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欺大师

作者:银发死鱼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众玩家觉得陆清嘉的举动莫名其妙加憨批,两位前台小姐也一脸茫然。
      
      但有一说一,陆清嘉的气质实在能唬人。
      
      换一般人这么说恐怕人家会认为神经病找茬,可一个挺拔俊朗,气势强盛,神色笃定的人站面前,两位前台虽仍一头雾水,但还是硬着头皮给经理打了电话。
      
      前台的座机质量不是很好,外音有点大,陆清嘉甚至能听到那边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烦躁。
      
      看大堂的挂钟,这会儿都下午四点了,对方午睡还没醒,可见悠哉。
      
      好在员工宿舍就在一楼的尽头,没让陆清嘉等多久便有一个穿着制服西装,三十来岁,已经略有些发福的男人走过来。
      
      这人虽然工作懒散,但见人便带笑,一股子油滑,自我介绍姓郝,是这里的经理。
      
      开口便放低姿态道:“不好意思,刚在厨房盘点到货,没出来接待。”
      
      “这位——陆先生,是员工们哪里做得不好吗?有问题尽管吩咐。”
      
      陆清嘉似笑非笑:“现在的天气,从山下开上来至少要四个小时。”
      
      “期间我没看到有别的车经过,后厨的停车位都空着,厨师和帮工这会儿也在外面抽烟透气,郝经理一个人点什么货?”
      
      见随口撒的谎被戳穿,郝经理不免尴尬。
      
      还没来得及解释,那人又道:“经理铭牌摘下来,你被炒了。”
      
      郝经理闻言跟别的人一样懵,见过挑剔跋扈的客人找麻烦,可没见过一个客人直接炒员工鱿鱼的,真当这儿是自己家开的?
      
      脸色的笑容有些崩不住了,郝经理道:“陆先生,如果咱们服务不到位您可以指出或者投诉,但插手人家的工作是不是有点——”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陆清嘉看了他一眼,嗤笑:“作为这里的特派经理,你们的顶头上司,我想我有这个权利的。”
      
      “特派经理?”郝经理表情又是嘲讽又是滑稽,仿佛在看一个编造拙劣谎言的神经病:“不好意思陆先生,我坐在这里可没有接到什么通知。”
      
      “你——没有接到?”陆清嘉往前走了一步,高出对方一大截的身高让压迫力铺面而来。
      
      郝经理看着眼前这人,他的表情没有一点心虚,反倒像是在看一头尸位素餐的猪。
      
      神色里透着精英阶层对庸才的藐视,但是又出于修养有所收敛,于是这种无礼都显得颇具格调,但被针对者却尴尬到钻进地缝。
      
      饶是郝经理这种滚刀肉老油条都有些招架不住了,愤愤的同时又难以自持的升起自我怀疑。
      
      对方道:“这里近年效益不佳,本来我也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
      
      “毕竟在本地都名气不显,说明更多的是策划和营销的问题,上面对于这里没有准确的定位,甚至没有安排固定销售部门。”
      
      “客源稀疏生意冷淡,绩效不好待遇上不去,自然影响工作的积极性。我来之前也多少有心理准备。”
      
      “只不过我没想作为临时一把手的你,郝经理,竟然是真的把自己的工作当带薪度假了。就连这么重要的人事任命通知你都告诉我你不清楚?”
      
      陆清嘉轻笑一声,将前台电话的听筒拿起来,递到郝经理手里。
      
      “现在你就给崔部长打电话,问问他现在到底怎么回事,正好我也好奇这中间哪一步环节出了问题。”
      
      郝经理冷汗都下来了,听陆先生这番说法确实不像外行,这斩钉截铁的态度,还有这个片区老大崔部长都搬出来了,可见这真有来头,不是神经病跑来逗人玩的。
      
      郝经理回忆了一番最近几天的记忆,确实没找到所谓的特派任命,但他自己在这儿做什么的自个儿清楚。
      
      除了应付上面的例行询问,每个月去市里开一次总结会议,平时真的就跟这陆先生说的一样,当是带薪度假而已。
      
      下面的人要是疏忽漏接了消息或者传真文件有疏漏没送到他面前,倒也不是不可能。
      
      此时陆先生还在用眼神催促他:“怎么了?现在天色不早,再有个把小时就该准备客人们的晚餐了。”
      
      “郝经理如果心里质疑,还是早点确认清楚,今天客人不少,我没有时间花几个小时慢慢跟你解释入职情况。”
      
      “还是崔部长亲自解释比较好。”
      
      但陆清嘉越是催促,郝经理就越不敢碰那电话。
      
      原本就已经怀疑自己是不是工作疏漏错过重要信息而心虚,这会儿对于与外界联系,郝经理是打从心里抵触,甚至恐惧。而这份越演越烈的瑟缩情绪,又让郝经理确信为自己这边疏漏。
      
      便心道这回怕是真的捅大篓子了,于是腆着脸讨好的笑道:“您看您说的,陆经理入职我们当然欢迎之至。”
      
      “这不跟您开个玩笑吗?我们收到通知了,只不过没想到您坐的统一大巴上来,见谅见谅。”
      
      又道:“房间也已经给您准备好了,视野绝佳,您先看看满不满意,如果满意先放下行李,休息一会儿?”
      
      陆清嘉挑剔的看了对方一样,仿佛是在考虑要不要轻轻放下,最终才脸色一缓,一副不想赶尽杀绝的意思。
      
      点了点头:“那麻烦郝经理带我去宿舍。”
      
      这家温泉酒店规模其实不算小,员工宿舍也算宽裕,高层更是可以单独住一个房间。
      
      虽然不如客房大,但打理的还算干净整洁,陆清嘉颇为满意。
      
      但留在外面大厅看完陆清嘉忽悠全程的玩家们就傻了,这尼玛都行?
      
      他们旁观下来也没见那小子的套路多高深,就是把一个谎言坚持到极致,等别人动摇了,自己也就赢了那套。
      
      可没想到真的就轻而易举的让他混进了山庄的管理层。
      
      不得不说这翻作为,确实让他们更占据主导权。刚才评价他好色不知所谓的玩家,这会儿也改了观点。
      
      没准儿人家真有两把刷子,那么自然得将人争取进玩家团体的。
      
      不过那人也是做戏做全套,回房稍作休整后,就真的出来开始工作。
      
      想来现实中也是干这一行的,上手飞快,办事利索,很明显酒店员工的工作效率提升了不少。
      
      快到吃饭时间了,因为餐厅服务员人手不够,一般这个时候前台的员工也得去帮忙的。
      
      陆清嘉便温声对前台两人道:“你们先去餐厅吧,剩下的我处理。”
      
      待两人走后,大厅里另外几个玩家终于坐不住了,他们来到前台,见陆清嘉正在看员工资料,还有最近的采购单。
      
      其中一个戴眼镜男玩家问道:“哥们儿,有一套啊。你怎么那么笃定那小子会怂?”
      
      陆清嘉看了眼五位玩家,两女三男,看起来已经积累了部分经验,至少每个人脸色都没有当初胖子身上那种心不在焉的惶然。
      
      应该是已经有过几次通关经验的玩家了。
      
      陆清嘉看了一圈不认为里面有真正有用的人,不过一个人的精力始终有限,多几个信息来源没准也能早点发现至今仍存疑的地方。
      
      于是掏出手机晃了晃:“这里的人除了我们都是陷入三天轮回的鬼你们都知道吧?”
      
      “这么大的事故,即便已经过去十多年,网上还是很容易查到的。”
      
      “死了这么多人,肯定得不止一个人负责,上至这座山庄所属的酒店品牌,下至大区负责人,都罗列得清清楚楚。”
      
      “再者这里的人除了我们已经全都不是活人,一群无知无觉重复着死前时光的亡魂,你觉得他们会有向外界联系的意识吗?”
      
      那必须是没有的,否则这个轮回很容易就会打破。
      
      不管是游戏规则设置,还是本世界束缚亡魂没法在白天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的规则,那些鬼魂都会回避与外界联系,否则这个轮回根本不能重复十几年。
      
      所以刚刚那经理被陆清嘉逼着打电话向上司求证的时候,比让他上坟还艰难。
      
      因为陆清嘉早已笃定对方下意识中根本不敢联系外界,连最基本的求证都不敢,加上陆清嘉坦然笃定的态度和没什么破绽的言语行为。
      
      自然就不怪郝经理自我怀疑最终被牵着鼻子走了。
      
      几个玩家听完沉默半晌,这还真不是张口就来,碰运气诈来的啊。
      
      至少说明陆清嘉比起他们,不管是对细节的把控,还是信息的处理,甚至行事主动大胆,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再联想到陆清嘉之前对李太太大献殷勤,众人立马意识到李太太那里可能有重要线索了。
      
      游戏最后的评价奖励是按照各自的副本表现评定的,虽说聪明的玩家可以客套交好,但还是存在竞争的。
      
      于是几人客气的跟陆清嘉互相介绍一番,透露了些他们的发现,并约定有线索可以交换,便匆忙去了餐厅。
      
      这会儿所有客人已经下楼用餐了。
      
      整个大厅还剩陆清嘉一人,他浏览速度飞快,记性也好,很快就将员工档案里的人跟他一路见到的对号入座,时不时用手机搜索一些信息。
      
      基本上所有人都在这里,但唯独一个人——
      
      陆清嘉将那页纸拎了出来——汪铃丽,入职时间200X年10月9号,距离酒店大火仅仅一个多月时间。
      
      也正是这期间,酒店原本使用的统一品牌清洁剂进行过更换,应该是换了供应商。
      
      原本这不算太过异常,但更换的这个牌子与李太太随身带的惯用牌子混合会产生有毒气体这种事,就太过凑巧了。
      
      并且陆清嘉还在维修备忘录上看到了李太太所在豪华套房的厕所门锁坏了,经常会发生里面打不开的情况。
      
      已经通知报修,但这种地方,效率可想而知?
      
      整件事的起因还有手法,至此陆清嘉便全部了然于胸。
      
      正在此时,之前陆清嘉发出去的那条短信也收到了回复——
      
      【你是谁?】
      
      陆清嘉露出一抹鱼儿上钩的惬笑,输入一行字【我只是一个欣赏您夫妻俩清洁剂品味的人。】
      
      【您的两任妻子,在这方面化学反应很强呢。】
      
      不必透露太多,知道的人单单听这几个关键词就够了。
      
      那边果然慌了【你想要什么?】
      
      陆清嘉回答【一千万,三天后八点XX温泉山庄交割,迟到一秒,交易作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基友们的推文,新来的小可爱们欢迎哦。
    今天照例200个红包奉上,多多留言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