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冤仇

      唐心也不用孙氏喝斥,自动自发的衣不解带,日以继夜、不辞辛苦、任劳任怨的服侍着杨成材。
      
      她知道生病的滋味,也知道生病了没人管没人理的滋味,更知道病入膏肓,快要离世的绝望。
      
      孙氏虽然待她不好,可杨成材待她是真不错。
      两人虽没圆房,可杨成材话里话外,总管她叫“媳妇”。
      
      凡此种种,人心都是肉长的,唐心虽然没法把自己当成杨成材的媳妇,但如今他大限已到,唐心还是又怜悯,又同情,还有点儿凄惶和害怕。
      
      夜深人静,唐心拉着杨成材瘦骨嶙峋的手,低声叹了口气。
      他活着,她不见得有多好,可他死了,她就又又又又成了寡妇。
      
      寡妇的日子就是一潭死水,十几年熬油点灯,像漫漫黑夜,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她才十五,哪怕只能活四十岁,可还有二十五年呢。
      
      以后一天一夜,一夜一天,她怎么过?
      
      前世在夫家日子不好过,但衣食无忧,顶多受婆婆冷言冷语,妯娌们冷嘲热讽,丫鬟仆妇们的白眼轻慢。
      乡下小地方,没有律法,不识教化,什么人都有,什么事没有?
      
      镇上的徐寡妇今年都七十了,祖上留有十几亩地,她就自己一个,把地赁出去让人耕种,秋收时收些租了,倒也够过儿。
      
      可因为家里没有别的男人,夜深人静,总传出异常的动静。
      
      后来人们才知,一到入夜时分,她便拿一升红小豆和绿小豆,混在一起,一个料一个料的分开,再混到一起,再分。
      
      这豆子一数就是一夜,一数就是五十多年。
      光是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最年轻的寡妇是街后头的郑氏,今年才二十八,生得珠圆玉润,十分漂亮。
      年前她男人撒手西去,剩下一对公婆和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还没出孝期呢,就被镇上的闲汉大半夜摸进去给奸污了。
      
      郑氏一夜之间就疯了,大冬天的,一丝衣服都没穿就跑了出去。
      郑家人找了一天,最后在河边找着了郑氏冻僵的身子。
      
      这世间谁人不苦?
      可最苦的便是寡妇。
      
      唐心素日对婆婆有怨怼,也恨杨成材说话不顶用,说是要庇护她,到了儿就是一场空。
      但这会儿她不贪心了,她什么都不求了,就盼着杨成材能好起来。
      
      想想杨成材也是命苦。
      下生就是痨病,一天好日子没过着。
      就算孙氏把山珍海味都给他端过去,他也食之无味不是?
      
      唐心也想,早点儿解脱未必是坏事,他这世又不曾作恶,下辈子投胎托生到个好人家。
      不求别的,起码身体得好吧?
      
      哪怕日子苦点儿穷点儿,可有手有脚,他能自己奋斗,总算不白活一回。
      
      但面对还有生息的他,又觉得自己这想法太残忍了点儿。
      
      何况,杨三林夫妻半生就这么个独子,要是杨成材没了,这老两口还能活吗?
      
      也不知是老天开眼,还是神佛有灵,杨成材居然睁开了眼。
      他多日高烧,声音都是哑的:“媳妇……”
      
      唐心不相信的睁大眼睛瞅着他:“成材哥?你,你醒了?”
      
      杨成材的确是醒了。
      他睁着眼睛,虚弱的仿佛最后一点儿油灯,好像风一过,就要熄灭了一样。
      
      唐心却陷入巨大的欢喜中,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脆弱。
      
      她又哭又笑,摇着他手臂道:“成材哥,你可醒了,你都要吓死我了,要是再不醒,我,我也活不成了。”
      
      固然有对杨成材的担心,也有对自己的担心。
      礼不下庶人,乡下人更没什么律法可讲,一切都按他们的规矩办。
      
      连皇家还讲殉葬呢,官宦人家也讲个贞节牌坊,唐心生怕杨家也给她来这么一出。
      守寡就罢了,她就这命,可要是陪葬……
      
      杨成材能感觉到自己不行了,他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就是这么盯着唐心,都好像力不从心。
      娘对唐心本来就不好,他这一病,又不定怎么打骂她呢。
      
      他虽心疼,却再也护不住她了。
      
      杨成材有些贪恋的瞅着唐心的小脸,动了动指尖,不无认命的道:“媳妇,我不成啦。”
      
      唐心摇头,眼泪直飞:“不,我不信,成材哥,我去给你端药,药熬好了,一直温着呢,你喝了药就会好的。”
      
      真是又傻又天真,这世上何曾有药到病除一说?
      再好的灵丹,也是治病不治命,他就这是短命鬼,求不来的。
      
      杨成材摇头,艰难的道:“心儿,你,听我说,我,咳……”
      
      他用力的捂住嘴,这咳嗽就好比决堤之水,他只能强忍着,否则一旦咳了第一声,接一来就是摧枯拉朽的力量,他根本控制不住。
      
      唐心手足无措的望着他。
      
      杨成材虚弱的道:“我肯定,不行的了,你也别伤心,我没什么遗憾,毕竟,娶了你。”
      
      唐心立时就泪眼汪汪的了。
      
      杨成材轻轻摸着唐心的手。
      
      虽说嘴里说没有遗憾,可其实遗憾挺深的。
      
      他恨他有这么个破身体。
      他恨他没能和唐心做一天真正的夫妻。
      
      他恨他自己命不久矣。
      以后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邪恶的,都和他再没关系。
      
      他只能孤零零的被埋入漆黑、阴冷的地下,和虫做伴。
      
      杨成材甚至有过变态的想法,既然老天待他不公,他也不必墨守成规,横竖唐心是老天带给他的,不管是弥补还是戏谑,只要他拉着她一起去死,哪怕是地狱,也没人敢说什么。
      
      可是望着鲜活、水灵、真实、温暖的唐心,他又暗愧自己居然这么恶毒。
      
      杨成材咧嘴笑了笑,真心实意的叮嘱唐心,道:“心儿,好好活着。”
      他不能陪她了。
      
      这个家,对唐心来说并不温暖,可以后,连他那份廉价的安慰都没有了。
      但命该如此,杨成材也无计可施。
      
      唐心哭成了泪人:“成材哥,你别这么说,你说你要护着我一辈子的,说话不算数,一辈子这么短?这还不到,不到半年呢。”
      
      杨成材勉力的盯着唐心,似乎想把她的音容笑貌刻在骨子里,眼看要撑不住了,他才道:“心儿,我走以后,你,好歹忍几年,等将来,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他也落下泪来:“别再,为了谁,也别委屈,一定要,找个,健康的男人,对你好的男人。”
      
      唐心扑在杨成材身上,低声号哭。
      
      杨成材在失去意识前自嘲的想:傻唐心,你该庆幸我许诺的这一辈子这么短。
      
      …………………………
      
      杨成材过世了。
      他都没能等到见爹娘最后一面。
      
      他短暂的醒来仿佛只是唐心的一个梦。
      没人做证,也就没法证实他确实曾于半夜醒来。
      
      更不要说他对她说的那些话。
      他让她以后找个好人,嫁了。
      
      孙氏哭死过去,杨三林忙进忙出,给杨成材发丧。
      阴阳先生定了七天后下葬。
      
      杨家不是青阳镇人,不过是上一代逃荒逃到这里落的脚,也因此谈不上什么祖坟。
      且杨成材是青年夭折,并不吉利,有祖坟也不能进。
      
      杨成林在西郊给他找了块儿地,着人动土、挖坑。
      
      唐心穿着孝袍,跪在院里,默默的给杨成材守灵、烧纸,回礼。
      进进出出,烧纸的妇人们瞅着她窃窃私语。
      
      冯大娘烧了纸,坐到杨大娘一边,瞅着唐心好一会儿,大声道:“杨家嫂子,我说你这儿媳妇生着一张桃花脸,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她也不背唐心。
      
      旁边有好事者顺嘴问:“人家成材媳妇天生一副好相貌,怎么到你嘴里就不是好兆头了?”
      
      冯大娘嗤的一声,道:“克夫呗。”
      
      诸人立刻颔首附和。
      可不是,要不是克夫,怎么成材前二十年都活得好好的,一成亲不不行了?
      
      唐心强忍着才没去看冯大娘。
      老虔婆,自己跟她没仇吧?怎么开口就逼自己去死?!
      
      乡下人都迷信,没人觉得“杨成材是因为病所以才活不长”,反倒被冯大娘引到“因为唐心生得太漂亮,所以才被克死”上头了。
      
      孙氏心都疼木了,她也不嫌冯大娘的嘴利了,反倒觉得正说到自己心坎上,她流着泪道:“怕是吧。”
      
      冯大娘又对着唐心妖娆的背影啐了一口,对孙氏道:“我可跟你说,你这儿媳妇可不像个安份的人,这年纪轻轻就守了寡,能守得住吗?”
      
      她和杨家,和唐心都没冤仇,可就是看唐心不顺眼,连带着看唐心的眼神都是淬着仇恨的。
      
      孙氏猛的一激灵,恨恨的咬牙道:“守不住也得守,她既嫁进杨家,那就活是杨家人,死是杨家鬼。杨家养了她十年,不能白养。”
      
      冯大娘点头:“就是这话,不过要她守,你可得看好了,别让她跟外男勾勾搭搭,坏了你们的门楣。”
      
      孙氏道:“这话是,我以后什么都不做,也得把她守好了,不能让她给我们成材丢人。”
      
      冯大娘又低声和孙氏嘀咕:“你这儿媳妇年纪不大吧?哟,才十五啊,圆房了吗?我瞧她可还像个姑娘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就是有这种人,
    明明无冤无仇,
    就非得做损人不利己的事。
    欠打啊。
    求收藏,么么哒。
    完结古言《桃花朵朵开》《眷属得成》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