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添人

      杨家门口围着许多看热闹的人,各个脸上带着或真实或虚伪的笑,在那儿高谈阔论,指指点点。
      
      有说这孩子可怜的。
      可不嘛,长得这么水灵,当爹娘的也真舍得?
      怎么不拉扯大了啊。
      
      有说这父母狠心的。
      干吗啊,非得卖儿卖女?
      
      也有说杨三林趁火打劫的。
      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成日家说日子艰难,居然有钱能买人?
      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杨大娘都不知道平时镇上竟然这么多人。
      自家门口,她居然挤不进去。
      
      有人眼尖,看到杨大娘,便喊了一声:“杨大嫂回来了?快看看吧,你家大哥给你儿子买了个童养媳呢。”
      
      众人便瞬间安静下来,很快给她让出一条通道。
      
      从人群中挤进院门,杨大娘就见杨成材手里抓个毛孩子,正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好。
      
      这孩子五六岁左右,倒是生得俏生生的。
      除了有些面黄肌瘦,这小姑娘眼睛大大的,睫毛又黑又长,生得非常漂亮。
      
      只是此时眼皮红肿,额头青紫,显见得刚才狠狠哭闹了一场。
      这会儿两眼一翻,人直挺挺的躺着,也不知道是晕了还是死了。
      
      杨大娘忙上前道:“别愣着,赶紧先倒碗水给这孩子灌下去。”
      
      把看热闹的人都撵走了,杨大娘子关上院门。
      
      进到屋里,见杨三林坐在炕边吸着烟袋锅,杨大娘把竹笼放下,问他:“他爹,这,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啊?”
      
      杨三林抬头瞅她一眼,道:“什么怎么回事?家里添了口人。”
      
      添,添人?
      杨大娘不满的道:“就是添人,也不该添这么小的……又是个姑娘,就算大了也肩不能扛,手不能挑的。”
      
      买人也该买个小子家,马上就能出力,也免得白养十几年。
      
      东屋传来咳嗽声,杨大娘立刻道:“成材,你好些了吗?是不是饿了,娘这就去做饭。”
      
      杨成材的咳嗽声就低了下去,一个少年的声音传过来:“娘,我不饿。”
      
      “这孩子……”
      
      杨三林一把按住杨大娘,给她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成材的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这街坊四邻都清楚。”
      
      杨三林半生只有一个从小就得了肺痨的儿子杨成材。
      
      杨成材从下地就开始咳,病歪歪的长到九岁,面色蜡黄,身子细得和面条似的,一走摇摇晃晃,风都能吹倒。
      
      镇上的人都知道杨成材得了肺痨,打小是药罐里泡大的。
      
      虽说年纪尚小,可一传十,十传百,凡是知情的人早告诉了三亲六故,绝对不能把自家闺女嫁到杨家来。
      
      逃荒的人多,卖儿卖女的自然更多。
      杨三林心思一动,想着知根知底的人家未必肯把姑娘许给自己的儿子,那就不如从外头娶一个。
      
      如今年景不好,娶都不用娶,花个三五两银子就能买个大活人,划算。
      
      也是巧,唐棣一家直接撞进来。
      
      杨三林道:“我是想着,拣合适的,替成材寻摸一个童养媳。”
      就这么着,他替儿子买下了唐心。
      
      杨大娘愿意是愿意,就是……
      
      她叹气道:“这年景不好,咱家日子也不比人强,这又添了一张嘴,能养得起吗?”
      
      杨三林不耐烦的道:“一个丫头片子,能吃多少?你往锅里多添一瓢水不就什么都有了?”
      
      他磕着烟袋锅子道:“甭管怎么说,我也是救人一命。你是没瞧见,那一家四口,都饿得皮包骨,小儿子又发烧,再这么煎熬下去,一家子都得没命。”
      
      他其实心里也不好受,毕竟人心也是肉长的,见唐心哭得肝肠寸断,唐棣夫妻那份无奈,杨三林也堵得慌。
      
      杨大娘并不是反对,不过是凭白唠叨两句。
      
      何况人也买了,银子也付了,那一家两口抱着小儿子早就不知所踪,她也不能把钱追回来。
      
      只得作罢。
      
      ……………………………………
      
      杨大娘给唐心喷了几口凉水,又掐她人中,嘀咕道:“买人就好比买牲口,总得挑挑选选吧?你倒好,划拉笼子里就是菜。要是这丫头养不活,银子不就打水漂了?”
      
      杨三林道:“别胡说,这孩子就是饿得,又伤心过度,养几天就好了。”
      
      杨大娘也就是唠叨唠叨,等着唐心醒的功夫,她问杨三林:“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别再养不熟。”
      
      杨三林早就打好主意了,道:“跟她直说吧,她虽小,也懂事了,横竖她爹娘已经走得不知山遥地远,她想找也找不着。瞒着也没什么意思,等她知事,反倒成仇就不好了。”
      
      杨大娘一想也是,这孩子得有五六岁了吧?这么大知说合,也懂事,早说早了。
      
      唐心醒了。
      
      杨大娘也就坐在炕边,板着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心抬眼打量她,眼里是一片茫然。
      
      杨大娘也没逼她说话,只道:“你也不小了,不管懂不懂事,总之以后你便没爹没娘,是我们杨家人。”
      
      小姑娘眼皮垂着,盯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看她可怜,杨三林别过头道:“不用说那么多。”
      
      杨大娘心道,不把话说到头里怎么算?
      
      她回了一句“我省得”,这才直接对小姑娘道:“这世道不好过,想必你一路行来也瞧见了,外头光是饿就能饿死好多人,更不用说还有瘟疫。
      
      明年还不知道什么样子,咱杨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买你也是勒紧裤腰带,想着不过是救人一命,给杨家积个德。
      
      但你要记着,你在杨家不是当千金小姐的,以后家里的活你要学着干,不会的,我教你。”
      
      小姑娘还是不说话。
      
      杨大娘急了,过去抬手就掐了她手臂一下,道:“不管你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如今到了杨家,就得由我说了算,问你话,你装什么哑巴?到底听见没有?”
      
      小姑娘疼得紧,小脸都皱成一团了,却也不哭,只点点头。
      
      杨大娘这才满意,道:“既然你不说你自己叫什么,那我就另给你起个名字吧。”
      
      她正盘算呢,小姑娘忽然梗着脖子,哑声道:“我叫唐心。”
      
      杨大娘不乐意的瞪她一眼,道:“我让你说话了吗?刚才问你,你不说,这会儿不让你说,你偏又多嘴?”
      
      说时又掐了她一下。
      这回换了条手臂。
      
      她其实不乐意让唐心用原名,最好什么都不记得,只认杨家人做亲人才好呢。
      可这孩子已经懂了事,又不能逼她。
      
      杨三林看不过眼,把烟袋锅子扔到炕边,道:“她还小呢,你慢慢教,我出去了。”
      
      杨大娘送他:“你走啊?”
      
      杨三林只嗯了一声。
      
      杨大娘回身,捏着唐心的小脸,道:“以后多做事,少说话,听见没有?还唐心,白瞎你这姓了,看你这命苦得,你就应该姓黄。”
      
      唐心小脸皱成一团,却只是点头道:“知道了。”
      
      ………………………………
      
      唐心太小,太要紧的活她也做不了,杨大娘便教她扫地、洗碗。
      
      晚饭做的棒面粥,稀得能照见人影。
      杨大娘把最稠的先盛了一碗,又把棒面饽饽掰了一半,先给屋里送了进去。
      
      屋里传来咳嗽声,杨大娘道:“成材,你这回病,又瘦了好些,幸亏佛祖保佑,你如今又平平安安的了,赶紧多吃点儿,好把身子养回来。”
      
      传来一个男孩儿的声音:“娘,我吃不了这么多,你端回去,还有我爹……”
      
      “你爹那儿有,快吃。”
      
      等杨大娘盛到最后,给唐心的也不过就是一碗米汤。
      她饿狠了,也不嫌弃。
      
      不过喝得快了一点儿,眼巴巴的又瞅那粥盆。
      
      杨大娘不由分说就又掐她一把,喝道:“你瞅什么瞅?就不该让你上桌吃饭。当家男人还没吃饱呢,你倒饿死鬼投胎的。滚滚滚,外头打洗脚水去。”
      
      等唐心打了洗脚水,又挨了杨大娘一下子,提着她的耳朵骂她:“你个败家的哟,这好好的一盆水,你倒给洒了一半,这是洗脚啊还是蘸脚啊。”
      
      快睡觉了,她又吩咐唐心:“去端尿盆。”
      
      唐心不过犹豫了一下,杨大娘一推推她个趔趄,道:“你还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信不信我明儿就把你卖了?
      
      你觉着咱家不好,却不知道别人家只有比这更坏的,不信你就试试。没吃过苦,你是不知道甜是什么滋味,一天打三遍,看你还老不老实?”
      
      杨三林看不过,说了一声:“行了,大半夜的,别骂了,让人听着好听呢?”
      
      杨大娘噎了一噎,道:“不骂怎么成?难不成还养她个千金小姐?杨家的钱也不是白来的。”
      
      “行了行了,她现在小,你让她干什么她也干不好,慢慢教吧。”
      
      ………………………………
      
      杨家人都睡了,唐心窝在厢房炕梢,耳朵里全是家里做饭婆子那能顶破房顶的呼噜声。
      
      她这就……死而复生了?
      魂魄离体,还附到个陌生小姑娘身上?
      
      虽然觉得这样的事玄妙又荒谬,但也不稀奇。
      
      小时候听隔壁婶子大娘讲古,哪个镇哪个村有什么人生下来就会说话,能说出自己前世,回头一打听还真有其人、其事。
      
      唐心瞪大眼睛看着房顶,半天轻轻叹了口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喜欢的就踩个脚印哈。
    么么哒。
    《眷属得成》已经完结,大家可以放心入坑啦。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屈尊纡贵
    不过是枉背了污名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笼中的金丝雀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