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后我发现自己渣了超甜男友

作者:阿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祖宗她连忙反手回身拉住大帝,“大帝别!”
      大帝被她拉着站住,想了会儿,大概以为她是认为此事自己出面不合适,便道:“他们所以能出入此殿,归根究底是我当日走得太急没有关门,此时出了这事,理应由我负责。”
      
      祖宗她却笑道:“我不是说谁负责的问题,而是我平素聊天时有言在先,若他们想喝酒了可随时来我仙殿拿,今日出了这事,实我当时考虑不周,万没讨要的道理。况眼下也不十分缺酒,无非、无非就和紫微说话时难受点罢了。”
      
      祖宗她眼里的紫微大帝还是很讲道理的。
      相信把眼下的情况说给他他都能理解。
      就和他大眼瞪小眼的委的不好熬了些。
      但也就一刻的时间,熬熬也就过去了。
      
      祖宗她想着便要与大帝告辞,腰间传音石却突然亮起来。
      接着便有慵懒的声音从中传出:“小五。”
      
      祖宗她歉疚却无可奈何道:“青玄你来晚了,我这儿没酒了,过几天酿出好的来再给你送吧。”
      其实她祭仙法可以立刻酿酒,但终究质量有限,不好拿去凑合。
      
      青华大帝却懒懒道:“酒我替你藏了壶,在你仙殿东南角下,你且挖了拿去应急吧。”
      “真的吗?!”祖宗她登时大喜,立刻去到东南角,果挖出一壶酒来。
      她登时热泪盈眶,“青玄还是你对我好。”连说话都带着哭腔。
      青华大帝却道:“别误会。本是留着给你送终的。”
      祖宗她:……
      那慵懒的调调继续:“终究你为天界日夜操……”
      扶海大帝起手一诀闭了传音石,道:“别理他了,先去找紫微吧。”
      
      ……
      
      天界诸神的关系错综复杂,在各处巅峰的几个大帝更是微妙地互相制衡。
      祖宗她不清楚扶海大帝在这种制衡中居于何种地位,但他敢直接封了传音石,想来不十分惧怕青玄,又者他也让自己先去紫微垣,足见得无论何时遵守和紫微的约定总是最重要的。
      
      不及与诸位仙僚星君等打招呼,火急火燎赶到紫微中垣旁侧的客室小屋,却见紫微大帝正和个大神说着话。
      
      而那神一袭黛衣,六界中除了天齐大帝还有谁?
      天齐乃东岳大帝,掌六道轮回之事,平日无事本就常伴紫微左右。
      
      如此场景本稀松平常,可于祖宗她而言,这一千多年来紫微约她喝酒一直都只约她一个,赫然见天齐也在她觉得有些奇怪,“呃……紫微,你不是约我酉时四刻吗?”
      紫微大帝看着她道:“目下确是酉时四刻,可离我约你之日已过去了十一天。”
      
      ……哈?
      
      “不过你来的确是时候。天齐,你同她说吧,我处理些事,戌时回来。”
      “好。”
      
      祖宗她:?????
      
      迅速理了下思路:紫微约她酉时四刻,但是是十一天前的酉时四刻,不是每天的酉时四刻,所以不是喝酒,然后十一天前的酉时四刻自己没来,现在才来,来了被紫微留给天齐,也就是说……
      
      祖宗她抬头去看天齐大帝:“天齐,紫微的意思,是要你教我什么吗?”
      紫微大帝既为众星之主,又是诸神之师,素以布星授课为业,此番他请天齐代行,不会是布星,便只能是授课。
      
      果然,天齐大帝平静道:“嗯。他要我教你双修。”
      祖宗她怀疑自己听错了,“双、双什么东西?”
      天齐大帝仍很平静:“双修。”
      祖宗她十分无力地笑了下,道:“天齐你这不是开玩笑么?你晓得我平日最不擅修炼了,不如就算了吧,我带了酒来,我们喝酒吧。”
      天齐大帝微微一笑道:“你不想学的话可以和紫微说。”
      祖宗她手一顿,把酒壶放在一边,端端正正坐好道:“天齐,我们上课。”
      
      其实双修之道说来说去不过阴阳相合那些。
      道行天地,往来更迭,生生不息。
      而维系这生生不息的,便是繁衍生息——
      以父精母血孕育新生,父母衰竭的同时获得延续,是以更迭不息。
      
      而繁衍又始于阴阳交合。
      为繁衍之计,道予阴阳交合以极致欢乐。
      此乐通天达地,后被用于修炼——
      修行者希望借助这欢乐帮助自己领悟道法玄妙,突破瓶颈。
      
      但凡事有利有弊,阳修在此阶段丧失精气,阴修则更多撞运气:一则看阳修精气与自己是否相合;二则看是否结下珠胎需要孕育子嗣,而此两者又互相关联,若阴阳相合则极易有子嗣,若阴阳不合则阴修身体受损,是以无论阴阳,皆有代价,属于以神胎仙体换取可能的境界突破的方法。
      
      我觉得这本是很简单很易懂的东西,换作我大概三两句话就和祖宗她说明白。
      可天齐大帝偏偏从天道阴阳至理说了个遍,先把祖宗她给绕晕了,然后才一点点落到那些相对浅显的道理上,祖宗她勉强听着,等到大帝说具体的双修方法时,祖宗她结合大帝给出的图片,终于听懂了些。
      
      但还是有些地方不明白,“等等等等,不是说会很快乐吗?可是阳修那样捅进去,阴修不会很痛吗?”
      天齐大帝一度懵圈:“这个……嗯……”
      祖宗她一脸期待地等着天齐大帝的答案,却有庄严的声音自旁边响起:“戌时已至,你们话至何处?”
      
      “正说到双修的方法呢。天齐他本说双修很快乐,但我觉得按他说的方法修的话阴修会很疼,觉得矛盾,所以问了他一下。”
      天齐大帝起身道:“那我便同她讲到这里,剩下的你且同她继续,我先行告辞。”
      “东西给她了吗?”
      “还没。”说着摸出个什么交到紫微大帝手上,“你给她吧。”
      “嗯。”
      
      天齐大帝走后,祖宗她一双好奇的眼便转到了紫微大帝身上,“所以到底哪个是对的。”
      紫微大帝步过去,端坐于祖宗她对面,化出酒杯斟酒道:“凡天地万物,有得必有失,你所言之痛,盖命定之失。”
      祖宗她闻此唏嘘道:“那阴修也太惨了些,怎么还会有愿意修的?”
      紫微大帝道:“一则欲念所使,一则繁衍之计。”
      祖宗她眨了眨眼。
      
      紫微大帝又道:“欲念是与生俱来的。”
      祖宗她脱口道:“那像我这样的是还没生吗?”
      紫微大帝抬头看了眼,祖宗她立刻紧紧抿住嘴。
      
      紫微大帝又道:“神仙寿元较长,又另有长生之道,故此欲念浅淡些。”
      祖宗她看着紫微大帝,朦胧间似乎又明白了些。
      
      双修虽然后来被发展成修炼之法,但本质到底是为了繁衍。
      神仙寿元长,又另有长生之道可修,是以不急于繁衍。
      
      紫微大帝转眸看了祖宗她眼,没再说什么,只把手放在桌上,道:“这是天齐炼的避子丹,你且拿去。”
      
      紫微大帝手张开压下时,我惊得张大了嘴。
      如天齐大帝所言,阴阳和合本是天道自然,天道既赋予其快乐,便要其承担繁衍的责任。
      
      那这避子丹,岂非逆天而行之物?
      换句话说,就是既从天道那里求取快乐,但是又不肯负天道的责任,这不是耍流氓么?
      
      可天齐大帝居然把它给炼出来了?
      炼制过程有多不易可想而知,可紫微大帝竟就这么简单地给了祖宗她?
      
      虽然以祖宗她在天界的贡献,她得什么我都不意外,可是紫微大帝您给的这么轻描淡写真的好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
    这章写点设定。应该不会被锁吧。我很科学的!认真脸.jpg
    紫微大帝宠爱第一弹。
    让你们给我喂狗粮,我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宠着她了。
    嘤嘤,再弱弱地求下收藏评论,这里实在太冷了qaq 拜托小太阳们给点阳光吧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