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天上人间

      划破长空的枪声、凄厉的叫喊、警车鸣笛、跑步声、各种人声,交织在一起。然后是废弃仓库、散落的纸币、憧憧人影、一片血泊、白色的担架,还有从担架上无力耷拉下来的手臂。
      父亲的手臂,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再者?白色的公寓、穷形极相的人、七零八落的家具,以及温柔的母亲——却同样没有呼吸的迹象。
      最后,一片浓烈的血色把人完全浸没,一丝丝从皮肤渗进每一个细胞。
      令人窒息的红快要将人整个爆裂之际,趴在床边的人惊醒过来。
      整个后背和面上全是汗。
      同一个梦,真是存在过的景象。多少年无数次让星野像今天一样在极度惊恐中醒来。
      唯一不同的这一次,他的身边有一个熟睡的人。
      他低头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让被褥间淡淡的消□□水味使自己清醒一点。然后,他望着床上吃药后沉沉睡去的人。
      离游艇事件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了,而星野也每天奔跑于长谷川集团和医院之间。
      『我不是再三提醒过你们,她不能再受刺激吗?』
      『她的精神现在已经有恶化的迹象,你们一定要随时注意!』
      『真是无法相信,她怀孕你们居然不察觉?』
      『这些药起效慢,但至少能暂时控制病情,关键是不会对胎儿造成副作用……』
      『目前的状况手术的话风险太大了……』
      已经正式称为沙织的主诊医生的水野亚美温柔却不容质疑的声音盘旋在星野的脑际。
      一个月前的事着实让星野方寸打乱。游艇事件之后,沙织情绪相当不稳定,精神也每况愈下。有时脾气暴躁得直摔东西,有时呆呆地看着星野和医生谈话,有时甚至会无缘无故地恐慌起来,对着星野喊「怪物」。
      更何况,那个一个月前沙织在自己家中晕去才无意中发现,忽然出现于他生命中的孩子,彻底扰乱了他的计划。
      这个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的孩子。
      就像今天,当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安睡的沙织之时,心里忽然浮出一阵悲凉和愧疚。
      她好美。她怀着的是个女孩的话,一定更像她。
      星野想起了那个难忘的晚上,想起臂弯里的无限温柔,鼻腔里即时被气血所充斥。
      他好像探身过去拥抱着她,告诉她自己是多么地愿意守候着她,守候着这个流着自己的血液的孩子的出生。
      可是刚才那个梦,让他决定不让情感盖过理智。
      不让那个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人得到报应,他可以面对泉下的父母、可以面对自己隐没多年的姓氏?
      为什么她会是长谷川家的人?为什么她爱的是别人、更是一个女人?!
      星野咬咬牙,思索起曾经浮现的一个不义的想法——公开他与沙织的关系,进而名正言顺地对称为长谷川集团的主宰。
      的确是个不错的想法,而且一再得到宫本智大的鼓吹。
      可是,一方面,这样做会令宏二会因此接受现实地将大权正式让他继承,抑或反而迁怒他污辱了女儿的名节,他还无法确定。
      再者,这样必定会给沙织带来更多的伤害。
      不到最后一刻,星野万万不想用这样的手段。一子错,满盘皆落索。在自己真正称为长谷川集团的掌权人前,星野不允许自己冒任何的险。
      何况现在,代理董事长的位置、天王遥已经转让给他的股份还有股东中主动或被动支持他的人,足以让他呼风唤雨。
      虽然略有枝节,但命运的车轮向着他既定的方向行进。
      天王遥,只要不要妨碍他的话,还是可以放她一马。
      宏二的官司呢?在他和宫本二人这个月以来的「密切配合」下,已经初步成功。宏二病愈之后,就要面对法庭诉讼,如无意外,宏二必将在狱中渡过起码10年的时光。
      一切就等这过去再算吧。
      他帮沙织盖好了被子,然后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便走出了病房门。
      从医院大门迈步出来的一刻,一片雪花打着圈轻轻飘到星野挂在手臂的大衣上。
      原来已经开始下雪了。
      黄昏的太阳软弱无力地落到远处的高楼之后,努力地将最后一片余辉扩散开去。可惜残留的金黄已经无法温暖大地。
      星野淡淡一笑,坐进自己的车内,向宫本智大的住所驶去。
      现在,他已经毫无忌讳地与宫本出席各种场合了。是的,商业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两个长谷川集团的大股东一起,又有谁会猜疑?
      也许,唯一会猜疑的人,已经今非昔比了。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让星野巩固他的统治地位,可以让宫本让长谷川集团投资的□□为自己赚来黑白两个世界的利润,还可以让一个人变得——陌生。
      自从满失踪的那天开始,遥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她没有发怒、没有激动,甚至连悲伤都没有。每一天,她不是疯狂地在赛车场上飞驰,就是跑到了母亲的道场里对着沙包狂轰滥炸。
      可是,除此之外,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一句话。没有人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在想什么。不要说新闻媒体毫无办法从她口中得到任何蛛丝马迹,连木野真琴、地场卫、月野兔、土萌创一都无法知道内里实情。安慰、激将、痛骂……用尽一切办法,也无法撬开她的嘴。甚至她最痛爱的小萤也哭着说遥哥哥变了。
      到底什么人使她改变,大家何尝不清楚。
      可是就是没人能唤回那个自信而善良的天王遥。
      也许,那个天王遥的灵魂已经随某人而去。
      东京湾的豪宅里,比以前更加冷清,甚至死寂。窗帘全部拉下,没日没夜地遮挡着外面的景象,将室内与室外隔绝。
      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酒精和烟草的味道。真是奇怪,原来人是可以一夜之间学会抽烟,而且是抽得很凶。遥发现自己竟然有如此天赋。
      卧室里早就和宅子里其它地方一般凌乱不堪,生活用品、食品包装、衣服鞋袜,如同被洗劫后一样遍布周遭。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家——某人逗留的时候、曾有过24小时温暖的家。
      大衣披满了雪花,却就那样被扔到了床上。
      遥用力扯过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裹起来。
      很好。这样就不会有人打搅了。
      整整一个月,她都是这样过来的。
      没有用任何方法去打听满的下落,是因为一切了然于心,还是已经失去任何奢望?
      没有人知道。
      遥的颓废让身旁的几位好朋友心痛不已。真琴在公在私都积极地奔跑,侦查长谷川集团的相关案情和满的下落,卫和兔则默默照料着车队的一切事宜,而土萌更忙着照顾宏二父女还留意着遥的生活。甚至本来本不相干的水野亚美,也不时和土萌一起来探望遥——虽然都是被赶走的。
      总之,遥的世界在停滞,外面的一切却未曾停歇。
      大海也一如既往地潮涨潮退。
      在快要牵住那双手的瞬间,满被雪奈在千钧一发之际带回了海底,
      而醒来的时候,满发现自己的身体回复了海底时候可随意变换的状况。
      可是,身体已经不是她所在意的东西了。
      她从床上跳起,顾不得自己软弱无力的四肢和发胀的头,发狂地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吓得房间里一群本来绕着她床边转的小鱼四散而去。
      「满殿下,您终于醒了?」爱莉莎还没来得及兴奋,便被满的疯狂举动吓坏了。「满殿下,您在找什么?」
      「深海镜?到哪去了?」满红着眼、不停地到处乱翻。
      「在这。我保管得好好的。」爱莉莎看着主人的苍白的脸,心痛得无以复加。
      满仿佛饥民忽然发现饭团一样,一手把深海镜夺过来。
      可是,她用尽了方法,都无法使镜子呈现任何影像。
      一番折腾后,她虚脱般地瘫痪到床上,手无力地垂下,任由镜子掉到地上。
      爱莉莎都哭出来了。她从来没见过她的满殿下这个样子。
      随她又推又摇,满都只是眼眶红红地自言自语。
      「她……到底怎样了…… 怎样了?」
      忽然,似乎想到什么,满立即跳了起来,径直往外跑。
      一不留神直接撞入刚进门的人怀里。
      「雪奈?雪奈!我正要找你。求你,把我送回去!」
      「不行!」雪奈决绝的声音像一盆冰水把满彻底打湿,而无需客套地嘘寒问暖。
      「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你不要超过期限,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得忽视我的话。你知道你先前差点在人类世界里现出原形了吗?知道你身体现在有多虚弱吗?人鱼在人间逗留时间过长造成的伤害难道你自己也不清楚??」雪奈连声责问。
      她真生气了。连一向沉着的满都如此不爱惜自己,更何况那个天王遥。
      「我没事的、你看我好好的。雪奈,求你让我上去。我要知道她现在怎样了?」
      「你不顾自己的身体,那也不管我了吗?逆转时空是禁忌,你还想我用多少次?你光顾着你的遥,你有没有理会过我?」雪奈故意说道。
      明知道这个倔强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的问题就妥协,唯有剑走偏锋。
      果然,满安静了下来。良久都没有说话。
      雪奈心也软下来,轻轻搂住满瘦弱的双肩一同坐到床沿上,顺手捡起掉在地上的深海镜。
      「她还平安吗?我这样走了,她一定担心死了。还有我会落下一堆烂摊子……」满想到之前被袭击那一次,想到遥的那几天的遭遇,她心都要被撕裂了,只好抽泣着靠到雪奈肩上。
      「好了,满,冷静些。相信我,遥不会有事的。」雪奈温柔地抚摸着满凌乱的长发,一面将它重新理顺。
      「我甚至——甚至没有跟她说再见!」想到这里,满再也无法忍受,开始泣不成声了。
      远远站着的爱莉莎不停地拭着眼泪。
      雪奈勉强忍住鼻子的酸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她默默地想。
      「很抱歉,我不能让遥来到这里,上次是个意外,再一次的话,她不可能安然无恙的。」雪奈稍微停顿,确保满没有过激的反应才继续往下说,「傻孩子,要你一年内回来,不等于不能再去啊,你干嘛如此执着呢?」
      说完,扳过满的身子,雪奈用手轻轻抬起满的下巴,坚毅的眼神直视着她。「你好好养好身体,到时候我会让你去找她,还会想个两全的法子让你们不再分开!放心,这段时间我会亲自上去看看她的情况。但条件是,你一定要休养好!不然我什么都不会做!」
      满此刻就像被母亲哄着的孩子一般,紧咬下唇,终于点了点头。苍白的脸总算露出少许血色。
      失去遥让满无法维持平日的冷静。可是雪奈说的是对的,贸然回到人间的话,连自己都无法保全,更何况去寻找遥、寻找幸福?
      为今之计,除了耐心,并无他法。
      
      (TBC)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