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布相思

作者:温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豆蔻华年(九)

      待四周恢复平静之后,许太师脸色微微一变,上前一步,声音不大不小,却让整个朝堂之上,都听的一清二楚:“陛下,国公此行剿匪功不可没,庆功仪式也是我朝每次军队出征归朝后,必备的典礼,老臣越界,敢问陛下,国公何时归朝,我等好早些准备好事宜,与陛下同庆国公剿匪成功。”
      
      兆帝有些犀利眼睛的扫了一下许太师,沉着声音,看着他不痛不痒的淡声回道:“太师不必着急,只是战局稳定,还未尽数除去匪患,更何况,国公后面还需整肃城池,安抚百姓,收编投降的匪者,恐还需些时日,待整顿好后自然会上报,到那时在准备也不迟。”
      
      这话,让一众朝臣的心底都略有些许不对劲,兆帝这话,不就是说国公并未言语何时归朝,既然战局已稳,以飞鹰军的能力,定是不需要多少时日,那为何也不定下个归期?
      
      一时间众人的心底,皆有思索,但无论他们怎么说话,上头坐着的兆帝确实不言不语,任由下面议论纷纷。
      
      “行了,退朝吧!”静默片刻之后,兆帝突然抬眸环视着看着一众人,缓慢的站起身子,压低着声音道。
      
      “臣等恭送陛下。”下面的人虽有些疑惑,但还是反应迅速的回道。
      
      兆帝离去之后,一众臣子微微顿了小会,也陆陆续续的缓慢的散去,方才的一番闹腾似乎也没几人放在心上,只是除了许太师。
      
      众人几乎都已离去,只有他一人还沉静在那处。
      
      方才和他一样,些许不对劲的中年人,见他没什么反应,便转身走至他身边,声音透着丝丝疑惑的道:“许太师您怎么了?”
      
      许太师被这声音惊的浑身一颤,抬起有些浑浊的眼睛,望着来人,一顿有些僵硬的笑着道:“苏谏院,劳你挂念老夫无事,只是突然觉得十分乏累,实在有些受不住了,老夫先回府了。”
      
      被他称之为苏谏院的男子就是苏家大老爷——苏冀,还不等苏冀回话,许太师已经转身离去,丝毫不顾及,苏冀满脸奇怪的样子。
      
      苏冀望着许太师,形色匆匆的样子,心底的疑惑瞬时间放大了几倍,他也算是许太师的后辈了,早前家中和他也是有些交情了,往日两人无论是朝堂上还是私下,相处也是十分融洽,他对自己更是长辈对后辈一般的温和,今日是怎么回事,怎么如此的奇怪?
      
      不过,他也没有怎么在意,望了片刻后,也抬步向殿外走去。
      
      太师府。
      
      许太师匆匆回府之后,一刻也没有停留的钻进了自己的书房,他进去半柱香之后,府上的管事也走了进去。
      
      “老爷,您的意思是让先生暂且住在府上,待日后在行事吗?”管事年龄看着也不大,因是许太师从祖家带上来的人,尤为信任一些,便让他做了太师府的管事。
      
      许太师眉头紧皱,沉着声音,带着丝丝不明的凝重吩咐道:“孙管事,你亲自去见他,按照我方才的意思,给他说明白,他的衣食住行皆由我太师府管着,只要他答应,早前答应的酬劳,翻倍。”
      
      “陛下这些年处事看似宽和但其实疑心病极重,对那家人更是几十年的信任,丝毫不顾这信任是否会是祸害,老夫身为当朝太师不能不管不问。”
      
      “但这个时候动手,难免不会引起陛下的怀疑,让他觉得是有人故意为之,若是当真如此,可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也达不到老夫想要的结果。”
      
      孙管事眼眸微顿,似乎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一刻也没有停顿的道:“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
      
      太师府内一处荒废许久的庭院。
      
      孙管事有些着急的看着,庭院中间背对着他站着,一句话也不说的中年男子,声音急切的道:“我家老爷话,您可明白,狄先生,我们老爷可全是为您着想啊。”
      
      好半会,男子才冷沉着声音,道:“知道了,你回去,回太师,我知道了。”
      
      听着这话,孙管事的脸上,顿时有了喜色,慌忙的离去,连话都未回中年男子,小跑着出去。
      
      半个时辰后,孙管事再次来了许太师的书房。
      
      “老爷,他答应了。”随着孙管事的声音响起,许太师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知道了,出去吧!”许太师低沉着声音,回道。
      
      “是!”
      
      孙管事的身影离去之后,许太师苍老的面容缓慢的松懈的下来。
      
      虽是自己请上来,但终究是江湖山野的村夫,更何况,自己手上根本没有他的把柄,深怕有一天匡不住了,白白损失了一个好人手,一个好大的机会,也多了一个危险。
      
      约有两个时辰之后,苏耦的马车来到了,七庐书院所在之处。
      
      大兆,人杰地灵地大物博,占据着天下最肥沃的水源,界内有一条清澈奔流的大河——姜黄河。
      
      这条大河是大兆最宽广的一条河流,自北而下,贯穿大兆界内十几座洲际城池,更是发展了几条支系河流,支撑着沿途百姓百年的生活,被誉为大兆生命之河。
      
      姜黄河上游的东侧,有一座高峰名为月亮峰,大兆最高的一座山峰,因有伸手便能触月的传说,故名为月亮峰。
      
      月亮峰四周分部着大大小小,十几二十座大小山峰,山与山连接着中游和中下游的几座城池,其中京城便在中游。
      
      云安镇坐落在,这十几座山峰中,最出名的小山峰——五巡山东南脚下,早前的达朝寺是在五巡山西南方,那名为寻山的山峰界内。
      
      七庐书院在云安镇的西侧,藏着在古木参天、浓荫蔽日、山光水色之中,有一片典雅、庄重又大气的屋宇。
      
      七庐书院是由苏氏先祖所创,虽有皇命,但却无朝廷实际性的支撑,最初建立之时,在达朝寺四周的山林僻静之处,仅仅只有几间学舍而已,而且大多是由富商、学者、有德之人捐赠。
      
      起初并不庞大,后来这处培育出的学者,能干者名声在外较多,苏家名声也日渐增加,书院招收弟子数量增大,建设也越来越大,日常的开销也越大越多,在山野之间并,不能满足学子们的需要。
      
      苏家思虑再三后,将学院搬到了云安镇这处,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云安镇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云安镇离不开七庐书院的名声庇护,七庐书院里那百几个学子,也离不开云安镇这个经济支持。
      
      马车到了,书院之后,苏耦并未直接前去,而是差使了车夫,前去通报苏然,倒也并不说,她并未到过书院需要人引荐,她这十几年的时间来这书院少说也有十几次。
      
      但次次都是有人领着,不是苏家二叔就是苏清华老先生亦或者是苏然,从未自己一人到过,也是因为七庐书院,虽没有门第性别之分,女子也是可进,但建了百年的书院,还从未招收过女学子。
      
      虽知道苏家有个小姐,但也终究是没几人见过的,若是贸然进去,也不知道会惹出什么笑话,通知一下苏然,还是妥当一些。
      
      片刻之后,从右侧的角门,闪出来了一个挽起袖子,小厮打扮的人,苏耦识得,苏然的书童名唤李秦,李秦听外间说,苏家小姐了,本还不信,结果一来见着苏耦,先是有些惊讶,随后满脸欣喜的迎了上去。
      
      “小姐,您怎么来了?”李秦看着苏耦,恭敬的弯着腰,有些殷切的出声。
      
      这李秦早前就是书院的童子,只不过不是前院的伺候,后来苏然来到这处,没有合适的人选,便将他调到了苏然处服侍,年岁不大,却十分圆滑,但也没什么坏心思,只是苏耦与之不熟,谈不上什么热络。
      
      苏耦并未回答她的话,而是淡淡的浅笑着道:“劳烦小哥了,我大哥呢?”
      
      李秦的性子岂是不通透之人,自然知道苏耦,如此是什么缘故,却并未有什么不满,脸色带着丝丝的笑,看着苏耦解释道:“说来也巧,两个多时辰前,学上来了位公子。”
      
      “听大公子说是京城来的贵客,院子正在授课,所以,大公子便去接待那位贵客,恐怕短时间,小姐是见不着公子,小的,带您去常去的书楼,歇息片刻。”
      
      苏耦眼眸微微一变,瞥了一眼他身后的书院,顿了顿,淡笑着回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
      
      “小姐严重了,请随小的来。”李秦有些惶恐的弯了弯腰,笑着,侧身指着前方道。
      
      李秦领着苏耦,走得是他出来的角门进入书院,走得很慢,苏耦来过多次书院,即便是许多次了,但她依旧对着书院的建筑布置,十分欢喜。
      
      京城四周的房屋材质,倒是差不多,但这处的格局却与京城之内,有所差别,京城那个是非之地,楼宇林立,大多都是官员富豪的府邸,气势恢宏,奢靡华贵,里面也是各种琳琅满目的装饰,屋子格局较为繁琐。
      
      京城之外,则更多的是以舒适为主,美观为辅,拿苏家云安镇的宅子说,就没有什么京中大宅门里面的专门,用来养花草的小花园之类,顶多是在路基之上铺了些碎石子,用来阻隔开泥土,好方便搁置花盆绿植盆。
      
      那些稍显名贵的物种,苏耦二婶有一年来瞧着,实在是难受,便开了一处天井来搁置。
      
      七庐书院更为特别一些,书院这处是为读书写字,求学问识,考取功名而来,早前修建这处的时候,便有人提出学子们,读书之时,恐受外界纷纷扰扰的影响。
      
      思前想后,便将这每间屋子和巷道之间的墙,用了比原本还有厚三倍的原料建造,用来隔离外界的声音,让学子们能安心做里面学问。
      
      又有一些心思细腻的先生,顾忌到可能过于枯燥空乏,让学子疲惫不能静下来心来,长时间的学习。
      
      便提议隔几步,在廊道上凿除几个洞,有些放置一些奇珍异草,有些则搁置一些古文书籍或是一些尤其有趣的坊间地记之类,供学生无聊困乏之时,解解闷。
      
      这书院之内,无论是前院后院,甚至是讲课授教的讲堂,都能随手见着这些凿除的小孔。
      
      长此以往,里面搁置的东西,也变得更有趣了,有那么几位心心相惜的学子,平日因为课时课程不一样,不能时长接触聊天谈心亦或者是辩论。
      
      便通过这个来传递,你时长能看见那么几个白衣袍的温润君子,不顾形象的小跑着去自己同友人的秘密基地,这一景象也算是为书院平添了一些趣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