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楔子

      第001章、卖女
      
      包着头巾的杨大娘站在院子里往外望了好一时,见街上无人,这才轻轻打开院门。
      
      她挎着个柳条笼子,趁着天色还早,垂眉耷眼,行色匆匆的出了镇子。
      
      青阳镇城北五里地外有座青元庙,庙里供着一尊药师佛。
      杨大娘上个月才去许了愿,这个月便提了香烛贡品,打算去还愿。
      
      越是不想遇见人,偏偏避不开。
      这不,还没出镇子呢,迎面走来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其中一个年纪大些的是镇上的周大娘,积年寡妇,却有个秀才儿子。
      人人见着周大娘都得堆出三分笑脸,有话没话也要搭讪几句。
      
      背后便不无羡慕的夸一句:周大娘倒是个有福的。
      
      谁让人家有个有出息的儿子呢?
      
      另一个年纪小的则是周大娘的侄女。
      想必周大娘才从娘家回来。
      
      杨大娘便先停下来和周大娘打招呼。
      
      周大娘四十多岁的年纪,头发花白,眼睛也做针线做坏了的,哪怕人隔着两尺远,她也瞧不清,只能眯缝着眼,听声辩人。
      
      听声儿熟悉,走近了不由得觑着眼使劲往杨大娘身上多看了两眼。
      杨大娘下意识的把竹笼往身后藏了藏,这才打招呼道:“周嫂子,您这是从哪儿来?”
      
      杨家开着个裁缝铺,除了做成衣,也卖些针头线脑、布匹尺头。
      周大娘做了针线,也往杨家裁缝铺里代卖,是以立刻陪笑道:“杨家妹子吧?”
      
      杨大娘道了声“是”,对于她的“无礼”也不当回事。
      
      周大娘道:“这不是端五要到了?我给良哥儿送些自己包的粽子,顺道回了趟娘家。
      
      唉,这年景不好,去年大水,可今年到都四月底了,连场雨都没下,我怕是要大旱。但节总要过的……妹子这是要去哪儿?”
      
      杨大娘含糊的道:“我……走亲戚。”
      又夸周大娘的侄女:“这是你那侄女?哪个?看这小模样生得,可真是俊。”
      
      这可有些亏心了。
      吴秀儿还没长开,眉眼又平,实在和“俊”搭不上。
      但到底好话人人爱听。
      
      周大娘怜惜的摸摸吴秀儿的肩膀,道:“是我娘家最小的侄女,叫秀儿,今年十岁了,家里日子勉勉强强,个子也就长不高,还这么瘦,俊什么啊。”
      
      她又问杨大娘:“听说你家大哥儿病着,可好些了?”
      
      杨大娘唔了一声,眉都打成了结,心里再愁苦,面上还要故作轻松的道:“他这一二年长大了,病倒是好得多,这不今年也才闹过这么一两回。”
      
      周大娘是个厚道人,心里怎么想不说,嘴上却安慰杨大娘:“你总算熬出来了,等大哥儿再过几岁,你给他娶上媳妇,就该抱孙子喽。”
      
      杨大娘也说周大娘:“你家良哥儿呢,也该说亲了。”
      
      周大娘笑笑道:“我是琢磨着呢,也早有了主意。”
      说时看一眼自己的小侄女。
      
      吴秀儿正是半大不大的时候,听大人说话也是似懂非懂。
      她又不耐烦站在这儿听姑母闲唠嗑,是以有些心不在焉,只低头踢着路上的石子玩儿。
      
      杨大娘便明白她这是想要亲上加亲,笑着奉承一句:“你这倒是好,既有了主意,只等孩子们大了,按部就班的来便是了,不像我那冤家,也不知道他的姻缘在哪儿呢。”
      
      周大娘安慰她:“这姻缘是上天早就谱好的,说不定就在眼巴前儿呢。”
      
      杨大娘不太相信的敷衍道:“但愿吧。”
      
      两人又抱怨了几句世道艰难:“银子越来越难挣,可挑费却越来越大,简直活不起。”
      
      也只能徒劳抱怨,该活还得活,不过是抱团取暖,说完了话这才分开。
      
      杨大娘重新紧了紧竹笼上的白布,这才又加快了脚步。
      
      她脚程不慢,走了一个时辰,便到了青元庙。
      庙里香火不算多旺盛,也就只有初一、十五人才多些。
      
      杨大娘拿出香,点头了,插到香炉上,又把贡果摆上,跪到蒲团上拜了三拜,默默的祝祷:“多谢佛祖治好我家小儿的病,信女前来还愿,望佛祖日后仍旧有求必应。”
      
      佛祖不言不语,只沉默的用慈悲的目光俯视万千众生。
      
      杨大娘想了想,又磕了几个头,默默的道:“佛祖,要是小儿不成器,那就给他找房能生养的媳妇吧,好歹给杨家留个后。”
      
      说是这么说,可她这半生就这么一个儿子,想着要舍弃了他,还是心如刀绞,那眼泪就跟决了堤似的,哗哗往下淌。
      
      儿子不成,有孙子也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
      
      杨大娘从青元庙回来,这心里就敞亮多了,心里一松快,步子也快得多。
      
      她回到镇上,已经过了晌午。
      杨大娘摸摸袋子里的银钱,犹豫了半天,还是去猪肉摊儿上买了一只猪头。
      
      要还愿嘛,总不能说话不算数。
      
      快要到家的时候,遇到镇子上的冯娘子。
      
      冯大娘长着一双三角眼,看人时眼光极其锐利,她一双薄唇最是厉害,那是骂遍全镇无敌手的主儿。
      
      她几乎一眼就看到了杨大娘笼子里的猪头,还闻到了她身上的檀香味。
      
      冯大娘抿唇笑道:“杨嫂子,你这怎么才回来?快家去吧,你们家可有大喜事了。”
      
      杨大娘见着她就先怵,原本想敷衍两句,可听这话头不对,她纳闷的问道:“什么喜事,我怎么不知道?”
      
      男人要去裁缝铺子支应,家里就儿子杨成材一人。家里还有个做饭的婆子,算是杨大娘的堂姑母,但都当不了家。
      
      能有什么喜事?
      
      冯大娘啧啧两声,道:“杨家嫂子,虽说你们家是外来户,可这镇子上的人都淳朴,从来没有欺生的事儿发生。
      
      你们可倒好,算上你们家成材,如今也算是三辈儿人了,可没把咱们镇子上的人当成一家人。”
      
      杨大娘脸上一阵窘迫,忙反驳道:“这是哪儿的话,可从哪儿说起?从来没有的事。”
      
      冯大娘嗤笑一声,道:“行了,光说不练,那是嘴把式,杨大嫂要是心口如一,那就挑个黄道吉日,也大办一场,请咱们乡里乡亲的喝杯喜酒。”
      
      杨大娘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可冯大娘子嘴利,和刀子似的,杨大娘子就不大愿意和她多说话,只喏喏的应了,顶着路人诧异的眼光,急步往家走。
      
      身后有人问冯大娘子:“冯家嫂子,你这没头没脑,道什么喜啊?”
      
      冯大娘子眼睛一翻,道:“去去去,无缘无故,谁会多那嘴,你们要是不信,尽可去杨家看啊。”
      
      众人便问:“哟,杨家到底出什么事了?”
      
      凭他们怎么问,杨大娘就是不开尊口,提脚走了。
      众人都哄一下往杨家撵了去。
      
      杨家院里,多了四个陌生人,是一对夫妇领着两个孩子。
      
      不用看他们的破衣拉挂,单看他们面黄肌瘦和无精打采的神色,就知道他们是逃荒来的。
      
      大点的是个姑娘,五六岁左右,长得十分漂亮。
      
      这会儿正跪在年轻妇人跟前不住的磕头,声音都哑了:“娘,你别卖我,我以后不吃饭,就喝水。不喝水也行,娘,爹,你们别扔下我啊。”
      
      妇人抹着眼泪,回头瞅了丈夫一眼。
      
      那年轻男人正在低头写着什么东西,本来握惯了笔的手,此刻不由得抖得不成样子。
      但他终究没有任何迟疑。
      
      妇人便知道此事不可转寰,只得抹着眼泪狠心道:“唐心,不是爹娘狠心,可你看,这几天你和弟弟连口干粮都没得吃了,他又小,还生着病……你留下来,好歹有口热饭吃。”
      
      唐心凄厉的哭着:“我不饿,我不要吃热饭,我就想跟着爹娘。爹,你别丢下我。娘,你别卖了我啊。”
      
      她磕得用力,额头已经青紫。
      
      杨三林倒是看得不忍心,他搓了搓手,有些艰难的对唐棣道:“我说兄弟,要不然,这孩子,你们还是带走吧,你听听她哭得,也太伤心了。
      
      都是做父母的,什么心肠我也懂。要不是不得已,你们也不至于走这一步。可我这……可成什么人了?倒像是我逼得你们骨肉分离似的。”
      
      唐棣更紧的握住了笔,哑声道:“不了。”
      
      他写了身契,捏在手里看了好半晌,把一字一句都看明白。
      自以此后唐心便是杨家人,生死两不相关。
      
      白纸黑字,再没疏漏。
      这世道人不如狗,他也没办法。
      
      唐棣把身契递到杨三林跟前,道:“还没谢过大哥的救命之恩,何敢指责是因你之故才骨肉分离?”
      说时拱手作揖。
      
      杨三林忙扶:“兄弟,你可别这么说,什么活命不活命的,我是实在看孩子可怜,要不然,我这家里也不富裕,哪儿敢谁来都给一碗热汤面喝?”
      
      唐棣不再说话,起身把碎银子收到袖袋中,低吼着妇人:“走了。”
      
      妇人眼泪涮涮的往下掉,可她柔顺惯了,不敢不走,只得抱着最小的儿子,急步往外。
      
      唐心尖声大哭:“爹,娘,你们别丢下我啊。”
      她爬起来要往妇人身上扑,拽着她的腿哭求。
      
      唐棣用力一扯妇人,更大声的道:“走。”
      
      他虽是读书人,平时肩不能担,手不能提,可到底是男人。
      妇人手里还抱着孩子,也不敢跟他犟,是以甩开唐心,狠心走了。
      
      杨成材看唐心还要往外挣,心里也是一急。
      银子都花了,再把个孩子让人带走,他不是人财两空了吗?
      
      当下跟上来,扣住唐心的手臂,招呼唐棣:“唐家兄弟,你看这孩子舍不得爹娘哩。”
      
      唐棣头都不回的道:“我和她已经是父女缘断,只当没生过她,以后她就是杨大哥家的人了,不管是做奴做仆,又是生是死,都和我没关系。”
      
      杨成材要的就是这句话,当下更是扣紧了唐心,不让她往外跑。
      
      唐心小身子一挺,双眼一翻,人就晕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刻骨》求收藏。
    《金枝玉叶》求收藏。
    推荐完结文《独一无二》、《桃花朵朵开》《眷属得成》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