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欺大师

作者:银发死鱼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一千万,三天后八点XX温泉山庄交割,迟到一秒,交易作废。】陆清嘉这边提出要求。

      那边立马回复【你开什么玩笑?那儿早就变成废墟了。】

      【相信您的神通广大,一定没问题的。】陆清嘉道【毕竟当初那么恶劣的天气,您都可以出入自由,现在上山的难度总不会比那时候大。】

      那边彻底没了声,陆清嘉也不着急。

      顺着李太太的履历查到她丈夫不难,尤其现在对方已经成为人上人。是不可能为了区区一千万冒着覆灭的风险的。

      便是在过来的途中会耍花招,但陆清嘉需要的也仅仅是他过来。

      收起智能手机,陆清嘉来到餐厅。这会儿客人已经就坐,员工们开始陆陆续续的上菜。

      因为客流量有限,物资运送成本高,菜单品类自然无法与外面相比。

      今晚餐厅准备的是西餐,有几个套餐选项,还有些价格稍贵的单品和酒类。

      不过厨房的手艺不错,客人们均是食欲大开,用餐气氛良好的样子。

      这时,餐厅靠窗一角的位置就传来不满的抱怨——

      “来之前指天发誓给我保证,结果就拿这种破玩意儿糊弄我?”

      “要什么没什么,就几个选项我这是吃快餐食堂呢?”

      “行了,我受够了,明天我就下山,三周年的日子你可真会糊弄。”

      说完一道曼妙的身影站了起来,径直的离开餐厅,正是李太太。

      她的发作让整个餐厅的用餐气氛受到不少影响,员工们也颇为尴尬。

      陆清嘉来到他们那桌,看了眼几乎没怎么动的食物,脸上露出一抹笑。

      接着他回头安抚了下客人们,又每人赠送了一份餐后甜点。

      餐厅气氛总算恢复后,陆清嘉又去了厨房,片刻后端着一个餐盘上楼,敲响了李太太的房间。

      李太太这会儿正在阳台抽烟,开门的时候脸色还很臭,不过见是陆清嘉,表情倒是缓和了很多。

      想起陆清嘉是这里的管理人员,李太太倒是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刚刚脾气上来就不看场合,给你们添麻烦了。”

      陆清嘉摇摇头:“今晚的菜单可能没有您想吃的,我让厨房重新做了点。”

      豪华套房内是有个可以边用餐边欣赏雪景的小餐厅的,陆清嘉将食物放下,打开餐罩。

      李太太看来里面的东西,顿时来了食欲。

      那上面也不是什么稀奇的,甚至还不如之前餐厅里的套餐丰盛,就一盘蛋炒饭,一盘闻着辣香呛鼻很是下饭的泡椒猪肝,和一小碟咸菜。

      李太太脸上露出惊愕和动容:“你怎么——”

      陆清嘉笑了笑:“下午您不是说自己长了四川胃,世界各地美食吃再多,到头来还是下饭家常菜最香。”

      “之前帮你整理行李的时候护照掉地上,正好是最近盖戳的那一页,才知道原来您今天早上才从欧洲回来。”

      “接着又马不停蹄的赶到这边,我就想比起西餐,恐怕您想家常菜想坏了。”

      李太太闻言顿时即暖心又心酸,她之前在国外出差,回国整个人最迫切的就是先来两顿爱吃的家乡菜。

      结果紧赶慢赶的回来跟老公度结婚纪念日,选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说,也全然没为自己考虑,什么都没准备。

      来之前路上还特意说了自己馋家常菜馋了大半个月了,刚在餐厅看到西餐那刻,可不心态就崩了。

      李太太坐下,就着泡椒猪肝吃了一口炒饭,连日来的心焦和渴望瞬间得到缓解,痛快得她都想大呼口气。

      见陆清嘉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李太太终于忍不住倾诉——

      “你说,是不是结婚以后,男人都会变得敷衍?还是我年纪大了,吸引力不够了?”

      “这种事本来没什么好对外面说的,但我实在——真的明显能感觉我老公越来越敷衍。”

      陆清嘉笑了笑:“怎么会?真正有魅力是不会随着时间消减的,只会沉淀过后展现不同层次的美。”

      “您是个外表和内心都很美的人,不要因为别人质疑自己啊。”

      李太太脸一红,嘴上口不对心道:“干你们这行的都这么嘴甜吗?”

      陆清嘉摇摇头:“并不是嘴上恭维而已,刚才您虽然心情不佳,但临走前还是不忘在桌上放了小费。”

      “不就是想让厨房和员工们明白,不是他们服务品质的问题吗?”

      虽然早知道他细心,但李太太听了还是忍不住眼睛泛酸,只觉得枕边人有一半这么知自己所想就心满意足了。

      她忍不住看向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先前的好感如果仅仅是因为对方俊朗殷勤的话,那么现在对方是真的触动自己了。

      陆清嘉这时站了起来,笑道:“您想必也累了,用完餐好好睡一觉吧,有需要随时打前台电话,我今晚会值夜班。”

      李太太颇有些失望,但最终也没做挽留。只是心里涌现一股无尽的遗憾,仿佛这种轻松的对话今后不再有。

      走之前陆清嘉特意提醒对方一句:“对了李太太,这个房间浴室门锁坏了,从里面打不开,您如果要沐浴,记得不要关门。”

      “嗯,谢谢。”李太太声音有些飘忽:“这句提醒要在那之前该多好。”

      说完仿佛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晃了晃脑袋,回过神微笑着和陆清嘉道别。

      陆清嘉从外面关上房门,确定了这个游戏副本的逃生节奏。

      看来李太太与山庄其他人不是死在一个晚上。

      这点早有预料,毕竟看李太太丈夫的精心布局,一开始肯定没想闹这么大。

      只不过后面暴风雪封山,李太太的死亡又引发了别的连锁反应,最后露出的破绽太多,对方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而已。

      刚刚小小一试,确定李太太死亡时间远比想象的要早一些,应该就在今晚。

      果然晚上客人们用完餐,又各自泡温泉,赏雪景,去酒吧喝酒。到了差不多十一点,大部分人才陆陆续续回到房间。

      就在此时,楼上传来一阵骚动,众人上去,便得知李太太已经死了。

      陆清嘉到的时候,房间里已经站满了人,有郝经理在内的三个员工,还有包括玩家内的不少客人。

      据说是李太太的丈夫在酒吧喝了几杯回来后,发现浴室有水声,便以为妻子在洗澡。

      但大半个小时过去了,里面还没有出来的打算,他又急着上厕所,便开门查看。

      结果看到妻子裹着浴巾倒在地上,脸色紫胀痛苦,已经死去多时了。

      这会儿别的玩家也发现了不对,周围的人张口闭口提到了不少次李太太的丈夫,可看了周围一圈,根本没有这个人。

      此时顾客里一个自称是医生的,检查了一下现场,得出了结论:“是化学气体中毒。”

      接着看了眼浴室,发现架子上打翻的清洁剂,和李太太自己带的清洁液直接发生了化学反应。

      乍一看这只是一场意外,因为从晚上开始外面的风雪就下大,这会儿更是阻断了信号,要报警也只有等信号恢复了。

      于是众人只能将李太太尸体抬到床上,给她周围的客户重新开了别的楼层的空房间,大伙儿才心有戚戚的散去。

      只是陆清嘉并没有错过郝经理在听到医生判断死亡方式的时候,有一瞬的恍然大悟。

      安置好客人,陆清嘉经过二楼的时候看到从一个空房间出来的郝经理。

      他脸上带着兴奋的神色,明明酒店刚刚出了人命,管理层肯定会被追责的情况下,却如此高兴

      陆清嘉勾唇一笑,叫住对方开口便道:“郝经理,我下午看了眼最近的采购单还有库房盘存,那款清洁液,是这个月您突然换的牌子吧?”

      “在库房还有存货的前提下,您换的产品可是导致了客人死亡。”

      郝经理原本有些满面红光的脸色顿时煞白,结结巴巴道:“你,你这是血口喷人。”

      “我,我那只不过是收到不少客人投诉说之前那款的牌子不好用,所以才换的。”

      陆清嘉哦了一声:“投诉记录呢?”

      “什么?”郝经理惊慌道:“我怎么知道?可能他们弄丢了吧。”

      郝经理冷汗密布,看着对面这新来的上司,刚才的兴奋一扫而空,站在对方面前都不敢大声喘气。

      好在沉默片刻后,对方仿佛没有追着不放的意思,对他笑了笑:“成吧,我也只是问问,毕竟等信号恢复以后,咱俩都逃不过问责。”

      “我也只是看着郝经理事不关己的态度有点不高兴而已,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

      郝经理笑得讪讪,都这样了还没指责?只是见识过这小子的难缠,是一句多余的话不敢说。

      最后陆清嘉拍了拍他的肩膀,意有所指道:“也这么晚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你还得继续做李太太丈夫的工作呢。”

      郝经理脸色更是惊慌,心脏狂跳,知道对方不可能清楚事情,但仍然免不了疑神疑鬼。

      看着对方消失在走廊的身影,郝经理眼神越发狰狞。

      另外五个玩家在察觉到有用线索后,本想跟陆清嘉商量,结果看他做戏做得忙,到处安抚客人竟找不到空隙,便也只得五人先回房讨论,等明天再找陆清嘉。

      沿着李太太丈夫这条线索,思路有所进展后,几个玩家都挺高兴,很晚才挤在一个房间睡下。

      半夜三点,已经迷迷糊糊开始入睡的玩家,突然听到浴室传来一些响动。

      他们睁开眼,只见已经关了灯的浴室从里传来幽幽的光亮。

      起身细看,却突然一只手拍在了磨砂玻璃上,“哐”的一声透着剧烈的凄怨。

      几个玩家被吓得心肝一颤,连忙起床。

      其中一人惊恐道:“不会吧?才第一天晚上就闹鬼?这姐们儿才死不到六小时。”

      另一人回到:“闭嘴,她真出来了怎么办?”

      好歹也是经历了几个世界的玩家,多少有点家底了。

      该用积分点的体能点,还有兑换窗口能买的道具,多少都有些。

      别看五个人身形普通,但经历几个世界后,点上去的身体素质,已经足够媲美运动员了。

      浴室那边响动越发剧烈,指甲挠在玻璃上的声音让人心慌,原本还算结实的浴室门,这会儿显得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有鬼从里面破门而出。

      即便是将房间的灯开到最亮,几个玩家为了防止落单也全在,本能上还是有拔腿就逃的冲动。

      那个之前跟陆清嘉搭话的眼镜男玩家见里面动静越发响亮,而整座山庄却如同陷入死寂一般对他们这里毫无反应,最终心一横掏出一张进来前兑换的纸符。

      三两步冲上前往浴室门上一拍,瞬间万籁俱寂,房间里只剩下他们几人轻微的呼吸声。

      等了好几十秒,见彻底没了动静,其中一个女玩家松了口气——

      “还好,第一天晚上不难对付,不然咱们身上的符纸道具凑起来,熬不到最后一夜。”

      几人也庆幸,道具是怎么都不够用的,能省还是得拼命省。

      那眼镜玩家正准备回来,就看到站他对面的几个人惊恐的看向他身后。

      眼镜感觉到自己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水雾的湿气,像是一个刚洗完热水澡的人站在他后面一样。

      背后的鸡皮疙瘩一粒粒冒起来,眼镜整个人只觉得头皮发麻,血液迅速往腿上逆流。

      跑!

      他二话不说蹿了出去,甚至比另外几个玩家速度还快。

      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跟着跑的时候,他已经打开房间门了。

      五人几乎是挤着出去的,结果迎面就撞上号称在值夜班的陆清嘉。

      众人心说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经理了,但这么一个有用的玩家,自然得提醒一番——

      “快跑,今晚死的那女的已经变鬼了。”

      对方听完却丝毫没有跟着逃窜的意思,反倒是来到他们房间门前。

      这big胆的反向操作让其他五人也忍不住掉头看他想做什么。

      房门缓缓拉开,一个裹着浴巾,脸色青紫,身材曼妙的身影缓缓出现。

      单用肉眼就能看见她十数年来积攒的犹如实质的怨气,这是一只很强大的厉鬼,众人心中明白。

      然而下一刻的发展直让他们怀疑人生。

      因为与女鬼正面对上的陆清嘉不但还不想着跑,脸色都没有丝毫异样。

      反倒透着欣赏和关切道:“原来是李太太,这个造型的您也非常美丽动人呢。”

      “不过现在天色很晚了,为了不让那几个冒失的吵到所有人休息,您可以先回去吗?”

      厉鬼李太太在看到陆清嘉的时候就一僵,仿佛有点想回避自己狼狈的样子。

      结果听到陆清嘉夸奖,青紫的脸色明显闪过一抹红晕,把其他人都看懵了。

      最后那上一秒还来势汹汹的厉鬼,居然真的就这么听了陆清嘉的话,缓缓松开扒着门的手,渐渐缩回了门内,消失在黑暗中。

      五人:这,这他妈是恐怖游戏,不是猎艳游戏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