宁见她对包养产生兴趣,不由满脸纠结:“大姨,咱俩对‘金主’的定义是不是有出入,我说的不是品牌方或甲方那种金主,而是人类金主……”

      楚夏星:“我知道,我知道,就像秦玫当年的富商男朋友,她只要新交一个男朋友,立马就能接到一部新戏的女主。”

      秦玫是圈内女演员,她年轻时可谓心思机敏、颇有手腕,跟每任富商男友都能堂堂正正地官宣,有好几次差点嫁入豪门。楚夏星觉得秦玫演技一般,但对方非常会规划自己的人生,最后选择一个好拿捏的男人做丈夫,生活还算顺遂。

      “唉,我当初就是年少轻狂不懂事,非要靠实力证明自己,这不就把冤大头都吓跑了……”楚夏星痛心疾首地感慨,“秦玫在男人面前装得那叫一个柔弱无助,我倒是事事都亲力亲为,反而把自己累得半死!”

      楚夏星刚做导演时,她由于性别总被外人看不起,便赌气地想要超越男导演,展现出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头铁态度。她最后确实证明自身的才华和能力,但外人并不会说“女导演不比男导演差”,而是“楚导比男人还牛”,索性不把她当做女人。

      楚夏星理解自己年轻时争强好胜、自尊心强的心态,但她如今已经奋斗过一辈子,许多年少时的心结早就解开,实际上被人说两句少不了几块肉,有便宜不占才是大傻子!

      楚夏星:如果能重来,我也想做划水而非带飞的人,这得多轻松!

      韩楚宁嘀咕道:“这是不是有点绿茶,而且大姨你的人设跟她也不一样,本来就做不了这种事。”

      韩楚宁:你发脾气时只差把对方脑袋拧下来,就这还想柔弱无助呢?别人是绿茶,你是铁观音?

      楚夏星颇不服气:“我可以装样子嘛!我可是导演啊,我的戏特别好!”

      韩楚宁吐槽道:“不是,但你为什么要装样子,秦姨当年是没背景没资源,你现在已经是满级号大佬,究竟图什么……”

      韩楚宁不信此金主的人脉圈能比楚导还强,自然搞不明白楚夏星的脑回路。

      楚夏星理直气壮:“我就是想感受一下被人塞资源的感觉!我都辛辛苦苦奋斗一辈子,我也想要不劳而获一把!”

      韩楚宁:“?”

      韩楚宁感到荒唐,她忙不迭道:“我也可以给你塞资源啊,咱家怎么可能缺资源……”

      楚夏星掷地有声:“你是家养的金主,你的资源还不都是我的!这是野生的金主,我就想尝尝外面的资源香不香!”

      韩楚宁:“……”原来您就是海王?还能分出养殖海域和野生海域?

      韩楚宁哪能不懂大姨的心态,对方是又萌生间歇式热情,现在找到“傍金主”的新游戏,正觉得好玩呢。

      楚夏星退休后,她有一段时间会在家疯狂熬中药,恨不得每天都紧盯着不停歇,没过多久又无趣地将其甩到一边,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喜新厌旧地玩起别的东西。

      楚夏星的情绪是一阵一阵的,她一生坚持最久的事情就是拍戏,然而上年纪后身体扛不住剧组的强度,只能待在家捣鼓花里胡哨的玩意儿。韩楚宁当然没法责怪大姨爱折腾,楚夏星又没有办法拍戏,她不玩这些如何消遣时光?

      楚夏星现在也不是真想傍大腿要资源,她更像是没见过金主而感到有趣,甚至有一点猫捉老鼠般的戏耍心态。

      韩楚宁思及大姨的性格,她竟开始在心底为倒霉的金主默哀,嘟囔道:“行吧,反正你过两三天就忘记这事儿,我也不跟你犟了……”

      韩楚宁:谁让金主要不道德地搞包养,这回他算是撞上铁板,卖家秀是小白花,买家秀是霸王花。

      韩楚宁寻思最近将楚夏芯的合约弄回来,楚夏星估计过段时间就忘记金主。楚夏星现在是无聊才感到新奇,她只要有正经事情做,那很快就会抛到脑后。

      大厦高层的办公室内,宋闻夜刚刚结束忙碌而紧绷的视频会议,回屋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翻闲书的夏宏。

      夏宏望着西装革履的老友,他悠然地朝对方挥挥手,打招呼道:“呦!”

      宋闻夜脱下领带及西装外套,随手将其挂在衣架上,他又将衬衫袖子挽起来,终于赶到一丝放松,开口询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夏宏懒洋洋道:“宋总头一回包养小明星,我当然办得明明白白,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宋闻夜低声道:“……我都说过不是包养。”他都已经解释千八百回,夏宏却像听不懂人话。

      夏宏出言打趣:“不过你现在有精力泡妞吗?你每天忙成这样,还有时间娱乐呢?”

      宋闻夜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他如今在集团里前有虎后有狼,对外都是光风霁月、沉着稳重的模样,着实不像能跟十八线小演员扯上关系的人。他面容英俊、气质凛冽,恨不得将扣子系到领口,看上去让人不好接近,浑身都透出疏离感。

      宋闻夜听着夏宏的玩笑话,他眉眼幽深、眸光微动,沉默地望向胡言乱语的好友,略微不耐地抿了抿唇,眼神颇有警告的意味。

      夏宏这才一秒挺直腰背,他忙不迭摆手道:“好好好,我开玩笑的!我知道她家里人对你有恩,你才会派我出手帮忙,你俩清清白白、毫无纠葛,我不该玷污黄花大闺男宋总的清誉!”

      “但你确定自己没认错吗?我可是查过她家庭环境,你俩原来也没接触过啊。”夏宏帮助宋闻夜将经纪公司搞定,自然顺手彻查楚夏芯的背景。楚夏芯前不久可谓声名狼藉,她和宋闻夜简直是八竿子打不着。

      “没有认错。”宋闻夜垂眸道,“如果不是前不久的新闻,我也不知道她是那人的女儿。”

      楚夏芯爆出丑闻后,她的家庭背景被扒得干干净净,父亲破产欠账早早去世,母亲长久重病最近刚走,堪称人间惨剧。宋闻夜幼时跟楚夏芯父亲有一面之缘,要不是凑巧看到新闻,也不可能认出楚夏芯。

      宋闻夜由于身份特殊,他不好直接控制经纪公司,这才让夏宏出面代劳。夏宏看上去就是爱玩的小纨绔,手底下有一两个小影视公司也正常,不太会引人注意。

      夏宏面露好奇:“那现在这人怎么安排?我就把她放进剧组吗?”

      “你先让她的工作恢复正轨,我也不是很了解影视业,就由你来处理吧。”宋闻夜沉吟几秒,尽管楚夏芯是恩人之女,但他一时也不知如何跟对方相处,犹豫道,“等我处理完集团的事情,再找机会跟她见一面。”

      夏宏啧啧道:“你可真是田螺姑娘,强塞资源不求回报!”

      夏宏感慨有钱人的生活就是朴实无华,居然还有宋闻夜此等人才,给女人花钱却无所求。他忽然想到什么,出言提醒道:“对了,某位大少爷最近老找我茬儿,你可要替我出气啊!”

      宋闻夜平静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很快就翻不起浪。”

      夏宏忍不住拍手称赞:“不愧是我们宋总,一开口就是老反派了!”

      写字楼内,楚夏星和韩楚宁抵达经纪公司,她们望着毫不起眼的办公区域,最后百无聊赖地坐在会议室外,正巧碰到路过的经纪人小程。

      “夏总正在会议室谈事,稍后才能跟你见面……”小程看到突然冒出的韩楚宁,她见对方还戴着黑色口罩,不禁诧异地挑眉,“这位又是?”

      楚夏星:“我朋友。”

      小程神情微妙:“你还有朋友?”她一直觉得楚夏芯挺自闭,身边少有亲朋好友。

      小程离开后,楚夏星和韩楚宁透过会议室的玻璃墙,打量在会议桌前侃侃而谈的夏宏。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他浑身有一种吊儿郎当的气质,穿着打扮都像游手好闲的富家公子哥。

      楚夏星嫌弃道:“就这?他明显就是一个生瓜蛋子,还学别人包养小明星呢?”

      在楚夏星看来,夏宏完全属于爱玩爱闹的小屁男孩,他的相貌谈吐就能骗骗十几二十岁的小女生,看着像不羁的纨绔,实际还没经历过风浪,根本没有男人味儿呢。

      楚夏星过去在圈里经常遇到这类人,他们一般都是家境优渥的富家公子哥,抱着玩票的心态来做演员、明星,连心眼都没长多少,也没有什么大本事。

      韩楚宁心知楚夏星已经对金主失望,她幸灾乐祸道:“大姨,金主不都是这样吗?他应该还属于条件不错的,起码不是地中海、啤酒肚,看着不算油腻!”

      楚夏星:“拉倒吧,你最近就想法儿把我合约买了,赶紧把事情结了。”

      楚夏星原本还有一丝装弱傍金主的戏弄心态,但如今看到夏宏又提不起劲来,堪称三分钟热度。她要是真碰到大恶人,还能稍微使点手段,可对手是小屁孩子,顿时让她毫无斗志。

      韩楚宁对她的变化多端已经习以为常,提醒道:“那我也没法赶在你进组前弄完,楚夏芯已经签过合同……”

      楚夏芯好早以前就跟剧组《遥远心上的你》签约,只是项目中途差点垮掉,现在莫名其妙地重启,楚夏星不可能马上解约。毕竟她的经纪约要求艺人服从公司的工作安排,等韩楚宁处理完合约的事情,剧组估计都要杀青。

      楚夏星随意道:“不就是演一部戏嘛,还能耗费多长时间,正巧我好久没进组,还能够找找感觉。”

      楚夏星完全不惧演戏,业内一直号称“表导不分家”,认为表演和导演有相通的东西。顶尖导演在表演上都有独到见解,就像部分顶尖演员也能转行导演。

      楚夏星觉得自己在剧组里热身一圈,杀青后合约也顺利解决,什么事都没耽误,行程规划挺完美。

      “楚夏芯,夏总叫你进去。”小程出来叫人,会议室里的工作人员也陆续走出,好像故意将房间空出来。他们打量楚夏星的视线都挺微妙,显然知道些许内情,觉得楚夏星和新老板关系不纯。

      楚夏星面对众人复杂的眼神倒挺镇定,她泰然自若地起身往会议室走。

      韩楚宁:“需要我陪你吗?”

      小程瞪了韩楚宁一眼,她认为对方实在没眼色,开口道:“你就在这里等吧,毕竟是公司的事。”

      韩楚宁对小程的话充耳不闻,反而紧盯着楚夏星,等待对方的回答。

      楚夏星:“不用。”

      韩楚宁嘀咕道:“哦,那你快去快回,不然我要打电话报警的……”

      楚夏星没有应声,她已经拉开会议室的玻璃门,进屋跟夏总详谈,还顺手把门带上。

      小程闻言嘲道:“会议室的墙都是透明的,她还能被人怎么样吗?”再说楚夏星现在装纯也有点晚,谁还不知道她跟金主的关系?

      韩楚宁一愣,解释道:“不是,她的脾气容易突然涌上来,我是怕你们夏总被人怎么样。”

      小程:“?”

      韩楚宁才不担心楚夏星,她大姨是插过队、进过藏的女人,当年在藏区见过的野兽极多,见识和阅历远超小朋友。楚夏星现在还拥有年轻的身体,她不将夏宏的脑袋拧下来就算好,哪会被他怎么样?

      夏宏做出的事不太像正经人,他要是对楚夏星口花花、咸猪手,恐怕会血溅当场。

      韩楚宁若有所思道:“好歹是进藏打过狼的女人,色狼应该没有野狼厉害。”

      小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