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冲喜

      唐心原本是大家闺秀出身,可惜命不好。
      阿娘与一众姨娘斗气,没斗过,怀孕七个月便早产了。
      
      唐心没等哭出第一声儿呢,她就产后出血。
      稳婆乱了手脚,乍着手去外头送信儿。
      
      才一转身,这边人已经不行了。
      天不亮,唐心的阿娘就撒手人寰。
      
      落地儿唐心就身子弱,不过好歹也长到十四岁。
      亲爹又续了弦,给她生了两个弟弟三个妹妹。
      
      她身子弱,继母又不耐烦天天对着她生闲气。
      是以只把她拘在一处清净的院子里,拨了两个丫鬟和两个婆子服侍。
      对外则只说她“是胎里带来的怯症,需得好生静养。”,又不要她尽孝,倒是博了个好名声。
      
      唐心什么都不懂,原还只当落个清净,无需和继母斗气。
      孰不知说她“病弱”,就相当于断了她一辈子的前程。
      
      哪家说亲,会娶个病秧子?
      
      一直拖到十七,不过潦草说了门亲事。
      倒也门当户对,是青州主簿的幼子。
      
      对方也是个病秧子。
      没等成亲,未婚夫一口气没上来,死了。
      
      两家互相争执,最后居然达成一致,反过来都骂唐心命落,克夫。
      最后两家一商量,拍了板:让她嫁过去守寡,再过继个侄子,也算是续了那男人的香火。
      
      唐心并没反抗,不是她软弱,而是被养得天真,以为不过是换处院子,仍旧过清净日子。
      的确,嫁过去,过继的子侄也不需要她养。
      
      只是大家子里,一个没男人的寡妇,日子难过、煎熬的很。
      唐心熬了十年,一场风寒就要了她的命。
      
      再睁眼,她已经成了刚被亲爹娘卖掉的小姑娘。
      
      唐心好歹也活了二十七岁,也算是见识过了人情冷暖,风霜刀剑。
      她知道,活着终究是好事儿。
      
      崭新的人生,对她来说有点儿新鲜,可也有点儿悲凉。
      她这都什么命?
      
      命短不说,还是个病秧子,花都没见过几个春秋,还做了十年寡妇。
      这一世倒好,睁眼就被亲爹娘卖成了童养媳。
      
      命也堪比黄莲,简直苦到心子里去了。
      
      好在这一世她这身子是好的,不是病歪歪的。
      否则她真是想一头撞死,看能不能再投个好胎。
      
      唐心暗暗的想:既然重新来过,总得过点儿和从前不一样的日子?!
      
      ………………………………
      
      杨家人口少,日子也简单。
      
      杨三林沉默寡言,早早出门去裁缝铺,晚上很晚才回来。
      中午是家里的孙婆子的侄孙女兰草给杨三林和几个伙计送饭,一天也见不着几面。
      
      杨大娘脾气不大好,可对她唯一的儿子杨成材倒是个慈母,嘘寒问暖,关怀体贴,让唐心既同情又羡慕。
      
      当年她阿娘生下她就撒手人寰,阿爹续娶,对她虽不苛待,可也不过是医药培着,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面,更别说什么疼爱。
      
      杨成材今年九岁,却生得又瘦又小。
      这都春末夏初了,他还穿着夹袄。
      
      因为瘦,显得脑袋特别大,一双眼睛往里抠娄着,身上没有一点儿肉。睡前脱了夹袄,隔着亵衣,唐心都能数清他肋下的排骨。
      
      他不大出门,成天待在炕上,偶尔下地走走,听到最多的动静就是日夜不熄的咳嗽。
      
      杨家人不多。
      
      孙婆子是杨大娘娘家的守寡姑母,在这里帮着做饭。
      兰草是杨大娘的堂侄女,没爹没娘,靠着孙婆子勉强过活。
      
      唐心在杨家虽说日子不好过,跟个使唤丫头也似,吃饭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可到底有口饭吃就见风长。
      
      十五岁那年,她出落得跟朵花儿一样标致。
      玉白的肌肤和那豆腐脑似的,看着就嫩嘟嘟,滑溜溜。
      
      一双杏核眼黑白分明,仿佛养了两只玉丸,随随便便瞥人一眼,就仿佛会说话,勾得人心旌摇动。
      
      一头黑顺的长发梳成两根油亮的麻花辫,垂到了臀部,一走那辫子就在她细腰两旁晃晃悠悠,让人想不看她那细腰都不成。
      
      唐心成了青阳镇的一朵花。
      
      ………………………………
      
      杨成材已经十九了,身子骨越发不如从前。
      每隔个三两个月,必定要闹场重病。
      
      一咳上来,面色青紫,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一并咳出来。
      唐心看着都替他难受。
      
      杨三林同妻子孙氏商量:“横竖唐心已经十五了,不如就把她和成材的婚事办了?”
      
      孙氏不反对,就是担心杨成材的身子骨:“成材本就身子骨弱,这一成亲,他再失了肾水,万一更不利于养病可怎么好?”
      
      虽说杨成材是个病秧子,可他怎么说也是个成年的男人,既娶了媳妇,没个白看着不动嘴的道理。
      
      杨三林吸着烟袋,琢磨了半天道:“我听人家说,家里有病人,办桩喜事冲一冲就好了。”
      
      这个讲儿,孙氏自然也听说过,她摇摆了半天,下定决心道:“当家的,就依你说的吧,说不定办喜事冲一冲,成材病就好了呢?”
      
      孙氏是揣着这份侥幸才答应下来的,不过她还有另一份私心。
      万一成材的身子不好,那唐心可就不算杨家人了。
      
      这怎么成?
      不说当初花的那五两银子,就说这十年在杨家又是吃的精米白面,又是穿的四季衣裳,哪样不是钱?
      
      总不能全打了水漂儿啊。
      
      不管怎么着,也得先把她娶进来再说,就算成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也得在家里守着。
      万一,万一要是,唐心一朝有孕,杨家不就有后了?
      
      ………………………………
      
      打了洗脚水的唐心悄悄的又退了回去。
      
      天一擦黑,家里除了杨成材屋里点盏灯,其余屋里都是黑着的。
      她进来又出去,也没人察觉。
      
      唐心咬了咬牙。
      让她嫁杨成材,她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
      
      就算他不是病秧子,唐心也瞧不上。
      这不和前世一模一样了吗?
      
      嫁过去,想来过不了两年,她又是个守寡的命。
      更何况还是冲喜。
      
      乡下这样的事儿多了,冲喜娶来的新嫁娘总是让人低看一眼。
      
      前街伍家姐姐就是冲喜嫁过去的。
      没上半个月男人就死了,公婆不反省是自家儿子上山摔伤了内脏,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性命,反倒打骂伍家姐姐,说她是扫帚星。
      
      伍家姐姐只熬了半个月,实在熬不过,解下汗巾子,大半夜的吊死在喜字还没变旧的新房。
      
      伍家女孩子多,伍大娘一共生了五个女孩儿。
      死的这位伍家姐姐行二,在家洒扫洗涮,活不少干,却还成天吃不饱。
      
      因为夫家给了二十斤细面加糙米,伍家就把她卖了。
      她一死,伍家二话都没说,不过是伍大娘拖着剩下三个闺女过去哭了一场。
      
      那家又多给了两吊钱,还有十斤高梁米,伍大娘便把眼泪一抹,虽不说欢欢喜喜,却一句那家的不是都不说。
      
      就是旁人指点起来,她也一抻脖子道:“这都是命,我又能怎么办?亲(qing)家也不曾亏待二丫,是她自愿跟了男人去的,我这做娘的也拦不住不是。”
      
      但唐心知道,这给杨成材冲喜的事,不是她说了能算的。
      
      她比伍家二丫还不如,好歹伍二丫还有爹娘姊妹,她可就孤身一个,还是十年前卖给杨家当童养媳的。
      
      杨大娘在家里打骂她两下,在外人面前却从来不曾暴打。
      她又出落得这么个模样,哪个大娘、婶子看见她,不夸杨家仁义?不说她命好?
      
      唐心有时候也想,不如一跑了之算了。
      但也只能是想想,她没户贴,更换不来路引。
      
      出门没路引是重罪。
      就算跑出青阳镇,早晚也得让人逮住,那是要坐牢的。
      就算没逮住,那也是黑户,被人杀了,对方都不会判罪。
      
      唐心一连好几天都没搭理杨成材。
      这是典型的迁怒。
      
      杨三林到底挑了个良辰吉日,选在九月,要给杨成材和唐心办婚事。
      杨成材总算知道唐心为什么这几天不搭理自己了。
      
      到了晚上,唐心端了熬好的药进来,照旧往桌上一放,甩了辫子要走,杨成材咳了几声叫住她:“唐心,咳咳,你站一会儿,我有话和你说。”
      
      唐心站在门口,头都不抬的问:“什么话?”
      
      “咳咳咳咳……唐心,我知道你不愿意。”
      
      唐心又心软了。
      
      杨大娘待她着实算不上太好,可好歹给她口饭,也养她这么大。
      
      杨成材就更有良心一点儿。
      每每背了人,把他省下来的吃食偷偷递给她,还十分郑重的强调:“我一下都没碰过,都是干净的,你只管吃吧,我这病过不了人。”
      
      唐心抬脸看他一眼,嗤的一笑,道:“你知道什么知道?”
      
      杨成材被她明艳照人的容貌激得瑟缩了下,垂了眼睛道:“我都知道的,唐心,我会对你好。
      
      再说了,老话不是说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将来肯定是个有大福气的人,所以,你就暂且忍忍。”
      
      唐心白他一眼,道:“什么大福气?你几时会看相了?行了,不用你磨磨叨叨,我既当初被卖给你们家给你做童养媳,就认了命。我愿意不愿意又有什么用?喝你的药吧,再不喝就凉了。”
      
      杨成材这才朝她笑笑,端起碗,三两口把药喝了。
      
      唐心虽不信什么“大福气”之说,但也私心里想着,万一这本尊的亲爹娘有找她那一日呢?
      
      她什么都不求,就求能有个着落,不比现在孤零零的一个人强?
      忍忍就忍忍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刻骨》求收藏。
    《金枝玉叶》求收藏。
    推荐完结文《独一无二》、《桃花朵朵开》《眷属得成》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