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垩与甜荷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廖思齐把齐笙送到宿舍楼门口。
      
      豪华的红色跑车十分惹眼,引得几位晚归的同学驻足打量,悄声议论。
      
      齐笙抱着购物袋走下车门,拘谨地跟车里的人道别:“再见,谢谢你送我回来。”
      
      “再见,开学典礼见。”廖思齐朝他笑笑,“快回宿舍吧。”
      
      “嗯。”齐笙转身走进宿舍楼。
      
      廖思齐从车上下来,目光追逐着齐笙离去的背影。
      他站在黑暗的树影里,脑子里飘过许多乱七八糟的念头,直到齐笙拐了弯,从视野中消失,他才自嘲地笑了笑,重新上车,披着夜色,慢慢开回了管理学院的宿舍楼。
      
      ……
      ……
      
      这是开学以来,齐笙第一次晚归。
      
      一踏进宿舍门,罗小军就大呼小叫地喊起来:“你可算回来了!幸亏咱望大没有查寝的规矩,不然你绝对要写检查的。快给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好东西买到现在,乐群市场这么晚才关门?”
      
      金楠正在罗小军的上铺用笔记本电脑看电影,听见声音,他按下暂停,摘了一边耳麦,探头往齐笙这边瞅。
      
      在金楠对面,任慕坐在上铺看书,他也听到了罗小军的大呼小叫,懒懒地抬起眼皮漠不关心地瞥了一眼齐笙,然后便把视线转回到书页上,继续专心学习。
      
      言涛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立刻随着罗小军一起围拢到齐笙身边。
      罗小军看了看齐笙手里拿的东西,不可思议地惊叹道:“现在的水货已经能做到这个程度了?!连购物袋都仿得这么精致,跟真的也差不离吧。哥们儿你在乐群市场哪家店买的,多少钱,改天也带我去买几件?”
      
      “我……”齐笙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言涛也有些惊讶,他细细观察着齐笙的表情,旋即意味深长地笑了,说:“小军你别露怯,这明显是真货。来,楠哥给鉴定一下,这是不是专柜正品。”
      
      他扯着购物袋的提绳,抬高给金楠看。
      
      金楠不喜欢言涛这样明知故问的夸张表情,没搭腔。
      
      他早就认出了那个硕大的logo,也知道整个望河市只有银河百货能买到这个牌子。
      
      但是……银河百货,齐笙?
      
      金楠觉得难以置信。他疑惑地看了齐笙一眼,想问些什么,但顾及宿舍里现在人太多,便没有问出口。
      
      这时宋天阳洗澡回来。他穿着短裤,裸着上身,短发还在滴水,表情一如既往的冷酷。不过,看见齐笙,他还是随意地打了个招呼。
      “刚回来?浴室已经关门了。”宋天阳说。
      
      “哦。”齐笙巴不得有人岔开话题,连忙道,“没事,我去水房冲冷水澡就行。”
      说着,他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进衣柜,然后拿了脸盆毛巾,闷头走出了寝室。
      
      齐笙出门之后,屋子里安静了几秒。
      宋天阳神经大条,没察觉出任何异样,他见任慕还在上铺看书,姿势跟他去洗澡之前一模一样,忍不住用毛巾抽了抽任慕的枕头,笑道:“你可真行,还在读英语,分级考试想考满分啊?”
      
      任慕看看时间,把书塞回小书架,伸了个懒腰,说:“满分我不敢想,只要能考个A等,我就谢天谢地了。”
      
      “啧啧,太假。任慕你太假了。”罗小军叹着气,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大一新生里至少有百分之二十的A等,还能少了你的份?话说……”
      
      他忽然看向宋天阳。
      
      “天阳,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成天在我面前扮酷,连句话都不跟我说,我真以为你是个冷酷少年呢,结果刚才你不光主动跟齐笙打招呼,还跟任慕开玩笑,搞什么啊你,我到底哪里惹你了?”
      
      “小军你没惹他,”言涛笑着打趣,“没发现吗,天阳只喜欢跟学习好的人交流,他是嫌弃你成绩太差——高考数学考不到100分的人不值得他浪费时间。”
      
      开学之后的这几天,他们6个人在宿舍里进行了好几场卧谈,虽然话题每每拐到班级里的女生身上,但好歹也让他们几个互相摸清了彼此的基本情况。
      
      比如,金楠家里并不同意他来望河大学念化学专业,已经在帮他联系国外的商学院,想逼他转读商科,毕业后接手家业。
      再比如,任慕没有利用50分自主招生加分去读热门专业,是因为他一心想要出国深造,而他觉得化学专业容易得到OFFER和奖学金。
      
      罗小军的奇葩高考成绩也是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之一。
      罗小军原本并不偏科,但高考时不知中了什么蛊,语文英语和理综全都发挥超常,分数堪比清华北大种子选手,可惜数学成绩让人惊掉大牙,只有区区90多分,最后各科分数削峰填谷,正负相抵,总成绩跟他平时模拟考差不多,清华绝对没戏,差不多只能来望河。
      于是,高考数学成了罗同学不可言说的痛,谁跟他提这一茬,他就能现场表演兔子急了要咬人的戏码。
      
      “有没有搞错!”罗小军拍床而起,“我理综285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要是跟齐笙一样高考数学满分还能在这儿跟你们谈人生,我早去清华北大了。”
      
      宋天阳皱着眉。
      “我对你没意见。但是你有的时候……像个同性恋,我受不了。”
      
      “噗——”罗小军一口水喷到了床单上,“你他妈!老子干你妹!”
      
      他万万没想到宋天阳会给他这么一个理由,顿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可笑的侮辱,一时激愤难平,只能吐出一连串的脏话骂骂咧咧,其余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不知是在笑罗小军,还是在笑宋天阳。
      
      几个人笑够了,任慕说:“行了,差不多熄灯睡觉吧。明天上午还有院系学长见面会。”
      
      “齐笙还没回来。”金楠说。
      
      “那就让他关灯呗。”罗小军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平了。
      
      言涛眼珠一转,又提起了刚才的事,语气神秘兮兮地说:“楠哥,齐笙买的那些东西,是真的还是水货啊?你见多识广,说说呗。”
      
      金楠回答:“没看清,认不出来。”
      
      “别呀,楠哥要是认不出来,咱哥几个就没人能认出来了。”言涛笑了笑,“要是真的,得不少钱吧。那一大袋子,我估计没五位数下不来。”
      
      金楠不吭声。
      
      罗小军觉得言涛在开国际玩笑,嗤道:“你胡说什么呢,困傻了吧,赶紧睡觉。”
      
      “得嘞,我睡觉。”言涛翻了个身,“我就是好奇,真的好奇。”
      
      宿舍里很快安静下来。
      没心没肺的罗小军发出轻微的鼾声,不一会儿,宋天阳也进入了梦乡。
      任慕闭着眼睛,嘴里默念英文单词,半梦半醒。
      
      金楠仰面躺着睡不着,脑海中一时闪过刚刚看完的枪战电影,一时又浮现出齐笙那张清瘦的脸,和购物袋上那个刺眼的logo。
      言涛也醒着,他面朝墙壁侧躺,机警地支着耳朵,倾听走廊里的动静。
      
      不一会儿,齐笙回来了。
      
      他静悄悄地进门,轻手轻脚把脸盆放在床下,迅速熄了灯。
      然而他并没有立刻上床,而是站在地上踟蹰了一小会,然后摸黑走到衣柜前,慢慢拉开了自己的柜门。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齐笙找出了什么东西,这才拿着东西蹑手蹑脚地爬到上铺。
      
      床板吱呀作响,宋天阳好像被惊醒了,嘟哝着翻了个身。
      
      然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再然后,一切归于安静。
      
      言涛仍在侧耳倾听,却再听不到什么,只有窗外远方传来几声依稀蝉鸣,仿佛是在吟唱这个夏天最后的炙苦和疯狂。
      于是言涛也翻了个身,悠悠睡去。
      
      只有齐笙睡不着。
      
      手机在枕头边放着,收件箱里最新的一条短信,来自廖思齐。
      刚才齐笙在水房光着膀子擦身体的时候,这条短信忽然飞了进来,简简单单,只有两个字:晚安。
      
      两个字,却叫齐笙欣喜若狂。毛巾掉进水槽里也不顾上管,他在旧短裤上擦了擦手上的水,飞快地按下手机干涩的按键,回复道:“你也是,晚安。”
      
      消息立刻发送了出去,齐笙却更加魂不守舍。他后悔自己回复得太简单,太敷衍,他也在期待,那个主动发来短信的人,会不会再发来下一条消息。
      除了晚安,他还会说些什么呢?
      
      水房里人来人往,笑闹声不断。齐笙独自站在一角,支着瘦骨伶仃的身体,看上去孤僻而沉默。
      没人知道,他很热,裤兜里的手机像一块热烙铁,就连冷水毛巾擦在身上,他也感觉不到半点清凉。
      
      心里像烧着一团火,他活了十几个年头,从未经历过这么炎热的夏天。
      
      ……
      ……
      
      可惜廖思齐到底没有再发来只言片语。
      
      齐笙躺在床上,看着黑洞洞的天花板,不敢关机,只能把廖思齐的衬衫抱在胸口,悄悄展开,将整张脸都埋在那散发着洗涤剂清新味道的布料上。
      
      今天他得到了许多新衣服,但再多时髦的衣服也比不上一件廖思齐穿过的衬衫。
      这些触碰过那个人肌肤的布料此刻紧紧挨着齐笙的身体,只是想到这里,齐笙就觉得头晕眼花。
      他着迷一般地深深呼吸,尽情用嗅觉去想象廖思齐残留在这件衬衫上的所有印记。
      
      甚至,只是嗅觉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
      
      像是被黑暗中的妖魔蛊惑,齐笙忍不住伸出舌尖,试探着,轻轻舔舐衬衫的领口,在衣料上留下一串洇湿的痕迹。
      纤维摩擦着他柔嫩的舌尖,有些干涩,却也像在挽留,像在吸引。
      
      齐笙按捺不住地翻了个身,然后继续顺着衬衫领口反复摩挲舔.弄。宿舍里熟睡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他却了无睡意。
      
      一夜迷乱。
      
      早晨起来的时候,那件衬衫盖了他的半个身体,袖子缠在大腿上。齐笙一下子就醒了,趁其他人不注意,慌里慌张地把衣服折了两折,塞到了枕头下面。
      
      宋天阳早早就出去晨跑了,金楠、罗小军、言涛还在睡,齐笙和任慕先后从上铺爬下来,拿着牙刷出门,去水房洗漱。
      
      任慕看着齐笙的面色,问:“没睡好?”
      齐笙连忙摇头:“挺好的。等会儿要开班会是吧?”
      “嗯,请了几个学长学姐来交流一下。对了,你是不是认识大四的孟小词学姐,她说和你见过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的消耗速度让我有点慌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