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么迫不及待?嗯?

      墨阳殿外,金甲卫按住了一个女子,拉到明处一看,竟然是刘总兵之女刘云秀。
      
      闺阁女子被这样按住何等丢脸,刘云秀咬牙豁出去:“我是跟着焦娇来的!你们给我起开,起开!”
      
      她用力挣扎,大力拍打箍着她的金甲卫,金甲卫不好跟一个女人计较,还是刘总兵的女儿,冷着脸站成一排,不让她再靠近,用浑身冷气写满‘请解释’,特别酷。
      
      刘云秀手肘疼的发抖:“我同焦娇是手帕交,很担心她,所以才过来看看!对,她奉密诏过来,怎么别人不知道就我知道?因为我们关系好,她自己告诉我的!”
      
      从心虚到有底气,刘云秀编的谎话自己都快信了:“我没想捣乱,也不敢圣前坏了规矩,更没想趁此做什么,只是女儿家的事……你们不懂!焦娇她这两日正是不舒服的时候,总是担心丢丑,我也是担心的不得了,这才跟过来看看,万万不敢做什么的!”
      
      女子阴私之事,她就不信这些金甲卫敢拿这种难以启齿的小事去追问姓焦的,就算问了,也不信姓焦的敢直接答!
      
      谎就是要这么撒才不会被戳破,真有万一,谁会不给她这个可怜的闺阁小姑娘点面子?不看她,也得看看她爹!
      
      刘云秀心中愤愤,论家事论品位论长相,她哪一点不如姓焦的,凭什么新后立了那贱人不立她?姓焦的根本不喜欢皇上,看样子也不会精心伺候,哪像她……三年前暗夜惊鸿一瞥,天子玄衣墨发,眼梢阴郁又邪气,她一眼沉沦,这辈子再也看不到其他男人。
      
      可惜天子高高在上,她根本没机会再见,以前总存着说不出的念想,这一回跟着家人随扈避暑,她着实忍不住了,只要有机会……只要一个机会就好。
      
      可惜老天不开眼,怎么都不帮她!
      
      刘云秀并没有靠近墨阳殿,没武功没人手,她也靠近不了,更没做出任何可疑举动,按规矩金甲卫只能在线外把人拦了,不好问罪,只要她不再往前走,就得放。
      
      “无诏近御前百步者,杀无赦。”
      
      当然,警告也得有。
      
      刘云秀差点气哭,掩面狂奔。
      
      一个个的贱人,都是贱人!
      
      她干什么了这么欺负她!
      
      早晚弄死那姓焦的!
      
      夏天的夜晚总是有虫鸣风闹,花儿也不甘寂寞,或浓或淡的散发着自己的味道,不管夜色多沉,总有各种骚动。
      
      墨阳殿外的动静殿内并没有听到,却并不影响紧绷气氛的漫延。
      
      四外越安静,大家越小心维护这个安静环境,皇上制造的动静就越清晰,一个小小弹指声都会无限放大。
      
      人是有条件反射的,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就会下意识想抬头看,好在祭文昨晚已经写过一遍,今天照着当时思路再来一遍就好,不必太耗心神,焦娇埋着头,用尽全力提醒自己:规矩规矩规矩,别犯错!
      
      “焦娇。”
      
      听到自己名字的瞬间她差点又要抬头,还好理智在,她放下笔束手叩头:“臣女在。”
      
      “今晚月光似乎不错。”
      
      景元帝话语很随和,可话音……怎么那么像咬牙切齿呢?
      
      焦娇很谨慎的垂着头慢慢侧肩,顺着窗外十分小心的斜斜觑了一眼:“皇上说的是。”
      
      “可你好像不懂欣赏。”
      
      景元帝哼了一声,透着薄怒和不耐烦。
      
      如此三番五次,焦娇好像有点明白了……他是不是在逼她犯错误?这样就有理由收拾她了?
      
      想想之前‘为什么不看朕’,‘别的女人都会偷看朕’,‘记住你说过的话’,焦娇觉得自己没有想错,一定是这样!他想激她看窥伺天颜!
      
      跟小孩子闹别扭似的,无不无聊?这皇上怕不是脑子有病,折腾人好玩?就不怕传出去名声不好?皇上一言一行可都有史官记录的!
      
      焦娇心里明白了,就更不会上钩,这套路玩不下去,景元帝就换了方式。
      
      “今日灯烛可够?”
      
      焦娇谨慎回答:“大约有月光助力,臣女不但觉得光线足够,还觉很温和,眼睛舒适。”
      
      景元帝哼了声,过了一会儿又问:“可需要茶水?”
      
      焦娇坐姿规范:“臣女手边清茶便已足够,多谢皇上关心。”
      
      景元帝:“要不要莲花酥?”
      
      焦娇:……
      
      温柔人设不适合您,真的,关切话语都能带出咬牙切齿的味道,更让人毛骨悚然。
      
      “谢皇上,臣女不饿。”
      
      “呵,昨天不是很娇气?”
      
      她不知道皇上到底要闹什么,也不能抬头看对方表情观察,只能照对方话音语气想言下之意,大约就是——你怎么还不要东西?
      
      焦娇斟酌着,大着胆子提了个要求:“臣女无礼,不知可否要个软垫?”
      
      说着话,她下意识挪了挪腰,皇家大气,椅子宽是宽了,就是真硬,真凉。
      
      景元帝哼了一声,指使一边小太监:“给她。”
      
      “啧,写个祭文还这么多事,麻烦。”
      
      后面这一句显然不是说给小太监的,就是在说她。
      
      焦娇手一抖,差点把毛笔扔出去,不提要求,您各种不满意各种暗示,提了要求您还嫌弃不满,到底叫人怎么做才好,东西要还是不要!
      
      御前伺候的都是人精,懂眼色,腿脚麻利,很快上了几个柔软舒适的软垫,茶水小点心也无一遗漏,全给端上来了,昨夜焦娇亲点的莲花酥自然也在列。
      
      景元帝没吭声,显然对此极满意了。
      
      可是半晌,焦娇都没有取用,只是坐在软垫上,安静的垂头写字。
      
      “怎么不用莲花酥?昨天不是吃的挺欢?”
      
      天子的话压下来,焦娇盯着面前的点心发愁。
      
      昨晚是为了试探啊,随便点了份点心做添头,她其实并不是特别爱,而且女人胃口总是会换的,今天想吃这个明天想吃那个……最最重要的是,今天晚饭不错,她吃的很饱,现在完全不饿……
      
      可皇上发话了,不能不给面子。
      
      焦娇拈起一块莲花酥,非常艰难的,咬了很小很小的一口,点赞:“皇上这里的东西就是好吃。”
      
      吃完她就放下了,自以为完成任务,没有人会再注意,不想没一会儿,让她头皮发麻的声音又来了:“怎么,今天做的不合胃口?小谭子——”
      
      小太监安静跪地。
      
      “传朕旨意,御膳房点心厨子伺候的不好,拉出去砍了。”
      
      眼看小太监行完礼要走,焦娇赶紧拦住:“等等!”
      
      她拈起莲花酥,大大咬了一口,用力夸:“这道点心真的很好吃,臣女刚刚写字竟然忙忘了!”
      
      她吃的艰难,心底欲哭无泪,恨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有些事真不能干,皇后身份不同,随便一个小小举动就会牵连别人,她今天真的彻底明白了——
      
      这个皇帝,是真的会杀人的!
      
      景元帝冷笑一声,挥挥手让小太监退下。
      
      焦娇深呼一口气,略放下心,又突然意识到,刚刚皇上的笑有些讽刺,似是在嘲笑她。
      
      为什么?
      
      难道……她昨天的各种小心思,各种试探,自以为做的隐秘,实则全被别人看在眼里,今天这一番,他就是故意的,让她自食其果?
      
      那这皇上……太聪明了!
      
      焦娇深吸一口气,应对聪明人,小聪明是没有用的。
      
      别人全都能看透!
      
      她这下坐不住了,姿势标准的跪地请罪:“臣女冒犯,昨夜不该唐突行事,请皇上恕罪!”
      
      景元帝哼了一声。
      
      聪明人之间,有些话不必说得太透,彼此都懂。
      
      “所以,你的诚意呢?”
      
      这句话慵懒很多,显然皇上心情微缓,渐有放松愉悦,焦娇却怔住了,诚意?
      
      景元帝:“朕大度,女人就不用自杀谢罪了,皇后不如——喂朕吃块点心?”
      
      “朕看你桌上那莲花酥就不错。”
      
      焦娇眼睛直直的看着莲花醉,感觉到了绝望。
      
      给皇上喂食?
      
      她首先考虑的不是这动作太亲密太暧昧,而是怎么不抬头直面圣颜,还能准确无误的喂到皇上嘴里,让他满意。
      
      答案是:不可能。
      
      皇上摆明了就是要欺负她!
      
      景元帝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椅靠,声音慢条斯理:“朕不想催你,但朕饿了。”
      
      焦娇没办法,硬着头皮端起莲花酥,朝龙椅走去。
      
      一边走,一边迅速转动大脑,想!用力想!怎么才能顺利度过这一劫,至少别那么倒霉!
      
      心神不宁,身体紧绷,没办法分心关注其它的结果就是,还没走到皇上面前,自己先扑街了。
      
      “啪——”一声,一碟莲花酥摔的粉碎。
      
      焦娇不小心踢到桌角,控制不住,准确无误的摔到了景元帝怀里,标准的埋胸姿势,没有看到天颜。
      
      她整个人都懵了,真的,她平时不是这么笨的人!
      
      景元帝倒是很熟练,大手放肆的勾过来,扣住她的腰:“这么迫不及待?嗯? ”
      
      焦娇感觉到头发动了,男人气息靠近,嗅了一口:“很香,皇后喜欢茉莉?”
      
      他他他闻她头发了!
      
      还抱着她,离的非常近!
      
      焦娇又羞又窘又害怕,心跳快的要飞出来。虽然来自现代,但身体原因,她从没谈过恋爱,哪经过这阵仗?下意识,她就大力推开了景元帝。
      
      不管是不是未婚夫,不远的未来是不是要同床共枕,此刻,现在,她对他还陌生,条件反射骗不了自己。
      
      她其实还想骂流氓来着,但下一刻生生忍住了,因为这不行,规矩不允许!
      
      真是糟糕透了。
      
      焦娇赶紧跪下,头抵在冰凉地板,连罪都不敢请,紧紧抿着嘴,脸色发白。
      
      皇上……一定生气了。
      
      景元帝也确实生气了。
      
      他看着跪在面前的小皇后,眼梢眯起,这幅唯恐避之不及,用尽全身力气说嫌弃的样子,怕只是对他,换了那个人,定不会这样。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女人,我想要谁就能要谁,你以为你很特别?”
      
      焦娇手指发白:“臣女不敢。”
      
      “朕不喜欢任何肖想朕龙床的人,敢有妄念——”
      
      一柄剑架到焦娇颈边,耳边是男人低沉阴邪的声音:“杀了你哦。”
      
      皇上的怒气是真的,颈侧的剑锋是真的,快要蹦出来的心脏也是真的,这一刻,焦娇非常非常紧张,非常非常恐惧。或许物极必反,人逼到绝境,反而能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又能怎的?
      
      她突然有了一个略荒唐的联想,所以眉俏……
      
      “眉俏不是礼物,她会死……是因为存了这样的妄念?”
      
      再大胆一点想,根本不存在什么受宠,皇上没有幸过眉俏,一切都是别人别有居心的编造……
      
      焦娇意识到,他的确在欺负她,可从头到尾都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那她是不是可以大胆一点?
      
      她鼓起勇气,下意识抬头:“您这样并不……”
      
      “放肆!”
      
      景元帝突然暴怒,手中短剑还动了,焦娇下意识侧头才躲过一劫,她听到了剑锋过耳的声音,将将擦过她发丝,很可怕。
      
      “教训朕,谁给你的胆子?”
      
      一瞬间,殿中气氛凝结,所有勇气消散,焦娇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和额头底的地砖一样冰凉。
      
      皇上要杀她,真的会杀了她。
      
      天子不需要人靠近,不需要人交心,哪怕……是将来的妻子。
      
      “臣女知错,日后再不敢犯,”这句话,焦娇说的毫无怨言,诚惶诚恐,“请皇上责罚。”
      
      她紧紧咬着唇,是委屈的,可哪怕眼眶憋红了,也没有哭,没有颤抖,倔强的跪在那里,没再多的话。
      
      景元帝似乎比她还生气,剑扔到一边,发出‘哐啷’鸣响:“退下!以后也不必再来了!”
      
      焦娇叩头应是。
      
      凉凉夜色包裹着娇小身影一步步远离,大殿慢慢的寂静。
      
      茶水是冰凉的,龙椅是冰凉的,连墙角三足兽鼎的安息香都灭了,融于暗夜的冷寂。
      
      夜晚,永远都是他一个人的,没有人可以并肩,没有人可以相伴。
      
      景元帝安静许久,踹翻了桌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黑恶犬(贱嗖嗖撩):你抬头看看朕呀看看朕呀~
    焦娇(淡定):不看。
    黑恶犬(贱嗖嗖撩):你抬头看看朕呀看看朕呀~
    焦娇(握拳忍住):这狗在逼我犯错,才不上当。
    黑恶犬(贱嗖嗖撩):你抬头看看朕呀看看朕呀~
    焦娇(忍无可忍):好烦,那我看了——
    黑恶犬(反悔的理直气壮):放肆!大胆!谁准你看朕了!朕必须保持神秘,不能被任何人发现尤其是你!
    焦娇(这狗怕不是疯了):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