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委屈,失宠

      天光大亮,鸟虫飞跃鸣叫,花儿随风摇曳,浮躁热气攀升,夏天就是这样一种季节,随时随地,蛮横无理的把你从睡梦中拽醒。
      
      景元帝眼皮颤动,大手缓缓抚额——又搞砸了。
      
      他就知道。
      
      嘴里喊着要搞破坏,要让小皇后看到他的真面目,结果到最后还是改了主意……如此口不对心任性的别致,真的痛快?这下全部搞砸,一定被人家给讨厌了,之后怎么办?
      
      想到焦娇怯怯软软,酒窝乖甜的样子,景元帝就有些不忍心。还是个小姑娘呢,人家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欺负?
      
      算了,还是他来吧,‘自己’闯的祸,就得自己收拾。
      
      今天……送点什么好呢?
      
      内侍听到动静,轻手轻脚的进来,伺候皇上起床洗漱。
      
      漱口,净手,更衣,每一道流程都有规矩,内侍们练出了节奏,连时长都不差分毫。到更衣的时候,景元帝顿了一下,道:“换常服。”
      
      帝王常服与普通人衣服不一样,再寻常方便也要透着精致贵气彰显身份,但老太监心里门清,知道皇上要的不是这种常服,而是白色的那件。
      
      普普通通的衣料,普普通通的样式,没有任何帝王标识。
      
      白衫清爽干净,小姑娘好像很喜欢……景元帝自己非常满意,只是送东西……他视线流转,不期然掠过整个房间,落在屋角的三足兽鼎上。
      
      安息香早已燃完,镂空鎏金顶盖袅袅白烟不在,房间里仍留有燃过后的余息,浅淡,绵长。
      
      人的嗅觉很奇妙,有的味道初闻时惊艳,久处仿若不查,只在清风来时偶尔在鼻前转上一圈,完后余香明明淡的几乎没有了,仍然让人感觉留恋,但不管哪个时段,都是令人愉悦的存在。
      
      不如送这个?
      
      小姑娘好像很喜欢香料,连发间带着茉莉香,应该不会拒绝这样的礼物……她喜欢什么味道,像茉莉花那样清新微甜?
      
      焦娇不知道自己昨晚怎么回来的。她以为自己接受了,习惯了,结果还是没办法面对皇权规矩的彻底压制,那种卑微和无所适从,几乎能压垮她所有自尊。
      
      她意识里的夫妻,会甜甜蜜蜜如胶似漆,吃东西都要你一口我一口,会因为谁关灯扔垃圾这样的小事吵架,各种翻旧帐不吵到没力气不算完,也会在遇到事时,体贴彼此的难处,在对方艰难时倾尽一切照顾,她好像……做不到了。
      
      皇家不需要这样的夫妻。
      
      初时接到赐婚圣旨,她内心茫然无措,除了各种担心,也有说不出的小小期许,也许她运气不错,也许一切都可以努力,也许一不小心就活成了幸福的模样呢?
      
      现在她知道了,不可能。
      
      不仅皇家不需要,皇上自己不需要,他根本不容许她丁点靠近,那些所谓的猜测,其实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大胆。那就……做一对皇家夫妻应该有的样子吧。
      
      焦娇不想再回想墨阳殿的任何一幕,安静的蜷在床上,用厚厚的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谁也不想见,什么也不想说,直到天亮,姿势都没变一下。
      
      任何时候,小道消息都是传播最快的,早饭过后,大部分有头有脸的都听说了,皇上昨夜在墨阳殿发了大脾气,摔了一屋子东西,伺候的内侍也挨了罚,听闻当时……准皇后焦娇在场。
      
      这就微妙了。
      
      “怎么皇上别的时候不生气,偏捡着她在的时候生气?咱们这位准皇后,有点本事啊。”
      
      “真当皇上是那么好伺候的,圣旨下了,别的就水到渠成,高枕无忧了?”
      
      “这一阵子又是圣旨又是赏赐,焦家也是抖的太过,啧啧,苍天饶过谁。”
      
      “小姑娘长得和和气气,笑起来蛮乖,还以为她不一样呢……”
      
      “今早我瞧见她了,比往常出来的晚,眼睛还红着,怕不是夜里睡不着觉,躲在被子里哭了!”
      
      “呵呵,这日后啊,怕是有好戏看了。”
      
      “姐姐这话说错了,这日后啊,怕是没以后了哈哈哈——”
      
      讽刺,奚落,各种内涵话你来我往的暗示,行宫内外这叫一个热闹。
      
      太多人对此喜闻乐见,其中最高兴的就是刘云秀。
      
      舒坦啊,太舒坦了!
      
      昨夜丢了人,她憋了一肚子火气,难堪又羞臊,今天都没打算出门见人,不成想‘好姐妹’这么给力,惹怒天颜来救她了!这下所有人都在奚落姓焦的贱人不知抬举不懂事,谁会知道她昨晚也丢人了呢?
      
      最重要的是,得罪天子——这皇后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好啊,外边一堆人想干呢!
      
      任何打压嘲笑焦娇的场合,刘云秀都不会放过,当然不会窝在房间,收拾收拾就收了门,并且亲自引导带领了热闹气氛,让事态发展更加如火如荼。
      
      冤家路窄,那么巧,刘云秀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焦娇。
      
      她登时眼睛发亮,伸手撩了下发丝,姿态倨傲张扬,笑得别有暗意:“我当你有多厉害呢,不过如此。”
      
      焦娇不是瞎子傻子,外头的热闹气氛没亲身参与,未必不知道,不管心里怎么想,委屈难堪还是难以接受,她表面上都不会露出来:“刘姑娘也是可惜,连‘不过如此’的机会都没有。”
      
      立场对立,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人,没必要委曲求全,还被对方笑话。
      
      刘云秀神色视线可见变的阴霾,眼梢都拉长了:“都这时候了还嘴硬?这么得罪我——不怕我对付你?”
      
      “原来我得罪刘姑娘了,是因为皇后身份么?”焦娇眉梢抬的漫不经心。
      
      刘云秀一噎:“你——”
      
      焦娇丝毫不在意她的脾气,越过她往前走,二人错肩,留下低低轻叹:“刘姑娘贵人身高,若我是你,定谨言慎行,省的整日胡言乱语瞎蹦跶,折了自己,也带累了家人。”
      
      “我用得着你教!”
      
      刘云秀气的跳脚,一瞬间,她特别想扑上去挠花焦娇的脸,可又一想,就停下了,跟个马上下台没身份的贱人计较什么?没了失了自己的格调。
      
      她生生憋住,抬手把远处青衣女婢招过来,附耳轻语几句。
      
      青衣女婢脸色有些发白:“这种大事,怕是要惊动大人的人……”
      
      刘云秀眼梢一立:“怎么,我爹的人我不能用?要不要我跟我爹说一声你不行,不懂事也办不了差,换一个新的来?”
      
      青衣女婢不敢再言语,低头拱手,应了声就转身办事去了。
      
      焦娇这边,则是再一次遇到了一身白袍的男子,予璋。
      
      男人面色微讶,眸底墨色荡开,慢慢绽出一抹笑意:“焦姑娘,又见面了。”
      
      他微微拱手,焦娇自也微微福身行了个见面礼:“确是好巧。”
      
      视线流转间,就看到了男人手里的东西。
      
      男人注意到她的视线,声音不自觉有些低柔:“这两日睡的不太好,伏案太多,不仅手腕微痛,偶尔也头脑轰鸣,不得安寝,寻常方法都不甚管用,便想法子找了些上好香料……不过好像,你也需要。 ”
      
      他修长手指指了指眼睛,意思是看到焦娇眼圈微红的样子了,才如此猜度。
      
      焦娇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修长手指就将香盒递了过来:“我有多的,很愿意分享,就是不知姑娘是否心有顾虑,愿不愿意接了。”
      
      他身上的气息很温柔,像春日暖阳,明亮又通透,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愿意包容,只是缘分使然,自然而然想要分予你一些帮助,并不愿你为难。
      
      他优雅,克制,没有半分侵略感,焦娇突然想起来,从第一次见面,他就保持着距离感,从不与她离的过近,不管言语还是动作,不存在任何暧昧,站位却总是照顾她,如果在路上,他一定站在路外侧,如果是湖边,他一定比她站的更靠近湖。
      
      这似乎是一个把‘克己复礼’写进骨子里的人,身姿永远端正,领口袖角永远不见半分凌乱,如果有什么期待对方身上出现的品质,他一定率先做到。
      
      他们……似乎总有同样的际遇。
      
      不管手疼,还是睡不好。
      
      别人大大方方,没有半点暧昧,她堤防太过反而不美,但——
      
      焦娇微笑:“多谢你,不过不必了,助眠香我有——这次是真的。”
      
      男人怔了怔,微微歪头,继而眉心浅浅一皱,收回手:“大家喜欢和惯用的味道不同,硬要换过可能非助眠,而是失眠了,抱歉,是我想差了。”
      
      香料并非药膏,寻常有寻常的适用性,昂贵的味道特质一定很独特,却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自己喜欢,觉得舒服的,才是最好的。
      
      焦娇浅浅行了个礼相谢:“你的香很不一般,还是要多谢你。”
      
      这个男人太聪明,根本不用点太多,就什么都明白,他身上有一股非常浓烈的控制感,不是控制别人,而是控制他自己,这种气质,现代有一个词专门来形容,叫做禁欲。
      
      优雅聪明又禁欲的男人……
      
      别人怎么看焦娇不知道,但在她这里,关键词是危险。
      
      “有点可惜,这些香料皆是内造特制,用了很多白花,味道很好闻,还以为你会喜欢。”
      
      男人眼睫微垂,掩住了眸底墨色,看不出太多表情,听声音……怎么都像有点失望。
      
      焦娇忍不住掐了把自己手指。
      
      这个人太好了,好到让人感觉让他失望都是一种罪过……
      
      她不能和他交心,不能做朋友,萍水相逢,能得到这份温暖是她的福份,可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她不能连累别人。
      
      世间有些东西很好很好,可注定不属于她,记得这一刻的感觉,知道有很好很好的人哪怕不认识也会愿意暖她就好,她会带上这份勇气,一往直前的走下去。
      
      焦娇很快告辞离开。
      
      男人看着他的背影,眸底墨色深沉如寒潭。
      
      为什么这么快就走了?没说两句话,还走的那么快那么坚定?不是气氛还不错,聊的很好?
      
      他确定她没有生气。
      
      景元帝感觉有点不对,但又不明晰……到底怎么了?
      
      他想到晚上看看,如果有事,小姑娘不可能藏得严严实实,总会暴露一二。可惜想的很好,到了晚上,爱穿一身黑的狗皇帝根本没叫小皇后过来。
      
      理由是——他不要面子的么?
      
      不管眉俏还是其它,他安排的明明白白,小皇后却聪明的不像人,当场给他说破,他还跟小姑娘生气,又是吼人又是摔东西把人给撅走了,晚上再叫来干啥,道歉吗?
      
      他一介天子,像是会道歉的人?
      
      正好北边的事差不多了,不如去掺一脚……
      
      于是到了白天,景元帝不仅要为晚上偷摸溜出去浪的行为擦屁股,还得想各种办法偶遇焦娇,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惜小姑娘半点面子都不给,就算他打听到了她在哪里,走过去也已经不见了人。
      
      小姑娘在躲他。
      
      偏偏他现在……不好召她到墨阳殿。
      
      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到了现在这一步,可在那么欺负过她后,‘欺骗’显然也不是好行为,别到时候人哄不好,还更生气了,连带着连他都恨上了。
      
      景元帝有些后悔,最初……不应该这么相遇的。
      
      偏偏这时候,准皇后失宠流言愈演愈烈,一起子不长眼的也敢伸手欺负了。
      
      景元帝眸底墨色翻涌,最终凝成一声冷笑。朕的皇后,朕还没哄回来呢,你们就敢如此——
      
      “来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黑恶犬:闯完祸就跑~两腿一蹬,与世无争。▼_▼
    白优雅:……做个人吧。 QAQ
    本文男主角设定心理有病,但病的不那么重,没到精神分裂的程度,一定原因造成白天晚上表现出的性格不一样,就像两个人,但彼此知道彼此的存在,都干了什么事,清楚的知道这就是自己,又不想承认这样的货居然是自己,比较矛盾。作者不知道有没有这种病情,合不合理,但设定如此,肯定不会改啦,本文不涉及医学专业,就是个甜甜的治愈的,背负和努力的恋爱故事,主角们最后都会很好哒~~爱泥萌比心心~~不要忘了收藏哟(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