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临危受命

      
      连日的鹅毛雪在这天稍事休息,天空露出了灿烂的阳光。可惜,总有那么一些角落,是温暖无法进入的世界。
      便利店买来的食物包装半开着被冷落在客厅的玻璃桌上,得宠的确是一瓶瓶的啤酒,还有乱七八糟的感冒药和胃药。几件外衣纠缠着躺在沙发里,快要将一个高大的人彻底掩埋。
      遥软绵绵地蜷缩着窝在那里。受不住胃里的翻滚,她随便买了些食物和药物,用啤酒和着倒进肚里,然后便模模糊糊小睡了一回。
      可是,她马上就后悔了。
      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自己永远这样睡着。那样的话就不会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空荡荡毫无生气的房子,就不会只能在梦中才看到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面孔。
      遥不由得身子缩得更紧一些,然后用力嗅了嗅,只有皮革混合着酒精散发出奇怪的味道。她嘴角一扬,嘲笑着自己的白痴。
      那个人的气息、那个人的温暖早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自己的幻想,毫无意义的幻想。
      兜兜转转,原来自己竟是一只可怜的白老鼠么?竟是命运摆弄的棋子么?是一只被人放到天上然后又割断绳子的风筝么?
      从来不曾想像过的、天王遥傲气全被消磨的一天,难道就是这样的?
      她咬着牙,手指深深地陷入沙发之中,仿佛想抓住什么,然后吼叫着问个一清二楚。
      胃依旧火辣辣地翻滚着,该死的药一点用处也没有。可是遥庆幸,痛楚反而让自己暂时能忘掉一些事情、忘掉一些人。
      「你怎么弄成这样了?」一个声音兀自响起,让遥冷不丁地吓了一大跳。
      「对不起,是我。真琴。」本来看到屋子的状况就要暴怒的她在接触到那双眼睛的时候,一下子软了下来。
      那双原本凌厉有神的眼眸如今又红又肿,甚至在被它扫射过的一刻,根本不敢相信那是一双活人的眼睛。而那凌乱的金发也仿佛失去了应有的光泽。
      看到真琴惊讶地伫在原地,遥疑惑地望了望她,视线又转向了大门的一边。
      「我看到你买了东西进屋,门也没有关好。」真琴迫使自己的注意力稍微离开那毫无血色而越发瘦削的脸,转身环顾了一下屋子。
      遥爱理不理地别过头一言不发,摇摇晃晃地挪到玻璃桌上,半趴着从杂物中翻出药,又拿起一瓶啤酒准备灌下去。
      「你犯什么傻?啤酒怎么能和药吃啊?!」真琴急忙大步向前一把夺过来啤酒瓶,无意中碰到遥火热的手掌,这就给吓了一跳。「你发烧了?!看过医生了没?都病成这样子了,还不让我们知道!」
      遥厌恶地甩开真琴的手,扔掉了药,瞪了她一眼后自顾自地重新倒进沙发里。
      真琴刚开始的心痛即刻被遥的态度惹火了。“你没必要这样。要不是土萌博士载我来,我也不想来。要不是他说我们都是女孩好说话,我也不会留在这里自讨没趣。”
      没有动静。真琴火也大了,顾不得眼前是个病人,冲过去就扯起她的衣襟。「你给我好好站起来!」
      遥倒是起来了,不过软绵绵地甩开真琴的手,然后目无表情掉头转向卧室,跳到床上拿被子罩住自己。
      真琴尾随而进,卧室的情形更加满目苍夷。她来到窗前,一把拉开严实的布帘推开窗户,,任由灿烂的冬日直射进屋里。然后回身用力扯下遥的被子掷到地上。
      遥不厌其烦地手臂撑着坐了起来,咬牙切齿地看着碍事的人。
      「不乐意了?起来骂我啊,要不咱们打一架,你不是空手道黑带吗?」
      遥依旧不语,起身准备逃出去。
      「好,你走吧,我来帮你清理房间。」语毕,真琴果真动起手来。遥忍不住回头一看,立刻魂飞魄散。
      之间真琴把放着遥和满合照的相架、满的画、满的水杯、还有小提琴一同抱在怀里,径直走到窗前,一股脑儿把东西全扔了出去。
      「你干什么?!混蛋——」病了多天的遥反应自然慢了,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阻止真琴出人意表的动作。「我的东西!」
      遥气急败坏地试图从这位于二楼的窗户跳出去,荒唐的行为被真琴及时制止。
      「给我回来。哈很好,你终于说话了,还说了两句。」真琴半带嘲讽地扬起嘴角的笑,「人都死了,你还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她没有死!」遥咆哮着。
      「那你干嘛一开始就没有去找她?」
      遥脸色由青变紫,不再理会真琴,侧身想要避开她往外走,却被真琴一把拽住手臂。
      遥像触电般地挥手企图再次甩掉这个贴身膏药般的马尾女孩,可虚弱的身体竟然不再受脑部的指挥。虽然隔着衣服,手臂感到真琴用了很大力气。
      这实在是个叫人羞辱的一刻,遥再也无法忍受真琴的「多管闲事」。
      「我不是你的犯人,你给我放手!」
      「你连自己都不珍惜,还要那些破玩意干什么?」
      「我天王遥的事,任何人都管不着!」
      「我就是要管!我就是要骂醒你这只只会自欺欺人的鸵鸟!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小屁孩!」
      遥强忍着痉挛般的胃痛,手指关节快咯咯作响起来。
      真琴偏偏更和她对着干。「看你现在都什么样子了,你活活辜负了一群关心你的朋友。知道他们在外面为了你多辛苦了吗,你竟然自己躲在这里?!你真是自私又自大的混蛋!」
      遥又何尝不知道呢。车队的公事、长谷川集团股份的问题、生活的一些琐事、满的意外、媒体的追问等等,全部被那几个人扛了下来,为她化解了所有她根本不愿意再去触碰的问题。遥心里很感激这帮朋友,可是只要一想到满,她的生活就无法回到从前了。
      真琴骂得很对。天王遥正是一个自私又自大的混蛋。一直以为自己能保护身边的人,原来竟然自己是最脆弱的那个。
      真琴看着她的方才暴怒的脸色慢慢和缓,继而回复原先苍白,才轻轻松开手,任由遥软软地坐到床上,双手撑着额头。
      「不过,他们都没有怨言,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混蛋会重新振作的,是不是?因为她知道,满如果看见她这个样子,一定不会开心。」
      满——
      这个触动心灵的名字曾经给她无穷的动力,可是现在只留给她无尽的纠结。
      身体轻微的颤动落入真琴的眼里。
      「那天在游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一定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我知道你相信她没死……」
      真琴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固然让遥惊讶,而到了今天才提出这样的疑问,当中的耐性更令人不得不佩服。
      「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觉得她没有死,起码当时没有。可是为什么,卫和土萌博士赶到救起你的时候,你却什么都不再去做?不尝试再跳下水、不要求救护员下海、不去管沙织小姐……」真琴双眼剑似的直逼着遥,她多么期待能得到一个答案,即使她自己也没弄懂自己为什么那么想知道。「甚至连哭都没有! 」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遥放下撑着额头的手,故意别过脸去。
      这种被人看破的感觉实在让人讨厌。这个木野真琴只是个普通的警察,现在却用了什么样的身份来跟自己说话?
      真琴移动到床的另一边,半蹲着仰视着遥低垂的侧脸。「我是不懂!我也没有强求去弄懂。你不想说这没关系。但起码不要把关心你、爱你的人拒之门外。」真琴顿了顿,吸口气才继续往下说。
      「颓废而又自私的天王遥,不值得满不顾一切去爱。无论她是生是死,都不会安心的。」
      遥牙齿紧咬着下唇,略有所思地望着地板,并没有答话。
      「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以后怎么样随你天王遥小姐喜欢。」真琴站起身,不再管遥。关上房门的一刻还是回头望了望依然呆坐在床沿的瘦削身影。
      『祝你好运!』真琴心里默念,转身便离去。
      
      ~~~~~~~~~~~~~~~~~~~~~~~~
      两天之后,遥竟然正正经经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还认真重新打理被丢弃了近3个月的事务,所有人都猜想到底是谁让这个固执得让人咬牙切齿的人回心转意。
      不过,这已经忙得焦头烂额的卫和兔已经谢天谢地了,虽然还没有敢提起之前的事,起可是码看到这个家伙没有变成哑巴已经是万幸。
      谁还有勇气在这个时候再去揭旧伤疤?
      只有把遥骂醒了的真琴才知道,时间并非能治愈每个人。表面上看,遥纵然回归,但是心里一定有什么事情是外人所不知晓和不能理解的。
      然而人不是该有自己的秘密吗?留给她一些空间、留下一些距离,也许事物会变得很美。
      「我脸上有什么?」遥忽然发现真琴失神地看着自己,于是不由得往电梯的镜子中看。
      「没、没什么。一点可以挑剔的地方都没有。」这下反而让真琴红了脸。「谢谢你带我坐新车啊。」
      遥笑了笑,「谢什么?反正我要找懂行的人来给评语。」
      电梯「叮」的一下响了。真琴轻轻叹气,却未被遥所觉察。
      「来我那喝杯咖啡,我再送你回去。」带着命令的口气让真琴觉得好笑,正想说话的时候,兔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差点撞个满怀。
      「你就不能慢慢走吗?」遥轻轻皱下一对好看的眉毛。
      「对不起。那个……长谷川宏二等你好久了。」
      遥疑惑地望自己办公室的方向张望一下,心想他来是干什么呢。
      真琴又轻轻地叹了口气,便与遥和兔二人道别,自行离去了。
      遥推开办公室的大门,一眼便看到了那头银丝的主人正拄着拐杖专心致志地看着墙上的一幅油画。
      满的画,在遥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亲手画了送给她的。
      遥心莫名地颤动了一下。
      「宏二伯父!」
      他缓慢地回过头,「遥,好久不见。」
      的确好久不见。可是人不应该变成这个样子的。眼前的长谷川宏二比遥上次在医院看到他的时候更加苍老而虚弱,完全不是那个曾经叱诧风云的商界强人的模样。
      看来自己不理事的这段时间,长谷川集团确实今非昔比。遥这几天也听众人谈论过发生的事情,外界更是渲染得绘声绘色。宏二虽然能康复出院,可是等待着他的并非好事。一件又一件的商业案件开庭审理、集团内部的分崩离析,甚至他最心疼的女儿也……
      遥制止自己往下想,因为最近她的脑里已经充斥过多的疑问和想法,严重超过所能承载的负荷了。
      她慢慢陪宏二坐到沙发上,又起身给他已经空了的杯里加了茶,才坐下来,不吭声等着宏二开口。
      「很抱歉来打搅你。」
      「不必这样说。」遥带着些许的愧疚说道,「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现在还好吗?」
      「嗯。很好。」
      「她呢?」宏二淡淡地笑了笑,指了指墙上的话。「还是没有消息?」
      遥点点头,喝了口手中的茶。
      宏二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担心,吉人自有天相。海王小姐一定会平安的。」
      遥挤出一个微笑,投去一个谢意的笑。
      「她很幸福,能有你爱她,她一定舍不得不回来。」
      「幸福的是我。」遥的眼光幽幽地看着杯子升腾起来的热气,弥漫出一片温暖的氛围。
      「可惜沙织她不懂得珍惜。」宏二摇了摇头。
      沙织。一个曾经让遥又爱又恨的名字,如今已经逐渐与她的生命越来越远。不过,她已经从土萌口中得知了沙织和星野的事,而且她知道星野也和宏二坦白了两人的关系。
      她着实也没有料想到事情竟会向着这样不知道是错还是对的方向发展。
      「伯父,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我和沙织……你不介意吗?」
      「在她8岁我骂了她没有好好念书,她哭着去找你最后听听话话跟着你去上学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谁能够很好地照顾她一辈子。」
      「对不起,我没有成为你们所期待的人。」同样的话,遥想起了当天和沙织分手的一幕幕。原来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也许这次,我们会发现真正能给她幸福的是星野。」
      宏二转过身,郑重地看着遥。「我知道这次我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不。伯父我相信你不会做那样的事的。」
      「不,你该听我说。」宏二加强了语气,「集团是我的心血,我不能让它毁于一旦。沙织本来有两个可以依靠的事情,一是我留给她的事业,二是——你。可是,她已经失去了其中之一,我不能让另外的也失去。」
      遥逐渐明白宏二的意思了,「星野会有能力照顾她,我的股份也已经转卖给他了。」
      「我今天和星野谈过了。我决定让他接替我成为集团董事长。既然他和沙织也已有了夫妻之实,我确实也要求他能好好对待我女儿。星野和你都是有能力的人,而且都是我从小悉心栽培的。而且星野他……」
      宏二欲言又止的表情让遥一阵疑惑。
      「他做事有分寸有远见,我不怀疑他能让集团从危机中重生。可是——」
      「可是什么?」
      「他有时总是太深沉,心思让人难以猜测。当然,这是在一个商场上打滚的人必备的条件,可是他对我也是这样。有时候我觉得很难读懂他。遥,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我是说可能的话,我知道,这不是你的义务,也太难为你了。可是你就当这是一个老人家的自私吧,我希望你能协助他一下,或者说留意一下集团和沙织的事。那么我即使坐牢也不再有什么割舍不下的了。」
      这样的请求如果拒绝的话是否太残酷了呢。
      「好吧,我答应你。」遥把手按在宏二扶住拐杖的手上,许下了承诺。
      长久以来商场的搏杀练就的坚毅不屈,此时无法让宏二冷静,颤抖着手也握住了遥的,「遥,谢谢你。哦,这个东西我要交给你,可能有一天会用到它,不过我希望没有那一天。」
      宏二挪动右手在身旁的皮包里掏出一样东西。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