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送餐员的电话打破了二人之间迷乱的气氛。
      
      廖思齐深深看了齐笙一眼,然后拿起钱包去门口取餐。
      
      齐笙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直到廖思齐走到玄关后看不到了,才颓然地呼出一口气,用一只手蒙着脸,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
      
      藏在掌心的手指还是湿漉漉的,有些黏,黏得他心里发痒。
      他偷眼观察着门口玄关处的动静,舌尖在干涩的唇边蠢蠢欲动——
      那份湿漉漉的黏滑,好想,好想尝一尝……
      
      心脏乱跳,齐笙越发觉得热。
      
      这时廖思齐拎着一摞餐盒走回来,有意不提之前的暧昧,清了清嗓子,道:“去洗手吧,吃饭。”
      
      “哦。”齐笙有点不敢看廖思齐的眼睛,他站起来,顺着廖思齐指示的方向,沉默地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宽敞,而且富丽堂皇,全铜的水龙头手感细腻,打开之后水流服帖温润,溅不起一点水花。
      明亮的灯光映照在印花瓷砖和磨砂玻璃上,折射出炫目的光点,晃了齐笙的眼睛。
      他看着墙壁上光洁的大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
      
      他仿佛看到了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
      
      齐笙俯下身,用冷水抹了一把脸,然后用力搓洗双手,洗了很久很久……
      
      直到心情终于平复下来,齐笙才走出洗手间。
      
      廖思齐还在等他。
      “怎么这么慢。”那个人像是饿了,连声招呼道,“快过来,菜要凉了。”
      
      “……其实不用等我。”齐笙说。
      
      廖思齐把筷子塞到他手里,将餐盒在齐笙面前一字排开:“特意买来招待你的,我自己哪吃得了这么多。”
      
      鱼片粥鲜美的味道钻进鼻翼,也勾起了齐笙胃里的馋虫。在银河百货的试衣间里折腾许久,他也饿了。
      
      癞□□虽然吃不到天鹅肉,但能跟天鹅王子同桌吃一顿晚餐,也算是赚足了运气。
      
      这样想着,齐笙暂且放下心里那些杂七杂八的混乱念头,拿起筷子,开始享受面前这一餐美味佳肴。
      
      他还记得刚才廖思齐对着电话报出的一连串菜名,迷迭香柠檬烤鸡、荷兰豆、八珍豆腐……
      
      迷迭香是什么他根本不知道,荷兰豆倒是听说过,但从来没有尝过味道。
      至于八珍豆腐,他前两天刚在学校食堂里吃过这道菜,即使食堂只是用便宜的蟹棒充作海鲜,也已经让齐笙大快朵颐,齐笙根本没想过,真正的八珍豆腐,里面真的会有八味鲜美的食材。
      
      廖思齐看到齐笙每吃一口,眼睛里都闪烁着惊喜和满足,心中十分欣慰,他微笑着问:“好吃吗?”
      
      “嗯。”齐笙知道他没有取笑自己的意思,但还是故意自嘲道,“可惜我是个大老粗,只知道好吃,尝不出门道。学校食堂我也觉得挺好吃的。”
      
      没想到廖思齐却说:“望大的食堂确实不错,我也挺喜欢。”
      见齐笙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他补充说:“真的,我不骗你。三食堂的那个什么砂锅面,我经常去吃。”
      
      “是么……”齐笙明显不太相信。
      
      “是啊,我骗你这个干嘛。”廖思齐把那块东坡肉夹到齐笙碗里,转换了话题,“再尝尝这个,专门给你点的。你太瘦了,要多吃点肉。”
      
      东坡肉色如玛瑙,呈现出诱人的光泽。在廖思齐的注视下,齐笙不好意思大口咀嚼,便只沿着边缘咬了一小点,唇角染了一丝亮晶晶的油光。
      
      廖思齐体贴地抽了一张面巾纸递过去,斟酌着,轻声问:“你一个月,真的只有300块伙食费?”
      
      “啊?”齐笙一惊,筷子磕了碗边。
      他尴尬地掩饰道:“其实是……学校食堂的饭菜便宜,我算过,一天10块钱足够了。”
      
      廖思齐不置可否,他把碗筷放下,双手枕在脑后,前后晃了晃身子,像在考虑什么事。
      
      “想做兼职吗?”他忽然问齐笙。
      
      两人眼神对上,齐笙愣住了,下意识地想到些什么,耳根陡然红了一片。
      
      他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越是在乡野粗鄙的地方,越容易听到那些带着颜色的地摊故事,情妇、二奶这些词他并不陌生,而今天遇到廖思齐之后这一连串的事情,怎么想怎么像某些恶俗小说里的情节。
      
      齐笙不能确定,廖思齐是不是真的有那种龌龊的心思。
      
      而更让他纠结矛盾的是,他自己也有私心。
      如果廖思齐真的有那种意思,他是愿意的,不是因为钱,而且因为他对廖思齐的欲念如春火燎原,烧得心脏发疼,无从躲藏。
      
      齐笙不知道,自尊心与恋慕心,该如何取舍。
      
      齐笙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廖思齐,欲言又止。然而廖思齐却坦坦荡荡,十分诚挚地又开了口。
      “是这样,我自己有一家做外贸的小公司,高三这一年忙着学习没怎么打理,现在上了大学,我想要重新操持起来,正缺个人手,你要是有空,来给我帮帮忙?”
      
      齐笙瞠目结舌:“你有……一家公司?!”
      
      “嗯。”廖思齐点点头,“我这人对学习一直不上心,之前想着干脆高中毕业就不念书了,自己做生意赚钱,就搞了这么个公司,搭着我妈的关系,揽点小买卖。后来有一次我跟我妈吵架,她挖苦我游手好闲不学无术,我脑袋一热,就说我也能考上你的母校望河大学,然后,我憋着一口气,请了好几个家教老师,狠狠补了一年多的课,高考将将过了望大的分数线。”
      
      “你……”齐笙十分震惊,感觉难以置信,“太厉害了。努力读一年书就能考上望河大学的管理学院,还自己开公司,怪不得学校让你在开学典礼代表新生发言。”
      
      “那个发言是真的没什么意思,真的。”虽然这样说,但看着齐笙钦佩的表情,廖思齐还是翘起了嘴角,“我妈是校友会的常务副会长,管理学院的新生辅导员还是我哥们儿,所以才找我去念稿子。而且,我能进管理学院也是因为我妈托了关系,不然单凭我的分数,只能被调剂到最冷门的专业。”
      
      齐笙傻乎乎地听着这一切,心里没有一星半点的嫉妒,反而愈加觉得廖思齐优秀——这个人不仅学习能力强,而且真实又坦诚。
      
      齐笙由衷地说:“不管怎么讲,你都很厉害了,一年多的时间能摸到望河大学的分数线……换做是我,想都不敢想。”
      
      “咳,先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廖思齐被夸得很受用,“你要来我公司做兼职吗?工作时间灵活,可以根据你的课程表安排,内容也简单。你英语怎么样?”
      
      “我……”齐笙原本心里跃跃欲试,结果被这一句话问得哑了火。
      
      “我英语……一般。不太好。”他说,有些惋惜。
      
      “也不用太好,”廖思齐试图争取,“能回邮件,能打电话确认订单就行,有的客户可能有点口音,刚开始不太习惯,适应几天就好了。”
      
      然而齐笙还是摇头,廖思齐想了想,便不再勉强他。他猜测齐笙家庭条件差,又是来自教育水平落后的地区,可能在英语方面真的不太擅长,这项工作大概确实不适合他。
      
      于是他又提出一项新的工作内容。
      “数据库学过吗?会简单的操作就行。”廖思齐说。
      数据库是他高中计算机课上学过的,他觉得齐笙肯定也有所接触。
      
      没想到,齐笙还是摇头,脸色越来越窘迫。
      
      他只是想给齐笙一些资助——不是简单的给钱,是给他兼职工作的机会。廖思齐没想到,那些在自己看来十分简单的事情,对齐笙而言,却是不敢接手的重担。
      
      二人沉默了片刻,齐笙勉强对廖思齐笑笑,说:“看来我没法去你的公司做兼职了。以前,我看到‘高分低能’这种说法,心里还觉得不服气,现在进了大学没几天,我觉得自己就是典型的‘高分低能’。”
      
      “你别这么说。”
      
      “是真的。单说我们宿舍,就有一个高中化学竞赛获奖、拿了五十分自主招生加分的同学。另外一个同学体育特别好,跑马拉松还拿过名次,我本来以为他是体育特招生,结果不是,也是通过高考高分考进望大的。比起你,比起他们,我这个新生奖学金真的算不了什么。”
      
      “不,”廖思齐语气认真,“新生奖学金真的很了不起,特别是,你能得到新生奖学金,就更加了不起。”
      
      廖思齐把那个“你”字咬得特别重,继续说道:“我就事论事,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你不要放在心上。你觉得自己‘高分低能’,是因为英语不好、不会编程、没得过竞赛的奖项、没跑过马拉松。但是,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英语不好是因为你身边没有学习英语的环境,不会编程是因为你们学校根本没开计算机课程,更别说竞赛和马拉松,你根本接触不到这些东西,又怎么会在这些方面取得成绩。这些事情不能说明你没有能力,只能说明你没有一个好的起点,你没有投胎到大城市,没读过重点高中,没上过补习班,仅此而已。谁都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起点,但你已经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天赋来到了望河大学,现在,你和我,和那些竞赛获奖的、跑过马拉松的人都站在了相同的平台,相同的位置,拥有相同的教育资源,我们大家现在是一样的,从现在开始,才是证明你能力的时候。齐笙,你不必自卑,也不必妄自菲薄,我们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
      
      廖思齐的话掷地有声,齐笙听得心里起起伏伏。
      是啊,他也不甘心给自己贴上“高分低能”的标签,他一直坚信自己是聪明的,也是有能力的,只是开学以来他见了太多以前从没见过的世面,所以难免有些自惭形秽。
      
      今天廖思齐的一席话让他内心清明了不少。他想,虽然他的中学时代苍白无趣,但他一定要抓住在望河大学的这四年宝贵时间,努力奋斗,成为一个优秀、精彩的人。
      成为一个能与廖思齐比肩而立的人。
      
      廖思齐刚才说“我们站在了相同的地方,我们是一样的人”。
      齐笙知道这是台面上的客套,但当他听见对方这样说的那一瞬间,还是产生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妄想——
      假如自己不是癞□□,而是丑小鸭呢……
      
      “快吃吧,时间不早了。”廖思齐把餐盒往齐笙面前推了推,想起刚才信口胡诌的话,笑着说,“以后我们一起去三食堂吃砂锅面呀!”
      
      “好。”齐笙也笑了,然后,他忽然想到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
      
      “面!我们忘了吃面,”他睁大眼睛看着廖思齐,“今天你过生日,应该吃长寿面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齐笙的名字取自成语“比肩齐声”,但因为犯了作者名讳(……),所以改了一个字。
    下一章会有素手做面汤的小可爱出没~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