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布相思

作者:温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豆蔻华年(八)

      苏耦心性在如何通透,此时心底也想不到,宗明旌和她们二人,方才说的哪里话,所以也没有想到,两个人神情微变是为了什么。
      
      “青玉姐?”见她们反应有些奇怪,苏耦略微有些疑惑,担忧的出声叫道。
      
      虞青玉恍惚之间,回过神,看着苏耦紧张担忧的神情,心底微微一暖,如此萍水相逢之人能为自己姐妹二人,谋划到这个地步。
      
      足以证明,苏耦对自己二人的真心,虞青玉此时暗暗的下定了一个决定,虽然她此时并不知道,这个决定在将来,足以改变她们姐妹二人的未来。
      
      停顿片刻后,虞青玉低声笑着道:“妹妹,若不是,我知道你和那位公子,不曾认识,我都差点要怀疑,你们二人是同一个人了,你话里的意思也是那小公子的意思。”
      
      苏耦神情微怔,心底微微有些惊讶,她知道虞青玉很聪慧,自己话里的意思,她不会不明白,她如此说话的意思,她又怎会不明白,没想到,竟然他竟然也想到了这个方面。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两人,抿唇淡笑着说道:“如此,便只能说明,这个法子是最好的。”
      
      虞青玉一怔,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
      
      片刻之后,苏耦看着二人眼眸微暗,从袖中拿出一只碧绿通透,并未多加装饰的簪子,递给虞青玉,低沉着声音,道:“这把簪子,原是我逝世祖母所传,因父辈无女,我出生之际,祖父便将它赠与我。”
      
      “自幼是我的贴身之物,周典吏虽是云安镇的办事人员,但谁也不知道,在京城是要出什么事。”
      
      “这簪子,便作为姐姐的信物,我家二兄长见此簪子,便如同见到妹妹一样,姐姐有什么难言之隐,皆可告知他,并且姐姐可以放心,妹妹的兄长,绝对是个正人君子。”
      
      虞青玉看着苏耦手中的东西,呆呆的怔了好一会,并未多加迟疑,缓慢的抬手接过,低眸注视着手中之物,声音透着郑重,一字一句的道:“多谢妹妹,你的恩情,我姐妹二人铭记于心。”
      
      虞青玉清楚得很,苏耦话里的意思,她知道,这是苏耦担心他们一行人,在京城被人阻挠,这簪子是苏家小姐的贴身之物,拿着这簪子,只要她上门求助,无论是什么事情,多大的难事,苏家人都必定会倾心帮助自己。
      
      如此相当于,她们姐妹二人,手上有了一个天大的靠山。
      
      她们姐妹二人的事,苏耦从不知道,却对她们如此真心,如此信任她们,所以,她不愿牵扯进苏家,但这份情她记着,她承了苏耦的好意,不为其他,只为她的这份心,但却绝对不会利用她,利用苏家。
      
      苏耦见虞青玉接过簪子,心底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早前还担心真如大哥所说,虞青玉不会接受自己的好意。
      
      略微闲聊了片刻之后,虞氏两姐妹便要离去,苏耦也是到了该要回府的时间了,三人相似一笑过后,便各自道了个别,都离了去。
      
      下车之际,从苏耦见她第一面起,就不爱说话,甚至有些唯唯诺诺的虞青羽,突然挣开了,虞青玉挽扶着她的手,冲到苏耦的面前,眼睛深处带着丝丝怯意,面色却是带着一股倔强,强迫着自己看着苏耦,一字一句认真的道:“日后,若是有人敢欺负你,我一定和他拼命。”
      
      说完,也不管苏耦和虞青玉,诧异惊讶的神色,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跑下了马车,苏耦看着虞青玉,略微有些歉意的神情,浅笑着示意自己无事。
      
      待她们离去之后,苏耦才咧嘴一个大大的笑,暗道:这人真是有趣。
      
      阿栾将虞氏二人送回之后,飞快的跑上车,见着自家小姐一脸笑意,没什么大碍,心口便松了一口气,她虽知道苏耦和这两人有交情,可还是怕苏耦吃亏,虞氏有两个人,苏耦只要她自己一人。
      
      阿栾是家生子,苏家老管家和苏大老爷乳母的孙女,父母在她年幼的时候去世,自幼便同苏耦一同长大,虽比苏耦大几岁,但却是不如苏耦灵动稳重,是个认死理的,只认苏耦一人。
      
      “小姐,我们是回家中去陪老太师,还是去书院二爷处见大公子,或者去找四公子?”阿栾已经上车了好一会了,苏耦也没有说话,忍不住看着她,出声疑惑的问道。
      
      苏耦微顿,低眸勾唇微微一笑,良久后,才道:“祖父这几日都专心去研究那方砚台,我就不去打扰了,也许久不见二叔了,今日书院应该也很热闹,去书院看看吧!”
      
      苏耦若是没记错的话,前几日,苏然曾说今日是忠靖国公府大公子到书院的日子,苏耦觉得,比起和苏琦去环溪村看什么斗蛐蛐斗鸡,亦或者是被老太师压榨着练字,这国公府的大公子,应该会更有趣一些。
      
      “知道了,小姐。”阿栾不是很明白,但也不曾询问。
      
      阿栾口中的老太师,就是苏耦的祖父,当世大儒苏清华老先生,老先生早年以少年状元之身伴先帝左右,先帝时期官职太师,享斥君上之权。
      
      先帝归天之后,新帝登基,朝局稳定,老先生便以年老为由,辞官归家,现如今虽然瓜田李下,但除去那些个上门叨扰的学者,称之为老先生以外,其他人都还是尊称为老太师,家中一干人,也随着称为老太师。
      
      大兆京城,早朝。
      
      大兆的皇宫宫殿是由大兆第一巧匠耗时几十年,花费无数人力物力建制而成。
      
      殿堂的金顶红门,皆是恢弘大气压迫感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在这肃然的空间里不敢嬉笑半分。
      
      许太师早前告假几日,今日回朝,便受到了朝廷官员的殷切的慰问,让许太师心情尤为的顺畅,多日的不郁,稍消散了一些。
      
      大兆朝堂分为三大机构,主管文的是以参知政事为主,这个机构主管朝堂多数政事,下面立着六部,分管大兆朝廷民间诸多事宜,主管武的则为太枢院,一干军队建设事宜皆有太枢院执掌,最后则是以谏院为主的第三大机构。
      
      谏院,相当于是皇帝摆在明面上的监督机构,主要便是弹劾上至皇帝皇亲国戚,下至朝廷文武百官的不正当不符合规矩的行为,主管谏院的便是苏家的苏大老爷,也就是苏耦的父亲,苏冀。
      
      太师一职,早前是由储君少师过渡而来,是专门为陪伴皇帝而设,最是能得皇帝信任,也是最有机会能插手皇帝所想之人。
      
      历经几朝,早前的少师已经形同虚设,加之后来储君争夺日渐严厉,太师一位,权势日渐滔天,这一朝,甚至隐约有压过其他三个正式机构的样子。
      
      许氏一族,如今算是大兆的新晋门户了,除了许太师一人官运恒通,许家大小姐,入住后宫也是一路晋封,现如今已至贵妃,膝下育有两位皇子,其中一位虽是受皇命抚养不是亲子,但贵妃也算是殚精竭虑。
      
      大兆皇帝,对其也是宠爱有加,后宫之中,除去皇后,也算是一家独大了。
      
      要说这许太师入仕,也算是有苏家的功劳,许太师与苏清华老先生曾是至交,许氏从前乡野之族,后许太师中举,入得京城,又与苏清华老先生交好,得以在先帝面前站的一席位置。
      
      苏清华老先生辞官之后,在兆帝面前提过朝中,可担太师之责的人,这许太师便是首当其冲,再加之后来许贵妃入宫,更加巩固了许太师的地位。
      
      今日太枢院是要回报兆帝,国公传回剿匪的状况,等着一干朝臣汇报完自己手中的事后,太枢院的第一执事,一个中年人,稳了片刻,便上前朗声恭敬的道:“陛下,臣有本奏,国公传回的战报。”
      
      这臣子的话一出,一众人皆是敛声屏气,片刻后,大殿之上,一道沉稳声音,缓慢的响起:“呈上来。”
      
      声音的主人就是大兆当今皇帝陛下——祁庸,人称兆帝,二十七岁继位,在位十七年,先帝第四子,自奉王到入住东宫,在到先帝去世之后登基帝位,一路帝位顺风顺水。
      
      许多人都说兆帝大智若愚,但其实也只有少数其中知道,这其中多数都是国公的手笔,国公与兆帝,情同手足,不是血脉兄弟,甚似亲兄弟。
      
      身边伺候的御前太监,将奏折捧上递给兆帝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兆帝突然龙颜大悦,朗声笑着,看着一众朝臣说道:“国公不愧是国公,不负朕的期望,只需一月多的时间就尽数清除匪患,真是大快朕心,来人,给朕记下,待国公回来,朕要大大奖赏。”
      
      低下的一众朝臣,皆是面色一松,带着些喜色的附和着兆帝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只是这其中却除了两个人,一个是站在最中间最前面,两鬓已有白丝的许太师,只见他神色有些不对劲,但却也在附和着兆帝。
      
      另一个,比许太师年轻些,身着官服,直着腰板,面无表情,眼眸带着些许疑惑,淡淡的拱了拱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