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御用大神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四、大神也有病

      “其实我在美国读书,还没毕业。”又怕韩主任不信,叶嘉忙又道,“因为贪玩,办了一年休学。”
      “这样啊……”韩东还真没怀疑,难怪看她谈吐气质都不错,简历上却只有高中学历,“学什么专业啊?”
      “在斯坦福大学,学欧美文学史。”
      “哦。”韩东点点头。斯坦福大学是美国有名的私立大学,能够在那儿读书的学生非富即贵,果然她只是玩票性质,并不指着演戏来挣钱的——这小姑娘比他想像聪明,婉拒自己的方式很含蓄。他有点遗憾地拍了拍叶嘉的肩膀,“可惜了,我一直觉得你要是努力肯定能成为一名好演员,江棹在我面前夸了不止一次说你天赋好又有灵性、前途无量,要知道他可是难得夸人的……不过人各有志,以你的悟性,在其他方面也会有所作为的。”
      大神会不止一次夸她么?叶嘉又觉得以韩总的身份不可能也没必要忽悠她——但如果是真的,那么那日在片场他当着众人面说她演技不行,还是在帮她解围呢!她因此有分小小的激动,大神果然不是毒舌,他只是做好事不留名啊。
      “我说叶嘉,你一个人愣着干嘛呢,赶紧过来。”待叶嘉回过神,才发现徐辉拉着她到大厅一侧的沙发前,“来来,认识一下段总。”
      徐辉笑得格外亲切温和:“段总是瑞丰影业的老总,他可是国内著名的投资商和制片人,他开的经纪公司也捧红过不少艺人,很多一线明星跟瑞丰都有合作,说不定许晓洋也能荣幸与瑞丰影业合作呢!”
      叶嘉知道徐辉在为许晓洋争取演电影的机会,听说有部商业电影虽然只是男配,但不少当红小生在争,毕竟能上大屏幕,和演电视剧身价还是不同的。
      “徐总太客气了,我看过你家许晓洋的戏,还是很不错的。”男人一口标准的港普腔调,大概五十多岁,穿着一身银灰色西装,身材虽然不高但没有中年男人的啤酒肚,说起话挺有气势,只是一双眼睛总是半眯着看人,藏在镜片背后的目光让人有点不太舒服的感觉。
      “晓洋不巧家里有些急事先走了,这女孩是他助理叫叶嘉,他特意嘱咐让她代晓洋跟段总赔个不是。”徐辉顺手从旁边吧台取了杯酒不由分说塞到叶嘉手里,正要说什么,突然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冲叶嘉使了个眼色又向段总道了声“失陪”就匆忙去接电话了……结果叶嘉拿着一杯红酒,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段总——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就算真要联络感情,也用不着她这个小小助理吧,人家段总要真说一句“你还没资格跟我喝酒赔不是”,她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万一得罪了这么重要的客户,徐辉知道了还不得掐死她。
      不过,下一刻她又巴不得段总这么说,因为……
      段总没有她意料中的生气,只是笑眯眯拿走她手上的酒杯:“真要赔不是,拿这点酒也太没有诚意了。”说着他转身倒了满满一大杯白酒递了过来,“喝这个才行。”
      叶嘉想,刚刚李妹妹还在感慨这回的赞助商够意思,居然准备了上千块钱一瓶的国宴白酒,这会儿就直接招呼到她身上了。
      叶嘉可不敢接,急忙道:“段总,不好意思,我开车过来的……”
      话一出口叶嘉就后悔了,果然,段总笑道:“哎呀,开车是问题吗?我也开车过来的呀,门口几十个代驾还怕没人帮你开回去?实在不行,我找人送叶小姐回去呀!”
      呃……传说中的霸道总裁不都是高冷的么,这位段总也有点太平易近人了吧?叶嘉被段总的态度搞得有点摸不着头绪,赶紧又道:“实在对不起段总,我真的不会喝酒……”
      “徐辉我多少还是了解的,他手下的人哪有不会喝酒的……”段总眯着眼睛打量着她,又把手中的酒杯向前递了递。
      叶嘉尴尬的要死,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徐辉这不是害人么?哪有这样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的道理,她真心应付不来这样的场面。按理说,人家这个段位让她喝酒,为了晓洋的前途别说的白酒,就算是酒精她也得喝,可她目前正在吃的药严忌烈性酒,大夫曾十分严重警告过她,因为曾经出现过不止一次喝酒引起死亡的病例。
      “我看叶小姐有点面熟啊,也一直在圈子里混的吧?做了多久了,要不要我帮叶小姐安排些机会啊,我听徐辉说叶小姐没有签经纪公司……说实话像叶小姐这样的外形条件只当助理实在是有点可惜了。”段总另一只手伸过来拉过叶嘉的手掰开,不由分说将酒塞了进去,还顺势揉了一把,吓得她差点打杯子打翻,她赶紧抽回手两只手牢牢捧住酒杯,而段总一双带笑的眼明显冷了冷,“跟你们徐总也算合作过几回,他也了解我的为人,我这个人呢,其实是很讲义气的,别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别人若是不给我老段面子,我老段翻了脸也是不讲情面的。”
      叶嘉这会儿算是明白了,徐辉要不是缺心眼儿,就一定是故意在整她。要么是让她知难而退赶紧离开许晓洋,要么就存心在拉皮条——但不论是哪个原因,她今天晚上下场都会很惨。
      默了片刻,叶嘉笑了笑:“我哪敢不给段总面子,段总请我喝酒那是抬举……”
      话音未落,忽然旁边伸出一只手则轻轻取走了她手中的酒杯:“老韩说已经找你谈了签他们经纪公司的事,若让他知道你有意于段总的公司,怕是不太好吧。”
      那声音虽然清淡得仿佛没有情绪,听着却又温和从容得让人由心底泛起柔软安宁,叶嘉从没如此感谢过上帝——此时就算来的不是江棹而是其他人,她只怕也会感动的想哭。
      她扭头看向一脸平静的江棹,赶紧打招呼: “江老……”
      江棹打断叶嘉的话,转头向段总笑道:“抱歉了段总,小叶刚才说要送我回家的,喝酒没法开车,而且你知道,从上回出了车祸之后我就不敢坐陌生人开的车了。”
      叶嘉忍不住眨眨眼——真不是幻觉吗,真的是大神在替她解围吗?而大神为了替她解围,连车祸那么隐私的事都拿来当借口么?
      果然自江棹出现,段总脸色就不太好看,他半眯的眼此时透着几分古怪和暧昧扫过叶嘉又看向江棹,默了半天才略直了直身体浮起丝不明意味的笑,漫声道:“原来是江棹啊,真是好久不见。”
      就算叶嘉不知道他们从前是不是有什么往来或者恩怨,也听出了这句貌似打招呼的话里隐含的绝对不是什么好意。谁知江棹却笑着点头平和地道:“是啊,这几年身体不太好,一直在休养。”
      “那现在好了?”段总脸上总算浮起一丝算得上是笑容的表情。
      “托段总的福,好多了,所以便在圈子里随便走走,幸好从前的很多朋友还算关照。”
      “既然身子好了,那叶小姐这杯酒你便替她喝了吧,你也知道我段宏达敬出去的酒没有收回来的道理。”段总紧紧盯着江棹,脸上虽然在笑,但是眼神却寒凉冰冷。
      这位段总真是一言不和就让人喝酒的风格啊,可是……大神是好意解围,怎么能让他替自己喝这么多酒。叶嘉刚要开口,江棹似是知道她的举动,一只手轻轻按了按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则稳稳举了酒杯:“就算段总不说我也是要敬您的,这些年没在国内,也听说您的生意越做越好,希望您能继续发财。”
      说罢他的酒杯轻轻碰了碰段总放在吧台上的酒杯,发出“叮”的一声轻脆的声音,然后江棹一仰头将一整杯白酒全部倒进口中。
      他喝的很快,却绝不粗俗,甚至让人有种他是在镜头前表现出来的优雅。可叶嘉这次却没心思感慨大神的表演功力,她是真的吓傻了。
      这不演戏啊,这不是矿泉水啊,她亲眼看着从刚开封的瓶子里倒出来的那么一大杯高度白酒就被江棹一口气喝了下去!
      “忘了告诉您,叶嘉很快就不是许晓洋的助理了,星灿公司韩总有兴趣签她到旗下着重培养。”江棹一边说着一边将杯子放下,向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的段总点头道了声“失陪”,便拉着叶嘉向门口走去。
      江棹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但因为叶嘉此时已处于懵圈状态,被他拉着有点踉踉跄跄,几乎撞到旁边的人,她匆忙低头道声“抱歉”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所以没有看到一旁有人若有所思的眼神。
      “悦悦,怎么了,一直盯着那边看,有熟人么?”一名身着黑色正装的中年男子凑了过来,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修长清瘦的背影,“刚才那人是江棹吗,大神一复出就和你演了对手戏,是个不错的卖点,没去打个招呼?呃,听说他跟顾暖一起来的,刚才那女孩是……”
      林悦悦收回目光,看着自己的经纪人纪海——当初在影视基地他去探班的两三次都没遇到过叶嘉(或者遇到也不会注意),更不知道那天外景地发生的事情。而林悦悦原本也觉得那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为出人头耍了一点小心机,想抱大腿却被大神公开打脸,她也没怎么当回事。
      可现在看来,好像还真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刚才她看到顾暖跟江棹分开之后,原本是端了红酒是想跟江棹打招呼的,可却看到一向淡定从容的大神却突然面色一变急匆匆地冲到叶嘉身边替她解围的一幕。
      离得有点远听不清谈话,但那表情可是有点意味深长呢。
      林悦悦眯着眼睛笑了:“纪哥,帮我查查许晓洋身边那个叫叶嘉的助理,说不定能炮制出一条大新闻呢。”
      
      直到被江棹拉着出了大厅,叶嘉才反应过来。而大神显然比她有理智,特意走了别人不太注意的东侧安全出口。
      “许晓洋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在侧门外的长廊下站定,江棹松开她的手腕,还没等叶嘉开口,便听他这样问。
      原来自己的事大神记得这么清楚呀!叶嘉感慨了下才道:“他刚才接了个电话,说是家里有急事就先走了。他知道我不愿意去,就把我留下来了,是许晓洋的经纪人把我带到段总那里的。”
      因为知道她跟许晓洋的事,叶嘉也没打算瞒他。
      “姓段的没占到你便宜吧。”
      江棹沉默了会儿,灯光有些昏暗,叶嘉看不清他的神色,却是心中一暖,默默摇了摇头:“刚才的事真是太……”
      江棹靠在一侧的廊柱上,明明只是喝了杯酒,却让他有种打了一仗般的疲惫,轻吁了口气:“我跟他有点私人恩怨。”
      呃……大神这意思难道是说帮她只是顺带手的事,又要做好事不言谢么?叶嘉噎了一下,一个“谢”字卡在嘴边实在不知道该不该讲,又怕不小心惹了他生气。
      那点小心翼翼的情绪全写在她黑白分明的眼中,江棹瞬间就明白了她的心思。估计是被自己上回莫名其妙地发脾气吓到了,他不由轻笑了下:“当然我也是见不得他欺负小姑娘,段宏达虽然在行业内做的不错,但也是出了名的好色,尤其喜欢灌小姑娘喝酒,听说灌醉后还拍过不雅照片,以后离他远点。”
      听他这样说,叶嘉略松了口气,郑重向他鞠躬:“多谢江老师解围,我是真的不能喝酒。”
      其实刚刚不过短短几句话,叶嘉却知道他帮自己的不止是那杯酒。江棹最后那句话说甚至是帮许晓洋都择了出去——叶嘉简直都不知道怎么道谢了,何况这事还拖了韩总下水。
      “刚才老韩跟我说了你的事儿,你也不用有心理压力,他人脉广,段宏达不敢难为他,这资源不用白不用。”
      大概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江棹语气没有平日的明朗,略带了几分暗哑,因为提及韩东而略带了笑意的眼在昏暗的灯光下越发璀璨夺目,让叶嘉心再次失跳了好几拍。
      因缘巧合,原本遥不可及的大神数次出现她身边施以援手,几乎让叶嘉有种他是她的守护神的错觉。那种细心关照体贴的温暖,叶嘉知道,大概是她这一辈子都难以磨灭的记忆。
      深深吸了口气,她努力找回理智:“您喝了那么多酒真的没问题么?”
      江棹摇摇头,大概是看出了叶嘉的拘束:“你不必管我,既然许晓洋不在,你也不要再进去,挺晚的了,你早点回家吧。”
      叶嘉刚要点头,谁知江棹又道:“既然不想走演艺圈的路,就早点回去吧,你这样跟在许晓洋身边总是不太好。”
      叶嘉一愣。
      其实话一出口,江棹也有点后悔。这话多少有点交浅言深的意思,但或许是因为知道了她身上的秘密对她有些怜惜,或许是因为段宏达的出现让他想起许多不愉快的往事,又或许是因为今晚喝了酒的缘故,这番话既是说了,便说了吧。
      “这圈子比你想像中复杂,离开有时候是另一种爱护。”
      她知道江棹这番话是替她着想,何况之前她也有这样的打算,可是此时她还是忍不住有点沮丧。都是自己的任性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面,要不是她的出现,许晓洋不会被人误会跟她传出绯闻、不会被徐辉指责为难,江棹也不会跳到湖里救她、不会被迫跟段宏达正面交锋……
      “嗯,我知道您是为我好,谢谢江老师,我……会尽快离开的。”
      江棹看着眼前女孩再次笑着向他道谢,却分明感觉到了她的难过。他忽然很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安慰她,但手在身侧紧了紧却觉得重逾千斤。静了片刻才道:“你开车了么?”
      “啊?”叶嘉有点短路,好像她的脑子一向跟不上大神的跳跃性思维。
      “我也不想回去了,我刚才搭顾暖的车子来的,她还另外有事,要是顺路你搭我一程吧。”
      “哦,没问题,应该送您回去。”叶嘉赶紧点头,突然想起刚才他跟段宏达的对话——从三年前出了车祸之后,他就不再坐陌生人开的车。
      那么,大神这是不再把她当陌生人了么?
      
      江棹报出的地址跟叶嘉并不顺路,叶嘉肯定不会告诉他。但当车子驶出四环向城里开去,叶嘉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因为叶嘉知道大神一向惜字如金,所以开始的沉默她并没有在意,直到到一处岔路口她想问江棹究竟要怎么走时,才无意发现坐在后座的江棹早已脸色煞白,而明灭的灯光更是映着他额头上滑落的豆大冷汗。
      叶嘉吓了一跳,过了路口赶紧靠边停车:“江老师,你怎么了?”
      “没……没事,送我回去就好。”江棹一手按在肚子上,勉强扯了个笑容。
      “江老师,您快别吓唬我了。到底怎么回事,我……我这就导航,咱们去医院……”叶嘉吓得几乎要哭了,她想从驾驶位上下来去看他,又怕耽误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却哆哆嗦嗦怎么也打不开屏幕。
      “不用……真的没事,就是胃病犯了。叶嘉,别紧张,送我回家就行……”
      啊?!叶嘉突然想起上回出外景,大神替她解围时曾提过他的胃不好,原来竟不是借口,原来他真的有胃病。
      而有胃病,刚刚还替她喝了那么多白酒——叶嘉原本忍在眼眶里的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她一边用手去抹终于打开了地图:“我这就带您去医院!”
      “真的不用……我有个医生朋友,你先替我给他打个电话,一会儿……他会去我家,不是什么大问题,叶嘉,你太紧张……”江棹见她怎么都擦不完眼里的泪水,那担惊受怕的表情仿佛他随时会死掉一般,不由觉得有点好笑。好像从来没有人会因为他哭成这个样子,就算当年他出了车祸从抢救室出来住进ICU,段静亚和顾暖哭得也没有这么狼狈,她们毕竟是公众人物,再难过也懂得克制,不能让当时围观在医院外的媒体瞧了热闹。
      江棹心中突然有说不出的柔软,他忍着仿佛要在胃上烧出一个洞来的钻心的疼,勉强直起身子,隔着前排座位轻轻握了握叶嘉的肩膀: “好了,别哭了,叶嘉,我不会死的……”
      他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病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又暗哑,又温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冷文请收藏,收留言~~~~~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