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

作者:疯芍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人岛(2)

      2
      
      陆林九趁机赶来,把女子从地上扶起。
      可那名女子的第一反应,却是用手遮脸,这惹来了陆林九贯注的目光。女子闪躲地把头侧在一边,可她没想到,在她躲避掉这个小姑娘的同时,却刚好和那位见义勇为的男人四目相迎……
      宇文成都一瞬间洞悉了这张熟悉的面孔——
      白女士,二十八岁,于上月十五日凌晨离家出走,体貌特征中等偏瘦……这是宇文成都最近一直留意着的一条新闻,关于她的寻人启事,贴满了大街小巷。面前这个憔悴沧桑的女人,不正是寻人启事中那位姓白的女士?
      他敏锐地留意到女人身后,黑色冰冷的铁门上,苍白单薄的告示在野狼嚎叫般的夜风里瑟瑟发抖,上面印着女人的黑白照片,发散着阴森惨淡的微笑。
      一旁的陆林九敲上了报警电话,正要拨出,突然那女子双手抓住了她的手,把她吓了一大跳:“姑娘,好心人,求求你别报警!”
      不明所以的陆林九呆愣在原地,正这时,那名黑衣壮汉发话了:
      “刚才这位女士在路边拾荒,正巧我手里有个空瓶,刚要给她的时候我俩一对视,嘿,我一下就认出她是最近寻人启事里一直找的那个年轻妈妈。”
      女人抽噎着,接着他的话:“我怕他会报警或是给我家里人打电话,就一路跟着他。果然,他看见路边这张寻人单子就掏出了手机,我就求他不要给我家里打电话……”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和着夜风听起来凄惨兮兮。
      “你为什么怕你家人找到你?”陆林九不解问。
      “我不能回家!”女人颤巍巍站立起来,单薄的身躯瑟瑟发抖。“那是个地狱!是刑场!在那儿我生不如死……”女人缓缓卷起袖口,和她面色一样苍白的手臂上,遍布了深深浅浅的淤青和刺目的伤疤!
      这些疤痕深深刺入三个人眼里,惨不忍睹。
      “我的儿子今年十二岁,在他六岁那年,我就逃过一次。后来被邻居揭发,我男人找到了我,他险些没打断我的腿。那以后我再没敢逃跑,直到上个月,他上外面喝酒喝到后半夜才回来,我不过多问了两句,他就劈头盖脸一顿毒打我。我实在受不了了,第二天我跑到我儿子的学校给他付了整整两年的学费,当晚就趁天黑跑了出来。”她缓缓叙述,伤痕累累的双臂不停颤抖着。“没想到,他这一次居然报了警!甚至还在寻人启事和新闻上说我患有精神疾病!我真的不想再过以前那种日子了,我求求你们!不要告发我,求求你们不要给我的男人打电话!就算是给我一条生路吧……”女人双手合十重新跪倒在地,这一次任凭谁也扶不起。
      深浅不一的伤口乍现在月光下,密密麻麻,就像那些贴了满街的寻人启事一样多。白花花的纸,如同张张悬赏令,向整座城市通缉着走投无路的女人。
      初衷善良的过路男人放弃了,黝黑的面庞闪现过一丝怜悯:“算了,算了。”
      陆林九跟宇文成都对视了一下,也离开了。
      女人一直跪在风里,孱弱如灯丝。她睁开臃肿的双眼,三个过路人早已不见踪影,连同漆黑铁门上那张白色的寻人启事,一并消失在了茫茫夜色当中。
      
      一路上,宇文成都沉默寡言。深邃的夜色,无尽的天穹,那张被揭下的寻人启事残碎地蜷缩在他的手心。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纸黑字背后,隐藏的竟然是一个这样的真相。
      此时此刻,凶残的魔鬼已经在各个角落,为这位“不负责任的母亲”布下了天罗地网。
      当晚,他们很晚才回到家。夜的气息一点点浓郁,悬挂的灯饰在客厅圆形的桌面上交叠出一个古怪的影子。
      每个人的心情都很低落,这也难免。准备去洗漱的宇文成都企图启口打破宁静:
      “阿九,你早点休息。”
      话音刚落,安静的房间,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万籁俱寂。
      他和陆林九同时看向对方。
      按理说,极少有人知道他们住在这里。此时在门外的,会是谁?
      有过之前在401合租屋的经历,陆林九对敲门声极其敏感和恐惧,宇文成都察觉出她的害怕,主动凑到玄关,从门镜向外张望……
      还没等他看清什么,一声凄厉的哭喊从门外传来——
      “阿九!我是冬冬啊!快救救我!”
      那声音无比熟悉。陆林九的心跳骤然加速,脸色瞬间煞白。
      她凑上前,脸贴在门镜上——楼道里昏黄的声控灯闪烁着,那人是表姐无疑,可她的身后既没有谁追着她,也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林冬冬却频频后顾,仿佛后面会有什么东西冲上来吃了她一般。
      陆林九刚要拧动门把手,余光却瞥见了宇文成都……
      “你进屋!”
      “不行!”宇文成都很坚决,“要是真有什么危险,你一个人怎么应对得了?”
      “你再不快点,我姐在外面怎么应对?!”
      陆林九心一横,猛地拉开门。
      不知是门外的人惊吓过度,还是门内的人反应迅速,冲进屋的林冬冬完全没注意到宇文成都的存在,她一头撞进陆林九怀里,死死将她抱住:“阿九!有人跟着我,有东西跟着我……我好像被它缠住了。”
      她口中的话断续不清,散乱的长发搭在陆林九的肩头,蜷缩在她怀里瑟瑟发抖,止不住痛哭开来。
      陆林九向门外看了一眼,漆黑的楼道里连只老鼠的影子都没有。回头再看宇文成都时,发现他已闪退在一边的厨房里,黑暗笼着他的身影,他确定了两个女孩安全以后,默默松了口气。
      “姐,你不是跟剧组去岛上拍戏了吗?怎么回来了?出什么事了?”
      她搀着惊魂未定的林冬冬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给她倒了杯热水。
      林冬冬接过水杯的双手是颤抖的,她目光不移地盯着正前方,仿佛她描述的那骇人的东西仍然在她眼前。“我是,是从岛上逃出来的,本以为离开那儿就安全了,可她竟然…竟然跟着我到了华洲。”
      “她?她是谁?”
      “她……”林冬冬放掉杯子,水倾溅了一桌。
      零零散散的画面一幕一幕重新组建起来,唤醒了那段狰狞的回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