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婆媳

      九月十二,杨成材和唐心成亲。
      
      天高气爽,阳光明媚,这天也不冷不热,实在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日子。
      左邻右舍,镇子上有来往的都来凑热闹。
      
      喜轿从杨家出去,又回到杨家,绕了个大圈,没走同一条路。
      在吹吹打打声中,穿着一身红衣,头上蒙着盖头的唐心被送进了西屋的新房。
      
      闹腾了一天,这新房里就没断过人,可这也不妨碍杨成材瞅着唐心笑。
      
      等人群散尽,唐心揭了盖头,杨成材便凑过来。
      唐心白了他一眼,趁人不注意,道:“老实点儿。”
      
      杨成材笑得合不拢嘴,低声道:“心儿,我高兴。”
      
      唐心一扭脸,轻啐他道:“你就只顾着你自己高兴。”
      
      杨成材长年在屋里养着,偶尔到了春夏之季,外头天好,他才一步三晃的出去晒晒太阳。
      他虽不能劝阻孙氏打骂唐心,但对她很是怜惜和同情。
      
      被唐心白了几记,他也不生气,小声儿道:“以后有我护着你,娘再不会骂你的了。”
      
      唐心才不信,故意问着他:“真的?你别是骗我吧?”
      
      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真好看。
      
      杨成材是个老实人,虽说早知道她是自己的童养媳,却也从没揣过邪恶心思。
      平时连看都不敢正大光明的看。
      
      此时看一眼,不禁心也跟着荡了三荡,下意识的就附和道:“自然是真的。”
      
      唐心的眉眼俱都笑开了,那水汪汪的秋泓里就带了点儿春色,她娇嗔:“你这话我可记着,如今我是你媳妇,你娘要是再打骂我,我可找你算帐。”
      
      杨成材这会儿恨不得把命都给唐心,自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还装模作样的道:“这个自然,你只管找我。”
      
      杨成材刚说完这话,孙氏就进了门。
      
      杨成材不由得一缩脖子,有些心虚。
      也不知道亲娘有没有听到他刚才给唐心许下的空诺。
      
      杨大娘笑如春风般的对杨成材道:“成材,天不早了,你喝了药赶紧歇了吧。”
      
      转脸又瞪唐心:“你还搁这儿杵着呢?真当自己是奶奶、太太?也不看看自己有那命没,还不赶紧给成材端药去?”
      
      这脸变得,压根不需要转换。
      
      唐心没动,看杨成材:不是你说的,嫁了你以后有你,我再不会挨骂了的?
      
      杨成材接受到唐心求助的眼神,立刻识趣的对杨大娘道:“娘,平时也就罢了,今儿个心儿是新娘子,您好歹让她歇一天。要是没人熬药,不喝也罢。”
      
      孙氏一看杨成材护着唐心,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剜了一眼唐心,暗骂:你个狐狸精,这才成亲,就让成材护上你了?
      你个贱胚子,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心低头避让了孙氏的眼神,涂满胭脂的脸也能看出“惨白”来。
      
      杨成材知道亲娘是打骂惯了唐心的,见她“害怕”不由得心疼,下意识的挡了挡,道:“娘,唐心现在是我媳妇了,我不护她护谁?”
      
      孙氏恨得咬牙切齿,狠狠剜了一眼唐心,转瞬就换了脸色,温柔的对杨成材道:“你个傻孩子,知道这是你媳妇,看你那护犊子的样儿,让不让人笑话?你心疼,娘就不心疼?”
      
      杨成材便憨厚的笑,道:“娘是疼儿子呢。”
      
      孙氏心满意足的道:“你知道娘这份心就好,我叫你媳妇出去呢,不只是让她给你熬药,还是有几句话要跟她说。你也知道她没个亲娘,好些事她都不懂,娘不跟她说,谁跟她说?”
      
      杨成材脸不禁一红。
      
      他知道娘要和唐心说什么,当下微微扭了脸,道:“我知道娘不会苛待心儿,我也不是要拦娘。”
      
      “行啦,你是娘的儿子,你的心思娘能不明白?”孙氏安抚好了杨成材,就把唐心提溜了出去。
      
      ………………………………
      
      唐心跟着孙氏一直到了院墙根儿底下,还没站稳,孙氏反手就是一个耳括子。
      
      唐心都习惯了,随着她的手一偏脸,既不让她打空,又不让她打得太疼。
      
      孙氏骂道:“小贱蹄子,我让你勾引成材,天生浪蹄子,几辈子没见过男人怎么的?
      
      我告诉你,成材是你男人,是你的天,你好好服侍着,他要有丁点儿不好,我把你卖到窠子里去。
      
      给我跪着,不到三更不许起。”
      
      杨大娘骂人也就这几句车轱辘话,唐心听了十年,都听麻木了,她都会背。
      
      乡户人家,不像高门大户里讲规矩,亲爹娘还对儿女动手呢,何况是她这样的童养媳?
      打骂是家常便饭。
      
      唐心不伤心,也不跪,就歪过脸朝着孙氏道:“娘,我脸让你打伤了,就算今儿个相公不问,明天、后天,只要他看见了,我就一定会和他说。”
      
      孙氏气得眼眉一立:“好,你说,你说什么?你还敢跟成材告状不成?”
      
      唐心道:“告不告状的,看相公怎么想了。他要说我天生贱命,打死也无妨,那我就一根带子吊死在你们家房梁。可要是他说是你错了,我这巴掌绝不会白捱。”
      
      孙氏气得骂道:“别拿死要挟人,这十年你都没死,没个这个时候才死的道理。”
      
      唐心微窘:真让这老妖婆给猜着了。
      
      可不嘛,小时候挨打受骂,日子跟泡在黄连里似的,她都忍过来了。
      没道理长大成人,有双能干的巧手,还要寻死的道理。
      
      唐心嘴上可不输阵,她冷笑道:“不信你就等着瞧。我死没什么,可你们家成材就别指望再说亲娶媳妇了。”
      
      有苛待媳妇的婆婆,杨成材又那么个身子,哪儿还有人敢把闺女往这火坑里填?
      最主要的是孙氏夫妻都好面子。
      
      孙氏只想拿唐心出出气,没有逼她死的意思,要不然这十年不白养了?
      她嘴上尖刀一样的利,但唐心不娇气,这么多年也逐渐成了做活的好手。
      
      孙氏对她的不满意只因为她是自己的“儿媳妇”,并非是针对她这个人。
      
      当下哼了两声道:“看在你给成材做了十年童养媳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给我跪一个时辰,不叫你起,你不许起。”
      
      唐心只得跪下。
      
      孙氏又训斥她:“你和成材虽然成亲了,可是成材的身子骨容不得你发骚□□,你把裤腰带给我系紧着些,但凡让我知道你勾引成材,我打烂你的脸。”
      
      唐心撅了撅嘴,谁稀罕勾引他?
      说句难听话,杨成材还能活几年都不一定呢,她稀罕?
      
      孙氏骂骂咧咧的走了,唐心把腿直起来。
      
      小时候孙氏拿着小棍儿在一旁守着,但凡她跪得不直溜,她就给她一下。
      那时唐心不敢偷懒,让跪就得跪着。
      
      可如今不同,既没人守着,她才不会那么听话。
      
      …………………………
      
      到了一个时辰,孙氏也没来叫唐心。
      
      唐心琢磨着她必定是累得睡着了,毕竟忙了一天,她又没少灌黄汤。
      在心底问候了一番他们杨家八辈祖宗,唐心跺了跺脚。
      
      她不能走。
      
      夜风微凉,唐心抱紧双臂,对着天上的月牙,数着璀璨的星星。
      身后有缓慢的脚步声,伴随着轻微的咳嗽声。
      
      唐心回头。
      
      杨成材慢慢靠近,手里还拿着自己的一件外袍,愧悔的道:“天都这么晚了,我来看看你怎么还不回去?冷吧?披上。”
      
      唐心一扭头,道:“你娘让我跪着,说她不叫我起,我就不许起。”
      语调中夹杂着委屈。
      
      杨成材心疼的道:“你别管,明天我同娘说,先回屋吧。”
      
      唐心道:“我可不敢,那是你娘,又不是我娘。”
      孙氏心疼的只有杨成材,对她?
      可拉倒吧。
      
      杨成材不断的咳嗽着,走过来替唐心把衣裳披上,道:“你也说她是我娘,到底是长辈嘛,你好歹忍忍。”
      
      又是“忍忍”。
      
      唐心不由得蹙眉,合着她忍了十年,终于在其位了,可仍旧躲不过孙氏的折磨呗?
      那她这十年不是白煎熬了?还忍?忍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杨成材宽解唐心道:“娘其实没有恶意,就是发愁我的病,等过个一年半载,你我生个一儿半女,娘就不会无故折腾你了。”
      
      唐心才不信。
      
      这人都贪心,以前孙氏嫌唐心年纪小,不会干活,一着急就给几下。
      等她大了,家里的活都能拎起来,孙氏还是各种嫌她。
      
      嫌她生得太出挑,嫌她吃得多。
      如今掐巴着她和杨成材成亲,既不许她“勾着”杨成材,又催逼着她生儿育女。
      
      这差事谁做得来?
      退一万步说,她真给杨家生了孙子,孙氏就能满意了?
      
      唐心可不信。
      
      且不说杨成材这破身子骨也未必能生得出孩子来,就算生得出来,孙氏心疼孙子、孙女,可她不会对自己这个儿媳妇好那么一星半点儿。
      
      儿、孙是自己人,儿媳妇可永远都是外人。
      
      不信往街上一站,各家各户凡是有儿媳妇的,哪个不遭婆婆打几遭骂几遭?
      
      杨成材咳得越发厉害,唐心不忍,搀着他道:“好啦,好啦,你本就身子骨弱,还跑出来做什么?我跪一跪又跪不死,赶紧回去。”
      
      …………………………
      
      唐心一直没和杨成材圆房。
      
      杨三林夫妻一直没催,总觉得儿子再坏再坏,总还有几个年头。
      哪成想成亲俩月后的十一月,杨成材感染了风寒。
      
      这病来势汹汹,杨成材发着高烧,一连三天都没醒。
      请了郎中,开了两副药,也只是摇头。
      
      药熬好了,却怎么也灌不下去。
      
      孙氏哭天抢地,杨三林都熬白了头发,眉心是三道深刻的竖纹,背着人,他是长吁短叹。
      可到底男人心硬些,他偷偷替杨成材备下了棺材、寿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撒。
    例行一日扯着脖子吆喝一声儿。
    别嫌弃唐心“怂”啊。
    凡事不得有个渐进的过程嘛。
    不会写爽文的作者君抱头。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屈尊纡贵
    不过是枉背了污名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笼中的金丝雀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