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欺大师

作者:银发死鱼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在进游戏之前,所有玩家都认为在生死恐怖威胁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
      
      不论现实中如何富有,貌美,是社会结构中的人上人,都与游戏无关。
      
      相反个人原始的优势比如体能,智力,胆量,以及面对恐惧时能保持清醒的判断,这些才是通关游戏的刚需。
      
      然而这会儿几个玩家只恨爹妈没给生一张好脸。
      
      这才多长时间?从下午进入游戏到现在,满打满算十二个小时,这小子一通撩拨,连鬼都勾引,居然真的到晚上索命环节还能走人情?
      
      面对算是救过他们一回,但操作方式令人窒息的陆清嘉,几个玩家脸上都露出叹为观止的尬笑——
      
      眼镜道:“哥们儿,我也想学,有报名渠道不?”
      
      这会儿女鬼走了,气氛也放松下来,刚这眼镜逃命速度飞快的架势就遭鄙视了。
      
      一个女玩家嗤笑一声:“可拉倒吧,同样的话帅哥说跟你臭diao丝说可不是一回事。”
      
      “对啊,换我是女鬼,对扯着裤子拔腿就跑的怂批也看不上眼。”
      
      “兄弟还是别了吧?套路能学,但你能跟女鬼讲话的时候不尿裤子吗?”
      
      一番洗涮让眼镜抬不起头,之前隐隐以他为首的小团体立马倒戈了,这会儿全围陆清嘉那边献殷勤。
      
      陆清嘉的通关本事彻底让众人服气的,至少能安抚女鬼这一项,便足以让他们讨好。
      
      陆清嘉倒是不指望这几个玩家派上用场,但也让他们从明天开始,白天人员尽量分散观察山庄里的一举一动。
      
      虽然连锁反应的关键陆清嘉已经确认了,八成就是在郝经理身上,不过细节处还得随着时间才能看到全貌。
      
      撵了几个玩家回房休息,几人因为房间刚刚闹了鬼,求陆清嘉给他们重新开了一间,陆清嘉也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餐厅里的气氛很压抑,大部分人精神不济,魂不守舍的吃着早餐。
      
      这会儿暴风雪封山,整座山庄成了孤岛,本就会让人不安的环境又出了人命,没几个人能大条到毫不在意。
      
      早餐过后不少人都没心思在外娱乐,多半回房间补觉,这显得整个山庄静悄悄的。
      
      陆清嘉昨晚没睡多久,虽然精神还好,但他并不打算透支自己的精力,加上他在一旁盯着,某些私下交易也没法进行,便也回了房。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这会儿餐厅原本该开餐了,但陆清嘉下来的时候,员工们只刚刚开始摆盘,厨房也才将将开始炒菜。
      
      他挑了挑眉,叫住一个员工道:“怎么回事?上午客人们基本都没出房间,应该不至于忙到影响出餐吧?”
      
      那女员工一见是陆清嘉,找到主心骨一般委屈道:“是郝经理,上午的时候他突然把所有人召集起来,说是有顾客贵重物品在XX号房被偷了,影响很恶劣,就挨个盘查。”
      
      “今天上午不是没什么客人在外面吗?大伙儿也闲,基本上都知道谁在哪儿,郝经理问的那个时间大伙儿都在别的地方有人证呢,只有晓梅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就被郝经理带走了,所以才耽搁到这会儿。”
      
      陆清嘉听完,脑海里便出现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嚯嚯!睡一觉的功夫,错过了不少剧情吧?】
      
      陆清嘉就笑了,也总算知道为什么作为恐怖游戏的老大,谁都喜欢欺负它。实在这么蠢的撞上来,不盘两把怎么好意思?
      
      他在脑海中与游戏对话道:“XX号房可不就是昨晚姓郝的半夜鬼鬼祟祟出来的房间?那个房间在我们这些玩家看来是没有人的。”
      
      “但这么想,即便是夫妻,也总不能让人家躺床上跟尸体睡一块儿吧?酒店除了将其他害怕的客人挪到别的楼层,必定还得为李太太的丈夫重新开一个房间。”
      
      “李太太的丈夫不在这轮回之中,好好的在外面享受大好人生。那么那间房如果在当年有人的话,是谁住在里面便一目了然了。”
      
      “昨晚我随口一诈,便诈出姓郝的想必是清楚了李太太死亡背后的真相,但他却没有选择拆穿李太太的丈夫,而是隐瞒下来,选择背地里跟对方交涉。”
      
      “打的什么主意用脚趾都能猜到,那孙子是打算借此勒索一笔,自然对暴风雪停后很可能丢掉工作毫不在意了。”
      
      “只不过我确信,两人昨晚并没有达成共识,否则的话,事情早该在这一步就结束了,根本不会波及到所有人,于是我给姓郝的施加压力,他心里有鬼自然得避开我才敢继续跟李太太的丈夫讨价还价。那么在这期间,意外就出现了。”
      
      “所以——不是我睡一觉起来形势超出掌控,而是我睡一觉,好让游戏进度推进到80%而已。”
      
      说完陆清嘉还不忘嘲讽道:“欸?我以为作为无所不能的主神,我的思路应该早在你的预料才对,原来你这么慢半拍的吗?”
      
      恐怖游戏奚落新人的快.感还没维持两秒,就被怼得节节败退,继被嘲讽完节操后,又被嘲讽智商。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却也仍然怄得它毛皮发炸,吐血毛病复发。
      
      想放点狠话,但又觉得主神跟一个新手吵起来实在掉价——主要还是怕吵不赢,遂只能悻悻的匿了。
      
      姓郝的叫走那个叫晓梅的女员工,显然在两人讨价还价的时候,被她不小心听走了要命的消息。
      
      那女员工自己也清楚,所以赶紧逃跑没让姓郝的第一时间认出来,还需要借题发挥才揪出。
      
      陆清嘉回忆了一下那位员工,是个腼腆内向话不多的客房服务人员,根据资料看是这边附近农村的人,学历也很低,能找这份工作不容易。
      
      陆清嘉示意员工们继续准备午餐,自己去了郝经理的办公室。
      
      与员工宿舍楼层不同,管理层的办公室是在顶楼,郝经理之前作为这里的老大,自然是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的。
      
      陆清嘉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回应,想开门进去,却发现从里面锁住了。
      
      里面有人!
      
      陆清嘉勾了勾唇,不停的敲门,嘴上还催魂一般——
      
      “郝经理,你在吗?郝经理?在就开开门。郝经理,现在餐厅人手不够,你确定要躲在办公室吗?”
      
      一声又一声的,就跟讨债一样,里面的人听了是心跳到嗓子眼儿,流汗如瀑。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清嘉仿佛才确定里面没有人一般,停止了敲门离开顶楼。
      
      餐厅里的气氛比早上稍微好了点,陆清嘉为了安抚客人们的情绪,特意让厨房将餐品档次提升了一筹。
      
      午餐过后,总算有客人出来休闲活动了。
      
      下午两点左右,陆清嘉才终于再次见到郝经理。
      
      他似笑非笑道:“郝经理这健康的工作规律,外面再忙都不妨碍您午休的。”
      
      郝经理讪讪一笑:“不是昨晚那事闹的吗?补个觉结果睡过去了。”
      
      陆清嘉又道:“刚才我去你办公室找你,结果门锁着了,你当时在里面吗?”
      
      “没,没有啊!”郝经理连忙道:“估计是门锁坏了吧?”
      
      “嗨,咱们报修的东西不少了,维修部那边也磨磨蹭蹭的老不上来。昨晚要那浴室门不是坏的,也不会发生那种意外了。”
      
      陆清嘉点点头,不置可否道:“我倒是觉得,意外死亡这种结论下得为时尚早。”
      
      “什么意思?”郝经理脸色越发不自然。
      
      “恰好半个月前换的清洁液和人家自带的融合会出问题,恰好浴室门锁坏了里面打不开,恰好人家李太太根本不会碰的酒店清洁液打翻了,恰好她老公在这时候窝在酒吧,使得可怜的李太太当时叫天天不应。”
      
      “这么多巧合撞一起,从概率上来看,怕是跟买彩票中五百万不相上下了吧?”
      
      陆清嘉拍了拍郝经理的肩膀,感知他僵硬的身体,微微笑了笑:“当然,只要概率不为零,即便多么微小确实都有可能发生。”
      
      “不过本着严谨的态度,我相信到时候还是有必要将这条思路告诉警.察的。”
      
      郝经理脸色煞白,整个人都像是懵了,仿佛有什么原本触手可及的东西不但变得一波三折,现在还极有可能变成镜花水月。
      
      他看向陆清嘉的眼神顿时变得暗沉,却听对方道:“咦?我刚刚说的话有得罪到郝经理吗?”
      
      “您这会儿看起来像是琢磨着要杀了我的样子呢。”
      
      见郝经理脸扭曲得难看,陆清嘉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开个玩笑而已,毕竟郝经理顶多在供货这块失职而已,实在不至于有这么大的负担。”
      
      “哈哈哈,您想必还没吃午饭,我让厨房给你留了点,快去吧。”
      
      “好,好!”郝经理几乎是脚步踉跄的逃离陆清嘉,在转角的时候回头看了对方一眼,眼中已然布满了杀机。
      
      但这一个白天并没能平静度过,在晚餐之前,有客人的小孩儿顽皮打开了窗户,那客人去关窗的时候发现外面地上有个人形的东西。
      
      几个男员工冒着风雪出去把那东西抬进来,却是被郝经理上午叫走的那个叫晓梅的员工。
      
      她现在整个人如同一座冰雕,头发睫毛脸上全是冰渣子,后脑勺有血迹,像是跌下楼磕破头的。
      
      有几个房间靠那面的客人骇然的捂住嘴道:“我午餐前在房间听到几声哀嚎,但那会儿以为是暴风雪的声音。”
      
      “原来是有人掉下去了吗?”
      
      也就是说,这人是在痛苦中活活被冻死的。
      
      一时间,窒息的情绪萦绕在整座山庄,有几个之前分明听到点声音但以为自己多想的人顿时崩溃了。
      
      此时,山庄某种意义上事态已经脱离掌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上榜,撒fafa!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