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

作者:疯芍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人岛(3)

      3
      
      半月前,电影《无人岛》在舟山附近一处小岛屿上开机了。
      这是我第一次成为一个正式的演员,我很珍惜这次机会。这部电影是根据柏岩作家的小说改编的,时间紧迫,我把那本书从头到尾看了三遍。我知道,这次我所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
      
      “开始!”
      场记板合上的声音非常清脆。
      我抱着鱼篓赤着脚从礁岸往陆地上走来,脚下的石头咯得我生疼,一个烫了满头卷发的女人冲我喊:“大君!水生家的船漏了!你快来帮忙补补!”
      “可我该回去给丹丹(剧中我的女儿)喂奶了!”
      “哎呀,女娃子饿一阵儿不打紧的嘞!”
      我听了皱眉,苦着脸跟去了。
      
      “停!”导演严厉的一声,把我从投入的状态中喊了出来。
      “干嘛板着个苦瓜脸?要微笑!微笑!”导演说着用两根手指提起了自己的嘴角,“池梦君要微笑着跟去干活。”
      我木木地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表达。
      一旁的副导演跟导演说:“王导,剧本上这段,池梦君的确是苦着脸的。”说着递来剧本给导演看。
      “改了!”王导啪地敲打一下白纸,干脆地说道。
      副导演抬眼看了看我,又回头跟王导说:“这不合适。池梦君家里的孩子正哭着要奶吃,作为母亲,还是被拐来岛上的,不可能心甘情愿。”
      “要是你肯定不情愿!”王导用笔戳着副导演健硕的胸肌,“她要跟常人不同,这才能表现出池梦君的伟大,咱要塑造的就是这样一个任劳任怨!吃苦耐劳!一个善良的女性形象!”
      副导演还想说什么,可他却不再讲了。王导的执拗所有人都知道,作为一个刚出道的新人,我能说什么呢。
      我能为我的角色说些什么呢?
      王导强行改了剧本,尽管所有人都知道那逆转的故事情节有违人情和常理,可没有人敢开口。我不敢说我在文学方面有多深的造诣,但我这些日子所读到的、了解到的池梦君,绝不是一个只知道逆来顺受的女人,柏岩作家所表达的,也绝不是像王导所臆想的那样。
      拍完那场戏,下了场大雨,王导又赶着把后面的一场雨戏拍了。雨停了,大家都累了,收工以后各自回集体宿舍休息。
      王导改了剧本,我也无心再去研读原先的剧本了。我倚在床头,手机里刷着微博。
      翻着翻着,一不留心,手肘把充电器碰掉了。
      “烦!”我埋怨着伸手去床底下捡充电器,我的手机此时就平放在我身前的被子上,屏幕亮着,像黑暗屋子里的一盏灯。
      等我捡完东西直起身,却看见无人操控的手机居然在自己拖拽页面!
      奇怪……
      我以为是触屏出了问题,要去按电源键。
      我…
      这是什么?
      我摸到了什么?!
      我摸到了一只手!!!
      就停在我手机的上方!
      啊——
      我把手里触碰到的东西扔出去好远,手机也被甩到了床尾。
      
      我摸索着找到了灯的开关,光线把屋子照亮,呼吸渐渐平缓。
      这屋子里还有谁?!
      这不可能。
      刚才……
      是错觉吧。
      我把那几十秒钟发生的事情,当作是我工作太疲惫产生的幻觉。可那真实的触感却一次次再现于我的掌心,我知道那不是错觉。
      当晚,我一夜未眠。
      第二天,我差点昏厥在镜头前。
      王导看我状态不佳,叫我好好休息。还算很照顾我,让我每天的睡眠时间增加了一小时。可是,每次在睡梦里,那天的场景都会再现一遍。
      可怕的场景时刻折磨着我,我几乎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逼疯了。
      而真正令人觉得恐怖的是——类似的事情并不肯老老实实地呆在梦境里。
      不出一周,又发生了一桩事。
      那天我刚要入睡,却总感觉屋子里有个人影在晃。
      我迷迷糊糊睁眼,黑暗里有一点圆形的、橙红色的亮光。在那后面,是一张看不清眉目的脸。
      那人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我,一股呛鼻的尼古丁味道扑在我脸上。
      我双手使劲将其推开,来不及换下睡衣就飞奔出去。
      可我猛然发现,从宿舍跑到外面,并不是个明智之选。
      此时是深夜,不知是凌晨几点,周围一片漆黑。海浪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风声在我耳边呼啸而过。我意识到并未解除的危机,本能地选择逃跑。小岛上未开发的路泥泞坎坷,我被绊倒了数次,膝盖大概已经流血了。每一次伏在地面,我都能清楚地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像死神提着镰刀,向我追来。
      我痛苦地□□着,捂着伤口爬起来。回头看去,漆黑的夜幕里,那个影子慢慢浮现出轮廓——那应该是个女人,个子和我差不多高,长发束了一捆拢在一侧,她的脸,我看不清,太模糊了,只能看见嘴的位置有一处小小的光点,大概是烟头的火光。她一瘸一拐,速度却很快,我忍着痛加快脚步,呼吸越来越急促。
      嗤的一声,脚下一股凉意蔓延开来。
      我踩进了冰冷的海水里。
      眼前黑漆漆一片一望无际,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走上了绝路,再向前一步,便是海。
      背后的女人一点点逼近。
      “救命啊!”我绝望地呼喊。
      然而除了无休无止的海浪声,没有任何回应。
      我环顾着四周,在我左边,有几艘靠岸的快艇,雪白的船身在黑色的夜幕里格外显眼。那是剧组安置的道具,据猜测那很可能只是个摆设,根本无法启用。
      但此时此刻,只有去试一试……
      我改换方向,朝雪白的快艇跑去。
      方向盘、挂挡……看起来挺齐全,可是……我并不会开。
      岸上的女人朝这边走来了。
      不行!再这样耗下去会没命的!就算是沉到海里淹死,也比被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女人折磨死强!我心一横,索性抠住保险扣,使劲往前一推——
      快艇启动了。
      艇身开始剧烈地晃动,我来不及握住方向盘,被掀了个跟头。快艇在原地旋转起来,迸起的浪花溅了一身。
      我重新坐起来,闭上眼把档推到了底。
      快艇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无尽的海岸线驶去。
      我不敢睁开眼,更不敢回头,但能感觉到那个女的并没有再跟上来。
      心里产生了一丝丝欣喜,却听见咣的一声巨响,肚子一下子撞在坚固的方向盘上,眼前的世界瞬间被掀了盖,身体失去平衡,头猛地撞击在快艇内侧的铁壁上。
      颅内像是有台巨大的发动机在轰鸣。
      ……
      ……
      “咣。”伴随她说出这个拟声词,林冬冬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头顶。沙发另一边的陆林九轻轻握住她的手,那双手已经因为骇人的自述变得没有一丝温度。
      “我被撞晕了。”林冬冬颤抖着嘴唇,目光仍然不动地交集在一处。
      陆林九拿起那只杯子再递到她跟前,说:“我猜测,你的艇可能是撞在了礁石上。”
      “很有可能像你说的那样,而且,是临岸的礁石。因为我醒来后发现,我是被一个镇子上的居民所救。”林冬冬小小地抿了一口干净的水,却猛地呛到了,连续咳了数声,陆林九赶紧帮她拍背,她坚持着说:“我逃出岛时来不及带东西,钱包、手机、证件都还在岛上的宿舍里,是镇子的居民雇船把我送回华洲的,为了表示感谢,我把我贴身的项坠送给了他们。”
      “我记得那个项坠,是块玉,你每天睡觉都戴着的。”
      “是啊,我小时候总做噩梦,那块玉是我妈替我请的。那个岛上的女人……简直就是镇不住的噩梦。”
      陆林九轻轻抚着她的背,安慰她别去想了。
      “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就在今天,我去补办手机卡,走在路上,忽然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我。”林冬冬下意识地用指甲抓着自己的皮肤。“是她!她追到华洲来了!”
      “你怎么肯定是她?”
      “她身上有股廉价护肤膏的味道,像极了我拍戏时涂的那种。当时为了让我自己更好地投入小岛贫苦落后的氛围,我才买了那瓶护肤膏。那个瓶子我一直锁在行李箱里,没人能打开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上会有那种味道,从她第一次出现,就有。”
      “你知道那是她,后来呢?”
      “后来,我无处可躲所以跑回了帮我办卡的营业厅,我跟那儿的客服说,说有人在追杀我,就在门外,结果,结果……”
      “结果怎么?”陆林九仿佛能透过林冬冬惊恐的眼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营业厅的门是玻璃的,客服说,门外根本就没有人……”
      陆林九没有作声。因为正如刚才她所见,她给林冬冬开门时,并未看见后面的楼道里有什么人在跟着她。
      也就是说,“那个人”,只有林冬冬自己能看见。
      心惊肉跳的故事,在接近零点的时刻被亲历者缓缓道来,阵阵寒意使得陆林九已经感受不到手中那杯热水的温度。
      “阿九,为什么你们都看不见她?我是不是真的被什么恶鬼给缠住了?我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林冬冬忽然又一次扑在陆林九怀里,泪如雨下。
      她一面安慰着表姐一面问道:“姐,你确定你说的这些,都是亲身经历的么?或者说,你确定这些都是真的?会不会是幻觉呢?”
      林冬冬的哭泣滞住了,她擦了擦眼眶,挽起了袖筒。
      陆林九清楚无比地看到,她的手臂上全是淤青和伤疤。
      “我也怀疑过我自己,认为那些都只是噩梦,可这些伤痕不会有假,这些是我逃跑时摔倒和剐蹭留下的,还有我膝盖上的,已经结痂了。”
      看着那些伤,陆林九眉头紧锁,这的确太真实了,难以想象她所经历的那些可怕的晚上,更想不通……一向善良的表姐,究竟是触怒了哪路妖魔?
      在陆林九的安慰下,林冬冬冰冷的手恢复了一点温度,眼泪也干涸了。而这个屋子的男主人,此时正站在黑暗的角落,默默听完了所有的叙述。
      借着给表姐拿衣服的工夫,陆林九走到宇文成都旁边,小心扯着他的衣角,轻步轻挪地把他拉到走廊尽头的房间。
      那是宇文成都的卧室。
      陆林九轻轻掩上门,“表姐今晚不回去了,我一会儿让她住我屋。表姐人哪儿都好,就是爱打小报告,万一让我爸妈知道你住这儿就麻烦了!所以千万别让她看见你,千万别出声别露面!”
      “这我知道。”宇文成都小心地推了个门缝,朝外面扫了一眼,压低声音说:“依我看,今晚她能睡个安稳觉。”
      陆林九却摇了摇脑袋。她串连起林冬冬叙述的情节和画面,在心里反复回放了几遍。
      “未必。”她说道。
      “为何?难道你觉得她真的是被恶鬼缠身?你还在相信那些鬼神之说吗?”
      “我当然不信。”陆林九反驳。有了之前401合租屋的遭遇、“金字塔”的欺骗,她早已不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可有一个念头,像是黑烟聚拢成的影子,在她心头越来越清晰,呼之欲出。
      “阿九,世上本无鬼。只有人,才能装神弄鬼!”
      “不,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更擅长装神弄鬼。”
      没有灯光的屋内,她隐约看到了宇文成都在她话音里睁大的双眸。
      “还有?是什么?……”
      “你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