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齐笙来到厨房,亲手给廖思齐做了一份长寿面——最简单的清汤面,卧了一个荷包蛋。
      
      一开始,廖思齐想跟他一起下厨,但齐笙执意把寿星赶回了客厅。
      有廖思齐在他身边,他难以平复浮躁不安的心情,他需要趁着煮面的时间,让心底那些萌动、欲念和奢想都暂且沉淀。
      
      今天遇到的人和事,对齐笙来说,仿佛一个奇迹。
      
      他的眼界、情感、心智都在今天向前跨越了大大的一步,他在今天经历了许多的人生第一次,这样的成长速度让他亢奋,也让他慌张。
      
      他知道,自己是幸运的,而在诸多幸运之中最为幸运的一点是,他遇到的人是廖思齐。
      
      廖思齐,完美的廖思齐。无论样貌、财富、能力、品格、眼界,都完美无缺的廖思齐。
      他风流阔绰却心胸坦荡,身上没有一丝一毫龌龊恶浊。虽然有一些小小的顽劣气性,但那些东西并不会玷污他善良的本心,正如家庭的不合也没有损害他与生俱来的阳光与热情。
      
      他是光辉耀眼的廖思齐。
      
      齐笙忽然很满足,即使他所奢想的那些东西永远无法变成现实,他依然觉得满足。
      能结识一位优秀的同学,能体验一些不一样的人生经历,这本来就让人满足。
      更何况,他还能亲手为他做一碗汤面。
      这件事有点亲密,有点温馨,有点……让人不好意思。
      
      他恐怕永远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但仅这一次也够了,他知足了,他会永远记住这一天。
      
      面条煮好了,齐笙熄灭灶台,把简单的汤面收进碗中。
      
      他捧着热腾腾的面碗来到客厅,像捧着自己那一颗清白炙热的心。
      
      “生日快乐,”齐笙再一次说。
      他对廖思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祝你长命百岁,一辈子健康、平安。”
      
      廖思齐愣了愣,他透过氤氲的热气,望着齐笙那一张情真意切的面孔。
      
      其实这张面孔对他而言还有些陌生,他与齐笙,今天只是第一天认识。
      但即使如此,此时此刻这个人端着一份清汤寡水的面条,热烈地为他一辈子的光阴送上祝福,他却丝毫不觉得滑稽或谄媚。
      
      他只觉得温暖,似乎还有点甜蜜,又似乎,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力量,让他相信,让他感恩。
      就好像,齐笙说他一生健康平安,他便真的能无病无灾,一生顺遂。
      
      齐笙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将碗放到他面前,说:“做得不好,你别嫌弃,没掌握好分量,煮多了,你就象征性吃一点,算是个生日的彩头。”
      
      “不多,我还没吃饱呢。”廖思齐拿起筷子,先把荷包蛋三口两口吞进肚子,又飞快地吃起面条。
      
      “好吃,你做得特别好吃。”他分出一半舌头,含糊不清地说,“比三食堂那个砂锅面还好吃。”
      
      齐笙笑了:“你就别客气了,我知道我自己做饭是什么水平。”
      
      “反正比我强多了。”廖思齐抬起头,也冲齐笙笑了笑。他笑得灿烂异常,眼角眉梢都起了笑纹。
      
      不一会儿,长寿面被一扫而空。
      廖思齐忽然问齐笙:“我今天过生日,19岁,你呢,比我大还是比我小?”
      
      “小一点,小半年。”齐笙说。
      
      “哦?”廖思齐挑挑眉毛,“那我是你的哥哥咯?”
      
      “非要这么说……嗯。”齐笙不想承认,但只能点点头,“我去洗碗。”
      他莫名有点害羞,拿起空了的面碗,想马上逃去厨房。
      
      然而廖思齐抓住了他的胳膊。
      “不用你洗碗,明天有阿姨过来做家务,留给她就行。”他坏笑了一下,“既然我比你大,你得叫我哥哥啊。”
      
      “啊?不用了吧,我们是同学……”齐笙往后退。
      
      “是同学我也比你大呀。”廖思齐不依不饶,“这儿没别人,现在叫一声,到了学校我肯定不让你叫了。”
      
      “……”齐笙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廖思齐,红晕沿着耳根蔓延,“不……那就,就今天一次。”
      
      “嗯!”
      
      齐笙受不住廖思齐火热的眼神,只得低下头,小声道:“……哥,思齐哥哥。”
      
      说完这句他就噤了声,连呼吸都轻了,臊得不敢再看廖思齐的眼睛。
      
      而廖思齐也安静下来,他怔了怔,忽然松开齐笙,自顾自跑去了卧室。
      “等我一下。”他头也不回地说。
      
      一阵寂静,然后是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好一会儿,廖思齐从卧室走出来,手上拿了一件白衬衫。
      
      “今天那件衣服……”他无端变得笨拙,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跟齐笙说,“我知道你喜欢那件衬衫,改天我去买了送给你。”
      
      “不用不用……”齐笙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又提起这件事,连忙拒绝。
      
      廖思齐打断他:“这件是我高中的校服,也是衬衫。你要是不嫌弃,先拿着穿。我有好几套校服,这件没穿过几次,不脏。”
      
      他抓起之前随意扔在一边的购物袋,把手上的衣服放进去,硬塞给齐笙。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学校吧。”
      说着,他连推带拽,把齐笙拉出了门。
      
      电梯缓缓下降,银白的轿厢内壁上映照出两个人的身影。
      齐笙缩在轿厢一角,手心被纸袋的提绳勒得发烫,出了一层薄汗。
      
      廖思齐看着他,暗自做了好几次深呼吸,然后故作轻松地另起话题。
      他说:“我今天从学校回家,是为了把车开过去。之前我怕学校没有学生用的车位,都是打车来回。现在车位解决了,以后你要是想去哪,打我电话,我送你。”
      
      电梯停在地下三层,廖思齐一边说,一边引着齐笙往车库走。
      
      他在地下停车场有私人车库,随着二人走近,自动电子门徐徐打开,一辆火红的跑车如一匹充满野性的红色烈马,跃入眼帘。
      
      齐笙呆立当场。
      
      这一天,他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到财富的力量,然而,每当他以为已经触碰到了财富的极限,后面总有更大的震撼冲击他的心灵。
      
      廖思齐轻松自在地走了过去,蝴蝶式车门高高扬起,被唤醒的跑车宛如蓄势待发的翼兽。
      
      他回头对齐笙笑了笑:“傻站着做什么,快过来。认识一下我亲爱的小红。”
      
      “小红……?”
      
      “嗯,这是我妈送我的升学礼物。”提起自己的座驾,廖思齐彻底放松下来,语气亲昵,“不过我妈给我的钱不够,我又找我爸凑了一些。”
      
      “升学礼物不是房子吗?”
      
      “房子……”廖思齐把齐笙推进副驾,替他扣上安全带,“房子不算,她就是借我住一下。车是我的,不一样。”
      “哦。”齐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他好奇地观察着车内豪华的内饰,悄悄用手指按压身下的真皮座椅,一体式的运动座椅完美贴合身体曲线,齐笙感觉自己周身上下被一股温柔而强大的力量包裹着,无法抗拒。
      
      廖思齐美滋滋地摸着方向盘,说:“现在买车还得靠我爸妈,也不敢买太好的,等以后我自己的生意做大了,挣了钱,一定要把自己喜欢的车都买回来,在车库里排队站成一排。”
      
      “这车,还不够好吗?”齐笙觉得难以置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
      满眼奢华,齐笙一时不知该从何处说起。
      “……这样,只有两个座位的车。”
      
      “哈哈哈。”廖思齐不禁笑起来,“确实,两个座位足够了。我还开过一个座位的。”
      
      一个座位?
      齐笙好奇:“……赛车吗?”
      
      “拖拉机。”廖思齐偏过头看了齐笙一眼,脸上全是调侃的笑意。
      
      “……”
      
      “你别看不起拖拉机,”廖思齐说,“兰博基尼就是做拖拉机起家的。”
      
      齐笙欲言又止,他看了看认真开车的廖思齐,又慢慢把视线转向窗外,欣赏自己从未见过的、大城市里霓虹绚烂的夜景。
      许久,他轻声说,“我没看不起,在农村,拖拉机很有用的。”
      
      车里安静下来,廖思齐放慢了驾驶速度。崭新的红色跑车在望河的万家灯火中悠然前行,披着星辉与灯彩,载着一双年轻人欢喜与惆怅的心事。
      
      快到学校大门的时候,他忽然把车停到了路边。
      
      犹豫了片刻,廖思齐转过半个身子,对齐笙认真地说,“今天,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
      
      “谢……”齐笙以为自己听错了,“是我该谢谢你。”
      
      廖思齐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谢谢你帮我庆祝生日,我很多年没有过生日了,今天真的特别高兴。非常高兴。非常非常高兴。谢谢你。”
      
      “你别这么客气,我也没做什么啊,反倒是你给我买了好多衣服。等奖学金发下来,我把钱还给你吧,我知道……”
      
      齐笙说得真切,还有点着急,这时,廖思齐忽然伸出手,盖住了他的手背。
      
      “不用还。”他说,“蛋糕很好吃,面也很好吃,连面汤都很香。谢谢你,我……”
      
      他说不下去了,他看着齐笙那双纯净的眼睛,万语千言,悉数压在了心里。
      
      夜风清扬,城市中绽放着无数璀璨的霓虹,而那双眼睛里,却盛满了冰清玉洁的月光,好像轻轻一碰,就要流下泪来。
      
      这是最美好的九月,这个叫齐笙的男孩子,他刚刚从贫瘠的故乡来到望河,心中有些不安,有些自卑,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
      他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轻易就会被吸引。
      他还什么都未曾经历,什么都不懂。
      廖思齐想,我只是想玩玩,找寻一些轻浮的安慰,我不该害他误入歧途。
      
      他把手从齐笙的手背上挪开,坐正身体,重新踩下油门。
      
      “我们回去吧。”他声音有些哑,“衣服你拿着穿,反正你的尺码我也穿不了,你不要就浪费了。衬衫你拿回宿舍试试,能穿就穿,不能穿就算了。”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多联系。难得我们……这么有缘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走过路过的各位小天使,求个收藏评论,么么哒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