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她谁都不爱

作者:江月年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接下来的几日,韩楚宁把楚夏芯住处的东西收拾一番,又将其零零散散的欠款还上,还四处打听对方的亲朋好友。令人遗憾的是,楚夏芯好像完全没有亲友,各类仪式只能由韩楚宁代劳。

      楚夏星对此早有预料,她无可奈何道:“她父母摊上的事都不小,亲戚朋友肯定避之不及,这也挺正常。”

      楚夏芯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可能用堪称糊涂的方式借款,无亲无友才是情理之中。当然,这也导致她没有归处,公寓开间是公司租的,她完全没有真正的落脚地。

      楚夏星和韩楚宁最后决定在家中举行仪式,而没有选择在公寓开间。韩楚宁布置好仪式的台子,又在上面陈列供品。楚夏星和韩楚宁分别给楚夏芯上香,这才算是为此事彻底画上句号。

      楚夏星望着面前的香台,又看看手里的全家福,照片里的楚夏芯还是未过膝盖的小豆丁。她轻轻地叹息一声,索性找一个相框将全家福收好,随手放在陈列自己旧照片的柜子里。

      柜子里摆的都是楚夏星的旧照,有她过去在剧组的杀青照,也有她跟好友见面的聚会照,还有她第一次获奖时的纪念照。楚夏星挪了挪其他相框,又将全家福放好,轻声道:“行啦,你就先待在我这里吧。”

      韩楚宁见状走了过来,出声安慰道:“大姨,等我抽空回她老家看看,说不定当地还有人知道。”

      韩楚宁查不到楚夏芯亲友的联络方式,但没准对方老家还有一些远亲,能够落叶归根。

      楚夏星点了点头:“改天我跟你一起吧。”

      两人料理完楚夏芯的事情,韩楚宁便继续去研究经纪合约,而楚夏星则开始为进组做准备。

      经纪人小程好似对楚夏星不签合约一事仍有余怒,她总趁夏宏不在公司时阴阳怪气,非但不管楚夏星的进组事宜,还派来一个毫无经验的助理。小程的本意是想让楚夏星感受到,对方离开公司团队后什么也做不成,借此让其签订后续合约。

      如果是真正的楚夏芯,或许会无头苍蝇般地乱撞,完全搞不清进组的事情,但楚夏星的进组经验相当丰富。她非常沉得住气,只是派助理打听一番,试妆、定妆及开会便样样不落,完全不输于老道的演员。

      更令人意外的是,楚夏星的吃穿用度产生飞跃,身上的珠宝首饰价值连城,让周围人大跌眼镜!

      楚夏芯以前身欠巨款、衣着朴素,还要住在公司安排的开间里,但她现在不但衣着精致、配饰昂贵,极少回到原来的住处,而且气质及谈吐跟过去截然不同,明显是有人撑腰后底气十足!

      外人哪知道楚夏星是用小号继承大号的装备,年轻贫穷的小姑娘一夜翻身,难免会引发不好的猜想。

      经纪公司的人都咬定是新老板对楚夏星挥金如土,但当事人夏总听到消息却感到万分荒唐!

      夏宏:我明明就是良民,现在是风评被害,再说谁会想包养一个爹!

      夏宏原本就觉得楚夏星跟印象中不同,他现在察觉对方的衣着打扮发生剧变,愈加确定她掉入堕落深渊。他火速向好友宋闻夜通报消息,认为她是傍到金主靠山,金主不但重新包装她,还要买她的合约赎身。

      夏宏火急火燎道:“她说话社会得很,根本不是传闻中那样,简直跟我爹如出一辙!我面对她就像是见到我爹!”

      宋闻夜沉默片刻,他颇感无奈:“你怎么那么喜欢认别人做爹?”

      宋闻夜犹记初识夏宏时,对方总指责自己古板似老头,看上去跟父辈没差别。他不懂夏宏四处认爹的毛病如何养成,也不清楚夏叔叔知不知道此事。

      夏宏:“?”等等,这是我话里的重点吗?

      夏宏被好友调侃,他顿时气结:“宋闻夜,你有没有搞错,究竟是谁当初求我办事儿!?”

      宋闻夜严谨地纠正:“其实那也不能叫求,是你当时主动请缨。”

      夏宏恼羞成怒道:“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了!原本就是你支起的烂摊子!”

      宋闻夜也没想到夏宏控制不住一个小姑娘,他沉吟几秒,提议道:“等我忙完这段时间,找机会跟她谈谈吧,她现在马上就要进组,暂时应该不会有事。”

      宋闻夜最近忙于项目,他恨不得直接睡在公司,着实没有办法抽身,连跟夏宏打电话都是抽空。

      夏宏:“不是,但你能跟她谈什么啊,你确定她会听吗?”

      夏宏思及两人的脾气,他觉得宋闻夜根本没必要再帮楚夏星,他们就不是一路人。宋闻夜为人过于正派,他的话不一定会让楚夏星觉得悦耳,说不定还会惹人讨厌。

      宋闻夜沉着道:“好好讲道理应该会听?我觉得女性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依靠这些方法总不是长久之计。她是迫于生计才走到这步,只要抓住合适机会,或许能够迷途知返。”

      宋闻夜思及楚夏星的悲惨遭遇,他认为她是迫于现实向金钱低头,就像以前的裸条事件,并不代表真正的堕落。楚夏星马上就要进组,她正好短时间没法再跟神秘金主接触,加上工作让身心充实,观念有可能发生转变。

      夏宏听闻好友想教化楚夏星,他忍不住嘲道:“……您就是正道的光?这是要拯救失足少女?”

      夏宏觉得宋闻夜未免太乐观,人要是有过获取暴利的体验,再想踏实工作可是难于上青天。楚夏芯尝试过轻易敛财的滋味,怎么可能立马收手?

      宋闻夜:“这有什么问题?工作对现代女性本就至关重要。”

      夏宏啧啧道:“工作明明只对你这种工作狂至关重要,你那离谱的鸡汤连我都洗脑不了,更何况是一路穷过来的小姑娘!”

      宋闻夜:“所以你不是现代女性……”

      宋闻夜还未说完,夏宏便嗤道:“你的意思是只有现代男性才会不吃你这套?”

      宋闻夜面色镇定:“我的意思是只有现代废人才会不吃我这套。”

      夏宏:“……”谢谢,有被羞辱到。

      宋闻夜思考片刻,开口道:“她的合约转手还需要时间,你先照她的意思来,安排她进组工作,我尽快解决这边。”

      夏宏听取宋闻夜的建议,果然没有再招惹楚夏星,甚至极少出现在她面前。楚夏星不喜欢跟经纪公司的人打交道,夏宏对她的唯一要求就是进组工作,再没强求过别的。

      因为夏宏是玩票开公司的小纨绔,所以他对剧组管理也一窍不懂,只是老实地帮宋闻夜守摊子,偶尔会在公司里冒头。他私下还想探究一番楚夏星背后的神秘金主,然而查来查去也找不到苗头,只能暂时按兵不动。

      公司里的员工都是油滑的人精,夏宏对楚夏星的回避态度在外人眼里就是冷落、厌弃,加上夏宏出现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少,小程等人又开始蠢蠢欲动,认为没人再为楚夏星撑腰,难免开始放肆。

      《遥远心上的你》正式开机后,剧组就奔赴人迹罕至的郊区,彻底进入封闭的拍摄。夏宏只在开机仪式上露面,后面就再没来探过班,剧组众人对楚夏星的态度也开始发生些许变化。

      剧组内,楚夏星正跟自己的“神秘金主”通电话,她如今身处片场,韩楚宁则在市区。

      “大姨,我已经让何叔帮忙弄你合约的事,你最近在剧组还好吗?”韩楚宁近期正为楚夏星的合约奔波,还不了解剧组里的情况。

      楚夏星:“还好,不就是混着呗。”

      韩楚宁颇为惊讶:“唉?你难得演一回女主,怎么还瞎混?”

      楚夏星:“这剧本就像你拿脚写的,我不瞎混还能干嘛。”

      韩楚宁被她逗乐:“那你还是高估我了,我的脚趾没法打字!”

      韩楚宁思及《遥远心上的你》主创们全都毫无名气,她大概能理解楚夏星现在的感受,对方面对极不专业的同事、粗制滥造的制作,确实很难提起创作热情。

      韩楚宁安抚道:“你忍一忍吧,原本就是历史遗留问题,你不要在剧组里跟人掐架哦。”

      韩楚宁生怕大姨在小破剧组里起情绪,最后跟其他人发生矛盾。楚夏星以前是楚导,但她现在是楚夏芯,难保不会被人针对。

      楚夏星振振有词:“我又不是小孩,谁会跟他们掐架,我是老年人了,现在都随遇而安。”

      韩楚宁吐槽道:“那可不一定,你的佛系也是斗战胜佛的佛。”

      楚夏星又跟外甥女瞎聊一会儿,她才刚刚挂断电话,房间的门就被推开。

      “姐,导演对你的称呼变得可真快。”助理李菁从外面接水归来,她将装有热水的保温杯递给楚夏星,忍不住嘀咕道。

      李菁是公司新招的艺人助理,主要为楚夏星打点生活上的事情,她还是应届毕业的小姑娘,对影视行业毫无了解,纯属海投找到这份工作。楚夏星问她为什么要做艺人助理,李菁居然回答由于别的岗位不要她,只有这家公司愿意招自己。

      这完全就是做不成事的职场菜鸟,估计是小程派来膈应人的。好在楚夏星对小孩一向还算耐心,她最近手把手地教李菁剧组规矩,加上对方老实听话、吃苦耐劳,双方相处得还可以。

      楚夏星反感不懂装懂、狡诈市侩的老油条,但对初出茅庐、懵懂无知的小孩子就包容得多。李菁偶尔做错事、说错话,她也不会过多责怪。

      楚夏星一品杯中热茶的香气,反问道:“怎么说?”

      李菁抱怨道:“夏总来开会的时候,导演叫你楚老师,夏总现在不来剧组,导演就开始直呼其名,最近连名字都不叫……”

      《遥远心上的你》拍摄期间,楚夏星在导演口中的称呼从“楚老师”到“楚夏芯”,再到最近的“唉、喂”,可谓一落千丈。

      李菁私下听公司前辈议论过夏宏和楚夏星的关系,但她向楚夏星求证后得到否认的答案,便决定相信楚夏星。她到底还是刚入职场,实在气不过导演翻脸如翻书的态度,认为对方太不地道。

      楚夏星好笑道:“你居然还能发现变化?你最近的人情世故有长进啊。”

      李菁:“我怎么会发现不了!他做得也太明显!”

      楚夏星悠然地喝茶:“所以他连三流导演都算不上。”

      她觉得这种草台班子的导演都不叫导演,拍出来的东西还不如专业院校的学生作品,否则项目当初也不会差点垮掉。

      李菁好奇道:“什么意思?”

      楚夏星:“三流的导演不会拍戏,只懂一些人情世故,所以说他连三流都算不上。”

      李菁没听过这说法,她新奇地追问:“那二流的导演呢?”

      楚夏星:“二流的导演只会拍戏,却搞不懂人情世故,发展早晚也会受限。”

      李菁果断道:“那一流的导演就是既会拍戏又懂人情世故。”

      楚夏星摇了摇头,平静道:“不止如此。”

      李菁闻言面露不解,她茫然地望着楚夏星,等待对方答疑解惑。

      “一流的导演戏里戏外都是导演,他们的人生就像一部好戏,好戏是很难概括出共同点的,就像成功没办法复制一样。”楚夏星沉吟几秒,微微垂眸道,“还要有点命吧,甚至是时代的命。”

      一流导演的作品里就不能再是简单的故事,而是要有反映出时代及国家的精神内涵,就像影史上喜欢将导演按年代分类一样,他们的作品里都有着明显的历史痕迹。

      当时代开始逐渐改变,他们或许也会慢慢陨落,这就是时代的命运。

      李菁似懂非懂,感慨道:“怪不得你是我姐,我都听不太明白。”

      楚夏星:“因为你还是小朋友啊。”

      李菁嘀咕道:“其实我们年纪也差不多……”

      李菁和楚夏星年纪相仿,只是楚夏星看上去比李菁老练得多,又比自己入职及工作的时间要早,李菁才尊称对方一声“姐”。

      楚夏星不禁调侃:“你叫我姐都是捞便宜了,要是宁宁知道非得气死。”谁让韩楚宁管她叫大姨,现在完全处于辈分的底端。

      李菁总听楚夏星提起“宁宁”,但她并不知道宁宁究竟是什么。楚夏星还说《遥远心上的你》剧本烂得就像宁宁用脚写的,以至于李菁对宁宁浮想联翩,她认为宁宁是某种乱踩键盘的小生物。

      李菁好奇道:“宁宁是你养的小猫小狗吗?”

      楚夏星:“差不多吧。”

      李菁:“哦哦哦,养这些是不是会很累,我其实还挺想养猫……”

      楚夏星思及韩楚宁的生活习惯,描述道:“倒也不会太累,但她总把房间弄得特别乱,还整天没骨头似的地趴在床上,完全是瘫成一团。”

      李菁:“嗨,猫猫狗狗都是这样!”

      远在市区的韩楚宁打了个喷嚏,她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还不知道自己惨遭大姨编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